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写给上帝的日记 >> 阅读

写给上帝的日记

2011-11-09 14:46:3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2

今天是圣诞节,又是一个雪花祝福满天飞的日子。

直到他坐下来,我还在想他的日记。和他的同案犯相比,他似乎是敦实的。他的冷俊和硬气让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被判了重刑的犯人,或许他只是出演了一场枪战片,还沉迷在角色里出不来。或许这只是一场虚惊。而刚才放风跑步时,我清清楚楚听见他一二一一二一喊得最响亮。

 

200698日,他在日记中是这样写的:我两岁时母亲走了,十三岁失学,之后就无人管。那时我心中有一个天大的志向就是寻我母亲。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离开家乡,终于有一天找到了远在河南的母亲。那时她已有了另外一个家,还有两个男孩,家庭很穷。一直在安徽打工的我,想把母亲认回自己的家,可是一直未能如愿。到我十九岁时因父亲病重我离开了河南,给她放下了我在河南挣下的所有钱。回到陕北时父亲已经卧床不起,他得的是直肠癌晚期,连医生都让我别忙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但还是强忍着东奔西跑想办法给买药打针输液,一直维持了三年,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每天我做着两个人也无法做的事。我把他的丧事办完以后,就离开了家乡。

二十一岁时我认识了一个长安姑娘,当时穷得身无分文。可是我没有胆怯,因为我有一身手艺,厨师、装潢、开车、瓦工、电工这些我全会。在那里我干了一个月装潢就定婚了。结了婚那几年,我没日没夜的挣钱,常常做着没人做的事。二十四岁冬季我有了儿子。我们本来夫妻恩爱,可常常因为某些小事老丈人老丈母就从中挑拨。经济、家权全都由她掌握,谁知我百依百顺还是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管了,所以我们离了婚。离婚时我的一共财产是五百元,所有家产全在她名下。不到一个月,妻子又有了丈夫。儿子也不让我见,我当时想卸磨杀驴,但是为了儿子为了他们刚刚走到一起才没有闹事。

后来我来到一个无证煤矿,慢慢就接识了杨花萍。她让我给他们家收拾房子。从那以后,我了解了她的处境和她当时的情况,夫妻不和,缺少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开始我是出于一种同情的心理,慢慢发展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之后我租住在她家隔壁,缺什么她给我买什么,衣服、手机、烟酒、零用钱从不间断,直到我们有了暧昧关系。她在我跟前百依百顺,做什么都商商量量,那时我也是因为心里空虚,就接受她了。时间一长必有贪念,和她在一起时,她就给我打一些比方,说谁家的老婆跟人走了,谁家女人有了新的男人。到后来直截了当说出了心里话(另有材料)。

当我步入看守所,一切希望就被无情的法律给扑灭了,所有的一切全隔在高墙之外。我现在就是悔恨也晚了,不能挽救什么,也不能证明什么。毁了他人的幸福和生命,断送了自己的美好年华。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这法律严禁的地方好好改造,争取早日重获自由。

这是他写得最长的一篇日记,我做了删节。

他说他是孤单的,没有一个亲人,特别提到两岁时母亲离开了他们。他的目光、语气和表情都在证实着他所说的话。我知道,有些事他是不愿意回忆也不想说的。他让我在监所看了他以前写的日记。

他经历了一个人一辈子也可能经历不完的事。

案发后他曾给前妻写了信,说他杀了人进了监狱,让好好照应孩子长大成人。那天他本来是准备起程回去看孩子的。那时那地他遇上了最不该遇上的那两个老乡。喝酒当中,说到了他和杨花萍的事。两个老乡根本不知道杨有男人,以为也和他一样只是个竞争对手,就想去教训教训那个人,为他解决这个事。等他知道,那两个老乡早把杨的男人打倒在那儿了。他看见过来两辆出租车以为是杨花萍男人家的亲戚来帮忙的,他才出了面。结果出租车是送货拉人的。事情就发生了。

