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烟雨凤凰 >> 阅读

烟雨凤凰

2014-07-22 08:48:0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0
内容提要:乘旅游大巴从张家界到凤凰古城,要走七个小时的路程。

乘旅游大巴从张家界到凤凰古城,要走七个小时的路程。中午我们出发时,天空渐渐地暗了下来,江南的雨,说来就来,容不得你有半点准备就飘然而至,整个湘西大地就笼罩在一片烟雨中。连绵起伏的黛色青山,越显得青翠欲滴了。山一座压着一座,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深不可测的雨雾中。一个土家村落就是一处风景。一个苗寨就是一幅美丽的油画。几户人家,十几间黑色的瓦房散落在青山旁,一条小溪从寨中缓缓穿过,门前就是嫩绿的块块稻田,雨不紧不慢地下着,稻田里的水花起起落落,与稻苗相拥跳舞。突然间就有一个戴斗笠的男人牵着一条水牛进入你的视眼……。原始、古朴、纯净、自然、像一池尘封多年的传说,每掀开一角,都让你心动。

相传神鸟凤凰,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复生,鲜美异常,不再死。因金凤凰从古城展翅飞天,故而得名凤凰城。

进入凤凰古城天色渐晚,凤凰沉浸在湿湿的烟雨中,静静的沱江穿城而过,江两边耸立着古朴的吊脚楼,星星点点的灯光在雨晕中飘来,让凤凰更显风韵。幸运的是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江边,晚饭后,沿着沱江边石板小街,我漫步在江南濛濛细雨的凤凰古城中,由于没带雨具,那柔滑的雨丝轻轻地敲打着我的衣服和身体,多像一个技艺高超的盲人按摩师,在我全身的穴位间游走,那种舒坦和畅意是北方人从未体验过的幸福。擦肩而过的雨伞下是一张张陌生的脸,情侣们相拥着窃窃私语,流淌着姑苏的软语,轻轻地从雨丝里飘来。这时候沱江两岸吊脚楼的灯光次递开放,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在水面,江水变成了色彩的河流。色彩斑斓的沱江两岸被灯海装点的如同仙境,赤橙黄绿青蓝紫,所有的颜料都搅在一起,尽情倾泄在雨夜的凤凰城。江边小街上我碰到一个卖虾米的苗族阿婆,她的年龄大约在45岁左右,一身苗族装扮,头上戴着银冠,身上背着背篓,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竹盘,竹盘里盛着有辣椒的虾米。阿婆的背驼了,走路时她弓着身子,一直向前倾,不时传来银首饰清脆的响声,黑黑的脸上满脸皱纹,吃着辣味十足的虾米,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知道她身上背的背篓是她一生相依相伴的一个物件,背篓里装的是生活的五味瓶,是整个苗族妇女辛勤劳作的一生。背篓里有酸甜苦辣,有欢笑,有幸福,有眼泪,有痛苦,再难的事,再难的生活她都能一背篓背走。这个历史上是南蛮荒芜之地,战乱不断,匪患猖獗的湘西,现在都是如此的宁静和繁荣,苗族阿婆背篓里日日进金,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从她纯朴的笑容里,我看到了一种满足和幸福。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走在昏黄的雨晕里,对面江边酒吧一条街的喧闹,隔江飘过好听的歌声。循着音乐从跳岩过去,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跳岩,也叫情人岩。其实是打进江里的两排间隔石墩依次排列到对岸,脚下就是潺潺的流水,隐隐约约的灯光,每跳一个岩都得镇定一下,看准下一个脚踏得岩,前边的人停下,你就得停下,稍不谨慎就会有掉进江里的危险。脚下的水流是五花水,听着咕咕的声音伴着飘来的歌声,还有天空中的雨丝和两岸魔幻的灯带,你如同进入一种亦梦亦幻的境界中。在江心停1分钟,你身后的人就都停下脚,你更像是一个指挥者或决策者,那种感觉真是爽快极了。如果人生的脚步的快慢都由我们自己控制,那该多好,许多人,许多事我们只是一个随行者而已。驻足江心,小心转身,你视眼的前后的石拱桥就像挂在天空的彩虹,与沱江两岸的灯光交相辉映,衬托出凤凰飞翔的姿态。酒吧一条街热闹得让你感到意外,只有在这里你才有回到现代的感觉,那些在音乐中狂欢的年轻人,使夜凤凰喧闹起来,但同时又破坏了凤凰独有的一种宁静美。走在酒吧一条街上,女孩们彩色的披肩流动成一条河流,让人奇怪的是路遇的几乎都是美女,黑色的长发,苗条的身材,俊秀的脸庞,披肩、美女、花伞,有人说在凤凰稍不留神就会碰到艳遇,美丽的运气使小街充满了万种风情。

