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纵横 >> 报纸:最早的信息革命 >> 阅读

报纸:最早的信息革命

2016-11-24 10:17:52 来源:新浪新闻 浏览:14
内容提要:有时候,历史会发生长时间的停滞。从谷登堡发明印刷机起,在之后200多年中始终没有多大变化,直到17世纪结束,一台机器每小时仍只能印刷180至200张纸;而此时欧洲的造纸技术,也还只能达到中国宋代的水平。但印刷提升了欧洲对纸张的需求,随着纸的产量增长,纸更加廉价。

有时候,历史会发生长时间的停滞。从谷登堡发明印刷机起,在之后200多年中始终没有多大变化,直到17世纪结束,一台机器每小时仍只能印刷180200张纸;而此时欧洲的造纸技术,也还只能达到中国宋代的水平。但印刷提升了欧洲对纸张的需求,随着纸的产量增长,纸更加廉价。再加上印刷书的普及,会读写的人越来越多。工业革命时期,法国人罗伯特发明机器造纸,从而结束了手工造纸的历史。从蔡伦时代就领先世界的中国纸,逐渐被大量生产的机器纸取代。与此同时,铅字压铸实现了工业化生产;谷登堡印刷机从木制手扳改为铁制滚筒,并由蒸汽动力驱动。这实际上实现了真正的机械化印刷,每小时可印400张,印刷效率突然提高了1倍。

“印刷术的成品曾见之于中国,但只有在西方,才发展出一种单只设想成为印刷品、而且也只有通过印刷才有可能存活的文书,亦即‘刊物’,尤其是‘报纸’。”作为一种典型的印刷品,报纸完全是印刷的产物。 

18世纪的英国棉纺工业中,印花布率先使用了滚筒。1814年,科尼格尝试用滚筒印刷书报。1846年,费城建造了第一台轮转印刷机,随后掀起一场世界范围内的印刷革命,大大促进了报纸时代的来临。当印刷效率达到一定程度时,报纸就产生了类似爆炸的规模效应,从而区别于其他弱时间性的印刷品。 

最早的报纸,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的《每日纪事》,它每天张贴在罗马公共广场的公告板上,内容包括政治辩论的简要总结、新法律的提案、出生和死亡通告、公共节日的日期,以及其他的官方新闻。此外,它还有难以数计的副本,以莎草纸传抄的形式,在人群中流传甚广。现代意义上的报纸,诞生于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时期。报纸无疑是城市的标准产物。 

因为报纸这种新媒介,“新闻”诞生了。在报纸出现之前,“消息”只能靠人们只能口口相传。语言与文字的差异造成了“三人成虎”的困局,而真实性一旦失去,新闻也就不存在了。新闻的出现不仅是文字的创新,也是历史的创新;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今天的历史其实也是昨天的新闻。从某种程度上,新闻和历史是同构的,真实是他们共同的生命。

与承载知识的书籍相比,贩运信息的报纸更具有媒介性和传播性;如果说书籍的出现是一场知识革命,那么报纸的出现就是一场信息革命。报纸弱化了文字的文学性,以简洁精练和浅阅读实现了信息的最高效传输,改变了自古以来的信息匮乏。大众化的新闻纸为人类社会铺就了一条通向现代文明的阳光之路。在某种意义上,其巨大的革命性只有后来的互联网才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报纸的革命 

1702年,伦敦发行了第一份报纸,此后80年间,英格兰有37座城镇都有了地方性的报纸。但当时一台印刷机一天仍只能印2000份报纸,这使其影响很有限。法国的启蒙思想家们对报纸深不以为然。在伏尔泰看来,报纸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的记叙”。但英国的情形完全不同,随着专业记者的出现,报纸已经对政治生态产生明显的影响,这是因为新兴资产阶级对新闻和表达具有极其强烈的需求。英国政府出台了严苛的制度和法律来控制报纸,甚至推出针对报纸的“知识税”。从1712年到1815年,知识税增长了7倍,一份报纸卖7便士,税收占4便士。因此在英国,报纸完全是精英化的,因为只有少数人买得起。当时的《快讯报》有1万个订户,《泰晤士报》只有5000个订户。由于知识税按页数计税,这使得报纸在页数不变的前提下,逐渐走向大开本,从而与其他印刷品发生了差异。 

