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传说 >> “五指柏”的故事 >> 阅读

“五指柏”的故事

2014-04-17 09:32:3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90
内容提要:杨家城南边的一个小山沟顶头,有一株古老的柏树,五枝树冠参天,犹如巨手一掌,当地人称“五指柏”。

杨家城南边的一个小山沟顶头,有一株古老的柏树,五枝树冠参天,犹如巨手一掌,当地人称“五指柏”。要问来历,一句话说,那就是当年杨()业临去河东时,给家乡种下的。要想知道个详细,那就得道一道古朝,听一听传说。

 

()

 

话说大唐寿终,天下大乱,贪官污吏横行霸道。他们买官卖官,凭权赐官,朝野内外腐败不堪。长安城里“两司” (北司,皇宫内的官宦;南司,朝廷宫城外的科甲官吏。)恶斗,宦官把持着政权;朝廷外,全国各地官匪勾结,巧取豪夺,横征暴敛,苦害的老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结果,朱温趁“黄巢造反”篡夺了李唐天下,把朝代推进“五代十国”的动乱,使中国历史上从春秋列国到三国纷争、再到“五胡乱华”的南北朝之后,又出现了第四次大分裂大动荡局面。

当时,群雄格斗,军阀混战,杨业的家乡麟州,胡(泛指游牧民族)汉杂居,民族纷繁。原州刺史大山公下世,当地一度出现盗匪涌动,羌胡不安,麟州成了“三不管地段”。为了确保边城的安宁,为了卫护家族的财产,持先进农耕实力的麟州杨氏土豪势力,杨业的父亲杨弘信,进驻州城,自领一方之土,地方上才稳定下来。因而在五代期间全国动乱,唯麟州却开始了“杨家城时代”的辉煌岁月,平静地渡过了梁、唐、晋、汉。

当然,杨弘信在麟州能够以一地之雄长期自立,皆因当时的中原政府朝旗暮换,都忙于争夺政权而无暇远顾。后来的人给这些相继五个朝代的中原短命王朝头上加了个“后”字。麟州位于黄河西岸,远在“河外”,本与这些“后”字号王朝没有多大关系。可是后晋石敬瑭为夺取朝政,割燕云十六州给北国契丹,在其助力下,当上“儿皇帝”。但是他的儿子却不想当孙子皇帝,惹恼了契丹主耶律德光,挥兵直指开封,灭掉石氏后晋。然而耶律德光病死归途,刘知远便趁机在太原称帝。接着南下开封,建立后汉,也成了中原王朝。遂封其皇亲刘崇为太原尹,留守河东。当时”河外” (麟、府、丰各地域)诸州均属“河东路”的河西地面。因此刘崇还遥领着麟州刺史。

其实杨弘信在麟州虽被认领,皆因一个个中原政府都是短命王朝,所以他虽应命,但并没有真正臣服。可不是吗?后汉立国寿命更短,仅仅3年,又被它的大将军郭威推翻,建立了后周。然而,刘崇尚有河东之地,他马上又在太原称帝,这就是“十国”中的“北汉”。可是刘崇并不承认后周,也没有说他是“北汉”,而是认为他就是正统的中原王朝“汉”的继承和延续。可是他所面临的现实并不能使他乐观。北有契丹强邻,南受后周威协。他必须“稳住北边、防住南边、加固西边,发展东边”。当然这是他后来当上“北汉王”的事。现在先说他任太原尹、节度河东的事,也就是刘知远后汉王朝建立后这3年中刘崇跟河外麟府二州打交道的事。

 

()

 

