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故乡的桑葚树 >> 阅读

故乡的桑葚树

2011-11-18 10:29:4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40

  在我故乡的山山峁峁上,到处都可以看到郁郁葱葱的桑葚树,大小不一、高低不等地生长在田埂地头。每到56月份,那紫红色的桑葚像珍珠玛瑙一样悬挂在桃形的绿叶间,盈盈欲滴,特别的诱人。离开故乡已有30年了,儿时的故事就像桑葚树上的紫红色的桑葚一样常常让我回味无穷,久久不能释怀,故乡的桑葚树上结满了我儿时的希望和梦想。

在故乡旧宅子西院的西南角上有一棵高大的桑葚树。爷爷在世的时候告诉我,那是他小时候栽下的。如今桑葚树被挖倒已有20多年了,爷爷去世到今年也有整整12个年头了,但是,桑葚那甜香的味道在我鼻息中萦绕不绝,爷爷那满脸皱纹的笑意常常让我不时想起,那样的慈祥,温暖,像含在嘴里的桑葚一样甜蜜,回味无尽。

每当晨曦漫过家门前的山峁,照耀在鹅黄色的窗棂上的时候,奶奶总会第一个起床,收拾好下地的农具,给我端上一碗昨天的、热好的剩饭,再叫醒我,奶奶眯着眼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完那一大碗“早餐”。其后我就像家里的小羊羔一样跟在奶奶的身后,来到院落的西南角那片菜地地上,看着奶奶将一颗颗南瓜籽认认真真地埋在土里,认认真真地浇上水,认认真真地告诉我,今年我会有香甜的大南瓜吃。那时候我的心思基本上不在香甜的南瓜,而在于头顶上才吐绿叶的桑葚树。我期盼着,那紫红色的桑葚能早点长出来。

故乡的水土就是养人。不几天,那嫩黄色的瓜秧就破土而出了,在奶奶的精心护理下,小瓜秧一天一个样子地长,慢慢地,瓜秧就爬上了绿叶缤纷的桑葚树,鹅黄色的瓜条上长满了细细的缠丝,不讲道理地缠在桑葚树的枝桠上,缀满黄色瓜花的瓜条有条有理的缠绕在桑葚树上,就像奶奶说的话一样简洁而明了、条理清楚。

那时候,我会常常在桑葚树下仰头遐想,盼望着早一天能吃到那可口的桑葚,夏日的晨曦透过浓郁的桑叶上,将点点阳光洒在碧绿的菜园里,清晰的空气弥漫在整个院落。我不止一次地爬上桑葚树,去看看有没有小小的绿颜色的桑葚果长出来,我馋嘴的想象时常让我的口水顺着桑葚树的枝桠跌落到桃形的瓜叶上,静静的菜园里会传出一声“啵”的声响来,看着颤抖的瓜叶,我会暗暗地轻笑几声。

说实话,在等待桑葚果成熟的日子里,我所有的时间是在树上度过的,我几乎能记得桑葚果昨天是多大,今天会泛红多少,明天是否能吃。当奶奶的墨绿色南瓜发亮地挂在桑葚树上的时候,我的桑葚果也就到了成熟的季节了。为了摘到树梢上那最香甜的果实,我会像猴子一样,不怕危险地爬到再也不能承受我体重的枝桠上,得意地摘下那仅有的一颗桑葚,这是爷爷奶奶会站在院墙上高喊,小心!别摔下来!可是在他们话音落处,我会将最最好吃的桑葚捧在他们面前,爷爷翘着花白小胡子笑着说,好吃!

小时候不理解,故乡的喜鹊、麻雀也会来偷吃桑葚。为了保护我的钟爱,我会吵着嚷着跟奶奶争取中午不休息的时间,看着那些可恶的鸟儿们。为了赶走它们,我曾扔石块打破过挑水路过我家门前邻居家大婶的头,那事儿让我好生难过了一阵子,后来吃到香甜的桑葚的时候,大抵就淡忘了很多。值得庆幸的是,为了赶走偷食者,我学会了打*弓,而且准头好的很,还打死了不少的鸟儿,现在想起来,的确是不应该的。鸟儿们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啊!期间的感悟也渐渐的成熟了许多,我和鸟儿们的欲望几乎相同,只不过我的强权更具征服力,因此,它们就成了我的“弹下亡魂”,有道是:人为钱死,鸟为食亡啊!

那时候,我常常会将熟透的桑葚拿在村落里,分给我同龄的孩子们,看着他们被桑葚染紫的嘴唇,满脸洋溢的快乐的笑,我会得意的、毫不吝啬的再领他们来到树下,一起分享那紫红色的诱惑。儿时的企求并不很多,也很单纯,有的解嘴就很满足了。我也常常因为有好吃的桑葚成为村里的孩子王,身边时常有很多伙伴儿。我知道那是单纯的诱惑与共同的情趣,让我和伙伴们走在了一起。

当岁月的桨声划过我生命的长河时,桑葚的幽香也随着成长的风雨慢慢淡去,故乡旧院的桑葚树断断续续地伴我生长了近20个念头,那年,我爷爷突然病了,而且很厉害的,在多方求医无效的情况下,奶奶只好诚心向佛,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我记得那位所谓的“神医”在院子里转悠了很久后,对奶奶说,你们家有“丧门星”,心力憔悴奶奶慌忙将5元钱塞到“神医”的手中时,他说,你家西院的桑葚树不能长了,“丧门星”就住在树上。“神医”走后,邻居家狗蛋哥回来了,他是我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是学医的,狗蛋哥看了爷爷的病后,到后山上挖了几种药草,爷爷熬着喝了两天就好了。但是一贯迷信的奶奶却坚持要挖掉那颗桑葚树,拗不过奶奶的爷爷也就让步了,亲手挖掉了自己亲手栽下的桑葚树。

开故乡的20年里,我再也没有像儿时那样享受过桑葚给我带来的快乐,也没有一天里吃到过那样香甜的桑葚,更没有在老家吃桑葚的那种感觉了。但故乡的桑葚树依然很多,两年前回家时看见,山峁上的桑葚树愈来愈多了,现在我却不会因为吃不到桑葚有什么遗憾,反而觉得故乡的生态环境更美好而感到自豪。

现在故乡已没有像我儿时一样贪吃桑葚的孩子了,因为乡亲们都进城生活了,和我家院子一样再也没有像奶奶一样种菜的老人了,但故乡的桑葚树给我的回忆是无尽的,也是意味深长的。我忘不了故乡的桑葚树,更忘不了爷爷奶奶给我童年的百般呵护!

(本文来源于刘咏博客)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2-09-17 09:11:47
2013-01-30 09:46:48
2018-01-10 10:22:05
2012-03-03 10:19:54
2014-10-10 08:45:34
2018-01-02 09:31:31
2013-05-13 13:53:37
·
2013-11-13 09:01:5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