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雨落西藏 >> 阅读

雨落西藏

2014-06-09 09:03:1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9
内容提要:西藏的雨是彩色的雨。偌大的雪域高原笼罩在雨雾中,轻轻的风中夹着甜甜的油菜花香和青稞的味道,这清爽的雨,洒在五色经幡之上,洒在玛尼石、石经墙、岩画上,就自然成了它们的色彩,并与西藏相拥相融,相依相死。

西藏的雨是彩色的雨。偌大的雪域高原笼罩在雨雾中,轻轻的风中夹着甜甜的油菜花香和青稞的味道,这清爽的雨,洒在五色经幡之上,洒在玛尼石、石经墙、岩画上,就自然成了它们的色彩,并与西藏相拥相融,相依相死。

西藏的雨,纯净、透亮、澄明。它是天空中升起的底色调,红就是红,蓝就是蓝,黄就是黄,它清新、果敢、爽朗、调皮、坚毅。顷刻间,天空中站着几千个画家,举着画笔,在蓝色的巨大宣纸上,打着太极,那势到之处,黑压压一片片压来,浓淡相宜的丹青高手,作着一副风情万种的水墨画。画笔所指,乌云翻滚,从遥远天际奔涌而来;墨迹所到之处,风挺雨势,电闪雷鸣,腾云吐雾,翻江倒海。穿过厚厚的云层,跃然又是一个阳光朗照的天国,白云背负着藏蓝的天,水珠晶莹透明,似万颗珍珠滚动在阳光之下;云层之下,水帘排对排,列对列,水珠串串、暗香浮现,昆仑山、喜马拉雅山等数座雪山,此时渐入佳境。云托雪峰,雾锁雪山,绵沿几千公里的雪域高原如仙境般美丽。

拉萨的雨让人印象深刻。晚上睡觉前还是晴天,半夜突然被巨大的响声惊醒,还夹着犬吠声远远传来,拉开窗帘才知道,这就是拉萨的雨。它总是在半夜里来,带着几种声音,带着几种色彩,带着几种湿度。拉萨的雨最初来势很猛,不一会儿就转入轻敲慢打之中,雨中总能听到敲击金顶传来的声音,还有隐隐的诵经之声。打开窗户,凉风习习,青草味、油菜花味、泥土味、酥油茶味全部挤进屋子里来,满满的,不肯散去。雨后清晨是拉萨最美的时刻,空气清爽,一排排整齐的藏式碉楼,被雪山之雨洗的干干净净,树叶儿更加翠绿,远山被云雾环绕着,每家每户屋顶五色的经幡沐浴天雨后,色彩更加鲜艳。此时的药王山,红山上的布达拉宫,都罩在云雾之中,那真是天上的一座宏伟的宫殿,当旭日从东方升起,万道霞光射向布达拉宫的时候,云雾、霞光、金顶让布达拉宫笼罩在一种神性之中。我拾级而上,穿云破雾,披着朝霞走进一种神秘、震撼之中,我如米拉日巴一样,以纯净者的姿态,向佛朝拜。拉萨沐浴在夜雨中醒了,于是我看到了三五成群的藏族人,目光坚定举着转经筒,步入转经之路。

