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神木诗歌节神木专场 | 牛彦雄专辑 >> 阅读

神木诗歌节神木专场 | 牛彦雄专辑

2017-11-01 09:55:1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2
内容提要:大山的故事
一把锈迹斑驳的镰刀
不知在山里埋了多少年
像一根深入皮肤的刺
却没有血液渗出
我想从它身上打磨出大山的故事
在骄阳如火的天空下
黄土地等待着久违的雨水
镰刀等待着满山的谷穗
那之前,一把耩子深入骨髓
一行汗水不及落地
一群乡亲跪拜苍天
祈求这滚烫的大山长出青翠

大山的故事

一把锈迹斑驳的镰刀

不知在山里埋了多少年

像一根深入皮肤的刺

却没有血液渗出

我想从它身上打磨出大山的故事

在骄阳如火的天空下

黄土地等待着久违的雨水

镰刀等待着满山的谷穗

那之前,一把耩子深入骨髓

一行汗水不及落地

一群乡亲跪拜苍天

祈求这滚烫的大山长出青翠

我把镰刀打磨得光亮

像一件艺术品值得观赏

下山的时候,它从我手里逃脱

一头扎进黄土,就像当年

等待满山的谷穗

我向父亲问起大山的故事

父亲说,他曾在山里遗失一把镰刀

时差

如果不是你将我的心偷去

我会以为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只是一句诗语

如今我知道

当你归来

我已老去

但这不是我害怕的

我害怕的

是你我之间的时差

你的一日

我的三秋

时间深处

岁月荒蛮,遥远的山巅喷涌着熔岩

你的眼眸冷如冰雪

远古的烈火在森林里寂灭

你的脚步在谁的时空里流连

寒纪降临的时候,我钻木取火点燃冰山

你在碧海深处巧笑嫣然

洪水滔天为大地宣泄愤怒

我的心念着你似六月的湖

战火纷争的年代我在深山最深处结庐

你的心像含羞的木兰藏匿幽谷

我在岁月的肩头伐木丁丁

报信的青鸟何时在思念的枝头嘤嘤而鸣

我相思的河畔草木青青

绵绵的远道几时响起你归嫁的车铃

日落时分,我在天边倚马看云

袅袅的饮烟里你在何处等待你的归人

月亮照你绣闺的时候,我正在玉门关吹着羌管

你日夜望归骑着白马的年轻将军

醉卧在琵琶声里几曾想起你倚断斜阳的门

夜光杯里的月光空随我年迈的思念流转

子夜时分,我的梦里是你的烟雨江南

你婉转的吴歌里可曾唱起我塞北的关山

杨柳岸的晓风吹着你的柔情蜜语

我要用哪个词牌度一首动你心扉的曲

黎明之前,我在黑暗里朗诵着千年前为你写就的诗句

你的耳畔还响着谁虚情假意的诺许

我赶在日出前化作杜鹃为你啼血而亡

你却在谁的臂弯里等待着明媚的朝阳

太阳初升的时候,我把自己埋葬在你看日出的山头

你们双双远去的身影几曾为我回首

我把你脚下的石头打磨成墓碑

——千年前的一段思念,在此沉睡

哥哥我为你虚掩着门

你知不知道,我是一只千年老妖

就为再多看你一眼,愣是一口气多活了一千年

我不怕把脑袋扑烂三步并俩步跑来你跟前

你却只说了一句,去你的蛋

你记不记得,上辈子你是一只金凤凰

就为跟你一打打,我化成一棵老梧桐

我不怕风吹日晒雨雪淋一往情深站在路边边

你却给我尿了一树

这辈子,你咋对我是尿也不带尿兰?

我说妹子啊,谁叫你长得这么俊

逼得我个正经人也想耍流氓

白天里想你我吃不下个饭

瞅着个天花板像个傻蛋

直了一天把个脖子也拧断

黑地里想你我咋也不嗑睡

抱住照片片亲上个嘴

一口亲到个墙崖上吃了一嘴的灰

我说妹子啊,你这勾命的鬼

成天介把那对毛眼眼瞭着个谁

你不知道哥哥我看你看得眼珠子直要往出飞?

成天介把你那樱桃桃嘴念叨着个谁

你不知道哥哥我想亲你想得嘴里头没了个味?

我说妹子啊,我的天神神

我要是哄你我不是个人

哥哥我天天黑地给你虚掩着门,虚掩着门!

情书

从墓碑上把我的名字削去

连同这几十年的沧桑岁月

回到十七岁的午后

作业本上橡皮擦了又擦的你的名字

就像我们刚刚相识

把我尚未干瘪的血肉削去

连同未来千百年的风蚀虫吃

拓下我骨头上深深铭刻的

关于你的记忆

回到你出生的那个早晨

轻轻念给你听

这样我就不必用尽一生让你记住

千百年后,我的孤冢上草木欣荣

曾经缓缓吹过的风

仍会记起你的芳名

情书(二)

让我当一回拆迁工

把奈何桥拆掉

即便它不是豆腐渣工程

即便它不妨碍地府建设

或者让我当一回城管

把桥上摆摊卖早点的孟婆抓去

即便她有营业执照

即便她汤里放的不是过期的紫菜蛋花

我怕我不够坚强

过了奈何桥就回不了头

我怕我爱你不够深

喝了孟婆汤就会把你遗忘

索性就让我做个石匠

把三生石雕刻成你的模样

陪我守在奈河畔

告诉那些即将忘却所有的人们

回头是岸

卡萨诺瓦

我看着你松开情人的手

看着你落魄街头

看着你把一生的欢愉揉碎

酿成苦涩的酒

我听见你呻吟

痛苦或快乐的

听见你自语

理智或癫狂的

在达克斯的角落里

你与上帝通信

在广袤无边的荒原上

你以爱的名义复活

雾霾

后来,人们不再谈论蓝天和白云

就像多年前,他们不再谈论真理和良知

我从虚无中走来,却从未害怕过虚无

我从浑浊中走来,却从未害怕过浑浊

我以为我已习惯了虚无,习惯了浑浊

可是今天,我开始害怕长夜漫漫

我渴盼一点星光

就像沙漠渴盼一眼清泉

看不清山,看不清树

看不清故乡,看不清人

我以为是我的眼镜蒙了尘

蘸着泪水擦拭了千百回

我渴盼一场雪,一阵风

就像蒲公英渴盼一次远行

后来,人们不再奢求看清

他们说,我们几曾看清过

浑浊的不是世界,是人心

后来,我也不再戴眼镜

你们都已知道,是什么蒙了尘

雨后

你从雨中走来

羞答答

如出浴的美人

又何必用薄雾

遮掩你鲜嫩的身躯

圣洁的美丽

谁敢亵渎

我要如何来爱你

冲破该死的雾

轻吮你湿润的肌肤

我要如何来爱你

在你翠绿的眉间安家

在你芬芳的呼吸里迷醉

再不要穿那肮脏的

尘世的衣

就这样,让我沉沦

在你赤裸的诱惑

 

相关文章
·
2014-03-12 08:40:24
2012-05-24 17:06:43
2017-01-16 10:14:13
2012-05-24 16:58:20
2014-05-26 08:19:58
2011-09-19 14:15:54
2017-01-06 17:04:42
2014-02-07 08:24:3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