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飞向阳光的信天游 >> 阅读

飞向阳光的信天游

2014-05-04 08:08:0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5
内容提要:这是冬天的黄土高原。两眼被风剥雨蚀成老人脸般的黄土窑洞门楣边,挂着几串干瘪而金黄的老玉米,血红的朝阳已斜斜地打进了窗口。

这是冬天的黄土高原。

两眼被风剥雨蚀成老人脸般的黄土窑洞门楣边,挂着几串干瘪而金黄的老玉米,血红的朝阳已斜斜地打进了窗口。

窑洞那结实的木板门开了,走出来个姑娘。姑娘一边扣着红棉袄上最后一枚纽扣,一边去拿扁担挑水,这是她每天早晨必需要做的一件事。水在足有五里多路的山崖下。现在吱吱扭扭的声音开始飘荡在她走得疯快的身后,弥漫在高原清冷而空旷的寂廖中。

姑娘叫秀水,她长得绝对美丽,高个儿、俏身板,有些散乱的黑发下是一张白皙而妩媚的脸庞,大大的眼睛总是闪闪忽忽地亮动着,让任何一个小伙子都能动心。假如秀水是生长在大城市,她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时装模特、或者被哪个导演之类的瞅准,一下子走红成了明星。可现在她却是在陕北一个偏僻而寒瘦的小山沟沟里,没有几个人能知道她的美,更谈不上去珍惜她的美,甚至包括她的亲人。

昨天,后村的高三虎又大包小包地拎着来向她爹提亲了。秀水年迈的父亲经不住高三虎三番五次的磨缠和二万块钱财礼的巨大诱惑,就想把她许给这个比她大二十几岁的老男人。

高三虎是村子里的首富,他虽然有钱,但村里没几个说他好的。

前几年,这小子凭着胆子大、会来事,三倒二腾、东买西卖赚钱后,就进了县城,买卖也跟着越做越大,如今已是四乡八镇有名的大款。去年他殁了老婆,听说远远近近想攀他的女人很多,可他就看下了自己村的秀水。而秀水压根儿就对他没好感,这倒不全是因为高三虎年龄大、人又肥得像猪,主要是秀水看不起高三虎只瞅着金钱的俗不可奈和惟利是图。

今天春天,村里的小学校快要倒塌了,大伙决定重修,老村长进城找高三虎,希望他能捐出一笔钱,高三虎一听爽快答应,但要学校起他的名,老村长没有点头,高三虎就一分也没给。

前些天,秀水进城恰巧遇上了高三虎,高三虎献殷勤执意要开着小车把秀水往回送。过村口那条小河时,看着哗啦啦流着冰凌的河水,秀水自言自语地说:都快入冬了,村里也没人张罗搭个简易桥。高三虎说:逑,明年我搭一座钢筋水泥桥,和村里的鬼孙子们收钱,也有赚头。秀水的心里就越厌恶高三虎了……

现在,秀水挑着水桶已走到了崖下,清澈甘甜的泉水在石崖上冒着水气潺潺地散落下来,石崖上便有了无数晶莹银亮的冰乳。秀水有劲,并不费力就把一担水挑上了石崖,进了大路,再爬一道坡就能看到自己家的土窑了。鲜艳的朝阳无遮无拦地照耀在她的红棉袄上,照耀在清澈波动的水面上,熠熠生辉,高原顿时因她的出现而显得异常生动和绚烂。

这时,村道上传来了汽车声,跟着一辆小车带着一屁股黄尘“咯吱”一声停在了秀水面前,只见高三虎笨重地从车门里钻出来,哈哈哈笑着说:

哎哟,是秀水妹子呀,你看你,不跟上哥哥我进城吃香喝辣,却要在这灰山沟沟里受洋罪,真糟践自己啊!走、走,赶快坐上哥哥的小卧车进城看咱又在小区买的新房去。说着高三虎就颠着一身肉过来拉秀水。

秀水甩开高三虎的手,说:三虎,你再不要来磨缠了,我现在不想考虑那事!

高三虎勾着眼说:这娃娃说的,你爹都点头了,你还不考虑?看看咱们村的后生们,一个个穷得连裤子也提不起来,你难道要考虑他们,你图啥哩?

秀水挖了高三虎一眼,说:我图他们能把水从沟底挑到我家,你能吗?你能,我立马跟你走!

高三虎一听,哈哈哈笑着说:我是挑不上去,可我有钱,有钱就能使鬼推磨,慢说这事,就是一沟水,我也能让它一点不洒地送到你家去!

高三虎抬眼一看,道旁的土圪梁上正好走过来放羊的憨憨,憨憨小时候得过脑膜炎,脑子有点不好使,都快成大后生了,也只会给村里人揽羊放。

高三虎得意地瞅了眼秀水,就喊:憨憨,给高叔把这担水挑到你姐家,叔给你10块钱。

憨憨不搭话,只是嘿嘿地笑。

高三虎就从腰里摸出一张崭新的10块来,咯巴巴地揉了揉,说:憨憨老命(陕北一带对娃娃的昵称),担上水, 这张新票票就归你了。

憨憨嘿嘿一笑,抹了一把口水,不紧不慢地说:呸,尿你呀!

高三虎不恼,他以为憨憨嫌钱少,就又在腰里摸出一张100元的新票票,哗哗一抖,说:憨憨老命,算你妈的今撞上财神爷了,这可是100元呀,你好好看啊,这可是100元呀,也给你!咋样?

憨憨嘿嘿一笑,抹了一把口水,依旧不紧不慢地说:呸,尿你呀;呸,尿你呀!

秀水不禁失口笑出了声。这时,恼羞成怒的高三虎,困难地弯下腰抓起一块土疙瘩,狠劲向憨憨扔去,嘴里骂道:妈的,打死你灰儿子!由于用力过猛,高三虎把自己也沉沉地闪倒在了路旁,等他喘着粗气艰难地爬起来时,秀水早担上水咯咯地笑着朝梁上走去了。

这时,在远处那阳光迷漫的黄土峁峁上,忽地飘起了信天游的歌声:

羊肚子手巾哟三道道蓝,

咱们见面面容易哎呀拉话话难;

一个在那山上哟一个在那沟,

见不上那个面面呀咱招一招手

……

这是一个年轻后生唱起的信天游歌声,分明是唱给秀水的,秀水听到了,但心里却没有荡起一丝儿涟漪,她依旧疯快地走着……秀水对这古老的信天游已不再像她母亲那样听着总要动心动情了,她的心里正在期望和描绘着一首更新、更美的歌,这首歌已搭着她的梦想,在那灿烂的阳光里飞翔、向更远的蓝天飞翔。

几天后,秀水悄悄地离开了小山村,向县城走去。县上正在职业技术学校向农村青年免费科普呢,她要学习栽植技术,搞个蘑菇大棚,因为春天很快就要来了,她的梦已顶出了小小的嫩芽……

相关文章
2013-01-23 15:15:22
2012-06-11 08:36:45
2014-02-14 08:49:43
2013-01-22 14:40:02
2013-05-09 08:59:49
2014-02-13 08:32:45
2013-09-29 16:07:08
2013-01-18 16:13:3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