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谁见过段祺瑞“长跪不起”? >> 阅读

谁见过段祺瑞“长跪不起”?

2014-04-03 08:02:13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18
内容提要:“三一八”惨案已经过去88年。相关史料,多已被史学家打捞出水。笔者遍翻手头史籍,也均不见有段氏“长跪不起”的记载。

 

段祺瑞在“三一八惨案”中是否下了令开枪? (南方周末资料图)

 

“三一八”惨案已经过去88年。相关史料,多已被史学家打捞出水。笔者遍翻手头史籍,也均不见有段氏“长跪不起”的记载。

 

近几年,有关段祺瑞曾在“三一八”惨案现场“长跪不起”并自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的说法,越来越多地见诸媒体,《炎黄春秋》上亦曾刊出此类文章。众多作者以段氏下跪为例,借题发挥,表达自己的某种情绪,其心可鉴。然而,笔者不得不说:其事可疑。

“三一八”惨案已经过去88年。相关史料,多已被史学家打捞出水。除《文史资料选辑》上有亲历者的回忆文章外,“文革”以后,尚有《三一八惨案资料汇编》(江长仁编,北京出版社,1985)和《“三一八”惨案始末》(北京地方党史研究会编著,文津出版社,2000)两书出版。没有任何记载表明,是段氏下令向学生开的枪。而且,笔者遍翻手头史籍,也均不见有段氏“长跪不起”的记载。

段祺瑞于惨案发生后的表现,“文革”前的正式出版物上,仅见于时任执政府卫队旅的参谋长楚溪春的回忆文章《“三一八”惨案亲历记》:

我随李鸣钟(陆军上将、国民军主要将领,时任京师警备代总司令兼警察总监——引者注)马上坐汽车赶回吉兆胡同段宅见段祺瑞。当时段祺瑞正在同吴清源下围棋,见我们两个人进屋后,马上声色俱厉,大声对李鸣钟说:“李鸣钟你能维持北京的治安不能?你如不能,我能撤你,我能换你,我能枪毙你!”李鸣钟在门口立正鞠躬向后退,连声说:“执政,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能维持治安,我能维持治安!”段祺瑞接着说:“楚参谋长,你去告诉卫队旅官兵,我不但不惩罚他们,我还要赏他们呢!这一群土匪学生……”

楚溪春本是直军的一个主任参谋,军界资历并不深,只因保定军校的恩师贾德耀被冯玉祥拉来当上国务总理,年方三十的楚氏便华丽转身,成了段氏卫队旅的上校参谋长。1949年春国民政府撤离大陆前,他是河北省主席兼国民党河北省党部主任委员。因跟随老上司傅作义参加了北平和平解放,故于共和国初期被聘为政务院参事,后为全国政协委员。

他的这篇回忆,即以政协委员身份写下后,刊发于1963年“内部发行”的《文史资料选辑》第三辑。1966年“文革”开始后,楚氏自杀身亡。这段惟一记录了惨案后段氏表现的文字,其真实性也就永远无人说清了。

40年后,楚氏的这段孤证才有了佐证,即刊发于2002年的《文史资料存稿选编·晚清北洋》卷中的段宏纲的文章。不过,段文矫正了楚文的几处说法。段宏纲是段祺瑞弟弟的儿子,自幼跟随伯父长大。当天,他和老段等家人都呆在距执政府不远的吉兆胡同里的段府里:

18日晨9时许,即得到消息,谓浩浩荡荡的游行大队又陆续地到达铁狮子胡同执政府门前的空场上,人数比昨日更多,叫骂呼打,情况混乱已极。大约是11时半前后,我在吉兆胡同忽闻连续不断的十余声枪响,来自西北方(吉兆胡同在铁狮子胡同东南方)。我大吃一惊,这一定是执政府门前发生事故了。这时先伯命人召我,问何处枪声。正在说话的时候,楚溪春电话来了,说游行群众百般地辱骂兵士,并抢夺枪支,欲闯破铁门,兵士开枪,死伤有数十人。语气极紧张。先伯命我立刻往视。有的记载谓:是时,执政府正开国务会议,先伯出席,卫队武团长来报告外面紧张情况后,先伯即命令开枪。实际根本无此事。