后汉主原本沙陀人。他们与府州折氏,都是已经长期被汉化了的胡人后代。所以刘崇对府州折氏只采取“封官认领”也就完事儿。可他对农耕世家的中原大户杨弘信自立麟州的势力,就不那么放心了。不过,当他得知府州折氏与麟州的杨家结缘为盟,折德扆与杨弘信已是儿女亲家,并听说折氏女与杨弘信长子杨崇贵是一对能骑善射的武功高手时,他立刻计上心头。想到:如把这对夫妻收在他的麾下,不仅为他府上增添了势力,也为他们的“大汉王朝”收下了可育将才;更有个不便言明的想法,用今天的话来说,那就叫“人质效应”。他可以通过制杨折两家子女于属下,一手牵二线,来遥控麟府二州听他摆布。于是府州事了,他便随着春风,马不停蹄向麟州而来。

刘崇来到麟州,杨弘信按见上官礼节常例接待了他。他刚入驿站就迫不及待地向杨弘信谈起了麟府结缘为盟之事。首先祝贺杨折结缘“门当户对”;同时表白说“两州合力共防北国,同心所向,一定成功。”紧接着,刘崇便把话题一转,说他要亲自接见一下杨弘信的儿媳这一对“少年夫妻”。当时,杨弘信并没有意识到这位“汉王爷”下一步棋怎么走,便把驻守连谷镇的长子崇贵和媳妇折才花召回,前来拜见“汉王”刘崇。

杨崇贵就是杨业那时候的名字。刘崇一见杨崇贵夫妻,便赞声连连,先夸折氏女的俊美,又夸杨崇贵的豪气,祝福地说他们少年有为,“天作之合”,完全可望成为“国之栋梁”、“当代英雄”。随即当着杨弘信的面,这位“汉王爷”的话题又是一转说:“如此风华正茂的人才,不该让他们屈居山野,禁固于小小州郡,应该让他们展翅高翔,去发展他们的雄心壮志,去做安邦治国平天下的大事”。

一阵夸奖之后,这个被当时尊为“汉王爷”的刘崇便马上显出朝廷皇亲的身势,犹如“降旨”一般地说他不能“弃才不用”,立即“特别恩准”要带杨崇贵、折才花这一双少年夫妻过河东“为国保疆”,“让这对小夫妻大展宏图”,到晋阳去在他身边做朝廷近臣。

这要是在太平盛世,在皇帝身边或到王爷府上去当差,那绝对是一般人求之不得的好事。可今天“汉”王朝刚刚建立, 这个后汉王朝到底又能维持多久?能不能长久下来?对杨弘信来说,那实在还是个“天意难测”不好预料的事。所以,杨弘信想来想去,觉着一时不好回答。于是就说:“王爷如此看重劣子,这是他们的宏福。只是他们夫妻都还年轻,又缺乏教养。今他俩初婚不满一年,现在镇守州城北边要塞连谷镇。再则他们年少气盛,最易惹事,还是过上几年让他们醒悟一点儿,再去朝拜王爷吧!”话音刚落,刘崇便立即沉下脸说:“怎么?你是不是怕我把你的儿子媳妇带走不还?”。

此时的杨弘信已对这个“汉王爷”的意图略有醒悟。他心里暗想,我今天虽认你河东所辖,可我地在河西,自领一州,现在还不到任你摆布的时候。不过他又想“投靠中原政府”是他一贯主张,万一这个“汉王朝”真能一统天下,“那我今儿个还犯不着先得罪于他”。于是,杨弘信立即陪不是地说:“那里,那里,王爷取笑了,既然王爷不嫌这些奴才拖累,恩赐机会给他们,让他们出去见世面,下属我感恩不尽,那就让他们准备行动就是了。不过这连谷镇是州城北边重要防地,还得让他们安排好了,方可脱身”。

“啊!这就对了。我在这里,反正还要等待派住夏州传达 御旨的差官返回。迟行几日完全可以。”刘崇马上缓颜,对杨弘信显露出安抚之态。

 

()

 

