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杨家将研究 >> 略论杨门男将演变成杨门女将的文化意蕴 >> 阅读

略论杨门男将演变成杨门女将的文化意蕴

2011-12-13 10:17:0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69
内容提要:本文拟在对杨门男将的一些未能达成共识的史实进行考订的基础上,进一步对杨门男将是如何发展成为杨门女将的,以及杨门女将出笼的社会文化意蕴进行研究,以期加强我们对历史与传说的认识,并澄清一些关于杨家将的错误认识。

 

       在有宋一代历史上的杨业、杨延昭、杨文广、杨畋等祖孙三代都号为名将,而民间则把杨氏一门演绎成满门忠烈,并在演绎中逐渐把杨家男将发展成为女将,本文拟在对杨门男将的一些未能达成共识的史实进行考订的基础上,进一步对杨门男将是如何发展成为杨门女将的,以及杨门女将出笼的社会文化意蕴进行研究,以期加强我们对历史与传说的认识,并澄清一些关于杨家将的错误认识。不妥之处,请方家指教。

       一 杨门男将事实考略

关于杨门男将,宋人杨亿、欧阳修、曾巩、司马光、江少虞、余大焊等人著作以及元修《宋史》等都有记载,似不必多作论述,但关于杨门第一代男将杨令公事迹尚有几个疑点必须澄清。

第一个疑点是令公籍贯问题:

关于杨令公的籍贯向来有麟州(陕西神木)说与太原说,这个问题至今没有满意的答案。

麟州说有以下三个依据:一是宋人曾巩《杨邺传》说:杨邺,或曰继邺,麟州人。(注,邺系业之误)曾巩为北宋人,生于1019年,卒于1083年,杨业战死于雍熙三年(987年)曾巩距杨业死不过32年,其说应是可靠的。二是欧阳修《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君讳琪,字宝臣,姓杨氏,麟州新秦人……曾祖讳弘信,为州刺史……君之伯祖继业,太宗时为云州观察使,与契丹战殁,赠太师中书令。欧阳修(1007—1072)为杨琪作墓志铭时距杨业死仅60余年,况且欧阳公素来注重史实的真实性,而且是为人写的墓志铭,当不会把杨琪的祖籍弄错。三是北宋末南宋初江少虞撰写的《宋朝事实类苑》杨氏敌条,说:杨业,麟州人。本条事实系引自宋初文人杨亿所著《杨文公谈苑》。杨亿(974—1020年)为北宋初年的文学家,当与杨业同时,他的记载当不会有错。

太原说也有两个依据。一是南宋遗民余大焯《烬余录》:兴国五年,太宗莫州之败,赖杨业护驾得脱险。业,太原人,世称杨令公,任北汉建雄军节度使,随刘继元降,授右卫大将军,代州剌史。《烬余录》成书于元初,所载事实比较可靠,明人李模序该书时说:甲编记宋初末事,乙编记吴中事,多从先世笔记中录出,足以征信。本书来源是先世笔记,成书也是很早的,可作为信史对待。二是《宋史·杨业传》:杨业并州太原人。父信,为汉麟州剌史。按《宋史·杨业传》的大部分材料是来自《杨文公谈苑》的,但是所言杨业为太原人,可能是以《烬余录》为依剧的。

总之,麟州说和太原说是各有依据的,而且也都是公认的信史材料。但是杨业不可能既是太原人又是麟州人。个人认为杨业祖籍可能是太原,但因为父亲杨信长期为汉麟州剌史,有可能出生在麟州,所以有的史书上记杨业为太原人,有的史书上记杨业为麟州人。

第二个疑难点是令公之死的问题:

关于令公之死,史界向来也有两说。一说是被俘后绝食三日而死;一说是战死。

关于被俘绝食而死的说法。有以下几个资料为证:一是《宋朝事实类苑》引《杨文公谈苑》云:军士皆泣不肯去,其子延昭死之,业独手刃数百人,后就擒,太息曰:上遇我厚,为奸臣所逼致此败,何面目虏中求活哉?遂不食三日,死。一是《辽史·耶律斜轸传》:杨业为流矢所中,被擒,斜轸责曰:汝与吾国角三十余年,今日何面目相见。继业但称死罪而已。……既擒,三日而死。一是《宋史·杨业传》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迹没焉。业因太息曰:上遇我厚,期过贼捍边以报,而为奸相所迫,至王师败绩,何面止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这几则资料以《杨文公谈苑》为最早,而《宋史》及《辽史》有关杨业的记载都是以此为前提的。杨亿在朝为官,他的材料当来自战败而归的主将潘美和监军王(先)以及刘文裕等人的口述,显然这种一面之词是不可靠的。