英国政府对北美殖民地的印刷和出版控制更加严厉。独立战争期间,37家本土报纸为美国的诞生提供了不遗余力的道义支持。事实上,针对殖民地的《印花税法》提高了纸张成本,这直接伤害了整个印刷业,而大多数报纸都是印刷商投资主办的。比如印刷厂主富兰克林就办了《宾夕法尼亚报》,甚至他本人还担任着主编。因纸张供应紧缺,当时造纸厂和印刷商都在四处抢购破布。 

直到19世纪中期,破布始终是制约造纸和印刷的主要瓶颈。1860年,新的造纸工艺出现,来源广泛的木材、麦秆、稻草取代了有限的破布,而且这种新型纸更加挺括厚重,非常适用于印刷机,特别是双面印刷。与此同时,更高效快速的轮转印刷机问世,印刷机本身也实现了工业化大量生产,印刷术至此得到最彻底的解放。18141119日的《泰晤士报》上写道:“今天,本报将印刷术发明以来最伟大的进步展现给世界,1100多张报纸,在一个小时内全部印完。”到1848年,《泰晤士报》每小时能印8000张,而当时美国最先进的印刷机每小时可印刷2万张。因为有自动送纸与裁纸装置,宽幅印刷机甚至可以将24版的报纸一次印成。同一时期问世的铅字铸造机每分钟就可以生产1000个字,使用机械排字机每小时可以排列6000个字符。随着照相排字机的出现,谷登堡发明的金属活字在400年后终于完成使命,传统的凸版印刷不可逆转地被平板印刷取代。

1876年的费城世博会特设了一个报纸展览馆。作为世界最大的“读者之国”,仅仅100年时间,美国的报刊总数就从37种发展到8129种,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还多。在世博会现场展示的一台新式轮转印刷机,高20英尺、长40英尺,每小时能印刷5万份厚达16页的报纸,并叠放整齐。这比50年前的印刷速度提升了将近300倍。 

美国革命与报纸的介入密不可分。杰斐逊当年曾说:“如果让我来决定,是要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要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许多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都认为,报纸作为第一种现代化的大众媒介,实现了社会整合,使现代文化的阳光普照大地,帮助美国从移民集合变成统一国家。 

李鸿章访问美国时,曾对《纽约时报》记者说:“中国也有报纸,但遗憾的是编辑们不讲真话。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讲真话的全部、非真话不讲。中国的编辑对真话极其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真话。因此他们发行量也不如你们。因不讲真话,我们的报纸也就无法承担一份伟大出版物为文明保驾护航的使命。” 

大众文化出现的时代,由于有了电报、蒸汽船和大洋海底电缆,信息流通极其迅速,消除文盲成为社会需要,所谓的流行廉价报刊赢得压倒多数的读者的拥护,文化工业实现了巨大进步,于是大众文化便涌入了全球大部分国家。

报纸的革命 

1702年,伦敦发行了第一份报纸,此后80年间,英格兰有37座城镇都有了地方性的报纸。但当时一台印刷机一天仍只能印2000份报纸,这使其影响很有限。法国的启蒙思想家们对报纸深不以为然。在伏尔泰看来,报纸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的记叙”。但英国的情形完全不同,随着专业记者的出现,报纸已经对政治生态产生明显的影响,这是因为新兴资产阶级对新闻和表达具有极其强烈的需求。英国政府出台了严苛的制度和法律来控制报纸,甚至推出针对报纸的“知识税”。从1712年到1815年,知识税增长了7倍,一份报纸卖7便士,税收占4便士。因此在英国,报纸完全是精英化的,因为只有少数人买得起。当时的《快讯报》有1万个订户,《泰晤士报》只有5000个订户。由于知识税按页数计税,这使得报纸在页数不变的前提下,逐渐走向大开本,从而与其他印刷品发生了差异。

英国政府对北美殖民地的印刷和出版控制更加严厉。独立战争期间,37家本土报纸为美国的诞生提供了不遗余力的道义支持。事实上,针对殖民地的《印花税法》提高了纸张成本,这直接伤害了整个印刷业,而大多数报纸都是印刷商投资主办的。比如印刷厂主富兰克林就办了《宾夕法尼亚报》,甚至他本人还担任着主编。因纸张供应紧缺,当时造纸厂和印刷商都在四处抢购破布。