这事对杨家来说,可不是个小事。首先崇贵的母亲杨夫人听说要她的大儿子远离身边,她坚决不答应。

“我杨家入主州城,为的就是安定边郡。我们期待着中原朝政大一统。可是什么朱家、李家、石家,都说他们会一统天下,结果一家比一家死得快。今儿个刘家又说他们是真龙天子; 可是南边还有些杂姓小国,也说他们才是朝廷。我看,这依然是乱世为王的世道。他们都是有今儿没明儿的货色。他们打群架,谁把谁吃了,关我们屁事,为什么还要拉我们入伙?眼下,刘家又成了中原朝廷,我们认领归属也就是了。他在黄河东,我们在黄河西,咱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怎还要我的儿子去为他们守土保疆?那这麟州的疆和土呢,日后谁保?这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我看对这种不安好心的人,识抬举咱抬举,尊他为王爷。如不识抬举,咱‘送客’!他们有本事,赶快把天下全平定了,我杨家头顶香炉去迎神。用不着他如今就来算计我们……”杨夫人越说越生气。

然而,杨弘信与他的夫人,都没有料想到他们的儿子和媳妇都不是这样想的。不等杨崇贵开口,折才花抢先说话:“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守着这巴掌大的天地也实在无聊。至于汉家朝廷他对咱们怎么样,我看无关紧要。他们如果成不起大事、或者对咱不尽情意,到时候咱有两条腿,看着头绪不对,跑回来不就完了吗?”。

“哈哈!”听了媳妇的这翻话,公婆同时失笑起来。“事情哪像你们年轻人想得这么轻巧!”杨夫人紧接着丈夫的话也说:“现在我们不上他的套,他们也把我们怎么不了,可是一旦受他们牵制,咱再想分道扬镳就不那么容易了。孩子们你们可要多专点心想一想呀!”。

“我娘不必操心,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显然杨崇贵赞成妻子折才花的主张。他接着仿照父亲“讲官话”的语气,很认真地说:“普天之下该为统一的王土,四海之内不可以长期乱下去,让生灵涂炭。尔今北国王爷驾崩?石家的中原朝政刚被刘家接替。父亲常讲古人话说:天下大事,无人安国国不安,一国尽乱;无人安家家不和,一家破烂。家国不安,那有人的安身之地。我想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也来关顾一下天下大事。不应该老是坚持只‘驻守边地一城,静待中原大局稳定再图投靠。’是不是也让我们这些青年人为国家的大统一,去闯荡一翻,让黎民百姓早有个安乐的田野?”。

听了儿子的“大道理”杨弘信与夫人对看了一下,接着说:“看来你们俩是一个心事,都想出去。可是你们年轻人往往不知道天高地厚,把世事看得总是那么轻松。岂知投在人家帐下,就得听人家的将令,不是你们想怎么就怎么。我弘农杨氏先祖,从华阴入长安,从长安到麟州,从来以‘清白世家’传承,忠义报国为志,绝不能做朝三暮四的‘二臣’。今儿个大汉初兴需要人才,”话到这里他再次看着杨夫人,继续说:“如果孩子们真要出人头地,咱为父母的也可以考虑一下,或许让他们出去闯一闯世事,历练一下能耐?不无可以。今天他俩既然有他们的所望,那我看,即使把他们留在我们身边,他们也不会安生。山鹰海燕飞千里,鸡犬猫兔不离窝,我看倒不如,真由他们去飞吧?……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大家都看杨夫人怎说。杨夫人眼盯着子媳,理会到这一对烈性子小夫妻已经是一个鼻孔出气。他无可奈何地想,再不好委屈他们了。于是一阵沉默之后,他长叹一声说:“好吧,如今我一人与你们众口争辩,孤掌难鸣啊。既然你俩想远走高飞,那就听天由命吧。为娘我也就不拉你们的后腿了,去就去吧!”折才花看得仔细,婆母眼里已经布满泪花。

