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过 年 >> 阅读

过 年

2014-04-25 09:29:04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6
内容提要:深冬,黄土高原的气息是凝重的。

深冬,黄土高原的气息是凝重的。

午后的太阳小而远了些,但她依然竭尽全力地用自己灿烂的光华普照着苍老的高原,普照着那些零星的裸树和衰草们,让一派死亡般的色泽神奇地泛出了浑厚、苍劲的景象,昭然于淋漓的山风与纯净的蓝天下……山道上忽然响起了一串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突突突的拖拉机声。哦,快过年了,这是哪个村子的人进城采买年货回来,看啊,他们正花花绿绿、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赶着呢!

渐渐从远处那蓝天与黄土相连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跟着是个孩子的身影。孩子紧跑着拽住女人的衣襟,女人匆匆忙忙近乎趔趄般地往前赶着。女人臂挂个蓝色的包袱,孩子穿着一件红色的袄子,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显眼若一点红色的火苗。一会儿,也从那道太阳照射的黄土梁上,跑上来个男人和一条机灵的狗。男人穿一身黑色袄子,狗也披一身黑色袄子,像两棵被野火烧焦的枯树桩子般猝然停在沙梁上,用嘶哑的嗓子挣命喊着女人。女人像根本就没听见,头也不回地拉着孩子依旧匆匆忙忙地往前赶,孩子一次次扭动着小脑袋,不停地看着远处站着的男人。末了,男人狠狠的抓起一把黄土朝女人扬去,天空中留下了男人对女人一句粗野的恶骂。

他们是两口子,刚刚干了一架。他们也曾有过幸福的爱情,度过一段舒心的日子。可男人老实本分,做事小心,过日子仔细,不会倒不会贩的,只知道在几亩薄地里刨闹,随着时世的发展,家景就落拓下来。看着村子里人一个接一个冒了富,自己家还穷着,女人就开始埋怨自己男人没本事,常常无缘无故地和他怄气。

男人总是让着女人,不和她斗嘴。

春天的时候男人也进县城做事了,他很快就成为一家建筑工地的小工。一次,男人回家来高兴地对女人说,到端午节一定给她买一件二百块钱的衣服,可端午节到了男人并没有给女人买回来衣服,女人的梦破灭了。男人又说到中秋节的时候,一定给她买一件三百块钱的衣服,但中秋节过了男人还是没给她拿回多少钱来。男人又说等到过年的时候,一定给她买一件让全村女人看着都眼红的好衣服。可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男人还是没有拿回钱来,也不再提给她买衣服的事了。

男人只是唉声叹气地说,钱倒是挣下了一些,可就是还没拿到手。

女人冷笑着回答,哼,别哄鬼啦,哪有挣下钱拿不回来的事?!

男人就抖抖地从内衣兜里掏出两张白条递给女人,女人接过瞧了一眼,果然是工资欠单,一共7000元。女人想了想又说,公家还会欠个人的账?鬼才相信!

男人愤愤地说,是包工头!

女人说,那你是死人,不会和他要?

男人喃喃地说,我追在屁股后面整整要了一个月,也没要下。

女人又狠狠地说,那咱的苦就白受啦?

男人说,而今公家出面了,让咱先回来等着,一讨下,公家就会给咱送来的!

女人冷笑了两声。不过女人最终还是相信了男人的话,她开始眼睁睁地盼着什么时候有公家的小车忽然按着车喇叭从村口唰地奔进来;但好几天过去了,眼看就要进到年跟底,村口却依旧静悄悄的,小车的喇叭声只是在睡梦里让女人欣喜了一次。

男人依旧灰头土脸地蹴在炕跟底就知道唉声叹气,一副没出息像。

看着别人家买这买那、红红火火的要过年了,女人就愈来愈感到委屈、心寒,她开始怀疑男人是不是故意拿这来哄她。女人已经没有耐心了,她再也不想等了,她开始和男人无缘无故地寻气。同样没好气的男人终于受不住了,和女人干起了架。男人砸翻了女人,又砸烂了锅碗瓢盆,也彻底砸碎了女人的心,浇灭了她的梦。这次女人是铁了心要和男人分手了,她从地上爬起来后,就拉上娃娃头也不回地往娘家走去。

娘家,永远是女人们流淌苦水、弥合伤口的港湾。也许过不了多少时日,她就又会忘记过去,心口慌慌地等着自己的男人赶上牲口车来接她,因为那儿毕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有一片实在令她放心不下的鸡鸣狗吠啊!可这次女人决不会像从前那样再心软了,趁着镇政府还没有放假,她明天就会让娘家人把离婚的状子送到镇上去。

很快男人消失了,狗也消失了。女人松了步子,喘了一口气。女人不由得举起手来整理一下自己蓬乱的头发。女人永远都是爱美的。而就在女人和孩子快要消失在前面那道优美的沙弯弯、转眼就能看到娘家脑畔上冒起的炊烟时,女人的背后飘起了男人的歌声:

                      

长长的豆面清清的汤,

咱们俩死死活活相跟上

……

随着歌声,女人看到自己家的黑狗叼着一个红东西向她狂奔而来,很快狗就立在了她的面前。女人从狗嘴里取下红包,打开后只见里面包着一张写了自己名字的五仟元存单和2000元现金,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娃他妈,你刚走,公家的小车就进咱村了,给咱拿来了钱,这是我今年受苦攒下的,一分钱也没舍得花,全给你和孩子压岁。女人倏然热泪盈眶,她完全不由自主地扭头向唱歌的地方望去。

夕阳红红地打进女人泪水滢滢的眼睛里,她感到一片灿烂的眩晕,她转身向男人走去,她要回家过年。是的,回家过年,真好!

单振国

《榆林日报》200629

相关文章
2011-11-09 10:03:37
2012-05-17 09:14:32
2011-11-09 10:01:36
2014-08-29 09:24:30
2012-08-14 16:26:13
2011-11-09 09:59:45
2012-12-25 08:54:04
2011-11-09 09:59:0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