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纵横 >> 程鹤麟:这些传统京剧里的英雄男主,为什么今天看来都是渣男? >> 阅读

程鹤麟:这些传统京剧里的英雄男主,为什么今天看来都是渣男?

2018-03-27 09:09:23 来源:新浪新闻 浏览:18
内容提要:《红鬃烈马》用目看,薛平贵就是一渣男。
京剧《红鬃烈马》的唱词里充满了“用目看”,可以说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打开罗衫用目看,才想起寒窑受苦王宝钏。不分昼夜回家转,为的是夫妻得团圆。三姐不信掐指算,连去带来十八年。”
词很水,思想内容却很扎实,扎扎实实体现了成戏时代的价值观。

《红鬃烈马》用目看,薛平贵就是一渣男。

京剧《红鬃烈马》的唱词里充满了“用目看”,可以说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打开罗衫用目看,才想起寒窑受苦王宝钏。不分昼夜回家转,为的是夫妻得团圆。三姐不信掐指算,连去带来十八年。”

词很水,思想内容却很扎实,扎扎实实体现了成戏时代的价值观。前面这句唱词是《红鬃烈马.武家坡》一折,薛平贵回家寻妻,对发妻王宝钏说出回来的动因——鸿雁捎来三姐(王宝钏在娘家排行老三)你的罗衫血书,平贵我看了血书“才想起”你还在“寒窑受苦”。他在西凉先是做了驸马,接着又继承了王位,江山美人,乐而不思故土都一十八年了呢!

古时候没有飞机高铁汽车,只有马和马车,道路又不好,山长水远、云程阻隔之下,亲友一别不知何时能见,家人一去不知是死是活,生离与死别往往是同一回事。所以,那时候的人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情绪叫做“乡愁”,顾名思义,就是思念家乡的愁绪。

就算有了现代交通工具和通信手段,架不住还会有人为阻隔,比如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就被人为阻隔了38年,从1949年,到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两岸探亲。

《红鬃烈马》的男主薛平贵,奉旨远征西凉,被老婆娘家人欺凌暗算,最后是被连襟魏虎灌醉,缚在马上,驮去敌营。魏虎以为薛平贵此去必死,不料西凉王见到小薛,哇,原来你是降服红鬃烈马的英雄哦,年轻帅气又有才,不杀,我有爱女代战公主一枚,嫁给你,你就在我国做官享福吧你!

【插播一下】

《红鬃烈马》的剧名由来是薛平贵降服了一匹红色鬃毛的烈马,这马是妖怪,所有的马都吃草,但这匹马吃人,“西海岸,妖魔现,红鬃烈马把人餐”。举国上下对它无计可施,只有这娶了丞相女儿的薛平贵,薛平贵得高人梦授技艺,把它给降服了。薛平贵因此受到皇帝赏识,封为后军都督。

这个剧情在全剧里无足轻重,现在都不演出《降马》一折,但保留这个剧名,可能是暗指王宝钏也是这样一匹难以驯服的马。

【插播完】

有个段子讲国王招驸马,他在一个水池里放满鳄鱼,下诏说第一个游过水池的就招为驸马。旨意刚下,就有一青年跳下水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快游过水池。傻小子一上岸就咬牙切齿要找那个推他下水的算账,却不想想自己发大财了。薛平贵的心情起初一定就像那个傻小子一样,恨死了魏虎,但他一听西凉的国王招他为驸马,整个人犹如从地狱飞上天堂。魏虎啊魏虎,你想不到你害得老子发了吧?喵了个咪的!

古时候驸马是官职,谁成为公主的老公谁就当驸马。现在人讲成功男人三大喜事是:升官发财死老婆。那时候的成功男人不需要死老婆,三妻四妾没问题。京剧《铡美案》里,包公要铡陈世美,罪名是“欺君”(陈世美隐瞒自己已婚的事实,做了驸马),“杀妻灭子”,“逼死韩琪”。但皇室内部,对陈世美“欺君娶公主”并不在乎,国太、皇姑一心只想救他。而薛平贵就更走运了,不仅没有包公来问罪,西凉国王还死了,小子继承王位他登基了。

乡愁在哪里?乡愁在哪儿?无有,完全无有!

