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红楼梦魇――玉在椟中求善价 >> 阅读

红楼梦魇――玉在椟中求善价

2017-11-27 10:21:00 来源:新浪新闻 浏览:5
内容提要:    红楼里在第一回就出现的人物――贾雨村,贯穿了整个红楼始末。“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里待时飞”,这是雨村自撰的一副对联。我曾经听一位老先生讲《红楼梦》,老先生的讲法基本不属“外红楼”,但讲到贾雨村这两句时却小小“索隐”了一把,老先生据贾雨村字时飞而论:“有可能以后宝钗嫁给了这姓贾的。”

    红楼里在第一回就出现的人物――贾雨村,贯穿了整个红楼始末。“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里待时飞”,这是雨村自撰的一副对联。我曾经听一位老先生讲《红楼梦》,老先生的讲法基本不属“外红楼”,但讲到贾雨村这两句时却小小“索隐”了一把,老先生据贾雨村字时飞而论:“有可能以后宝钗嫁给了这姓贾的。”听得我当时大吃一惊:这比宝钗嫁了宝玉,落个做寡妇的命运还要令人伤心呢!
    可看看那两句,却也不得不说,老先生之说只怕也有点影子,前一句,不正说的是林妹妹与宝哥哥吗?后一句分明讲宝钗在等待贾雨村娶她呀!
    青春年少,不识人间愁滋味,总以为爱情才是天地间最大一件事,老先生差不多随口的一句话,令我不知道有多少日子黯然神伤、抑郁不乐。
    后来当然也多次读过《红楼梦》,也依旧讨厌贾雨村,不过,随年齿渐长,开始能够从理性上看待贾雨村了。认真看看,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确算那个社会里极为成功的人士,如果宝姐姐果真嫁了给他,只怕并不比嫁宝玉更悲哀。至少,他们有比较共同的价值观。
    雨村出身微贱,在书里第一回就出场,当时寄住在寺庙里,寺庙的邻居便是香菱的家,自然,此时,香菱还叫着自己的本名“英莲”,还没有被拐子拐卖,还是父亲甄士隐的心肝宝贝;而衣衫褴缕、相貌魁伟的雨村,正是一个想以科举博求功名的年轻士子,他少的只是一点求取功名必要的物质条件。
    甄士隐满足了他,他喜欢这想以“书”而博求一切的年轻人,主动送他能够前往赶考而必要的钱财。如果故事这样下去,想来我们今世的读者也会赞叹,认为雨村倒真是个上进好青年,配有贵人相助。
   可惜,完全不是。
  “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不及面辞了”,这是贾雨村赴京前留给恩人甄士隐的一个便条,每每读到这里,总觉啼笑皆非,这个人,汲汲于功名的心也太是热切了,真真是个宝玉所讨厌的“禄蠢”。我想,宝钗虽赞同要以科举博取功名,可热切到这个程度,恐怕也不能容忍。
    好,我接着说他的故事。话说这位贾雨村在得到资助后,几乎一分钟也不曾耽搁,连夜出发上京赶考了。果真天从人愿,竟然一举而中进士,从此走向了仕途。
    我年少时讨厌他,为老先生那句宝钗要嫁他而不开心,可能更多的是讨厌他的情趣,而并非讨厌他上京赶考的行为。
    瞧,在甄府,一个叫娇杏的丫头偶然多看了他一眼,他便激情澎湃,以为人家看中了他,以为自己就是个沦落风尘的英雄,而那个女孩自然能以巨眼识英雄,当他是知己了。以当时少女的眼光看这些,当真觉得没有比这种男人更恶心的了。
    而今再看他,惊心动魄地发现,这人的恶劣远不止此。可他真的是那个社会里成功人士,甚至也是那个社会主流思想所认可的上进好青年。还是听我慢慢再道他的故事吧,他得了官职后,虽才干优长,却贪酷,最大原因是他没有靠山,只做了几年官员便被免职。他的表现倒也值得圈点:面上并无一丝沮丧,送走家眷便袖月担风,游山玩水去了,还因机缘巧合,做了黛玉的启蒙老师。
    想必,黛玉的父亲也喜欢他,林家是世代诗书之家,喜欢一个读书人太正常了。林进京,贾雨村也乘了只小船依附着进京,林的父亲写了介绍信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舅兄,——宝玉的父亲贾政。
    他真正的发迹就从此开始,靠着贾府的力量,他轻易复了职,得到金陵地方长官的肥缺。
    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判决香菱被拐卖的案子。书里对这一回有个标题:葫芦僧判葫芦案。叫他葫芦僧,既因他贫寒时所居寺庙就名葫芦庙,还因“葫芦”二字本就是元曲里常见的“糊涂”之意,总之,这件本来明明白白因拐卖而引起的人命官司,因事主薛蟠显赫的身分而变得不明不白。而雨村果然才干优长,三下五除二,就断了案子,香菱归了薛家,薛蟠使豪奴打死的冯家公子得了些烧埋银子了事。
