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李文芳:陕北党的第一次代表会议的出席者 >> 阅读

李文芳:陕北党的第一次代表会议的出席者

2011-06-08 14:18:24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62
内容提要:李文芳是陕北早期共产党员,也是中共陕北第一次代表会议的出席者,他走过了一段曲折坎坷的路。李文芳,字香斋,光绪元年十月二十六日(1909年12月8日)生于神木城内,16岁前在神木小学上学。1925年考入榆林中学,1926年就加入共青团。

李文芳是陕北早期共产党员,也是中共陕北第一次代表会议的出席者,他走过了一段曲折坎坷的路。

李文芳,字香斋,光绪元年十月二十六日(1909128)生于神木城内,16岁前在神木小学上学。1925年考入榆林中学,1926年就加入共青团,他人年轻,个子高,办事热情,是一个革命积极分子,在大革命中,为党做了不少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仍不气馁,因此在1928年由共青团转为中国共产党。

1927年夏,中共榆林地委书记马云程、榆中党员教师张光远、周子贞被井岳秀驱逐出榆林,地委组织委员郭洪涛、榆林中学支部书记武开章被学校开除,因此,榆林的党团组织陷于停顿状态。11月和翌年1月间共青团陕西省委特派员焦维炽、中共陕西省委特派员杜衡先后来陕北恢复和建立各县的党团组织。杜衡派赵通儒到榆林、神木、府谷视察恢复党的工作。赵在农历正月到榆林,住在南关天成庙,叫李文芳和白树棠开会,秘密恢复榆中党支部,书记马济川,组织委员白树棠、宣传委员李文芳,并说杜衡回头要来,要他们做好准备,然后他也去了神、府。

19283月,杜衡(佳县人,后叛变)来榆林召开党员大会,成立了中共榆林县委,指定李文芳为县委书记,选举产生了县委成员,组织委员白树棠、宣传委员叶贤英、青年委员赵亚农(兼榆林团县委书记)、妇女委员雷云祥、街道支部书记张德生、候补委员为乔乃文。

428,李文芳接到参加陕北第一次党代会的通知,他当即动身步行抵达米脂,在米脂高小找到了共产党员窦增荣,当晚,住在窦家圪崂。第二天,窦增荣给李文芳画了张去绥德苗家坪的路线图,他即起程。走了大约一里路,听见有人喊他:“香斋慢走,等等我!”他回头一看,是神木老乡张蜀卿,他问:“你到哪里去?”张蜀卿回答:“和你一样,咱们一块走。”

张蜀卿是中共神木城关区委宣传委员,代表神木参加会议。他头戴礼帽,夹着一件呢子大衣,李戴着瓜皮小帽,穿着短袄短裤。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商量,如果遇到盘查时,张自称是县衙公务员,李是张的跟随。当天下午,到了苗家坪,住在一家小店,和地下党员、苗家坪小学的校长苗仰实接上了头。苗让他们回店等待,晚上再来。晚上,他们由苗仰实、田庆丰带路,顺小路上了南丰寨。这里,已经有了杜衡、焦维炽、景仰山、赵通儒等七八个人。

会议开了三天,先开预备会,研究决定了陕北党的第一次代表会议的议程。接着杜衡宣布陕北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开始。杜衡作政治报告,传达中央八七会议精神;焦维炽为秘书,传达了中共陕西省委的指示。报告分析了国际、国内以及陕北的政治军事形势,指出白色恐怖虽然严重,但有其薄弱环节,只要发动群众,革命胜利定能实现。经过讨论,大会制定了政治任务决议案,成立了陕北特委,选举出陕北特委书记杜衡,组织兼农运委员冯文江,宣传委员马瑞生、军事委员杨国栋、青年委员焦维炽、候补委员白明善和赵通儒。还发了《告党员书》。