关于杨业战死说,有以下资历为佐证。一是,《烬余录》:雍熙三年,业副潘美北伐,破寰、朔、应、云四州。会萧太后领众十万犯寰,业请潘仁美会军出雁门,不应。业奋死出战,士卒尽丧,慨然曰:不幸为权奸所陷。遂死之。一是《东都事略》:秋八月,云州剌使杨业与契丹战,死之。又《宋史·张贤齐传》云雍熙三年,大举北伐,代州杨业战没。又后人有诗一首:矢尽兵亡战力摧,陈家谷口马难回;李陵碑下成忠节,千载行人为感哀。

显然一人不能两死,那么杨业究竟是被俘自杀还是战死疆场呢。我们认为战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其一,从当时的形势来看,杨业不可能选择被俘自杀。据《宋史·杨业传》说,太宗雍熙三年北伐,前锋曹彬失利后,宋太宗诏迁四州之民于内地,令(潘)美等,以兵护之。副将杨业准备认真执行这一计划,但是主将潘美却一意孤行,命杨业孤军出雁门关,杨业失利后,败退陈家谷,些时其数万精兵摩下尚百优余人,他曾要求这些亲兵各自逃命,但亲兵无一逃亡,后来竟全部战死,无一生还者。一个与辽角胜三十余年的沙场老将,是断然不会在此种情况下作出被俘选择的。

其二,杨业在生前就作好了牺牲准备。作为汉降将,他深知为降将处境是十分艰难的。杨业受到来自上至宋仁宗下至主将与监军的猜忌。首先看太宗对杨业态度,杨业本传说,太宗以业老于边事,复迁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又以功迁云州观察使,判郑州,代州。于是主将戍边者多忌之,有谮上谤书斥言其短者,帝览之不问,封其奏以会业。宋太宗是在烛光斧影中登基的,对手下猜忌之心十严重,虽其弟、子也概莫能外,他对一个降将是十分不放心的,之所以不断升迁只是拉拢而己,此举表明宋太宗警告杨业不得有异心,因为太宗对杨业的行为了如指掌。此外太宗如果不猜忌杨业,此次北伐,当以,老于边事以骁勇闻,与辽角胜三十余年的杨业为帅,事实上他却让自己的亲信潘美为将,让杨业屈居为副。再看主将与监军的态度,且不说在出师前就有主将戍边者多忌之,有谮上谤书斥言其短者,只看在战役中潘美以及监军王倪与刘文裕的态度就可知之。在大军失利后,宋廷下令,但王先却说杨业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还说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杨业素号无敌,却说他畏敌不战;杨业本是太原降将,却说他有他志,这是一种非常刻薄的语言,也是一种极端的猜忌,此种情况下,一个素号骁勇的将军而又曾有过不光彩的投降历史的人,除了选择以战死沙场来昭彰忠义节烈以外,他己别无选择,所以杨业对王仇说:业菲避死,盖时有未利,徒令杀伤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以不死,请为诸公先。在出师前,他又再一次表明了必死的决心,他说: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非纵敌不出,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死于敌。

