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剪刀下的境界——解读陕北剪纸艺术 >> 阅读

剪刀下的境界——解读陕北剪纸艺术

2011-11-09 10:03:3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287
内容提要:塞北,本名訾宏亮,1962年10月生于陕北之北窟野河畔。现为神木县文联主席,《神木》杂志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青年文学委员会委员,榆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第四次、第五次文代会代表,陕西省第五次作代会代表,《中国作家·纪实》签约作家,榆林市第一届政协委员,榆林市第二届、第三届人大代表,陕西省文联“德艺双馨的优秀文艺家”称号获得者。

1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我常常会注视陕北那起起伏伏了无尽头的群山,它是那样的温柔而宁静,那样的浑圆而丰满。极目望去,一座座山峦像一个个偌大的馒头,又像一个个丰腴的乳房,而那秦长城明长城的烽火台,便恰恰是一只只诱人的乳头。在这重重叠叠的大山间,黄河溶溶地流过去了,无定河溶溶地流过去了,窟野河溶溶地流过去了。除了这三条散散漫漫的大河外,还有无数知名或不知名的河流生生灭灭。我就想,陕北人质朴、憨厚,富有母性宽厚、仁爱的秉德应该就是这片土地造就的吧。

     尤其是生息在这大山怀抱中的婆姨女子们,我认定她们是自然的精灵,是天造地设的灵物。她们能读得懂天书地画,鸟语虫言,能破译生命的本真。

     更多的时日里,她们总在与手中的农具、地里的庄稼、匆匆路过的飞鸟、夜空中的星辰喃喃细语或者歌唱。

     是谁赋予了她们天赖般的歌喉?

     是谁赋予了她们灵巧的双手?

     是谁赋予了她们无以伦比的艺术思维?

     就像她们随手选择任何一种习惯表达的语言一样,她们可以选择一团面、一捧泥、一张纸勾勒出内心的意象。

     她们深知在身体与灵魂间应该连接起怎样一种形状,在她们的身体之侧永远流淌着她们源于内心的真情所汇集的一条长河。千万年来,几乎所有能感动我们的言语,都是从她们的河水中打捞的。这是一条极富生机的生命之河,是一条在群山的艰辛命运中一呼百应的艺术之河。这河水无孔不入地流经每一个在内心修筑了真情善意家园的生命的原野,所以即便是穷乡僻壤的生活之树,仍结满了艺术的累累果实。

2

     剪纸是陕北婆姨女子们最亲近的一种艺术形式。早在千百年前,陕北女人们就开始依赖一把剪刀一张纸,描绘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生存状态,抒发自己对生命和自然的丰富情感。

     陕北剪纸具有着粗犷质朴、气势流动、大气磅礴的艺术风格,继承了由原始社会仰韶文化新陶原始岩画到陕北汉画像石与汉唐石刻所具有的蓬勃向上的民族精神。正如画家靳之林所言:它的文化价值远远超越了剪纸艺术的本身,而是具有极为丰富的哲学、美学、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社会学和人类文化学内涵的中华民族本源文化和心理素质、感情气质的结晶。反映了人类的生命意识、繁衍意识与阴阳相结合化生万物,万物生生不息的中国本源哲学。

然而,不管是最初拿起剪刀的婆姨女子们还是如今依然手持剪刀抒发情感的真正的民间剪纸艺术家,你永远不可能听到她们对自己的作品做出如此深奥的阐释,因为她们大都没有受过正统的教育,甚至根本就是文盲。但她们懂得比这更深奥的道理,她们认定在她们无比虔诚的剪刀下,通过这些花花绿绿的语言可以上天入地。剪纸成为她们与神、鬼、自然界最直接的对话方式,成为她们从有限通往无限的一条坦途。

3

     我最早接触的剪纸能手是母亲贺金彩。

     母亲仅在人世间生活了52个春秋,在短暂的52年生涯中,母亲几乎遭受了人生所有的不幸。就在她临终前不久,为了我们5个儿女的生存,还拖着仅有30多公斤的多病的身躯去水泥厂当小工,将数十斤重的料石搬在平板车上,然后推着它倒入破料机的入口。一天8小时的苦力,只能换得区区8角钱的收入。

