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穿行大漠 >> 阅读

穿行大漠

2011-11-09 14:19:0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8
内容提要:北城,本名王静,男,1975年生于陕西省神木县沙峁镇铁炉峁村。在建筑工地当过小工,电工。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神木县作家协会理事、秘书长。现担任《神木》杂志编委、《校园》报主编、《黄土文化》杂志执行编辑。

九月的毛乌素,太阳是昏昏的一个圆。静而大的沙丘,寂寂地漫向天际。大漠的风,没有春日来得狂放,但却裹着北方的粗犷,吹来,胸腔里豪情肆生。寻不着鸟迹,不见喧哗哗的水流和大红绚目的花朵,很是单一的静止或流动,却更显了天地的空灵,衬得那片睛空,格外的明净和高远。

秋已很深了。繁茂的时日早已隐退。视野所及,高低松软的沙堆儿,起了,又伏了,如此环复,自然的一种粗疏流动的线条,在空旷天地间,便亘古地展示它的大美了!它蜿蜓而不失温情的脉势,像一位光滑洁静的艺术裸女横躺天地间。等待你走近它,诱惑你生命深处的激情,来抚慰她神秘而原始的冲动和渴望。这万千沙粒,律动着诗性的脉搏,随意地堆积和组合,竟是这般的博大和渺远!我跪伏下来,捧起一掬纯净的沙粒,凝视着这黄澄澄的生命本色,感到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样的自在、浩翰与神奇。人是无法控制地激动,想喊,想飞,也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当我终于回归到平静和从容时,不禁要睥睨生活中那个狂妄、虚伪、急躁的我了。

我不只一次地从遥远的城市中逃出来。那里鳞次栉比的高楼使我无法看到更远的地方,那里钢筋水泥的建筑物与坚硬的柏油路一样充满了人性的冷漠。我发现我好些年都无法写出一点像样的诗句,来自物质的欲望几乎要打磨尽我最后一点归属自然的生命的灵光。而来到这里,我受惑受困的心域,终于得到了一丝温情的慰籍。大漠展示了它最广阔的精神空间。它的博大,它的深邃,它的粗砺……我几乎没有了语言,在万里广漠中行走,我成为大漠中一粒移动的灵性的沙子,任苍凉无孔不入地潜入心底。一直向前行进的我,仿佛穿行在人类长长的历史走廊里。

遥远处,站着一棵孤独的柳,陡然给人新奇!在这里,在这千里茫茫的沙原之上,构成一种凄美而苍凉的风景,眺望那荒秃的枝枝杈杈,叶已剥落而尽,很是黑瘦,心里一阵激动。避开繁闹处,扎根荒原,想成参天粗壮之材,多不容易!那略有弯曲的枝杆,昭示了艰难,不也昭示着不屈的抗争吗?看着它苍迈的姿态,我几乎要流泪了。我似乎看到我高原躬耕着的父亲的身影。在绝境中生存并调整自己求得适应,这该是动植物与我们人类所共有的一种优秀品质。沙原之树,一幅崇拜生命的图腾,一曲植物界英雄的绝唱!我曾经孤傲的头颅,在那一刻,无比虔诚地伏了下来。

在大漠里,我曾与一泓泉水相遇。漫长的人生旅途中,这成为我铭心刻骨的一次经历,清冽的大漠之泉,像一串欢快的音符,浸入我的体内,我长久起站在那里,任它在我心间淌成一脉精神的清流,它以一种细弱而不息的姿态涌动,时而激起几朵生命的水花。我真担心风沙会把它灵动的身躯覆盖,在岁月的河床上,某一天它会神秘地流失。然而,一切忧虑似乎又显得有些多余。大地供给它鲜活的生命之源,粗犷的沙漠因它而得以明丽,它温情而缠绵地流淌着,又有一种坚韧的情韵在里面。它一直流向远方,路途曲折而艰辛。但是,水的生命是以流动存在的,而远方呢,就是它企图抵达的理想天国。

随地附生的沙蓬呢,低短而枯黑一片,像大火烧烬后的颜色,但也想象得见它们在盛季是怎样的繁绿。有位诗人曾称沙蓬是高原永恒的流浪者,我曾长久地地为这诗句所激动。沙蓬的生命可谓强悍。它的籽粒成熟的时候,只要有旷风吹过,它们便纷纷扬扬,四处散洒,飘落在高高低低的沙丘上。来年的任何一场雨,都将会使它们生根,发芽,窜出沙丘,撑几片细碎的绿叶。不久它们便显出了蓬蓬勃勃的长势。是它们,给大漠讲述着有关生命的绿色传说。也是它们,让我们感到,任何险恶绝地,总会有希望在等候着每一个直面人生的人。

而那些呈扇形状的沙柳丛蓬簇着,根深深地掘进沙土里,印象里是特别柔弱而又万分刚强。它鲜红的枝条涌动成血色,大概燃烧了全部的激情渴望我用灵魂倾听它的诉说。那时,气焰嚣张的毛乌素正得意地将天地搅成一片昏黄,身后那枚夕阳,在遥远的天空孤独地涂抹着最后的色彩。