直到19世纪中期,破布始终是制约造纸和印刷的主要瓶颈。1860年,新的造纸工艺出现,来源广泛的木材、麦秆、稻草取代了有限的破布,而且这种新型纸更加挺括厚重,非常适用于印刷机,特别是双面印刷。与此同时,更高效快速的轮转印刷机问世,印刷机本身也实现了工业化大量生产,印刷术至此得到最彻底的解放。18141119日的《泰晤士报》上写道:“今天,本报将印刷术发明以来最伟大的进步展现给世界,1100多张报纸,在一个小时内全部印完。”到1848年,《泰晤士报》每小时能印8000张,而当时美国最先进的印刷机每小时可印刷2万张。因为有自动送纸与裁纸装置,宽幅印刷机甚至可以将24版的报纸一次印成。同一时期问世的铅字铸造机每分钟就可以生产1000个字,使用机械排字机每小时可以排列6000个字符。随着照相排字机的出现,谷登堡发明的金属活字在400年后终于完成使命,传统的凸版印刷不可逆转地被平板印刷取代。

1876年的费城世博会特设了一个报纸展览馆。作为世界最大的“读者之国”,仅仅100年时间,美国的报刊总数就从37种发展到8129种,比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还多。在世博会现场展示的一台新式轮转印刷机,高20英尺、长40英尺,每小时能印刷5万份厚达16页的报纸,并叠放整齐。这比50年前的印刷速度提升了将近300倍。

美国革命与报纸的介入密不可分。杰斐逊当年曾说:“如果让我来决定,是要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要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许多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都认为,报纸作为第一种现代化的大众媒介,实现了社会整合,使现代文化的阳光普照大地,帮助美国从移民集合变成统一国家。

 李鸿章访问美国时,曾对《纽约时报》记者说:“中国也有报纸,但遗憾的是编辑们不讲真话。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讲真话的全部、非真话不讲。中国的编辑对真话极其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真话。因此他们发行量也不如你们。因不讲真话,我们的报纸也就无法承担一份伟大出版物为文明保驾护航的使命。”

大众时代

工业进步不仅实现了纸和印刷的大众化,也实现了信息的大众化。在英国,纸的产量从1800年的1万吨增加到1900年的65万吨,价格从每磅1先令6便士下降到1便士。到19世纪末,随着城市文盲率的下降,以及广告业和电报业的发展,报纸已经不再只是精英的奶酪,而成为普罗大众饭桌上的茶点。报纸的发行量从过去的几千份猛增到十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份,读者群体包括各个阶层,从达官贵人、士绅商贾到丫鬟主妇、贩夫走卒。当广告成为报纸的主要收入来源时,读者变成了被动的信息消费者和受众。读者与写作者之间的鸿沟进一步加大。资本兼并催生了报业巨头,资本主义用“廉价报纸”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众传播时代。“由于印刷越来越发达,不断把各种各样新的政治的、宗教的、科学的、专业的以及地方的报刊推到读者眼前,越来越多的读者变成作者——起先只是偶尔写写的作者。”

报纸从诞生之日起,就以其言论喉舌扮演着一种不容忽视的“第四种力量”,“报纸应该成为善良和美德的同义词。”报纸塑造了一个舆论化的社会,将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发挥到极致。托克维尔认为“报刊是保护自由的最佳民主手段”,“在我们这个时代,公民只有一个手段可以保护自己不受迫害,这就是向全国呼吁,如果国人充耳不闻,则向全人类呼吁。他们用来进行呼吁的唯一手段就是报刊。”爱默生赞叹道,在英国,没有一种力量比《泰晤士报》更令人感到它的存在,更令人畏惧和服从。巴尔扎克宣称:“报纸的影响和势力现在才不过刚刚开始,新闻还没有脱离童年时代,慢慢会长大的,十年之内样样要受广告统治。”

报纸虽然使精英文化走向大众,但并不能完全弥合精英与大众之间的分歧。正如印刷纸书的出现让手抄羊皮卷的拥有者愤怒,报纸的泛滥也让“读书人”愤怒。狄德罗在《百科全书》中写道:“所有的报纸都是无知者的精神食粮,是那些想不通过阅读和判断的人的对策,是劳动者的祸害和他们所厌恶的东西。这些报纸从来没有刊登一句杰出人物所说的话,也不阻止一部劣等作者的拙作。”斯宾格勒认为,书籍是个人的,而报纸是大众的,报纸将读者变成为被蛊惑被利用的士兵和奴隶,报纸将书籍从人们的精神生活中排挤出去,“书的世界及其使人不能不用心去加以选择和批评的形形色色的观点,现在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真正占有了”。

相关文章
2014-12-31 08:38:08
2013-09-10 08:44:34
2017-03-15 09:51:01
2013-12-06 08:18:36
2014-02-07 09:01:35
2014-05-26 08:12:12
2014-12-17 08:45:57
2014-05-20 08:06:4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