其三,杨业被俘后自杀说是主将潘美和监军王先、刘文裕为规避责任,减轻处罚,而捏造的事实。考察宋史有关资料,我们发现对于杨业兵败一事,主将潘美、监军王先和另一副将刘文裕负有严重的责任。据《宋史·杨业传》载,此次北伐主力败后,宋太宗即下诏护民内迁,接到命令后监军王先极力主张违命出击以争回战败的面子,副将刘文裕对此亦赞成之。对北伐负全责的潘美对此事不作可否,当是默认监军的意见。按杨业被迫出师前,曾与主帅潘美有约于陈家谷接应: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对这一约定,潘美等开始是认真执行的,美即与先领麾下兵陈谷口,但当他们自寅至已没有发现杨业到来,王先以为辽兵败走,竟然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对这一擅离职守的行为,主将潘美不能制,听之任之。不仅如此,他自己也缘灰河西南行二十里。当听到杨业兵败的消息后,他不仅不引师来救,反而麾兵却走。很明显,主将潘美违背中央命令,指挥失措,擅离职守,坐视不救,而监军王先邀功激进,擅离职守,不听调度,都犯有极其严重的指挥错误,可以说他们的错误直接导致了杨业数万名精兵的覆灭,也导致了杨业的战死。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潘、王、刘等可能隐瞒真相,编造出杨业被俘后绝食而亡的假情报。根据《杨文公谈苑》记载:杨业死后天下冤之,闻者为流涕。上闻之,倪、文裕并除名,配录诸州。。显然杨令公之死是不明不白的,故天下冤之,闻者流涕,大约太宗对此也有怀疑,所以可能事后进行了调查,然后对事故责任人进行了严肃处理,将王先刘文裕除名,并配录诸州,以慰忠魂。

杨门男将第一代是杨令公,第二代则是杨延昭,欧阳修为杨琪写的墓志铭中说:君之伯祖继业,太宗时为云州观察使,与契当战役,赠太师中书令。继业有子延昭,真宗时为莫州防御使,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此外,杨延昭在《宋史》卷272有传,载其事迹甚详。又《宋史·杨嗣传》说杨延昭与杨嗣久居北边,俱以善战闻,时谓之二杨’”。杨延昭之子杨文广也是宋代名将,其事迹见于《宋史》卷272飞扬文广传,此不多言。杨门另一名将是杨业族孙杨畋,苏辙在《杨乐道龙图哀辞并序》中,称公本将家,有功于国。司马光《涑水记闻》记载杨畋曾为湖南提点刑狱,在其任上自将击破叛蛮。而且他本人很有祖辈风范,与士卒同甘苦,士卒爱之,后来南方侬智高起兵攻广州,朝廷命杨畋为广南西路体量安抚使,组织平乱。事虽不成,但作为将门后裔还是受到朝廷重视的。总之,从杨业,再到杨延昭,杨文广、杨琪、杨畋三代人,如果加上杨业之父杨信的话,是四代名将,所以当时称为杨家将,值得注意的是终宋一代所谓杨家将并不指女将,而是男将。

      二 杨门女将佘太君考略

所谓杨门女将最早的见于元代。杨门第一代女将当属余太君,但佘太君究竟何许人,史界的看法是佘太君为杨令公之妻,并称佘纱折之误,甚至认为佘太君是宋初的晋北大家族折德  之女。 我们以为此说并不可靠。其一,佘太君为杨业妻之说法不见于宋元人正史及笔记,多出自清代家谱及方志。考佘系折之音误及佘太君为折德  之女,其资料来源如下:一、湖南省大庸市杨家界《杨氏宗谱·杨氏源流考》:六十一世祖继业令公,武艺绝伦,号称无敌。五代及宋镇守北边,封令公,配佘氏,赠令浦,统军务。二、四川绵阳杨氏《弘农杨氏宗谱源流纪略》:继业,吕氏,佘氏;……住石州火塘寨。赵太祖三请过宋,令公继业父子倾心事之。三、乾隆《保德州志》:折太君,永安军节度使镇抚州折德衣女,代州剌史杨业妻,性能警敏,尝佐业立战功。四、清人毕沅《关中金石记》卷六考折太君,德衣之女,杨业之妻也,墓在保德州折窝村。

上述族谱与方志均成书于清代,距杨业本事己是十分遥远,且族谱之目的在于以血缘关系稳定宗族,而一个宗族的社会地位常常与这个宗族的悠久历史文化、祖先功德以及家风式范紧密关联,所以托名人为祖的现象在族谱中是常驻见不鲜的。因之把佘太君托之于折德(户衣)之女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方志记一方风物,目的在于弘扬本土文化,树立地望,以地缘关系而联系一定的社群,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而灵,一地之名望乃在于一地之名人豪杰,所以方志为突出地方名望时,夸张附会之说,在所难免;况且《保德州志》本身也有许多错误,不能成为信史。以此考证折即是佘,并称是折德衣之女,也就不足为信。