     在无情的打击和生活的重压下,我的母亲依然保持着势不低头、乐观向上的心态。这对我的人生影响是非常大的。

     母亲的一生中创作了无数剪纸作品,大都发表在我家或院邻的窗格上,或者免费赠给了亲友。

     在我的记忆中,隔三差五总有人来和母亲讨要剪纸,或是布置新房,或是装饰结婚器具。母亲概不推辞。

     我曾诧异于母亲魔术师般的双手,怎能将一张张毫无生气的色纸幻化成那么多鲜活的物体,而且充满情节,充满神圣感和诡密气氛。

     小时候见母亲剪了一个扎了冲天鬏的男子,左手按了一只老虎,右拳威风凛凛地举在半空。我说我认识这位打虎英雄,他叫武松。母亲却说不是,是王(qer),神木方言带音,我不知道母亲说的是王强、王七、王卡还是王巧,母亲说她也不知道。

     但母亲知道二十四贤孝,知道牛郎织女,知道西游记,知道很多很多东西,她一边剪,一边给我们讲述这些故事。

     她剪王祥卧冰,却不剪郭巨埋儿。为了养活老子,竟然把自己的儿子活埋了,世上哪有这样的无情人,况且,他把孙子埋了,爷爷知道还能活得了吗?

     母亲对《二十四贤孝》里大部分内容是旗帜鲜明地持反对态度的。

     母亲剪纸从不替样子,最多就是在纸上先勾一下轮廓,而后便一气呵成。

     母亲的剪纸内容繁杂,包罗万象: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经典掌故,各色人物,均能信手拈来,跃然纸上。

     母亲的剪纸完全继承了神木艺术的独特风格,不求形似,只存风骨。咱是高石匠打石狮,有点狗模样就行了。母亲常这样说。

     但哪怕是剪一只小鸟小猫,也完全可以让人感受到母亲那种棱角分明、刚直不阿的铮铮傲骨。

     认识我母亲的人对母亲的评价几乎惊人的一致:干净、要强、心灵手巧,只是命不好。

但母亲对待生命的态度却豁达得令人吃惊。她似乎对自己的生命历程有一种预感,在她去世的那年,她不断地对我安顿一些事情。

    我死了以后,你们不要哭,母亲说,我不是死了,是仙化了。没什么伤心的。

    我死了以后,你们把我火化了。母亲说,不要经常上坟去烧纸,那只是一种纪念——我又不在那窟子里头。

  母亲的人生态度分明已超越了世俗对生命的粗陋见解。

我毫不怀疑母亲会成为被更多人知晓的民间艺术大师,只是她在人世间存在的日子太短了一些。

     况且,母亲也不一定愿意让谁封她个什么名号。因此,我愿意继续守望母亲的这一片心灵净土。

4

     日本美术评论家河北明伦先生在分析民歌《五木摇篮调》及其改制成的唱片得失时,一针见血地指出“……那种具有扎得很深的根于生生死死缠绕纠结着发生出来的东西,像那么简单之下是学不到手的……在制唱片的时候,是照着任何人好懂能唱的风格,或者是大家都容易理解的方式来编曲并制成。这就是说,在那种方言啦、《五木摇篮调》啦这样的方式里,有什么东西径直从人生的深层渗发出来,而艺术的根子就在这个原始的地方。由此我想到,艺术这个东西若要发掘的话,能不向内部一镢头一镢头地掘进吗?艺术,以那里为目标而存在,抵进那里去的便是艺术。我想,如果把那种艺术看作浓缩的浸膏的话,那么,把这种浸膏依照好喝的口味,按照任何人都能领会的配方调制成功的便是设计

     这种设计其实应该称为矫饰。作为现代社会的一些无法吸引人的艺术作品,就是因为这种矫饰而使然的。

     而陕北的民间剪纸正是婆姨女子们生生死死缠绕纠结着发生出来的东西。生活在人类社会最底层的婆姨女子们,自知功利之于她们是一种遥不可及的事情,所以,在漫漫的人生长河中,在风刀霜剑、饥寒交迫的生存状态下,她们修炼出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大师心态。她们的各种艺术作品,具有着强大的磁力,或者叫魔力也未尝不可。

     佳县剪纸老人郭佩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民间剪纸天才传承人、东西方剪纸艺术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民间剪纸艺术大师、第三届国际剪纸节组委会授予终身成就奖。但她却是一字不识的农家妇女。