林芝的雨是绿色的精灵。藏南的雨是翠绿色的毛毛虫,悄悄地滑落,天空中挂着无数条点画线。那是母亲的手,不,那是佛的手,触摸着藏南的每一寸土地,那是壮观的千手观音,听到佛的谆谆叮咛。落雨了,尼洋河水渐渐看涨,油菜花一块连着一块,黄灿灿地疯长,一直延伸到视眼看不到的地方。绿色就这样从天上往下流,青翠欲滴的原始森林望不到尽头,田野的青稞泛着绿色的嫩芽,芽苞里含着晶莹的水珠,山是绿的,水是绿的,河里的鱼儿也是绿的,绿风浩荡,整个藏南都被绿色包围着。雨中,远远地风马旗挂在整座山上,覆盖了整座山体,蓝、白、红、黄、绿五彩条幅紧紧地贴在绿的母体上,如一个巨大鲜活的路标。雨中的南伊沟充满了一种疼痛感,藏南的青山依旧,藏风猎猎,五彩经幡漫天嘶鸣飞舞。藏北高原的雨说来就来,刚刚聚集起来的浮云,霎时间,就风雨交加,天空中飘着晶莹的水珠子,撒向了广阔的绿茵茵的草原,大地弥散着一种青草与泥土混起来的味道。由于高原反应,我的头有点痛,就在离纳木错不远的地方,我们的车停了5分钟。我下了车走进雨中,也记不清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只看到有许多藏族人在卖东西。一个藏族老阿爸推着车子在卖地瓜,他看到我时,一边削着地瓜的皮,一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本地地瓜,吃了不头痛,5元一个”。我递给他10元钱时,买了2个地瓜。我看到了一张布满很深皱纹的老脸,被强烈的紫外线晒得又黑又瘦,由于没带伞,雨不紧不慢地打在他的头上,雨水顺着头向脸部流下来,形成几道长痕,由于买地瓜的游人很多,他顾不上擦一把脸,他的生意很好,拿着钞票的满足感,,让他脸上堆满了慈祥的笑意。我知道在西藏,最善于做生意的是康巴人,他们是天生的生意人。想不到其他地方的藏人也学会了这一招。我一边吃着地瓜,一边迎着风雨走在湿润润的草原上,看到不远处一个草地上坐着一个藏族女人和两个孩子,一手打着一把伞,另一只手高高地举着转经筒,目视着过往的游人。我拿起照相机刚准备拍照,雨中传来“不要拍,拍一次5元”的声音我停住了按快门的手,神情充满了尴尬。看来商品经济的意识已经侵入了这片圣洁的土地,我不知道该为这高兴呢还是该悲哀呢!在藏北的雨中草原,我的内心隐隐有一种疼痛传遍全身。

就快要到青稞收割的季节,江孜县卡麦乡的藏族人心急如焚,祈祷神灵不要下雨。然而宗山城堡黑云翻滚,一场雨还是如期而至。卡麦乡的藏族人向佛跪拜,只能看看天,坐在屋里喝酥油茶,喝青稞酒打发日子。长者说:“这场雨对青稞收割影响不大,下一场雨的影响就大了,如果下冰雹,那全年的辛勤就泡汤了”于是天放晴的几天内,麦卡乡的藏族人没有像过去那样邀请法师做法驱降冰雹,而是到乡里联系到降冰雹的火箭炮手小组,他们相信大炮更有效。当第二场聚起来的冰雹雨来袭的时候,一枚枚火箭弹升空后在云中炸开,云终于散开了,卡麦乡真正进入了收割青稞的时节。人们喝着酥油茶,青稞酒,围着等待收割的青稞跳舞,唱歌,欢庆幸福的生活。

雨落西藏,落到了布达拉宫、大昭寺,落到了扎什伦布寺。旅程慢慢,雨落雪域。当我来到扎什伦布寺的时候,天空又飘起了雨丝,而扎什伦布寺的活佛,正在为藏族群众摸顶祈福,我看到藏族的男男女女排着长队,手里拿着哈达等待着活佛的摸顶,雨越下越大,活佛在雨中摸顶,藏族信众的衣服湿了、哈达湿了、身子湿了,但现场没有一个肯打伞的人,他们在风雨中祈盼着这一刻已经多年。这是一种信仰还是一次心灵的飞翔。

雨落西藏,更落我心。

作者:黄浩

相关文章
2011-06-24 10:01:00
2014-04-22 08:40:24
2013-03-06 09:08:33
2012-10-16 14:20:54
2011-12-23 08:53:37
2013-07-11 08:33:24
2013-10-16 10:26:41
2013-11-25 08:17:2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