其二,佘太君之说在民间最早见于元代戏曲。元曲中《昊天塔孟良盗骨》和《谢金吾诈拆杨家府》中已有佘太君其人,后起的族谱和方志将民间传说混入为史。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折(佘)与杨家属于不同的军事集团,是政治对手,联姻的可能性不大。折氏家族为党项族,世居府谷。折德衣亲折从阮为后周显贵,是一支站在后周立场反对契丹,北汉的武装力量。公元952年,北汉曾大举进攻府州,折德衣勇敢还击,消灭北汉军2000人,以后两国一直处于交战状态,北宋建立后,折德  归附北宋,主动进攻北汉,并在961年入朝,陈太原可取之状,不过由于太祖的方针是先南后北,所以没有采纳。南方平定后,折德衣的儿子折御聊参与了太宗灭北汉的战役,为平定北汉立下汗马功劳。而杨业父子为汉麟州剌史,他本人则因为幼事北汉世祖,遂更赐以名,可见杨业父子都是效力北汉的,杨业则自幼就与北汉关系密切,为北汉名臣,至乃北汉国主赐以国姓。可见,杨氏家族与折氏家族各有其主,属于彼此不能两立的地主阶级军事割据集团,尽管正史上没有定明杨业与折德衣直接交战,但他们既然各为其主,战场上兵戎相见是极有可能的性就不太大,折太君是折德  女的可能性就比较小。

三 由男将到女将的社会背景及文化意蕴

      杨门女将的说法在民间流传是十分广泛的。但是杨家将的确有一个从杨门男将发展到杨门女将的过程,那么这个过程式是如何实现的,为什公会由一门男将演变成满忠烈的,其出现的文化意义又是什么,这不能不是一个值得我匀深入思考的问题。

杨家将故事的传说无疑在北宋杨业之后就在民间开始流传了。这从欧阳修给杨琪写的墓志铭中已可以看出一些眉目的。该墓志铭称:君之伯祖继业,太宗时为云州观察使,与契丹战役,赠太师中书令。继业有子延昭,真宗时为莫州防御使,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至今天下之士,至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此所谓天下之士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则足见杨家将的事迹包括杨业与其子杨延昭的事在士大夫与普通民众之间都有流传。据宋人罗烨《醉翁谈录》记载,当时讲杨家将的说书本子有《杨令公》和《五郎为僧》。

宋室南渡以后,偏安于江左,高宗畏金如虎,一味屈膝投降;他们贬李纲、杀岳飞、解散北方抗金义军,视北方沦陷区人民如水深火热而不顾,所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此种作为使北方人民痛恨南宋政权,于是转而祭起抗辽名将杨业的大旗,故北方沦陷区人民把杨家将搬上了舞台。据元人陶宗仪《辍耕录》的记载,当时北方金人就有《打王枢密》戏曲。至元代,民族矛盾进一步激化,杨家将的传说也进一步完善,据明人藏晋叔《元曲选》记载,元代关于杨家将的杂剧有两部,其中《昊天塔孟良盗骨》由三剧组成《杨令公》、《五郎为僧》、《孟良盗骨》,另一部为《谢金吾诈拆清风府》,由《打王枢密》《谢金吾》等两剧组成。就是在这些民间戏曲中最早出现了关于杨门第一个女将佘太君的形象。