看过他的日记,再听他说话,你绝对不会认为他只有初中文化。他的铁骨柔情似乎是谁也抹不去的。他和前妻是先同居后结婚,他像一个上门女婿一样起早贪黑一个人种着全家人的地。每次骑摩托车要骑两个小时才能到麦地,一去就是半月二十天,晚上搭个塑料布帐篷住在地里。他媳妇连麦地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当时他太倔说离就离了,说换了现在就不会离了。而且他满口承认离婚是他造成的,后来说到丈母时才说出真正的原因是丈母。对他来说那同样是一段努力过付出过的日子。但这种拼着命吃苦受累的日子同样还是经不起生活的碰撞。他对这个差点就到手的幸福是多虑的。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过上另外一种生活。

他深靠在椅背上,想让自己彻底放松。管教给他点了一支烟。他没有叹气,只是说受了那么多年,最后却和一个要比他大出九岁的女人走到了这一步。一步步陷入了这种无知的旋涡。他有泪光,我也是,我们都在为同一件事情感到痛心和惋惜。

在监室他几乎和谁也不说话,但他又说他太想和人说话了。

他选择了煤矿。煤矿上挣钱多,他要尽快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他又能干又有文化,让煤矿跟前的人另眼相看,特别是让杨花萍这样的女人也另眼相看。他曾经在朋友那里看过一些医书,一眼就能看出杨的男人有病,也给说准了,有些药买回来他们不认识上面的字就让他认。后来他搬出他们的院子,杨又提上烟酒撵过来,让他不能自拔。在日记里他用大量笔墨描述了这个被尊为女神的人。他是帅气的,也是白净的,无法和一个煤黑子去比,更无法和一个杀人犯去比。他告诉我刚进监狱时就给室友说过一句话,说只要让他和杨坐下来说上半小时他就死也愿意了。他是发自内心的。

王有有日记:

 200679  小雨    重逢

早晨的阳光抚慰着大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早操铃响了,我站在门口,忽然间一幕让人心痛的情景映入眼帘。枯瘦的身材,呆滞的双眼,蜡黄的面孔没有一点光泽,难道这就是我的花萍?若不在记忆中保留着她的倩影,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前面这个衣着邋遢举止迟缓的人,就是以前朝气蓬勃如花儿般艳丽的花萍。

蓦然相逢,不由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情景。那是一个夏日的黄昏,不经意中与她想识,视见她的那一刻她的身影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就像一首歌里描绘的长得好看又善良,一身朴素的打扮,勾摹出充满青春活力的优美身材。往事依旧清晰,面前的她却已是骤然凋谢的昨日玫瑰。只有那大而无神的眼睛哀怨地诉说着什么,往日热情而灿烂的笑容早已荡然无存。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演绎着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

每次在梦中,徜徉在那条我们以前常走的小路上,都会领略到一种新意。那里的一切让她深深地眷恋,那是她的伊甸园。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她独自逗留在那片天地间,虚度时光,漫步走在小路上。虽然仍觉得有点精神恍惚,心中却感到轻松自在。曾常常怀念那些心与心依偎,心与心交流的安恬时光。试着闭起眼睛恋想过去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目光的抚慰中抚慰过无数次。难道这就只能在这铁门的门缝中看,看着自己的真爱就这样一直摧残下去。我想不会太遥远,我们就会-------就会自由。忏悔的心。

他还抱有多么大的梦想呵。我知道当时被害人家里刚给新房上安好玻璃,正准备住进去。怎么说也应该是一种新生活。谁都可以想像他们一起受过多少劳累。

为什么一个人往往在最艰难的时候能扛过去,一但得到了却又想改变一切不顾一切。现场如果没来出租车,他那两个同乡会不会仅仅是想教训一下杨的男人就跑掉?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躲开那场灾难的发生。似乎这一切还能重安排一次。

