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一切像没有发生 >> 阅读

一切像没有发生

2012-01-13 08:54:1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1

秋天了,白天就越发的短了。李怀娃站在街上,长出了一口气。他庆幸买下了莫泊桑的《漂亮朋友》,庆幸天黑前,赶到了邮局。

窗口簇拥了很多人,黑压压的,分辨不出是男是女。这里也谈不上什么礼让三先。接近下班时间,令每一个想在这里办事的人心。既然来了,就送它上路!李怀娃心想。没有排队,自然是乱挤。掸掉了袖口上的灰尘。“我是一名警察,不便于挤进去……”于是,他靠在营业厅的长椅上。

剩下最后五分钟,李怀娃不能再等。那种焦躁,急迫地上了他的眉梢。他记得鲁迅的一句,时间就是生命。可对接近三十,还未成家的来说,时间就是爱情,抑或婚姻了。

就挤这一次吧!李怀娃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用手指轻轻地了一下镜片,就戴上了。他这样做不是扎势,只是掩饰。他知道显能是男人的本性。他还得出一个结论,男人最爱在女人面前显能,而女人却相反,最爱在女人面前显能,尽管显能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男人。

李怀娃不顾一切地挤进去,在窗前,他摘下了墨镜,将他的包裹捆好,并贴上邮票。当他拿着单拔出人群时,才松了口气。意外地发现,一个片裂开了缝。随手扔说:“没白买,还起过一次作用呢!

答应了孩子的一桩夙愿似的,李怀娃满怀信心地走出邮局的门。此时,街上已彻底的黑了,路灯发出模糊的光,行人也来去匆匆,显得格外的忙碌。只有多年前黄安演唱的“爱情两个字好辛苦”的歌声在街上漫步。毕竟是秋天了,像老农年年待着的金秋,李怀娃等待他爱情的再次降临。

爱是疯狂的,也是无奈的李怀娃曾为一个叫陈小尘的女孩,伤透了心。但他后来,还只“另寻生路”。陈小尘带给他的痛苦是长久的,那种失落的心境一直处于倾斜状态。但这个网名叫午夜狂欢的女孩,使他的心灵,有了些许的抚慰

李怀娃午夜狂欢的最早相识,是在维多利亚歌舞厅。那天,因一桩抢劫案,他市上执行公务,夜深了喝了点酒,郁闷得就独自上了这歌舞厅

他是第一次上,对他来说,一切均是新鲜和现代的。在这个重视“效率”的年代里,爱情的发展也是“深圳速度”了。他俩也没有过多的攀谈,就开始肌肤相碰李怀娃的内心是无比高兴的,高兴之余,他又有种隐隐的不安,这社会竟发展成这个样子了。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沾上了午夜狂欢浓浓的口红,身上是她扑鼻的玫瑰香水味

衣服是人的第二皮肤,李怀娃那晚恰好穿一身西服,是刚从北京出差买来的,他不止一次想,那晚要是穿上那身“老虎皮”,一切就完了,后来,他确信那衣服是影响“深圳速度”的,于是,以那衣服威武的李怀娃,像拔掉老墙的泥皮,干脆将它褪拔下来。

李怀娃午夜狂欢的温情感动了。他记着那晚对他说的话:“难得相遇,这是缘分,我这人很重感情,一生只会爱一个人我是音乐系的,爱法国作家的小说,和那个写阿精神胜利法的鲁讯的小说,我的遭遇不好,父母离异,上学困难,饭也吃不好……”

做过的事,就从不后悔,李怀娃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觉得他那晚送给午夜狂欢千把元很应该读高中时,他不喜欢物理,但他知道,这钱一定能起到情感发展中的“加速度”一定会使他的爱情一帆风顺。

回到下榻的房间,李怀娃已很累了。爱情是难以把握的,付出的辛苦和艰险就不必说了。他记着午夜狂欢说给她的生日,想赶到元旦那两天庆典时她会收到他的《漂亮朋友》

那封情真意切的用了他近个晚上的时间,他在寄希望时,不由得又有点心酸。像一个艺术家比较满意自己的作品,李怀娃心中有数了。

第二天,李怀娃办完事,就匆匆赶回自己工作的乡村。从此,等午夜狂欢电话,便成了他生活的一个重要的内容。这内容对他来说,胜过他本身的工作,他这个单位的全部人工作的“内涵”。

没过几天,李怀娃的《漂亮朋友》到了音乐系的一六八信箱,负责本班收发的一个女孩就私拆了。那女孩按着信中的意思,发笑地以午夜狂欢的名义,李怀娃写信。

等待是令人烦乱的事情。也许,等待比相逢更富有色彩。李怀娃终于收到了“午夜狂欢”的信。他那高兴的劲儿,简直不亚于阿里巴巴开启的“芝麻洞”。最高尚的爱,是在消失前还不被人发觉的李怀娃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这方面的事,于是,他独自一人偷偷地打开了信封。

午夜狂欢”的态度是明朗的,说李怀娃实在、朴素、肯干,愿意和他好,并对他来的礼物表示感谢。最后,约定了他俩在月后相见的日期、地点,再烦他给她寄一套《鲁迅全集》。

李怀娃停止了心跳,他还担心那女孩忽地会变心,这下看来是没问题了。他再次来到城里,心里那种踏实的感觉洋溢在脸上。一切都是为了最初的诺言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欢聚。他寄出了一套精装的《鲁讯全集》。

约会的时间快要到了,李怀娃还未收到午夜狂欢的回信,也没接到她打来的电话。他的心开始变得疑惑起来,种种猜测上了他的眉梢

“书是否收到?李怀娃否定了自己,因为是挂号的。

“她说要考研复习,学习十分紧张的。”

“是不是病了?准备病好后再联系?

 李怀娃的想法很多,只觉得感情的事,很难说清。也许,说不清楚最好。为爱相约,于是,他还是带着送给午夜狂欢的礼物踏上了到市里的班车。

午夜狂欢?没这么个人。”

“原名叫李梦忆。”

“呵——李梦忆,我们系里根本没这么个人!

 晚风吹来,瑟瑟的,从未有过这样的冷,接近放寒假了,音乐系的学生忙于练声,迎接考试。“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声唱……”王杰忧伤的歌声一遍遍地在草坪情人的呢喃中回响过去,以回响过来,有一种声嘶力竭之感。情也成空,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李怀娃带着失望的心情,消失在冬天苍茫的暮色中。

                                                                                                           编辑: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4-02-28 14:59:35
2013-07-25 08:27:18
2011-12-26 15:31:39
2011-09-30 15:45:35
2012-07-30 09:33:16
2012-04-04 16:17:46
2012-04-04 16:12:54
2012-04-04 16:06:5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