至于明代中期,北方瓦喇与鞑靼强大,土木堡之变至乃俘获英宗,则浙江,、福建、广东则倭人为乱,袭击商船与士民,抢夺财物妇女,民族矛盾再一次激化,乱世则思良将,所以以杨家将为题材的故事不断完善,并出现了以宫廷为核心的,以宣扬忠孝节义为核心的宫廷杂剧,如《八大王开诏救忠》、《杨六郎调兵破天阵》、《焦光赞活拿萧天佑》,民间则流传以抗辽为主同时夹杂着忠孝节义主题的二部小说,它们是《北宋志传》(后易名为《杨家将演义》)和《杨家府世代忠烈通俗演义》(简称为《杨家将演义》)。其中《杨家府演义》中有一篇极为重要的序,其文曰:宋起鼎沸之后,一时韬钤介胃之士,师师济济,忠勇于杨公者,盖举世不一见云。公投筹矢降太宗,公而忘私,业以许国,狼牙一战,愤不顾身,英风劲气,真是寒其心而褫这魄。使其将相调和,中外合应,岂不足树威华夏!奈何三捷未效而掣肘于宵人之中制,竟使生还玉关之身,徒为死报陛下之血,良可惜哉!虽然,公亦足自慰也。丈夫泯泯而后,不若烈烈而死,故不忧其身之死而忧其后之无人,自令公以忠勇传家嗣,是而子继子,孙继孙,如六郎之两下三擒,文广之东除西荡,即妇人女子之流,无不摧强锋劲敌以敌忾沙漠,怀赤心白意以报效天子,云仍奕叶,世世相承,噫!则令公于是乎为不死。彼全躯保妻子者,生无补于君,死无开于子孙,千载而下,直令仁人义士笔诛共魂,手刃其魄,是与草木同朽腐耳,安能凛凛生气,荣施之若此哉!故君子观于太行之上,谓怀玉之知机勇退。富贵浮云,而亦伤宋事之日非矣!这段序文对杨令公事迹进行了高度的表彰,称其公而忘私愤不顾身英风劲气,并认为忠勇于杨公者,盖举世不一见。特别什得注意的是序文中指出妇人女子之流,无不摧强锋劲笔以敌忾沙漠,怀赤心白以报效天子,云仍奕叶,世世相承。这说明至迟在明代有关杨门女将的事迹已经形成为局。当然《杨家将演义》是在宋元的庆本小说和评书故事,以及杂剧等基础上改编而成的,比如《昊在塔孟良盗骨》,《谢金吾诈拆清风府》等故事中已有了佘太君的传说,但是真正把杨家将发展成一门女孩子将的还是明代中期成书的《杨家府演义》。这部小说的第五卷《穆桂英擒六郎》、《令婆攻打通明殿》;第七卷《宣娘化兵截路》、《月英怒攻锦姑》、《三女往汴寻夫》;第八卷《十二寡妇征西》、《宣娘定计擒鬼王》、《宣娘炼出鬼王丹》等塑造了包括令婆、宣娘、月英、穆桂英等内的四代女将形象。

总之,杨家将是从北宋中期杨门男将,经过南宋的制作改造,中经元代的改编增补,至明代而形成完整的女将形象。她产生最根本的原因是民族矛盾激化之后,中原民族无力抵抗,节节败退,甚至在宋、明两代堂堂中原天子两度被俘,(宋徽宗、钦宗和明英宗),一向重视华夷之防的中原民族,可谓受到数千年来的大变局,他们从内心深处强烈呼唤抗击入侵的英雄,就算是没有这样的英雄也要虚构出一个或一群英雄来,以便从虚构的精神世界里找到寄托感情的家园。因之所谓的女将并不是寮有其事的,没有必要去专门考证其真实与否,可以说她既是假的,又是真的。从历史学的角度而言,历史上并没有真实的姓名与真实的事实,对她们的姓名与事迹进行历史的考证绝对是徒劳无益的。但从文学艺术的角度而言,她是真实的,是绝对的艺术真实,是人民群众根据自己需要望造出来活生生的真实,她们的形象永元是活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可以这样说,杨门女将群体是无数的古代反剥削,反压迫,反对民族岐视,反对封建礼教,在保卫民族独立,追求个性解放方面作出过大胆追求的英雄妇女形象的集中反映。