薛平贵的元配妻子王宝钏,丞相王允的三闺女,为了嫁给穷小子薛平贵以便过上吃糠咽菜的苦日子,敢跟老爸翻脸,但就对一去18年没音信的老公没有任何怨言,苦守寒窑痴等“儿夫”薛平贵,守了活寡整整18年。

这是那时候女性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虽然“儿夫”生不见人,但只要“儿夫”死不见尸,妻子就得一直守着、等着。其实,就算是死已见尸的,要改嫁也必然要遭到舆论各种翻白眼。而《红鬃烈马》这位女主王宝钏,还不是守不守贞洁的问题,而是她脑筋不清楚的问题——为了嫁给抛绣球选到的卖花郎薛平贵,她已经断绝了跟娘家的关系,她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抛绣球选到的夫婿,有多少感情可言呢?更何况,他们新婚不久,“儿夫”薛平贵就上了西凉前线,连孩子都没怀上一个半个的。从逻辑上说,夫妻俩其实互相都印象不深呢!

所以,薛平贵回到老家就发现,相隔18年,夫妻俩互相都不认识了,他自己靠猜测和试探才知道这位大嫂正是王三姐,而王三姐就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完全不认识他,他就起了坏心:“想我平贵离家一十八载,不知她节操如何,不免调戏她一番。她若贞节,与她相会,她若失节,将她一刀两断,回转西凉,也好见我那代战公主也。”

自己在西凉享尽荣华富贵,白天当国王,夜里做情郎,却要苦守寒窑的元配对她守贞如初,这是什么人啊!

这其实不是薛平贵的问题,而是《红鬃烈马》成戏时的时代问题,那个时代,那个时代以前的千百年,中国人的主流道德标准就是这样的——男人三妻四妾理所当然,女人则必须从一而终。按我们现在看法,薛平贵就是一渣男,可按那时候的道德标准,薛平贵的行为符合礼教。

京剧《四郎探母》也是这样,那个杨四郎也是一渣男。他15年前兵败被敌邦所俘,没挨刀反而被招为驸马。15年后两国又再交兵,杨家将杀来前线,杨四郎思母,在其妻铁镜公主帮助下,母子兄弟得以相聚。

杨母畲太君见了失散15年的四儿子非常欢喜是自不消说,不仅非常欢喜听说儿子在番邦娶了敌国的公主还替她生了孙子就更欢喜了,又听说儿媳妇可爱贤德就更更更欢喜了,畲太君唱曰:“眼望番邦深深拜,贤德媳妇不能来。”

杨家上下,杨六郎、八姐九妹,见了失散15年的四哥、杨六郎的儿子杨宗保见了从未谋面的四伯父,大家非常欢喜是自不消说。

没人骂四郎在番邦15年“朝欢暮乐”,“乐不思宋”。除了一个人——

唯一骂了杨四郎的是他的糟糠之妻四夫人。守寡一十五年够难的了,见了老公以为团聚了,谁知人家在番邦养了小三老公已经是别人的老公,而且见了一面啥也没干这个男人就又走了,骂他一句而且只骂了一句“无义”。

如此而已。

京剧剧目,成戏于什么时代,反映的就是那个时代的价值观。

但这出《红鬃烈马》,实在是京剧里最好的青衣戏之一,京剧戏迷没有不喜欢的。有京剧演员说,京剧行当青衣之所以叫青衣,就因为王宝钏在《红鬃烈马》里行头是一身青衣。

传统京剧,演的是古人,其实都是瞎编,史上根本不曾发生过这事。《红鬃烈马》是瞎编的,杨家将的戏也是瞎编的,陈世美秦香莲的戏也是瞎编的。程老汉研究过,史上中状元而被招为驸马的仅有一人,就是唐朝会昌二年的状元郑颢,唐宣宗李忱长女万寿公主之婿。这郑颢是个官二代+官三代,爷爷是唐宪宗的宰相,父亲官至兵部尚书(相当于国防部长)。

程老汉想说的是,看戏就看戏,只管过瘾,不管他扯的是啥价值观。唱得好就喝彩,演得好就点赞。《红鬃烈马》也好,《沙家浜》也好,全都这样对待。

全宇宙只有咱中国有京剧啊!

相关文章
2014-04-15 08:25:26
2015-11-10 14:37:39
2014-11-24 08:20:14
2013-12-24 08:38:06
2014-02-23 09:00:14
2015-05-29 08:39:26
2013-02-21 10:32:46
2013-10-15 08:50:0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