    糊涂人断糊涂案,可雨村才不糊涂呢,他非常明白自己如何做才可以得到最大利益。面对恩人的女儿,他无丝毫关切之情,随便就主宰了她的命运。做完这件事后,他又随便找了个借口,把知道他底细的小吏远远打发了事,须知,如何处理香菱这件案子,还真亏了这小吏的提醒呢!
    整个事件的处理,我看见的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是不知感恩,毫无人性的丑恶灵魂。
    可是,这个人,却深得书里正面人物宝玉父亲贾政的喜爱,连家中为贵妃省亲而建造的大观园建成而未题匾额时,贾政首先想到的也是贾雨村,可见,贾政真心喜欢读书人,并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够走科举的路进而光宗耀祖,眼前的榜样就是贾雨村。
    这多么可怕!
   “物以群分,人以类聚”,但热切功名利欲熏心到贾雨村这程度,似乎也并非贾政所爱,文中贾政好像并无多少劣迹,在家,写到他时,无非在书房与清客说话下棋,此外,顶多写他睡在赵姨娘房里,并不和自己的妻子王夫人住一起,总之,行为完全不像他那位“官也不好生做去,成天和小老婆混在一起喝酒取乐”的哥哥;在外如何做官,描写不多,但可以肯定他仅仅能力差一点,并无贪脏枉法的劣迹。
    而贾雨村就大不同了,书里有一回写到贾府大老爷贾赦偶然喜欢了古扇子,一个穷极了名叫石呆子的人手中有祖传下来的二十把古扇子,大老爷使儿子贾琏去交涉,买了他的来,偏偏这石呆子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卖,贾琏无法,不想,那贾雨村知道了,竟然设了个法子,冤枉那石呆子拖欠了官税,将那二十把古扇子折官价送了来。由此,大老爷洋洋得意地嘲笑自己的儿子没能力:“人家怎么弄了来?”我看红楼里贾琏就够坏的了,可远没坏到贾雨村的程度,人品也比他那没正经的大老爷父亲要强几分,贾琏不服气地回答父亲:“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家坑家败业的,也不算什么能为!”
    后八十回不是曹公的手笔,我想,以贾雨村这般能力,在贾府大厦将倾之时,他肯定有办法保全自己,或者落井下石,或者反目成仇,总之,一个毫无人性,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人,又什么做不出?
    回头再说说我年少的悲哀吧,而今,我仍然不能想象宝钗嫁贾雨村会如何,虽然,宝钗肯定喜欢自己的夫婿出人头地,是社会上的体面人物,而非宝玉那般从心底厌恶那个社会价值观的富贵闲人,但是,宝姐姐虽性情冷淡,可仍富于母性啊,从她体贴史湘云在叔叔家辛苦,还有关心自己弟媳邢岫烟就可知,宝姐姐善良,有人性,远不是贾雨村那种衣冠禽兽。
   
    最后,还是依照惯例Tab上属于贾雨村的两首诗吧。
    第一首:未卜三生愿,
                    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
                    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
                    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
                    先上玉人楼。
    这是丫头娇杏偶然多看了他几眼,他上了心思,中秋时写的。
   还有绝句:
                  时逢三五便团圆,
                  满把晴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
                  人间万姓仰头看。
    后两句气势蛮足,形象地道出了他的雄心大志,但就诗歌而言,似乎不值一论。

    一家之言,感谢阅读。
   

相关文章
2014-09-04 08:32:54
2014-05-16 08:32:59
2014-01-09 08:29:11
2014-03-07 09:14:20
2011-06-19 16:26:59
2013-10-30 09:59:32
2014-09-01 08:25:43
2013-04-01 08:51:3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