全家人经过反复商量之后,终于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一个 是,为向汉王表明诚意,先把两个儿子杨崇贵和杨崇训,改名字为杨重贵、杨重训(音同字不同),避这汉王爷刘崇的讳,以示臣服。其次就是先由杨重贵随汉王去晋阳,不考虑他给不给官和职位高低。只为磨炼处世本领,让杨重贵领教一下外边世事。最后一点就是按杨夫人的意思让折才花先留下。理由是连谷镇不能完全无得力人守护,情况大好再说。折才花是习马女子,什么时候想去见丈夫,自由来去,自行决定。

刘崇听到杨家回答后,对折才花留下不走没有及时应许。他专门派了一员部下亲随,带了一件礼物以府州的名份送给折才花,告知她“汉王爷”看重她们夫妻武艺高强,已经和她的父亲折德扆说过这事,希望她能随夫东渡。一方面夫妻不用分开,另一方面也便于回娘家探亲。可是折才花的回答却是:“我跟丈夫离合相见,不是别人的事,我俩自会安排。我什么时候想去坐娘家,自会跃马急行,也不需要谁来过问。你们男人的大事我不想知道,我们女人们的儿女情长情短也不想让别人过问。至于官家的政事,我一妇道人家更不愿意参和进去。眼下麟州北有杂胡,西有党项,我们守护连谷,即保卫着麟州,也保卫着我的娘家府州。再说远点儿,也替河东保卫着黄河河防。如今丈夫再一走,我肩上的担子更重。所以眼下就是天王老子来说我也坚决不离麟州。”

听到折才花的回话,刘崇非常不满。但他后来一想,折才花不是绣楼汉女,她是有名的弓马武艺高强的烈性女子。而且她一人牵连着麟府杨折两家的喜怒哀乐。如不依她,她野性一发,整个结局也会砸锅。何况只要杨重贵为汉所用,折才花自然追随丈夫不会不来。于是他一转情态,宽宏大量地再次恩准杨家的要求。如此这般,这位“汉王爷”的河西之行,宣告成功。而杨弘信的“麟州自立”其实依然未动。他们只给历史留下了一笔记事,那就是后人所说的“杨业弱冠事刘崇”。

 

()

 

杨重贵即将远行,他的母亲杨夫人这几天很没精神。有道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也是人之常情。这一天,折才花从州城回到连谷,对丈夫重贵说了婆母的低落情绪。当晚,他俩也如初婚时一般地彻夜长谈不息。天刚放亮就起来,他和她要按往常打猎的路径,大绕一圈,去回望一下他们曾经在这条路上洒下的情与爱。

这对年轻夫妻,双马并驰,不带随从,跨过屈野川河,踏着晨露跑上白草坪山梁,南行至柴沟下川,进入被旭日染红的柳林中。在柳林的南头,他们很熟悉地找到了他们曾多次下兔毛川打猎时,经此停留过的鸳鸯塌上最大的那两块竖靠在一起的青石盘上坐下来,又开始追忆着过去,预测着将来。那两匹休闲下来的马,也好像十分懂事地在百步之外的小草坪上互相啃起脖子来。

“我们暂时分手,不会很久。如果晋阳那边确实有我们的发力之地,那我们今后就……”

“我想得不是这些。我要想和你见面,不论你跑到山南海北,我跨下有骑,腹中有心,不是什么难事。我想的是咱爹娘,我的公婆他们对你的牵挂。日前我回州城,咱娘忽然要带我出去转一转,上红楼、望羌山,最后转到西城外百草坪,碰见两武士在清除一丛柠条。那柠条根扎得很深,两武士拉扯不动,就要用斧头来砍。他们正举起斧头,被咱一声喊住:‘不许砍断,让它的根永远扎在麟州!’两武士发愣不敢再动。说这话时,娘看我一眼,那么刚强的人,她流出了眼泪。我明白了婆母当时的心情,他老人家还是不想让你离开呀!所以我现在想的是咱们如何安慰一下老人们的护幼之心啊。”

要是往常的话,青春年少的人,一谈至爱与情,那种恋恋之意立刻会自然出现暴发性的作爱举动,可今天他们二人却是一阵沉静不语的对坐不动。微风拂摸着红柳枝头的细穗,杨重贵猛然抬起头来惊叫说“有了,有了。这‘根’绝对要留在麟州!要让老人们摸到我们的心,看到我们的情。要让他们相信我永远离不开他们,我们的根永远留在这生我养我的麟州城。”

折才花一惊之后,马上镇静下来。笑着说:“难道给他们身边种下一丛拧条?