我被它无言的倾诉感动,那一刻,我觉得我理解了沙柳的选择。它在大漠里最好地张扬了自己的想象和意志,它是大漠热烈的梦想,它并不在乎有谁对它发出戚戚的嗤笑。我怀着朝圣般的心情走到沙柳身边,我伸出手指轻抚着它仍不失柔软的枝条。沙柳的肤色原本是嫩绿的,是大漠粗砺的风沙经年鼓荡,使它的颜色变成暗红,招展成猎猎的风旗。我听到它求索的信念,正噼噼啪啪地燃烧着,极目远眺,那蓬蓬丛丛的沙柳,便幻化成一枝枝热情窜动的火焰,在我心海里尽情地舞蹈。

太沉寂的沙原,让许多生命都远离了它。沙柳却纵深了根须,在荒漠中顽强地成长。裸露在外面的一部分根,盘根错节,像努力伸在地面的无数干瘦的手指,扭曲成一种内在的力的造型。生存先于美。这样的启迪,恐怕再没有比这里来得更为真切了。这里没有莺歌,没有燕舞,一切在冥冥和静寂中完成。是太绚丽的色彩使人色盲吗?是太大声地呐喊使人失聪吗?是太繁闹的景象使人空虚吗?总之沙柳立足的大漠呵,是空旷虚无到极致了。

面对沙柳,我胸中激荡起无比的力量和气概,哦,沙柳无言,只有我在喋喋不休,我感到了自己的浅薄。我相信自己对沙柳的激动,是因为找到了生命中最好的爱情。我惊骇它给我的震颤和诱惑,我分明看见我也成为大漠中一蓬红艳的沙柳,并且真切地听到了自己在风中噼噼啪啪燃烧的声音。

当我幻觉中走出来时,大漠里出现了一位牧羊人。穿了宽大的皮袄,两手缩在袖管里,胳膊窝夹着羊铲,茫然的表情,臃肿地呆立在沙地上。前面是一群忽聚忽散的黑白羊子。身后太阳即将滑落,失去了炽白的光色,变成一种很浓重的悲壮红。令人流泪的苍凉刹那间潜入心底。夕阳穿射过的云层,充满了生命的色彩,令人震惊,恐怖。那该是理想、奇幻和圣洁的光芒……

大漠,我苍凉青春的驿站,生命的伊甸园。再没有让我如此流泪和感动的地方了。我的一颗对自然与艺术虔诚膜拜的心,彻底和它交融在一起。走走停停,我穿行于它慈善而广漠的怀里。它整体的苍茫气韵,使人无法产生那些小情小趣,这是一块生长激情的土地,适合放飞梦想、大智若愚的土地。确切地说,这是上帝的大手笔!面对它,你的苍白与贫瘠,一览无余。它以万顷广漠展示了生命的辽远。面对这伸向天边、没有尽头的大漠,不禁要感慨:生命的尽头,有时竟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我知道,我的灵魂留在了这里。身居闹市,我常因为物质的贫乏而充满孤独和失落;而今面对大漠,我的精神强烈地感到空虚与饥渴。我有时不能理解,27岁的我为什么会一再来到荒无人迹的地方?来寻求什么?和我一样年轻的朋友此时正在城市舞厅里声嘶力竭或热汗淋漓地挥霍着他们过多的青春热量;或正在携丽女穿过闹市,情意融融地构筑着他浪漫的爱情之梦,而他们不知道,此刻有一个孤独的生命,正远离人群,感动在一片旷世美丽的大漠里。我想说的是:天地的荒漠不算荒漠,人心灵里的那片荒漠才是最可怕的。

我必须守护这片宁静,不让现实的杂音介入。在大漠里,我强烈感到的一点是,人必须学会思索。不会思索的人将显得麻木和不可理喻;不会思索的民族将会处于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我也终于找到理由焚掉那此浮躁和张牙舞爪的诗句了。我曾经为写下那些诗句而沾沾自喜过,现在看来,那是多么幼稚和不成熟的一种表现。大漠也许是人类最后的思想净地了。工业的喧嚣和浓烟,以咄咄逼人的姿态侵占着每一块原始的洁净的土地和天空。而你又不可能去拒绝生存……

“暮色浓重。我带来了夜。”——这是作家宁肯抒写西部散文中的一句充满孤独情绪和哲思的句子。因为处于同样的情境和氛围,我把它用在了这里——我已不急于回到我生活的那个乱纷纷的圈子里去。身后留下一串长长而模糊的脚印。我是体验了一种过种,我知道我不会只为大漠胜景而驻足欢呼,它有更深刻的东西。路遥曾说,毛乌素是一块进行人生禅悟的净土。——是大漠,是这块生命的净土,让我领悟了怎样的人生才算丰富,也获得了一份博大的心情,获得源自心灵和艺术的永久启示或魅力。

该散文发表于《延河》2009年第3

 

编辑:屈利娜   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2-05-21 17:51:16
2011-11-09 14:57:45
2012-08-17 09:08:38
2011-11-09 14:54:01
2014-03-10 08:09:21
2013-08-28 15:18:02
2011-11-09 14:53:01
2016-12-29 09:23:0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