已经到了犯人吃饭时间,我还在抢得问他是不是看下了被害人的财产?他说有什么了,打死了也肯定拿不上财产。再说杨手上根本就没有钱。杨的男人是抱养的,母亲后来生下一儿一女,得了产后风死了。这样的家境又能好到哪里去,几十年过来能修起新房就不错了。

我没办法介入案情,但有话说出租车来的时候,另三个同案犯看他上来把杨的男人往死里打,谁拉也拉不住。在他一时看来杀人灭口肯定要比生命更重要。据说随后他给杨花萍打过电话,杨让他赶快跑。真是这样的话,性质就变了。我找不出任何理由为这种人性的泯灭做辩解。不管这里面有没有他们之间的相互推脱。

一审判了杨花萍无期徒刑,王有有死刑。

我又见到了杨花萍,她的态度更让我吃惊。面对她的时候你不想说她漂亮都忍不住。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监狱生活让她看上去更加白嫩,如果光看外表,怎么也看不出她有三十多岁,而且没有文化。如果不是眼泪,我几乎忘了是在监所,几乎不相信他们之间的一切。所谓爱情,竟然能让这个王有有曾连续几天为这个女人收秋。让这个男人在收过的一坡一坡玉米地里,累成那样还把杨花萍几岁的儿子举在头上,走在杨花萍后面,感受着和风感受着黄昏,说他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美好过……

杨花萍日记:

 2006618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连写六遍)

爸妈是女儿对不起你们(连写一页)

妈妈的好儿子儿子儿子(连写一页)

2006622      

想回家(一个字一页)

我痛的(得)一天身(生)不如死我的天呀快快老天救我

铁门箱子姐爸卫生纸钱爱你们一万年百万年(连写五遍)

2006625    阴转晴

真的不想活了,不是有我那两个儿子,我真的不想活了。妈妈没有做个好妈妈真的不配给你做母亲,让我的儿子跟上我受罪了,我真的不知这个母亲怎样去做,怎样才能挽救回来。妈妈没有你们的原谅,活着还有意义吗!我真的没有勇气在(再)活下去了,好想在(再)见你们一面,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在说什么做什么,哎呀,我的天呀,我这辈子就这一回事了。和死没什么屈(区)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

2006814    阴转晴

明天是七月十五,我心里面好难过,不知道我的两个儿子跟谁在一起过七月十五。我好担心他们,我好痛苦,我在这里好痛苦好难过,还有我的爸妈,不知他们会记得我吗?我在这么漫长的日子里会想起很多很多事情,在下来我想告诉你们不要担心,我在这里面很好。我希望你们好好过七月十五,我在心里会高兴的。希望我的大儿子能有出头的那天,我坐(做)母亲祝他事业成功,还有二儿子希望他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接下来就告诉把我的两个儿子看好,那就说到这把(吧)。

在杨花萍为数不多的日记里,没有一个字是写她的情感的。

她似乎很不愿意提到王有有这个人。问王有什么手艺?她也不知道,说没看出来,只见过他在矿上开过拖拉机。说到王的身世,也说不知道,只知道跟他男人关系好。说王把他们家害苦了,他恨王毁了她全家。

没有眼泪。说得也很平静,也一样有一个苦出身。

说她母亲刚生下她就得产后风死了。她九岁上开始给全家人做饭,十二岁上父亲抱回来一个刚满月的男孩。是她像母亲一样喂弟弟长大,种地锄草身后都背着弟弟。十七岁时有了后妈。随后就和隔着一条河的现在这个男人结了婚。十九岁生下大儿子,小儿子今年八岁。大儿子在外地打工,小儿子念书,由爷爷在家里照料。两兄弟也曾背着爷爷来看守所看过她,爷爷不让看,并明确表态要求法院重判她。她终于哭了,说她最对不起的人是死去的男人。她给公公写过一封信,也没有回。那次开庭,她给公公说她想和他说几句话,公公说行了。她说她错了,对不起老人让老人原谅她照应好两个孙子。公公说你才知道后悔了?让她好好改造,家里有他了。可想而知,老人该有多么痛苦。她说她当时只是给王有有说了她男人的电话,不知道王要做那种事。说把她害惨了。说了几次都说她和她男人关系很好。最后离开时,她还对我说了声谢谢。好像早就想走了。