大会结束后,代表们分头疏散,李文芳仍和张蜀卿一路,到苗家坪后,张到保安探望其叔父,李一个人返回榆林。

李文芳遵照陕北特委指示,分别视察了榆林、横山两个区委,到横山县城、波罗、响水等地视察了工作,一个月后回到榆林,健全并扩大了榆林区委。

19289月下旬,李文芳接到到米脂开会的通知,他和榆林团县委的代表赵亚龙一块连夜动身到达米脂,住在米脂教育局,因为教育局视学员高仰云是共产党员。928(农历八月十五),李文芳被捕,一同被关在监狱的有贾拓夫、杜衡和焦维炽也被捕了。从贾拓夫那里得知,这次被捕是因为米脂城来了不少外地青年,传说共产党要举行中秋暴动,引起国民党的警觉。农历八月十八日,杜衡、焦维炽被押送到榆林。

李文芳和贾拓夫被关了29天后,晚上,县长柴振清(字镜荃,府谷人)提审了二人,并要他们取保释放,这时,王和璧作保,将他俩释放。

过了几天,贾拓夫告诉李文芳,杜衡、焦维炽临时指定杨国栋代理特委书记,贾拓夫代理团特委书记。

杜衡和焦维炽被押解榆林后,经特委多方营救,井岳秀认为年轻娃娃成不了大事,就于腊月将他俩释放。

农历九月下旬,李文芳和贾拓夫在绥德见到杨国栋,杨国栋决定留李文芳在特委工作。此时陕北特委在清涧县折家坪的一个旅店暂住。当时参与党的特委工作的有杨国栋、冯文江、刘澜涛,参与团的特委有贾拓夫、李文芳和刘公亭。一个月后,党的特委和团的特委分别隐蔽,团特委转移到清涧老君殿小学。1929年正月,共青团陕北特委第二次代表大会在米脂三民二中召开,主要内容是传达党的特委张家岔扩大会议的精神,继续整顿和扩大组织,加紧训练,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农村。贾拓夫任书记,李文芳为组织委员,刘秉钧为宣传委员,常应黎、赵觐龙为委员。

不久,井岳秀和旅长刘润民先后封闭了镇川小学和米脂中学,逮捕了镇川小学校长刘绍让,特委成员移到榆林,45月间,在榆林红石峡召开了特委扩大会议,刘志丹担任特委军委书记,6月间,刘志丹派李文芳去神府视察工作,他视察后返回向刘作了汇报,特委决定和神木南乡发生关系。9月,刘志丹离开特委省委派纪凤洲担任特委书记。

民国十八年(1929),陕北遭下大年馑,特委领导各县农民搞分粮、吃大户运动,同时发动党团员到国民党军队当兵,开展兵运,李文芳协助特委搞了这些工作。

1930年春,榆林中学校长马济川和绥德师范校长柳砚琛对调,特委失掉掩护,机关由榆林迁到绥德。不久省委指示必须克服困难,把特委机关回迁榆林。组织让李文芳到榆林筹备搬迁事宜,并领导军官教育团的党团工作。军官教育团是八十六师在榆林开办的,专门培养下级军官,军官教育团的教官和学员中有十数个共产党员,李文芳每逢星期日召集他们到东山药王庙秘密开会,汇报加强训练和扩大组织情况,布置工作。3个月后,党员发展到80余人,这些学员培训结束后,被分配到井岳秀军队,成了革命火种。