     1932年的冬天,郭佩珍出生于佳县郭家畔村。2岁时,外婆和舅舅惨遭杀害,12岁时,父亲病故,残酷的现实过早地把生活的重担压在了她瘦弱的肩上,幼小的郭佩珍开始像大人一样纺线、织布,帮助母亲维持家道,抚养两个未成年的弟弟。16岁时遭遇了一个大她10多岁,而且对她打骂成性的丈夫。但这一切并没有抹杀她对剪纸的一汪情深,她一边与苦难的命运做出不屈的抗争,一边于艰辛的劳作之余,拿起剪刀,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通过剪纸表现出来——剪纸成为她惟一的精神支柱。

     曲折的经历和苦难的遭遇,使她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比常人更加深刻。她将童年的记忆、身边的故事、古老的传说等内容信手拈来,置于纸上,通过传统的剪纸语言定格成像。比如故事丰满的《牛郎织女》、栩栩如生的《打枣》、如泣如诉的《童年的记忆》和场面恢弘的《陕北风情图》等,这些灵空、自由的作品,无不让人感受到这位艺术大师的高超技艺。

  安塞县有一位叫常振芳的老人,她生了13个娃,仅有一个女儿存活了下来。为了这个女儿的存活,她听信了神汉的活,在月子地里亲手溺死了一个气息奄奄的孩子。从此,她变得疯疯癫癫,成为远近闻名的疯老婆

     但她却能剪花,能画画儿。高兴的时候,她就唱民歌,就狂笑;悲愁之时,她便大喊大叫或者号啕痛哭。一幅幅生动感人的剪纸或农民画,就这样在她的手中像泉水般流淌出来。1992年,她创作的农民画《放牧》荣获由文化部等单位主办的全国民族文化博览会一等奖,并有多幅作品被展出或收藏。

     安塞县还有一位曹佃祥老人,偏偏在大拇指上长出了恶性骨膜瘤。

     医生通知她要将大拇指或手截掉,这样可以多活几年。她听到这话,怎么也不肯做手术。她说:我什么都做够了,就是花没剪够,如果花剪不成,也就没有什么活头了。弥留之际,她唤来外孙女嘱咐道: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把剪刀送你做个想念。你要下决心学剪花。我这辈子就爱剪花,我死后,你每年记着给我烧些彩纸下来,我还要在那里剪……”

1996年,曹佃祥老人被陕西省文化厅命名这民间艺术大师

     这是这样一群陕北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创作态度,她们的作品如何能不感人,如何能不汇成艺术的海洋呢?

5

     2003年,为了弘扬民间艺术,培养剪纸人才,陕北神木县举办了一期剪纸培训活动,聘请外县的两个剪纸能手前来教授相关技术。

     县南乔岔滩乡60来岁的农家妇女李凤琴也被通知参加。

     作为学员的李凤琴看上去并不是个灵动的学生。老师讲的关于剪纸的大道理小道理,她似乎根本就理解不了。老师让学员们练剪的猫猫狗狗她似乎也没多大兴趣,连文体局免费发放的小剪刀她也是看看便放下了。

     人们怀疑这李老婆子是不是来浑水摸鱼的。便撺掇她剪两幅剪纸让大家看看。

     李凤琴就从怀里掏出一把做针线活用的大剪刀,找了一张废报纸,简单地折叠后,剪刀便开始在报纸上弯弯曲曲的行走起来。

     不多时,报纸便成了一幅奇妙的花卉图案。

     有的学员啧啧称奇,有的则不以为然。剪刀太大,剪功又粗糙,比起人家外县老师像工笔画一样的猫猫狗狗差远了。

     半年后,我偶然见到了李凤琴的数百幅大小不等的花卉剪纸,我被震憾了。

     我真的见到了陕北古老艺术的活化石。

     李凤琴的剪纸每一幅都没有事先准备的痕迹,信手剪去,大块大块的纸屑飞落后,展示在我们面前的是陕北大地上几乎所有植物的花朵或叶子,栩栩如生,呼之欲动。每幅花卉中配剪的鸟兽鱼虫,竟与神木出土的汉画像石中的图案惊人地相似。李凤琴的每一幅剪纸都是对称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每幅剪纸的中心衔接部分都能分明看到男女性器官的生动图案及美妙的结合,令人春心荡漾。而再仔细看时,依然是呼之欲动的花卉的组合。这种巧妙地将人类生殖崇拜寄寓于花卉的艺术表现手法,比之前发现的扣碗抓鸡娃娃等更生动传神,更具美感和吸引力。

