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张家沟的秋天 >> 阅读

张家沟的秋天

2011-11-09 14:44:5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7

一早出发,说是去张家沟,却是被李家沟杨家沟所迷醉,来了个秋深不知处。

一路秋色一路歌,仿佛人的心情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还要外加一路风情,一路芳香。一直想的,原来都在这里,都在这秋收的笑脸上劳作中。试想我亲的人我爱的人也能在地里,在这秋色中间,我也该有和这一样多的幸福。一个人的爱,带着汗味土味的爱啊,也就这样潜滋暗长了吧。让我潜移默化于这样浓重的秋色,灿烂的秋色。让我任何时候想起都会是暖融融的。

大人孩子远一声近一声叫唤,还有三轮突突突的声响,隔山冒梁传来,让你直觉得这不单单是一个热闹的秋天纯粹的秋天。便是这玉米林地里悉悉索索的声响也能让你听上半天想上半天。哪怕是这里几袋那里几袋占了一坡又一坡的土豆呢,哪怕是背上的孩子一阵一阵的哭闹呢。寻着声音,让你坡上坡下沟头跑到沟掌,跑出满脑门子细汗用袖口子擦。其实我想说的就是这样的秋天,张家沟的秋天。

虽然时近下午,一路上打枣摘果也算混了个半饱,真有些兴致勃勃。这个有名的太和寨第一大村,绵绵秋意正在被秋收的盛情和喜悦拥抱,被我们拥抱。摄友引平,意在说他们村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跟上他走一院有一院说不完的老革命风云事。在张家沟,谁都能说出几个老红军老八路的名字,特别是那11个被国民党一次杀害的赤卫队人,全是一个姓。历史刻在碑上,更是刻在张家沟深重的苦难里。不得不说的是,现在的张家沟已沿革荣光和梦想而生发,深沟里的土地永远是红色的。就像张家沟的根,张家沟的魂。如果一定要给秋色加上金质的话,这就是吧。顾不得在村头院落小坐,走了一道沟,说了一道沟,这家原来是溜酒的开粉坊的那家的子弟谁谁谁做了官谁谁谁当了市长,太多了我们想记也记不住。只有大门牌匾上依稀可见耕读传家德高望远之类的大字。

遇上夫妻双双正在一起摇把子发动三轮,见我们照上像没完,就摇就笑,摇得起劲。引平转过身一看,才是他叔伯兄嫂,好一阵笑,话也不知怎么说好了。碰上这么亲热齐心的两口子,也是我们的福气。一扭头,在后视镜里,恍然看见了一个更加深远灿烂的张家沟。

几个场上已经堆了不少的谷穗子了,还在往起堆,这儿一垛那儿一垛都成了小半圆的围墙。一边的小狗狗在铡过穗穗的秸堆上舒舒服服卧着,任由你越拍越近,都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我靠过去贴着谷墙,伸展双臂有好一会儿就想这么靠着,感觉特别可靠特别不舍。当然再怎么都做不来小狗狗那种神气的样子,似乎张家沟的秋天从来就是这么舒舒服服的。那个一定要我们留下来喝酒的年轻人,原来才是村长。他引领着张家沟比这还要远还要大的秋天,黑红的脸膛闪着劳动更是闪着模范的光泽。

碰上的不是大伯就是婶娘,我们也跟上引平叫稀罕。看人家的谷穗子又多又大,引平问怎么不见我们家的谷子?人家说这就是了。又问这些都是了?人家说看把你能的,是几家的,地里还有了。我们就笑引平官僚,笑他一看见好的就全说成他家的。那谷穗子大得只在老电影里见过。我都不忍心用劲儿捏上一把,生怕触伤了它的美感。

一家家过,除了照老乡小孩照打场扬场,照磨照碾子,还要照玉米垛子辣椒串子照满窗台满窗台的南瓜蛋子。虽然年年这么照这么喜欢,还是放不下,放不下秋天放不下老乡。还有这满沟里飘荡着的肉味,也是秋天的味道吧。家的味道吧。此情此景,请允许我一样想念你的母亲,想念衣襟里那烟火的气息,灶台边那飘过发间的淡淡热气。

站在高高的山峁上,侧着光线,沟沟峁峁显现着特有的骨节和轮廓,杏树火红柳树鲜黄,峁峁生辉,张家沟正在被诗意点燃照亮,闪着金光。

引平他妈已经叫过我们几回了,让吃了饭再照。我们像那些老是叫不回来的孩子,越叫越远,还得老人家不断地往灶坑里添柴火。到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再照下去,端起饭碗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下午五点钟。还算是今天吃的第一顿饭。沟里有拉车子过路的人,引平媳妇招呼着上来吃饭,说上半天。人家不吃还生气了。只剩下回头看我们的那个人,光动嘴笑不说话,背着手走了。

我们坐在人家的窑垴畔上,像张家沟人看我们一样看着炊烟散淡的张家沟充满着生气和灵气。这般鸡叫狗咬的日子,真能让你定下心来,不存在丝毫的担心。感觉自己也是属于张家沟属于秋天的,心怀向往。

不等我们吃完饭,两位老人又开始忙乱着装红枣和土豆,大大小小的篮子袋子摆放了半道院,哪袋子不拿也不行。多少天等着盼着儿女来,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问走到哪了。等到快天黑了才端起个碗,真的来了又忙不过来。老人忙着我们照着,说了几次要和老人坐下来照个像,两位老人竞然都说忙得顾不上。走马灯似的。

沟两边的那些金树把自己的高大形象投在车顶玻璃上,近似于围了一圈,算是有情有意想让我们带走吧。对于我的重大发现,摄友们表现出不可控制的惊叹。

我们的车从沟对面过去的时候,张家沟隐匿在神秘的夜色中。只能看见隐约的灯火,看不见人。我朝着引平父母可能站着的大体方位,直呼再见。再听就传来老母亲同样长长的再来的音声。我又长长地哎了一声。然后是一车人大笑,说这城里人说再见,农村就说再来,是一个意思。说得我想了一路,想这个再来,想这个长长的声音……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1-10-18 10:57:45
2013-02-27 15:41:00
2013-06-06 08:49:12
2011-09-24 13:38:53
2014-02-23 08:46:16
2014-04-08 08:11:52
2013-02-25 15:06:33
2014-07-16 09:06:0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