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像毛驴一样 >> 阅读

像毛驴一样

2011-11-09 14:33:51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1

        有什么能像这毛驴一样集劳动与真善美于一身?驮水驮炭驮粮甚至驮人,驮了多少陕北人沉重的记忆?我们伤口一样的村庄呢?我们还可以叫做泥土的泥土呢?有多少阳光还在照耀着万物生长?

在陕北的某条小路上,在窑洞的某个拐角处,和一头毛驴相遇,竟也能让你眼前一亮。就只顾了站下欣赏,忘了给它让道,忘了它后面还跟着一个婆姨。原来毛驴也可以出落成这样,就真想给它点头哈腰了,有失远迎了。真有心思给它取个名字,来不来先叫上一声,和叫人的时候一样叫上一声。叫多叫少是表达一份心情,让它看你一眼,看你叫它。

       看着它上了坡坡,像模像样地进了挂灯笼贴对子的大门。后面这位穿花毛衣的婆姨倒也牛气,说这驴驮回来的新小米给上多少钱也不卖,全给亲戚送呀。那屁股一扭一扭走路的样子,直让你觉得这当农民当得还是当出了水平。更不必说有这么俊气的毛驴养着,一前一后跟着,简直和玩一样,打心眼里欢喜。

       就这么一遇,是再也忘不掉啦。直后悔没有好好摸一摸它,没有把手搭在它脖子上和它照一张像呐。如果可以再亲近一点,我甚至想抱着它和它头挨头照一张像呐。多么想啊,想它那双有情有意的眼睛,那种黑的很黑白的很白灰的很灰的“流行色”。

       这完全可以是一头新生代的超级模特的毛驴吧,一头毛驴能长成这样讨人喜炊该有多么不容易,一辈子能遇上这么好看耐看的毛驴该有多么不容易。它让你想着一个个有歌声飞扬的春天秋天,一个个有红对子红灯笼红起来的好日子

 这里的毛驴是有福了。

       走过看过,这样把毛驴当人看,毛驴也是活出个人样儿了。有什么样的村子就有什么样的驴。谁让它有一个全国劳动模范的村支书,有新村。有很多热心于土地的乡亲,有一天天开山填沟修造平整新的更多的土地。听一声鸡叫,听几声羊咩,农具可以一排溜摆在墙角,看着就起劲儿。车进了大院子,孩子们偶尔也可以摸摸方向盘,假装开开车。新媳妇娶进了新村,守着土地守着劳动就是守着咱金窝窝银窝窝,守着一辈子的美满幸福。

       如此,一定是毛驴也把我们放在了眼里,把我们的七滋八味放在了眼里。当我们悠闲的时候,毛驴也是悠闲的。当我们出汗的时候,毛驴也在出汗。

       当你看见一个人是坐着驴走在水泥路上时,你也就亲眼看见了这样子的幸福,、毛驴走毛驴的,你看你的,你又怎么能想起那句骂人其实也骂了驴的“瞎驴记住一条路”呢?多么熟悉的一条路啊,一路牵着故乡,一路系着童年。

       一头美驴,自然是养眼养心。怎么去想,它都是在自己的路上,也是在我的路上。我的路比起思念来更叫一个长,我让它走多久就走多久,让它走多远就走多远。我该是以每一条土路每一孔窑洞的过去现在向它致敬,向它骨血里的老前辈致敬。我大约就是一直走在它后面的那个婆姨,它应该和传说中张果老或者阿凡提骑过的那种毛驴差不多吧。我把它养在心里,美化我的心情和过往的风景。

       喜欢和喜欢还是不一样。之前我看驴喜欢驴,是喜欢它劳动着的光荣劲儿,喜欢它汗水的意味。现在喜欢的,则完全是它本真的灵性自然散发出来的美,真是看在眼里拔不出来的本色美。总有一种焕然一新的高贵意思。

       不知世俗的人们怎么想起用“驴脸拉得老长老长”来形容一个人的难看样儿。一头纯粹的驴,我想象那就是一张脸,我可以脸对脸贴着想着说着,摸着。至此,我对它的想念已经赶上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头驴对它的想念。它应该就是我精神上的宠物了。

那个剪了一辈子窗花的老婆婆,当她再也拿不动剪子剪《娶亲图》《骑驴同娘家》,再也看不见驴子跑听不见驴子叫的时候,她内心是否也一样涌起过忧伤或些许安详?更何况那还是活在民歌里的驴子呐。

       毛驴走,我也走。我是努力想让自己变成那样一头驴呀,驴看到的就是我看到的,那样从低处去感受苦难也感受平凡。根本不怕下辈子变成灰毛驴,不怕有些人一骂人就骂下辈子肯定变驴呀,受罪呀。

       在那个人人抢粪拾粪的年代,又有谁会想驴粪蛋面面光呢?那面面光得还无理了。还有好心当成驴肝肺,蠢驴,驴脾气,骂毛驴驮重不驮轻。连骂人说话都要说是放驴屁。岂不知这驴送粪上坡时,人在后面推着,一阵驴屁大大方方冲出来,也是劳动和汗水的见证,岂有那么容易谁想放就放。这毛驴到底是怎么了?我每次看见烂墙上写着“毛驴在此大小便”“倒垃圾者是毛驴”,除了生气还是生气。完全是给毛驴抹黑。如果哪一天看见给“三好毛驴”“先进毛驴”颁奖,鼓励一下好驴好事,我看对驴对人都是好消息。

       再一次想,再苦再累,有什么能像这毛驴一样集劳动与真善美于一身?那许多和人和汗水泪水搅拌在一起的命运呢?那驮水驮炭驮粮甚至驮人,驮了多少陕北人沉重的记忆呢?我们伤口一样的村庄呢?我们还可以叫做泥土的泥土呢?有多少阳光还在照耀着万物生长?谁管过毛驴的死活?