我们知道从中国妇女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作整体考察,宋元明清的妇女地位在中国历史上是最低的。社会史学家们这样断定:宋元明清妇女地位十分低落,……虽然明代中叶以后,部分地区的妇女在新生的经济力量中占了一席之地,因而获得以往任何时代妇女所没有经济独立和较为自由的生活,但终究抵不过妇女遭受压抑与卑视的大趋势。事实上在宋元明清时代唐人宋若华的《女论语》是女性广泛学习的行为准则,《女论语》包括:立身;学作;学礼;早起;事父母;事舅姑;事夫;训男女;营家;待客;和柔;守节等十二个部分。其中立身部分说: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内外各处,男女异群,莫窥外壁,莫出外庭,出必掩面,窥必藏形。对妇女在行为上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简直无自由可言。值得注意的是,杨门女将是作为出现的,当她们挂帅而征,驰骋场,何谈什么行莫回头……怒莫高声的女性行为规则;她们面对顽敌,勇猛陷阵,何惧什么内外相处,男女异群男女之防的教条;她们胯下高头马,手中梅花枪,哪里还有妇德、妇言、妇功司言。事实很清楚地说明,杨门女将的英雄业绩已经冲破了封建礼教的罗网,所以我们可以说杨门女将的出现从文化意义上说,是封建社会后期女性意识独立的反映。

对杨门女将这样具有女性独立意识的故事和戏剧在封建社会后期得以广泛流传,其合理性首先在于封建社会矛盾运动。封建社会后期,商品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以宋代而论,城市的布局与商品经济空前发展,城市原布局与商品生产与交换的规模大大超过唐代,至于明代中后期则在中国东南沿海的部分地区出现了早期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萌芽,新的生产方式的出现,特别是商品经济的发展,使得女性社会地会得到空前的提高。中国古人早就认识到以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而在明代新型生产关系中女性劳动的比重的确是很大的,因为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原萌芽首先是在纺织业中出现的,在传统的男耕女织型经济条件下,女性更早地掌握了纺织的技巧,纺织业中最活跃的力量无疑是妇女。妇女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的提高,必须改变传统的妇女观,促进女性意识的觉醒。

其次,中国古代也的确有过许多反礼教反剥削追求个性自由与解放的英雄妇女。在宋代的历史上韩世宗夫人梁氏就曾在黄天荡佐助夫君击败过金兵,两宋之际的女词人李清照也写过许多的爱国词章,其生当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诗句,的确让不少须眉男子为之汗颜,更令南宋的投降派无地自容。这些女性爱国的例子不会不成为人民群众创造文艺的精神来源。

最后,也杨家将故事的本身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杨家将故事在其发展过程中,出现了男将一个个战死疆场的悲壮感人的故事,如杨令公血洒狼牙谷(陈家谷)、杨延玉随父战死、杨七郎万箭穿心,杨五郎出家五台山,杨四郎被辽国收入附马等等。这些故事在民间已深入人心,其人物形象已经形成定位,不可能作更多的修改,相反地他们死后的遗孀则还有许多的艺术空间,所以如果要进一步子塑造杨家将形象就只有在佘太君等十二寡妇身上作文章,这样,杨门男将就势必发展为女将。

但是也应看到,杨门女将竟出现在妇女地位低落的时代,所以她们不可能以完全的女性独立意识的面目呈现在历史舞台上,还必须欲抱琵琶半遮面,还有一种欲说还休的难处,因此,我们看到杨门女将还有很强烈的忠孝观念,显然,这又与封建社会期对妇女忠孝节烈要求有着相当的一致性。宋明以来社会普遍奉信妇殉夫为得正。”“有子则守则奉主,妻道也;无子则洁身殉夫,妇节也。要求夫死后如果有子,妻要尽心哺育,不得改嫁,并认为这是妻道如果无子那就更惨了,妇女要殉夫,认为这是妇节。在宋元以来所宣传的杨门女将戏曲与小说中,杨门十二寡妇莫不遵守妇节,成为时代的楷模,此种形象的构建正符合当时社会对妇女普遍要求,反之,她们的形象也以通俗的形式,对广大的妇女自觉遵守妻道,格守妇节提供了良好的教材榜样。

至此不难发现,杨门女将的深刻文化意蕴在于:披着封建礼教——“忠孝节烈的外衣,来宣传妇女独立意识;同时,也是对宋代以来在对外族入侵过程中雌了男儿的一种绝妙的讽刺。

作者:杨建宏

 【原文载于:四川大学,四川成都 410083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3-10-17 09:04:16
2013-10-17 08:34:34
2012-07-25 15:49:37
2011-12-23 10:47:57
2011-09-29 10:16:06
2013-05-24 09:15:36
2011-06-04 16:21:23
2011-10-25 10:22:0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