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红碱淖挽歌 >> 阅读

红碱淖挽歌

2016-12-20 16:04:55 来源:神木新闻网 浏览:21
内容提要:如同瓦尔登湖之于梭罗、沙乡之于利奥波德、哈德逊之于约翰·巴勒斯,天水一色的红碱淖在韩万胜这里,已经不只是地理意义上的景区,而是胎记鲜明的文学故乡,是韩万胜诗歌版图上重要的精神坐标,在陕北的大漠深处,明灭着热烈的生命火焰和不朽的精神之光

如同瓦尔登湖之于梭罗、沙乡之于利奥波德、哈德逊之于约翰·巴勒斯,天水一色的红碱淖在韩万胜这里,已经不只是地理意义上的景区,而是胎记鲜明的文学故乡,是韩万胜诗歌版图上重要的精神坐标,在陕北的大漠深处,明灭着热烈的生命火焰和不朽的精神之光。他写红碱淖以及红碱淖存身的尔林兔草原是“硕大的婚床”,在这硕大的婚床上:“一蓬草丛藏着一只鸟窝/两片树叶后至少有两只鸟鸣啭”,“细软的沙滩/铺开牛的足印马的嘶鸣羊的抒情/供星星展览”,“向日葵认真地弯腰施礼/像我卑微又热心的乡亲”,“鸡在歌唱 它嘹亮的声音/染红了自己头顶的帽冠”,“遗鸥的叫声 在湖面上/丝绸一样抖动”,“白天鹅张开的羽毛/弹出一种天籁之音/让阳光发软湖水发情/她的白 白得发光/白得让七卜素河/为她日夜献歌”。在这婚床上,韩万胜的眼光是自然的眼光:自然中的状态和生活;韩万胜的心灵是悲悯的心灵:工业深深地异化着人类的生存。所以他展现给我们的情景是:万物顺天应地,各行其是,各得其所,生生死死,亘古如斯,进行着它们的交媾和再生,洋溢着它们生命的意义和激情,给人类提供了可参照的生活情态和生命方式,这就是红碱淖系列诗歌的经典之处,它影响并塑造我们的精神生活,而物质生活无可置疑地又是精神生活的外化形式,所以文学的意义和功用也正在于此。十万亩红碱淖就是韩万胜十万亩灵魂的故乡,他把他的灵魂在这里放逐、流浪、壮行,无论春花和秋月,不辨今夕是何年,与星为伍,与云成伴,不问身份,不讲来历,自然而然地在天地中生存……拥有一个灵魂的故乡就是拥有整个世界,他把这个世界发现并言说给我们,我们有一天会去这样地生活,这就是我们的未来,这就是我们的希望。韩万胜的诗歌为我们营造了一个自由、诗意而思想的自然王国,水草中的鱼群、湖岸上的遗鸥、振翅的蜜蜂、安静的骆驼和马匹,以及白云、湖水、沙滩、夕辉和残雪,它们互为一体又独立自在,秉承着自然宇宙的规律而繁衍生息。这个国度的这些臣民们自由而快乐、高贵而有序,与我们存身的现实生活斩钉截铁地相对立:这些手忙脚乱随波逐流的可恨的人们,这些从来没有要熄灭工厂的浓烟和汽车笛声的人们,这些从来没有放下手中活计和要一觉睡到自然醒的人们,牙牙学语的孩童、美丽的少男少女、八十岁的老人,同样被推着搡着,不停地折腾别人也同样折腾自己,生活已被生活所累,命运已被命运左右。我们困扰已久,沉溺已久,压抑已久,愤懑和痛苦已久,我们是自然之子,多么需要舒畅的呼吸,不羁的奔跑和开怀大笑,多么渴望回到自然的社会中来自然地生存。韩万胜的诗歌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思考、认知和灵魂重塑的可能,只要我们愿意和良知未泯。红碱淖系列诗歌是韩万胜整体诗歌创作中的一个高度,无论从语言技巧来讲,还是在思想境界方面。韩万胜的语言非常俭省,只剩主干的神韵和风骨,且看他写湖畔的野鸡:“遁入林草深处/红红的冠 火焰一样/熄了”,一个“熄”字,把野鸡稍纵即逝的美表达得形象而伤情,而对于这样的万物生灵之美,人类又亲手“熄”了多少呢?多少自然万物之美又在人类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下变为废墟呢?他写遗鸥:“在马头上飞翔 密密的叫声/种满红碱淖”,“种”就是扎根泥土,遗鸥把叫声种在红碱淖,就是它们携儿带女、安家落户,把这里当做它们生命的家园和乐园。他写“草色 水色/卧听沙子的窃语”,草究竟有多茂盛,水究竟有多壮阔,并不是诗人要传达的,他重点在于描绘这一方自然胜景的祥和宁静,一个“卧”字,便境界全出,草和水都卧在旷远的沙滩上,如同婴儿卧在母亲的怀抱里,诗歌深层要向我们传达的是,我们人类生活在天地的怀抱里,福兮乐兮,有何悲痛轻言,更有何泪珠抛洒。但这诗人在天地之间灵魂的清唱,终是一曲自然的深情挽歌!近年红碱淖遭遇了自然和人为双重威胁的缩水之痛,这梦幻般的湖泊,终在多少年后因枯竭而消失,如同工业大面积入侵致使几千年自然美好的农业生活日渐委顿一样,终在多少年后因废弃而消失。自然孕育万物,人类是自然之子,可怕的是我们正在失去自然的属性,这样的人类,就算金银堆山、楼层入天,又有什么前途可言?韩万胜在《红碱淖之恋》中写道:“蓝蓝的湖水啊 你泛起的/不是无奈的哀叹/不是竭尽全力的坚守/不是一个遥远而渺茫的憧憬/是我渐行渐远的脚步/是我渐行渐疼的心灵/是我渐行渐萎的秃笔”,我们深深处在工业的困顿和牢笼之中,突围之路漫长而艰辛,但突围就是救赎!上路吧,但愿我们幸福常在,但愿我们不会把这些诗篇仅仅理解为是诗人韩万胜自己的一番风花雪月的咏叹,但愿挽歌之后,天地之间,不再回荡的还是一曲又一曲的挽歌。

(北城)

相关文章
2012-05-24 17:04:27
2014-05-20 08:41:04
2011-09-11 11:38:19
2013-04-08 08:59:59
2014-01-10 08:18:50
2013-10-30 14:27:09
2012-08-21 09:18:58
2013-01-04 11:11:5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