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难得糊涂一辈子 >> 阅读

难得糊涂一辈子

2011-12-26 15:31:3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3

她,出身于三代教师之家,基本上能谓之书香门第之后。女承祖业,亦选择了师范学校。她是骄傲的,拥有少数女性才有的姣好的容颜,加之她出众的气质,带给人的不仅是悦目,更有赏心。她是细腻的,从小就知道李清照,金庸,琼瑶,而尤为特别的是,她一直在驯养宠物,这宠物就是一本线装《红楼梦》。形容女性的时下有性感、骨感等感说,如果给她个感,无疑,她是诗感的。

他,来自于本县最偏僻落后的农村,三岁时就没了娘,和年近四十的驼背老父亲在一孔黑窑洞里成活。以至于长相也带有地方特色,赤红脸,厚嘴唇,黄斑牙。好在还上了学,中专学校毕业后于县里一事业单位工作。抽烟,喝酒,打麻将。至于衣着,不修边幅也谈不上,他压根儿就没有边幅。

她是十辈子也瞧不上他的。

这辈子走到了一起,她和他。

师范毕业前夕,她和几个同学出去旅游。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晚上,他们便计划第二天一早去看当地的一个淡水湖。早晨,却下起了小雨。同伴们起来看看后就又睡回笼觉了。只有她一个人徒步来到了湖边。一边是烟波浩渺的湖水,一边是曲线光滑柔和的沙丘,一边是一望无垠的草地……天地间只有一种声音,沙沙沙沙……她完全沉浸在一种忘我的境界之中。不知人,不知事,不知时间,不知世界。当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她缓缓地扭头,撞击眼球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生动帅气的男生脸。一股暖流传遍。同时,她感觉到了他高大挺拔如白杨般的身姿。仿佛熟识于一百年前,男孩很自然地一手揽了她的肩,一手撑着一方晴空。她不由自主地将头依偎在男孩的胸前。只有雨声“沙沙沙沙”地伴随着彼此的心跳,只有雨声“沙沙沙沙”地传递彼此无言的言语……

她无数次憧憬过自己的爱情,却没有美到现实中的此刻,她彻底地处在一片晕眩之中……

哪个女孩能拒绝这样一个开始?男孩走进了她的世界。男孩叫风。诗意地如她赐予的名。没有一点不满足,阿风充满幽默、风趣、睿智,尤其是对她心的了解,认识不到三月,却胜三年。她深深地陷入了幸福的初恋。有时她竟想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上天竟将超乎理想的爱情赠予了她呢?

一年后,她去省城进修心爱的文学专业。学期两年。阿风每晚都会打一个电话给她。她每个周都要给阿风写一封信。

毕业的那学期初,阿风由县长通讯员分配到当地最好的单位。她打心眼里高兴。兴奋、激动的心情常让她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偶尔睡着了,梦中出现的也是婚礼的场景。潇洒俊逸的阿风身着西服,美丽优雅的她披着婚纱,在音乐声中,他牵着她的手缓缓地走向宴会厅,两边的亲朋好友无不啧啧赞叹,甚至艳羡不已。鲜花,笑脸,掌声中的她多么幸福,多么甜蜜……

阿风打来了一个电话。一个提出分手的电话。

六月天,她瞬间冷却成冰雕人像。

无数次回忆。数不清的泪流。尤其在返家的火车上,一天一夜,她回忆起和阿风的点点滴滴,泪水滴滴点点,直到县城所在的站。她望一眼看不到头的铁道,明白那就是她的心伤,更行更远还生。

父亲、母亲的眼泪挽留了她的生命。是啊,父亲、母亲的眼泪迎来了自己的生命,怎能再让他们流着泪送走自己的生命?那是他们绝对做不到的面对。心已死,这便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

她放下了安眠药瓶。她清醒地意识到,剩下的生命将在怎样一种状态下度过。

于是,由父母选择,他和她走在了一起。

婚前,对于他的执着追求,着实也有过一丝感动。

婚后,家庭里演奏的是永远的不和谐。她高雅。他庸俗。她细致,他粗俗。她依然生活在她的世界,书籍,幻想的世界。将他不与阿风进行比较,她无法做到。于是,她的心中装满了太多的委屈。好在,后来有了儿子。儿子的聪明帅气多少弥补了些她理想中的空白,也延续了她生活下去的信念。

她不会做饭,她忍受不了油烟味。他也不会,但他做了,而且做得越来越好。单位会餐,他是离开最早的那个,好回来为她做饭。偶尔下乡回不来,电话里总要指示冰箱的哪个抽屉里有什么,“很简单就吃了”。她哦哦地应着。他一进门,趿拉了拖鞋就进厨房,看着她吃剩的方便面渣总要嘟哝:“你真愁死我了。现在还想吃点啥不?”她不语,心里想的是,要是阿风,肯定不问就知道我想吃啥。

他只是上班下班,利用一切机会赚钱。于是,由最初的一套房子后来增加到三套,甚至省城里也有一套。她问他为什么要买,省城又不去。他说,你的同事不是大多都买了,为了不让你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她纤细娇嫩的手一碰到洗衣粉就灼热地疼。他每个周末要开一次洗衣机,连袜子也是一次洗一周换下来的。她对着衣物上偶尔没洗净的斑痕皱着眉头,要是阿风,就不会这么粗心。

她唯一收拾的是书房,她从来不让他进书房。这是她的天地。在这里,她会翻看曾经的日记,曾经给阿风写的信的底稿。偶尔会和阿风对话,埋在阿风的怀里默默地落泪……总之,这个世界是她和阿风的。他也很是知道,只要她进了书房,看电视的声音立即会消失。有了儿子后,她一进书房,他就会带儿子出去玩,或陪儿子下棋。

有时,她从书房钻出来已是深夜。回到卧室,床头灯柔和的光并不能美化他的脸庞,头发凌乱地贴在头上,皮肤松垮地搁在脸上,熟睡中的他似乎更加丑陋。她不由得轻轻叹口气出来,轻到自己也不能发觉,脑际自然浮现出阿风白皙俊美的脸庞。关了床头灯和衣躺下。泪,无声地滑过脸庞,打湿窗外那轮朦胧的月亮……

她不和他一起上街,一次也没有。恋爱时,她和阿风走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所以,她不爱逛街,每走一步,都踏在了记忆的上面,她疼。自然,她更不愿意和他一起踏上往昔。

儿子结婚后,他和她都已到离休年龄,闲赋在家。一天,她边看书边下楼,不幸一脚踏空,人重重地骨碌了下去……

医院的病床上。她在无意识中喃喃地念着那个名字:“阿……阿……风……”

他找到了阿风。亦是满头白发的阿风。他说明了来意,阿风摇了头。他恳切地说:“她爱了你一辈子,你就看她最后一面吧”。阿风红了眼角,但还是摇了头。

他回到病床前,用自己的手紧紧地住了她的手,从黄牙厚嘴唇里一字一顿地迸出三个字:“我爱你”。她竟然流泪了:“我就知道你会来,你是爱我的,抱着我,让我无憾地离去吧……”他抱起她娇小纤弱的身体,紧紧地,紧紧地。她满足的笑容僵直在了脸上,眼角挂着一滴幸福的眼泪……

作者:闫萍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4-03-17 10:14:09
2011-09-24 13:40:37
2013-10-31 08:54:49
2012-08-30 10:59:47
2013-10-31 08:50:36
2011-09-24 13:40:05
2017-04-01 09:01:29
2011-09-24 13:38:5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