19309月,赵伯平由西安出潼关经介休到陕北,接任陕北特委书记,同时,中共北方局交通杨璞和中共中央派任陕北特委军委书记孔祥祯和高维翰(李杰夫),带着发动陕北游击战争的任务,也到达绥德。193010月初,中共陕北特委第三次扩大会议在绥德合龙山庙宇召开,参加会议的有赵伯平、高维翰、孔祥祯、杨璞、苏士杰、刘澜涛、常黎夫、常立德、崔田夫、杨重远、惠泽仁、张德生、张肇繁、崔玉瑚、霍维德、李文芳等20多人。高维翰传达了中共中央6月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赵伯平宣读了《陕西省政治任务决议案》、《陕北秋收斗争的策略路线决议》等文件,会议决定合并党、团、工会、农会等组织,成立陕北总暴动行动委员会。书记赵伯平,军委书记孔祥祯,谢子长、刘志丹分任行动委员会的正副总指挥。会议被国民党绥德县党部发现后,行动委员会成员立即转移,刘澜涛、张德生在转移时被捕,其他成员在义合霍维德家中继续开会。之后,陕北特委机关由绥德迁到榆林,李文芳继续在陕北特委工作。

1018,中共中央北方局通知,陕北特委直属北方局,和陕西省委发生横的关系。此时正是立三左倾错误时期,陕北的党组织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特委在绥德的秘密机关暴露,绥德的许多支部瘫痪了,中共清涧县委停止活动,中共府谷县委遭到严重破坏,尤其是县委书记景仰山被捕后叛变。白色恐怖尘嚣甚上,革命形势日益严峻。

1931年正月,白明善和杨璞先后来榆林,特委才知道中共中央和河北省委的一些情况,尤其是杨璞和白明善分别代表中共河北省委、河北省委紧急会议筹备处,宣传各自的观点。为了搞清真相,陕北特委把他两人召在一起开会,参加会议的有赵伯平、孔祥祯、乔乃文、常立德、胡颖民、李文芳等,让他们各自陈述理由,二人在陈述中进行了激烈的争辩,争得面红耳赤,尤其是白明善指责旧中央、旧河北省委存在的错误,骂领导人是新贵族、新官僚,坐在楼房里瞎指挥,断送革命。与会者只听不表态。会后特委研究,认为白、杨各持己见,是非难辨,不便表态。因此告诉白、杨“特委相信文件,不相信口头传达,等接到中央文件再作定夺。”第二天,杨璞回镇川,白明善南下回清涧家乡,由于叛徒告密,国民党清涧县县长派人跟踪盯梢,并将他逮捕,后押送榆林。白被捕后,陕北特委通过监狱关系看望、安慰了他,白明善表示,绝不攀扯他人,出卖同志。1932121,白明善被处以绞刑,英勇遇难。

特委对工作不知所措,决定由王芾南、赵伯平、常应黎(常黎夫)组成的代表团去河北省委请示汇报工作。代表团离开榆林不久,即发生了榆林中学遭军警包围的事件。榆林中学的训育主任孙士英是国民党中统特务、榆林县党部执行委员从被收买的学生团员袁芬口中得知团员王瑞兴在宿舍开会,扑进去抢文件,王将文件吞进肚里,孙气急败坏卡住王的脖子,几乎把王卡死。孙就将此事报告给井岳秀,井于是派了军警包围学校。当晚,学校党支部派杜洪章装扮成小伙计,打着灯笼向特委报告情况,说恐有不测,让特委做好准备,安全转移。这时时间很晚,街上戒严,李文芳他们不便行动,可也不敢睡,等待消息。拂晓,军警逮捕了学生会会长石作奇等十数名学生。

李文芳去东山机关收拾文件、油印机,装箱交平民学校工友马吉祥送到胡颖民家,他到马吉祥家中住。过几天,特委决定人员暂时分散居住,隐蔽一段时间,于是,李文芳便回到神木老家,听候特委消息。

面对残酷的斗争现实,面对不少战友的牺牲,他感到前途渺茫,无所适从;也感到精疲力竭,朝不保夕。李文芳胆怯了,退却了。他不愿再为革命东奔西走了,他找了个小学教师的职业,盼望过平平安安的日子,1932年,特委书记赵伯平曾派人找到李文芳,要他回特委工作,李拒绝了,从此,他脱党了。