湿滑的毛毛细雨丝仍然在凤凰的夜色中飘洒,我的全身已经湿透了。独自一人穿过虹桥,漫步在沱江古街的石板路上,昏黄的灯光、小雨、轻风形成雨晕,弥漫在小街的深处,而红色砂岩铺成的石板,被雨水打湿呈现出青黑色的底色,更显得沧桑和厚重,这曲折的长弄把久远的历史和现实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也许几十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个瘦瘦的苗族少年沈从文,刚刚从沱江耍水归来,忽然间,天空中风雨交加,他要从这里穿过长长曲折的石板街,寻找中营街10号温暖的家,母亲喊他回家吃饭的声音仍然回荡在这条小街的深处。我常常想一个夏天的黄昏在这座古意盎然的小城,少年沈从文从与伙伴们穿行在这条石板小街上,一定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他那忧郁而深情的眼睛,他那温柔而迷人的微笑,他那灿烂而忧郁的气质,是凤凰给予的吗?是的,站在听涛山上先生的墓地,我的思绪回到了久远的岁月,大师的童年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城度过,他的童年充满了诗意。但是从大师的文字里我们知道了苦命的翠翠和凤凰的一山一水。水是大师的骨,沈从文的一生与水相拥,尽管后来他离开凤凰,成了城里人,但扯不断的乡愁整整陪伴着他一生,水是他的乡愁,也是他魂归故里的寄托。大师是绚烂沉郁的,是神秘而原始的,是秀丽而哀婉的化身。是凤凰造就了沈从文,还是沈从文成就了凤凰,也许二者都有。凤凰的宁静、凤凰的淡泊、凤凰的纯净,不正是我们现代人追逐的梦想吗?

第二天早晨,凤凰城仍然浸在一片烟雨中。夜色中的凤凰与清晨凤凰是两种不同的风景。这座江南绿色的小城,外围被南华山国家森林公园簇拥着,凤凰就是公园里一颗闪亮的明珠。而清洌洌的沱江就是缠在腰间的一条弯曲的玉带,青山绿水中一条条青舟劈波而来,浆摆舟动,水响鱼飞,山歌互答,好一片宁静、安详的古城情调。清晨漫步在沱江两岸,随处可见苗族妇女背着竹笼出城洗衣的情景,妇女们蹲在沱江岸边的青石上,水波轻轻地从她两个脚丫子和白色的小腿流过,她从旁边竹篓里拿出衣服和棉纱,铺在石板上,扬起木杵捣衣,传来美妙的捣衣声。那声音从江的上游传来,从水中传来,从上一个浣洗者到下一个浣洗者,一个接着一个,自然串联,汇成一片,形成凤凰晨曲,万户捣衣声的奇特景观。先是轻揉的捣,接着加快速度和力气,最后缓慢下来。手法熟练妇女,你听起来那声音始终是匀速的一种节奏,不紧不慢,从容镇定,有一种淡定、满足和向往。来凤凰古城自然要看凤凰的两张名片,一是作家沈从文故居,二是画家黄永玉的夺翠楼。沿着曲折的石板街,我找到了中营街10号先生的故居,真是一处清雅之地。然而要进故居需买一张古城景点的通票,而故居不卖单景点票。正在左右为难时,突发奇想,不如从出口进入或许能混进去。就这样我进入了先生的故居,那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四合院,有前后两院,共11间房间。前院就是青石板街面,后院幽静清冷,苍苔满地,屋是原屋,人却不知何处,但整个院落和书房依然能感受到先生气息。隔着花窗,我看到先生站在窗前,看着屋外江南不停的雨,敲打着门前的天井,而院里的青苔疯长,先生沉思中的乡愁正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强烈。只有江南这样的故居,才能让我浮躁的心安静下来,过分追求物质的丰满,让我们的心灵颓废,走上了一条无法宁静的不归之路。这是先生的家,这是我要的家,也是人类的家。黄永玉的夺翠楼远远地能望见,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听当地人说一般门都锁着,只有黄永玉回来住的时候,才有机会进去。虽然有点遗憾,但大师独具匠心所建的夺翠楼,映照出画家对凤凰浓烈的恋乡情节。沈从文和黄永玉是幸运的,他们有一个青山绿水的故乡,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他们的乡愁已超脱了生和死的束缚。

江南小城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飘着,一个人漫步在油画般的沱江岸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木杵的捣衣声从水中传来,陌生的人流头顶上都戴着一个3元钱买来的花环,一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天然饰品,无论男女老少都放下了生活的重担和压力,都还原出人类纯真的本性。在沱江南岸的石板街上,卖天然蜂蜜的苗族老大爷让我驻足,那是天然蜂蜜的结晶体,形如圆盘,对过敏性鼻炎、咽炎有很好的疗效。对老者的说法,周围的游客都半信半疑,而我却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斤。在这个远离闹市,民风淳朴的凤凰,乡民们依然固守着道德的底线,诚信是他们做人的唯一尺度。凤凰的美不仅在于山水,更在于人的心灵之美。

烟雨中凤凰风景如画,有江南少妇独有的风韵,她像一块深闺中处子的碧玉,挂在清清的山水间,而灰瓦下挂在水边的吊脚楼,冷不防翠翠就推开花窗,露出半个身子来,诉说着今天凤凰的美丽的繁华。这就是那个匪患猖獗的湘西,这就是那个有着十万大山屏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湘西,这就是今天苗族和土家族演绎壮丽史诗的湘西。

烟雨凤凰城,我又看到金凤凰浴火新生的场景……

作者:黄浩

相关文章
2013-02-06 10:56:14
2014-03-27 08:27:08
2012-09-24 09:31:22
2011-06-24 10:00:32
2011-12-02 16:11:42
2012-03-12 16:18:48
2014-06-30 08:26:13
2012-09-21 09:28:0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