“对,对,就给他们身边种下一株可以根深叶茂的,但不是拧条,拧条长不高,难成可用之材。咱种树,种松、种柏。 千年松,万年柏,咱种一株柏树,让他们高兴,高兴。”

  “什么高兴不高兴?咱这里满山遍野不缺树。你望前边兔毛川,大树小树密罗成障,兔子跑过也要被挂掉毛的。树在咱这里有什么稀罕? ”显然折才花对这个种一株树并不以为然。

“不,不,能算得上重中之重。只要咱亲手栽下,用这株 树来表显你和我共同对他们的心意,显示我们不忘本,不忘他们对我们的恩养,他们就会高兴的。”

折才花一想,这话也还有些道理。于是她紧握了一下重贵的手,深情地说:“这么说来,这个主意还不错,我可以赞成。那咱说干就干,现在正好是栽种时节,明儿个回到州城,咱就选址行动……”

千山起伏,杨家鼓阵阵不停。麟州城的东门外,丛旗飘飘,人马列队,杨弘信在为“大汉河东节度使太原尹”刘崇送行。他送给这位“汉王爷”的礼物是骏马两匹,羊毛白毡一对,示意合二为一,追随不离。正在礼仪交接之间,杨重贵的母亲杨夫人带着媳妇折才花和次子杨重训,也把重贵送出城来。一阵相嘱相托之后,刘崇挥手正要他的随从上马起程时,杨重贵夫妻忽然长跪于父母前。重贵双手作揖,低下头说:“孩儿不孝,常惹父母生气,今要离开双亲远出一次,无以报答,留下一礼,敬请二老去看一下,也请‘汉王爷’一览鉴证。礼物就在城南角不远处,还望长辈们去观望一下。”刘崇一听,觉得奇怪,“好大礼物,怎还不能移动?” 于是示意他们的随从人马稍等一下,说他定要看个究竟。

刘崇一看,是株刚栽下的小树苗,坦然一笑也就算完事。 但杨重贵的父母听了儿子的解说,“这就是我给爹娘留在身边的根。我的根永远不会离开麟州,离开二老的心……”杨弘信和杨夫人立即从不明这儿子又要干出什么事的耽心中,轻松下来,相对一笑,笑走了杨夫人脸上的那些忧云。

杨重贵走了,临行前他种下了这株柏树。乱世多变,一转眼又过了3年,那个所谓的“后汉”王朝,寿命更短。郭威改朝,中原政府又成“后周”。刘崇不服,也在太原称帝,为“汉” 延命,史称“北汉”。时,杨重贵已成他重要保朝大将,刘崇为了不让杨业产生归心,干脆让他改名换姓,赐姓为刘,赐名继业,杨重贵成了“刘继业”。直到后来宋太宗下河东,灭北汉,收归了他,他才又复杨姓,正名为业。从此杨业成了北宋的抗辽名将。继他战旗,忠勇保国的“杨家将”英雄业绩,事传古今,广流民间,占满了中国历史剧的各个舞台。

当然,传说总归是传说。但是,传说中潜载着真实的历史,寄托着时代的民心,怀念着英雄们的伟大精神。这株杨家城的“五指柏”因此而有故事,故事传说着古麟州的春夏秋冬。

杨文岩

相关文章
2011-10-13 10:12:18
2013-02-06 08:46:19
2011-09-09 20:26:13
2012-03-15 10:07:14
2014-03-13 09:06:15
2014-12-26 08:45:44
2013-05-09 10:25:21
2011-12-05 17:12:5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