但是,李文芳的生活并不平静,1934年初,因叛徒李平汉告密,李文芳再次被捕。经地方绅士说情,被取保释放。

19347月,国民党党务指导员刘坚如到达神木,李文芳第三次被捕,12月,被押解到国民党榆林肃反委员会,这个会刚成立不到两个月。在榆林肃反委员会头目李犹龙及审判股员杨玉峰(即杨璞)的诱迫下,李文芳和神木的王怀仁同时在《上郡日报》上刊载了《脱离共党宣言》,认为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原来共产主义是资本主义卵翼下的产物,在资本主义的国度里能否实行,到现在还是悬案,何况产业落后凋敝处于次殖民地的我国呢?因此,共产党是试行其“闭门造车”的计划,就在这些错误的路线之中,却不知断送了多少有为的青年。国民党是确实能代表中华民族利益的惟一的政党,三民主义是确实能够救济中国惟一的良药。为了继续革命的初衷,我们已经向国民党自首了,我们愿站在三民主义的旗帜下,做一个复兴民族的革命战士。并且希望过去和我们在一块儿工作的同志们,一致转变过来,站在一条战线上来奋斗。

李文芳还向国民党肃反委员会供出我地下党员和负责人66人,这些共产党员大部分在苏区,国民党无法捕捉,有的早已叛变,如杨璞,当然,也有个别因李文芳的指供叛变的,如叶贤英就是,但没有被杀害的。

李文芳自首后被李犹龙和徐玉柱留在肃反会审判股负责整理自首分子的登记表和口供,并曾诱迫过被抓来的我地下党员,办理自首叛党手续。李文芳还主编过宣传三民主义的刊物《力行旬刊》。

19365月,国民党在绥德成立肃反会,李文芳调任该会的总务股长,主要工作是翻译电报、收发文件、管理经费开支。6月,李文芳加入国民党,同时由李犹龙、徐玉柱介绍加入中统特务组织,成为敌工人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共合作,国民党不得不撤销肃反会,李文芳被调任榆林党务督导团第一科科长、秘书等职,起草计划、报告、编写情报、翻译电报等。

1938年蒙古贵族荣祥因日本入侵,携带家属及随行人员避难榆林,在榆林当局的协助下成立了蒙旗宣慰公署。徐玉柱为了扩充私人势力,把李文芳介绍到该署任机要秘书,主要办理稿件、搜集蒙旗情报。这时,李文芳染上吸毒嗜好,生活狼狈,思想消沉,对国民党领导不满,国民党领导对他也有所猜忌,1943年冬季,他主动辞去该署工作。

1943年底,李文芳又由徐玉柱介绍到榆林党政军联席汇报处任秘书,主要搞译电和会议记录等。

1948年春,榆林党政军联席汇报处撤销,李文芳曾电报请示中统局,他怎么办?中统局要他继续留在榆林调统室,由主任王之铸指派,因为当时国民党日暮途穷,气息奄奄,李文芳虽系该机关工作人员,但他一直未去上班,直到194961榆林和平解放。

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党在榆林设立八路军办事处,李文芳曾和我办事处的同志有所接触。后来,绥德公安处曾派人到榆林与李文芳联系,要他立功赎罪,并在经济上有所接济,因此,从1943年到榆林和平解放,李曾通过曹鸿北、呼昌等人给我绥德公安处送过国民党在榆林活动的有关情报,在榆林解放前夕,李文芳通过汪铤等人,还向我神木保安科送过情报。

榆林和平解放后,李文芳进了榆林军管会举办的敌伪人员学习会,他把自己的自首及以后的所作所为作了交待,但没有交待他在自首时在《上郡日报》发表《脱离共党宣言》这一情况。