       当我们更多地想到牛想到马的时候,毛驴也一样背负着人类改变穷苦的使命。过去因为山陡路窄,连人带驴滚下坡去,有妇人顾不上躺在一边的人,却是一扑趴在驴身上就哭就喊:驴死了我们怎么活呀?早忘了救人。在陕北农村,拖着一条腿走路的老人,都会说给你一段活生生的经历。也就只有老人还在和毛驴出双入对,也就他们身上还有一些泥土的味道。走着老想着能和驴说说话,只有驴知道了。这便是我但凡看见毛驴就特别稀罕的一个原因呢,和看见两个人没什么区别,和看见两头驴没什么区别,算上我就应该是三头驴吧。怎么才能和驴想在一起呢?

       当我们的城市发展越来越快,毛驴是越来越落在了后面。就现在的农村,驴子又能留守住什么?我曾在一个冬天,亲眼看见一个乡下人边跑边拉着他的毛驴一起过红绿灯。毛驴远了,我的眼泪也出来了。多年以后,要是还能在大马路上遇上一头这样的驴,那不也和仙驴下凡一样?和人们第一次见到汽车一样?说不定真和我一样,直后悔没合个影呐。

       又想,成为驴大约是要有很大的造化的。就算现在有钱能让小鬼推磨,把驴子从磨道里解放出来了,大约驴子也不会因此就奔往小康了吧。毛驴真是少见了,小鬼多了,磨没有了。据说毛驴也有夜视的功能,它大体能看见小鬼什么样吧?

       驴最好能站出来说话。很想知道驴比之于人哪一个更难舍土地?驴有没有注意过我们人类的表情?在谁的眼里,驴的出生才真正是出生?驴的死亡才真正是死亡?千万别说什么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都是给那些吃的时候也未必能想起驴的人说的,顶多是个口味而已。我是真有心舔一舔毛驴的眼泪了,虽然极不忍心看着它流出来或者挂在那里,等着一只粗糙的手。

       有一个叫骡子的小孩,我因为看了他半天,奇怪他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一个名字,这个孩子便一路跑前拾后,给我当小跑。他是那么喜欢我这样不远不近叫他。这让我至今都记着他的小模样。,存我心里长不大的一个模样。后来见过一个叫毛蹄的。我想,一定还有一个叫毛驴的小孩在哪里等着我叫他,只是我暂时还没有发现吧。

       直到发现这头精品小毛驴,我的思念才完全有了模样。更有意思的是,我的老书架顶子上曾经“卧”过一头纸绸扎的布驴。是表演骑驴的时候用的。我有无数次看着它看到给它笑。那时别说是一孔窑洞,就是整个文化大院有时也只有我们两个。我会侧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它,想着它也在看着我,看着我内心充满理想,来劲儿。真有一些拟人了。

       这驴的可爱远不仅仅是在舞台上民歌中,它带给我们更多的是泥土的生活的光芒。我没见过新媳妇骑毛驴,却也能想象那女子将为人妻的甜蜜,驴子也是分享了一下的。那行影动作那眼神想必也是含情脉脉心领神会了。毛驴也一样感受到了一个家庭的至尊和荣耀了吧。作为一头驴,善眉善眼,也许更适合头戴堆花,披上鞍仗,花红被子一搭,昂首甘为女子驴吧。很在乎很得意这样子吧。

       更有那赛驴则是精神意义上的又一种提升。山野草地,一眼放出去,全是毛驴的造化天地,尘土飞扬之中,染了各色图纹的驴子,充当着一个个快乐的元素,活蹦乱跳出一个欢天喜地的大好日子。

       最高兴的是毛驴和它的主人,能高兴很长时间。附着在它们生命中的劳动、阳光,让它们每个毛孔都散发着真善美的气息。这要走到哪里,哪里便充满了风情。在这样的节日里,我们会不会认认真真想一想:应该像毛驴一样……至少能像它的土地它的主人它的路一样,至少那样想一想。

为了曾经的相遇,在我的意想中是一直走在这头驴走的路上,每天都在想着回家一样回到那个村子,回到想念之中……

该散文发表于《雨花》2010年第9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1-10-13 15:06:37
2014-07-18 09:49:46
2011-09-11 11:38:19
2013-05-27 08:25:32
2012-07-16 10:52:00
2013-11-19 14:27:22
2014-01-27 08:18:42
2011-09-11 11:37:1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