我爱人曾替了李凤琴花卉剪纸的样子,用她的小剪刀精心临制了数幅,我看后总觉得过于工巧,也流于呆板,远没有达到李凤琴原作的那种粗放、畅达、明快、生动、传神的境界。

6

     作为一条奔流不息的民间艺术之河,陕北剪纸千百年来生生不息,并不断有新的传承者加入进来。

     华月秀就是陕北剪纸新秀中的一位佼佼者。

     华月秀家在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她的奶奶和母亲都是剪纸能手。华月秀从小跟奶奶和母亲学剪花儿,这一剪就是30多年!她的剪纸刚柔适度,极尽纤巧,华丽中透着朴素,细微处隐现粗犷,夸张时情趣横生,细腻间洒脱尽现。承袭了三边剪纸纤细秀美、空灵透亮、拙里见巧、浑厚古朴的艺术风格。在华月秀的剪纸语言里,猴能耕地,狗能拉车,骆驼驮来的是聚宝盆……鸟兽、鱼虫、花卉活灵活现,都有了情感,有了深刻的文化内涵,散发着陕北高原泥土的芳香,荡漾着民间美术生命的意蕴。

     作为三边剪纸的传承人,华月秀值得我们关注。近30年来,她的上百幅剪纸作品在中外报刊上发表,并被多家博物馆、艺术馆收藏,先后获陕西省首届民间艺术绝活大赛二等奖、第二届国际剪纸艺术展银奖、全国青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展评特等奖、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国际剪纸艺术展金奖;陕西省旅游商品博览会最受欢迎奖;陕西省妇女手工艺品技能大赛一等奖等大奖,东西方艺术家协会(纽约)授予她一级剪纸艺术家称号,南京大学民俗艺术研究室特聘为她高级创作研究员。
    
面对荣誉,华月秀丝毫没有浮躁,也没有因为商业因素的介入,让她的剪纸甜腻起来,成为农耕社会之外飘浮的纸质商品;而是主动回归土地,走进民俗,将农历里无声的甜蜜与热烈充分地呈现给我们。

7

     剪纸是贴在炕头或窗户上的一种心境。透过这些红红绿绿的色彩,我们多多少少可以看到剪纸者身处大山环抱中那种恬静、孤寂、闭塞的生存环境以及她们对生育、老死、枯荣、来去、隐现等诸多生存状态的大哲般彻悟的内心世界。

    民间这些水性的艺术家们沿着心的导引,一旦感悟了这个世界,就会在她们倾心的也是最为亲近的行为中形成以自身为中心的灵魂世界的基本骨式。这时的作者,本身已经接受了大自然那咒语的暗示,她们渴望这种心安理得的回归,渴望这种失散了痛苦的升天般的溶解,这种使她们接近于本来十分遥远的幸福的符咒,使她们如醉如痴地把艺术当作一种生命。在她们把艺术品看做是神灵的同时,自己也成为一种神灵,在她们神巫一般完成那种艺术行为的同时,她们本身也已成为这天地间一种五彩的吉祥的咒语。

画家郭庆丰语说。

     今天,我们带着功利思想去找寻那些大气磅礴、天人合一的艺术家和艺术品,注定是十分困难的,甚至与她们擦肩而过也不会有太大的触动。在这个意义上讲,能够认识郭佩珍、李凤琴她们,应该是我们的幸运。

     如果还想结识更多真正的民间艺术家,首先需要我们调整心境,放下急功近利的念头才行。

如果把生活比作一棵树,那么,这剪刀下的艺术便是树上的花和果实。陕北民间剪纸扎根于民间,流传于民间,我相信它会永远散发出特有的芬芳。

相关文章
2013-10-17 11:19:02
2012-04-23 14:58:39
2014-02-27 08:30:38
2014-08-04 08:14:56
2013-07-25 08:27:18
2014-07-31 11:07:16
2014-04-17 08:05:19
2012-07-30 09:33:1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