有些情况他们显然说得不一样,我一时没有了收获的感觉。

 

王有有日记:

 200674    星期二   

今天的心情还可以,早上到午休是很平静。但是到下午就开始难受。因为我梦见了儿子。

梦见我的儿子,他长高了瘦了。我们父子手牵手走在家乡的大街上,他见什么都想要。必尽(毕竟)他只有四岁,一边走一边拉我的衣衫,说要这要那。我想一一满足他,可是一摸自己的口袋是空的。可对于我来说,我是一个父亲,我应该满足他,我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要满足他。我找了朋友,借了钱买给了他。之后,看着他的满脸笑,我很惭愧。

为了儿子,我也要好好改造,珍爱自己。

2006715   星期六   

当我走进这人间地狱时,我的心碎了,谁能想到连她都关进来了。她给我写了一封让人意想不到的信,让我陷入绝谷。在我痛苦交加时,是白管教用兄长般的情怀父母般的胸怀来帮助我教育我,让我离开了绝望之处,找到了自我的方向。

2006718

思念亲人,思念家乡。

今天是我父亲的生日,不过他老人家因病早逝。记起以前,每到他生日这一天,我无论身在何方忙于何事都要赶回来给他老人家过生日。今年的我,连给他老人家烧张纸的机会都没有。

2006726   

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个特别的日子。早上起来后,我就有一封早以(已)写好的信,准备给她代(带)去。可是直到下午,也没带走,我的心中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听到她们在唱生日歌,我才难受,可是我没办法。直到下午,我写了一个小纸条,递给了她,希望她能明白我。以后的生日,我会给她补上的。

200696     星期五    

那天戴上刑具脚镣时,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这意味着死刑。以前心中所有的想法、念头、遐想全部给扑灭了,这可能是人常说的因果报应吧?因为自己犯的是滔天大罪。

现在,管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教导,我的心底好象又燃起了新生活的火种。我没有灰心,因为还有救。

2006912    星期四    

每当看到别人的亲属探监,我的心如刀绞。无名的泪水无名的流下,一滴滴流进我心田,让我想起一桩桩往事,让我无法静心去面对眼前的一切。今天我写了一封信给花萍,也不知她是否收到,是否会给我回信。

我想来想去,不可能这样无情吧!

我知道她现在也不好过,我了解她的为人、品格、心理。爱我好像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对我是寒冰一块,没有一点留恋。

是我没有把握好,让爱从我们之间溜走,留下的全是悔恨和无奈的分离。如今我只有一线希望,我试着用心去感动上苍,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弥补一切的过失,一切的一切……

这么多日记他除了写给上帝,又能写给谁呢?我合上他的日记。记得他说过他要亲人没亲人要钱没钱,只有上帝只求上帝。

往年这个时候,该执行的死刑犯都已经执行了。期盼新的一天又害怕新的一天,我和他一样期盼着一个奇迹出现。这个圣诞之夜更是让我难以入睡。

我终于在一张旧文摘报上得到消息,是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死刑核准权。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可不立即执行的一律不立即执行,加强了司法领域的人权保障。这一听就是上帝的声音!

这也许就是他能活到今天活到一个一个圣诞节的全部理由。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在同情一个杀人犯。种地下井下井种地,几个人用悲苦换来的血泪命运,最后无一例外地受到了这种罂粟花一般所谓爱情的毒害。

也许,在他生命的每一天,那一二一,一二一本该喊得更响亮。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2-10-29 08:17:13
2014-05-04 08:08:08
2012-12-11 09:18:03
2012-04-25 08:40:34
2013-10-17 11:23:17
2014-01-01 08:30:55
2014-04-24 09:14:45
2012-12-10 08:55:4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