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留住陕北民歌 >> 阅读

留住陕北民歌

2011-10-17 13:23:4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91

那天,一个河南的朋友打电话问我,现在唱陕北民歌的人多吗?如果我到陕北,是可以听到那感人肺腑的陕北民歌?!

我沉默了半响,终于艰难地回答:现在唱陕北民歌的人不多,你在陕北很难听到撕心裂肺的陕北民歌!

发源于无定河流域和延河洛水之间的陕北民歌,随着时代的变化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唱陕北民歌的人少了,唱流行歌曲的人多了;用心唱陕北民歌的人少了,为金钱为名利唱陕北民歌的人多了;懂陕北民歌文化精髓的人少了,懂如何用陕北民歌赚钱的人多了。在陕北的城市里,你很难听到原汁原味的陕北民歌,到陕北乡村去也是如此。如果你有幸遇到了唱陕北民歌的歌手,那也会让你感到非常尴尬:在迎婚嫁娶的宴席上,歌手正用轻浮而带着轻艳而浮躁的声音唱着陕北民歌,那只能引来人们阵阵欢笑但引不起人们发自心底的感动。

年轻一代已经很少有人唱陕北民歌了,在他们看来那些土得掉渣的东西与他们无关。在公园里,有一群老年人唱陕北民歌,稀少的人群和超大的年龄让他们显得曲高和寡。在民歌比赛中,我们也会听到陕北民歌,但那不过是一种荣誉的竞争罢了。在过分商品化的社会里,陕北民歌是一个孤单的孩子。

许多地方政府把文化作为一种产业,简而言之,就是把文化作为一种赚钱的行业来经营,陕北民歌也不可避免地打上商品的烙印。可惜的是,陕北民歌是一种高投入低产出的东西,不能立竿见影立刻转变为经济效益,所以很少有地方政府投资把陕北民歌做大做强。陕北民歌在陕北逐渐变成一种过去符号和过去的故事。

当榆林和延安经济发展位居陕西省前列时,一种沉重的苦难体验感消失了;当自由恋爱司空见惯时,那种因追求不得的纠缠情结和抗婚没有了;当便捷的交通工具和通讯方式改变时空的距离时,那种因两地相隔的思念情绪弱化了。幸福的陕北人,体验的是交通便捷,追求的是一日千里。曾经的陕北民歌变成了现代人心中遥远的记忆,飘远了,淡化了。

陕北民歌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因为它遇到一个国力强盛人民富裕的时代;陕北民歌是一个不幸的孩子,因为它因为人们生活幸福而丧失了存在的土壤和厚重的体验。

对于陕北人来说,陕北民歌是我们曾经的影子,我们无法割舍它,就如我们无法割舍自己的过去一样。

满天的花哟满天的云

细箩箩淘沙半箩箩金

     妹绣荷包一针针

针针都是想那心上人

     哥呀……

我喜欢唱《满天的花满天的云》这首歌,这首歌曲曾让我多少次落泪,尽管是我是一个80后。

我常常思索于陕北民歌的魅力所在,惊奇于曾经荒凉的陕北的精神富有。我认为陕北民歌是一种生命体验的结晶,是一种精神的流淌,是一种生活的渲泄。

生老病死,嫁接迎娶,陕北人在春夏秋冬中体验着喜怒哀乐。枯燥和乏味曾经充斥着陕北这块古老的土地,十年九旱的恶劣自然环境让陕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沉重的生活让这群人绝望而又心有不甘,这时,陕北民歌出现了。“一曲信天游,苦难不断头。如果断了头,无法解忧愁。”沉重的东西融入陕北民歌中唱,让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不再婉转曲折,让九十九个老艄轻快地把船搬。那些沉重融入民歌中的文化厚重的积淀,在此时变成一种淋漓尽致的快意生命体验。

陕北人重情重义古而有之。陕北民歌则是陕北人情义的写照。爱,就爱她个死去活来,“我爱死我的干妹妹,狼吃了我也不后悔”;想,就想它个彻夜难眠,“前半夜想你吹不灭灯,后半夜想你翻不转身”;吻,就吻它个轰轰烈烈,“搂住亲人亲了个嘴,肚里的疙瘩化成了水”。情义揉碎在陕北民歌中,沉淀在生活的岁月里,随岁月流传久远。

陕北人追求生命的快意渲泄。炽热的民歌用喊破天的嗓音唱出来,这时候的男人才更像男人,女人更像个女人;这时文化禁区失控,真情一览无余。陕北民歌的精神,是一种真实、真诚、在负重中追求生命本质快意的精神。 “陕北人本不风流,只有唱起民歌来才风流。”一位社会学家如是说。在简单沉重的生活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贫穷陕北人的宿命。他们把自己称作“受苦人”,平时一声不响地像牛一样劳动,突然有一天爆发了,唱出的是让心惊胆战的声音:想你哩想你哩想你哩, 口唇皮皮想你哩,实实对人难讲哩……至于想谁,这并不重要。生活太沉重了,总得让人发泄吧?那就陕北人在发泄中前进吧!

陕北民歌的魅力何在?在厚重的体验中,在情义的追求中,在前进的发泄中。

现在,我们离陕北民歌越来越远了。尽管我们声称自己很重视陕北民歌文化。

我真的害怕有一天,当有人要我们唱陕北民歌时,我们会集体脸红。我们必须要拯救陕北民歌,否则我们将失去文化之根。我个人认为应该从三方面着手:

一是要推陈出新,不断适应时代。目前我们的陕北民歌还是以一大批红色经典歌曲为主,这导致年轻一代对此非常反感。我们应该创造出新一代的歌曲,现在曹军民推出《毛眼眼》,雨戈推出《在路上》、叶振国推出《喊山》,这些歌曲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并赢得年轻人的喜欢。我个人认为,陕北民歌只有不断推陈出新,才能赢得时代,赢得年轻的一代。

二是政府必须慎重对待文化产业,不能急功近利。“经济搭台,文化唱戏”这个战略思路本没有错,错的是我们是要求快投入快产出的想法。希望政府文化部门应该树立为后世留文化薪火的想法,对陕北民歌坚持“多投入、看长远”的想法,这样才可以真正发展陕北民歌。

三是个人必须增加生命的体验感和厚重感。面对社会的日益浮躁之风,我们一方面要持重自重,追求珍重的生命体验,防止出现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另一方面,我们应做书香学人,经生活之风,方能做好人。只要我们是一个有涵养的文化群落,陕北民歌绝不会断层。

对于继承,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如何让陕北民歌不断层,保住我们的文化之根?”这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并行动。

作者/常 耀

相关文章
2011-09-24 13:59:44
2012-05-31 09:38:22
2012-05-31 09:32:40
2012-08-30 11:14:20
2011-09-24 13:59:12
2013-04-12 14:29:01
2011-11-17 15:51:17
2014-01-13 08:43:3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