李文芳被重新分配到榆林师范当了教师,工作踏实,积极认真,颇获好评,在师生中留下很好的印象,但积习难改,偶尔对党的某些做法表示不同看法。

文化大革命中,李文芳当然也受到冲击,但因他系起义人员,还算侥幸,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1972年,榆林师范党支部鉴于他的历史问题一直未做结论,所以作了审查,根据审查材料报请榆林地委组织部审批,地委组织部于1972730对李文芳历史作出如下处理意见:经研究,对李文芳的历史问题定性为叛徒、特务,但因主要问题解放后作过交代,故按人民内部矛盾对待,不戴叛徒、特务帽子,行政给予降工资三级(由中教五级月工资81.50元降为中教八级,月工资55.50元)的处分,留校作一般事务性工作。

对于这个结论,李文芳一直不同意,曾多次向组织提出申诉,要求重新复查处理。1980年春,中共榆林师范总支委员会作出《关于对李文芳自首、叛变和充当国民党特务等重大历史问题的调查报告》,呈报中共榆林地委宣传部,中共榆林地委宣传部于1980327作出《关于李文芳历史问题的结论和复查处理意见》,并报地委审干领导小组:根据榆师党总支关于李文芳历史问题的结论和复查处理意见,经我部研究认为,李文芳在历史上曾有自首和充当国民党中统特务问题,但解放后作了交待,再未发现新的问题,工作表现尚好,故建议撤销1973年行政上降三级的处分,恢复原工资级别,再不给处分,予以结论。

1980328,地委审干领导小组讨论,同意宣传部的意见,并以中共榆林地委组织部的名义,致函中共榆林师范总支委员会,作出结论和处理意见,并决定“从批准之日起执行。”

晚年的李文芳为榆林提供了不少党史资料,他的记忆很好,很多历史他说得很详细,也很具体,对编纂榆林党史大有助益。

李文芳爱好诗词对联,1984年油印了《香斋诗抄》,有旧体诗词数十首,最早的写于1928年冬于清涧老君殿之《游伏龙·调寄鹧鸪天》,最晚的写于19846月之《咏榆林新民楼》,1984年后,仍有诗词对联。最后一首诗是《野老芹献——一九八八年国庆有感》。解放后,他和马文瑞、张达志等仍有过来往,故有诗作。

1962年春《赠张达志》:

三十年前便识荆,榆阳话旧慰平生,

龙城飞将今方在,虎帐谈兵夜转深,

裘带风流犹本色,蹉跎岁月岂初衷。

殷勤劝酒知高谊,愿尽余喘逐后尘。

19885月《赠文瑞老友》:

六十年前忆旧游,潜龙卧虎李银沟。

长才小试县团会,果断开除马锡侯。

踏破荒山荆棘路,沧桑如梦岁如流。

倥偬戎马昨宵事,不觉白了少年头。

他的对联也有特色,其中有家居之春联:

漫游西市风光好,

高卧东山翰墨香。

 

书香门第春常在,

旷达胸怀乐自多。

榆林中学八十周年校庆大门联:

榆溪激浪花,八十年培育英才,宏济时艰著伟绩;

中流擎砥柱,千百载保持荣誉,发扬光大蔚国华。

挽其老妻:

驾鹤返瑶池,奈何苦雨凄风,血泪交流,救死竟无还魂草;

抚琴歌长恨,难忘哺儿育女,形神俱瘁,弥留犹念未了缘。

自撰挽联二副:

其一

撒手长眠,此行无牵挂;

问心无愧,一笑泯恩仇。

昊天无极

其二

三朝宦海,逢场作戏,何妨生旦净丑,凭谁诉,满腔热血;

一介寒儒,随遇而安,尝遍酸甜苦辣,到头来,两袖清风。

1989110(戊辰腊月初三)上午10时半,李文芳寿终正寝,与世长辞,享年80虚龄。家人按他的嘱咐,把他的自挽联贴在大门和灵前。

作者/张俊谊

 

 

相关文章
2013-09-22 09:18:45
2012-06-04 09:09:14
2014-02-11 08:37:37
2013-09-16 14:18:47
2014-09-24 08:08:36
2011-11-18 11:06:00
2012-02-17 09:34:14
2012-08-29 16:31:14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