我到执政府门前时,游行大队大部分已散去,见东面围墙下有尸体十余具。据卫队旅排长报告,有受伤者数十人,已送附近医院。

我驰回吉兆胡同向先伯报告,先伯甚为伤感。他命我速电话召地面负责军警首长来商。大约在12时半左右,代理警备司令李鸣钟及卫队旅参谋长楚溪春同来吉兆胡同(也许是楚先到),向先伯报告肇事经过。宏业(段祺瑞长子,在陆军部挂名——引者注)亦在旁。他们分别报告后,先伯对李鸣钟说:因为你们处理防备不周,竟发生这样不幸的惨剧,望李司令同楚参谋长特别当心注意治安,万不可再发生任何事故。李、楚遂退出。

楚溪春写的《“三一八”惨案亲历记》谓:

段某正在与吴清源下围棋,查吴清源早于前一年夏去日本;又谓:段对李鸣钟说:我能撤换你,我能枪毙你;对楚本人说,我不惟不惩办士兵,还要赏他们云云,完全与事实不符。先伯既未与吴下围棋,更没对李鸣钟说这样不近情理的话。

相比楚文,段文似更靠谱。须知,楚文写于“历史为政治服务”的极左年代。

笔者还曾在北京当面求证过段祺瑞的嫡曾孙女、段宏业的孙女段君宜女士,这位在吉兆胡同长大的长者说:段宏纲所述的“三一八”事发当天曾祖父的表态,她多次听长辈们说起过,就是段宏纲所讲述的那样。不过,她却从没听说段祺瑞曾当众下跪忏悔一事。

当年上海滩的《时报》,曾刊“十九日京讯”,披露了段氏在惨案发生后的作为:

十八日惨杀以后,形势异常重大,贾德耀(国务总理——引者注)于是日下午三时,急召各阁员(各部部长或次长——引者注)在吉兆胡同段宅开临时紧急阁议,并邀李鸣钟出席。段亦亲自到席,力言非从严惩办,殊难维持政府威信。

这之后,便有了第二天(319日)发布的《临时执政令》:

近年以来,徐谦、李大钊、李煜瀛、易培基、顾兆熊等,假借共产学说,啸聚群众,屡肇事端。本日由徐谦以共产党执行委员会名义散布传单,率领暴徒数百人闯袭国务院,泼灌火油,抛掷炸弹,手枪木棍,丛击军警。各军警因正当防卫,以致互有死伤。似此聚众扰乱,危害国家,实属目无法纪,殊堪痛恨。查该暴徒等潜伏各省区,迭有阴谋发见,国家秩序,岌岌可危。此次变乱,除由京师军警竭力防卫外,各省区事一律,应由各军民长官,督饬所属,严重查究,以杜乱源而安地方。徐谦等并着京外一体严拿,尽法惩办,用儆效尤。

此令。

第三天(320日),段氏又发布了第二道《临时执政令》:

爱国运动,各国恒有,聚众暴动,法所不容。此次徐谦等率领暴徒实行扰乱,自属罪无可逭。惟当群众复杂,互相攻击之时,或恐累及无辜,情殊可悯。着内务部行知地方官厅,分别查明抚恤。其当时军警因执行职务,正当防卫,有无超过必要程度,着陆军、司法两部查明,依法办理。

此令。

这才是段氏在惨案发生后的真实态度和表现。试想,以段氏刚烈的秉性和元戎的地位,怎么会跑到现场当众向他认定的“暴徒”下跪?

至于段氏吃素,更与“三一八”惨案并无丝毫关系。早在多年前,老段即在天津寓所里设佛堂吃素食。段君宜女士告诉笔者:吉兆胡同的段府里,一直有一间很大的佛堂。

作者:李洁

相关文章
2014-01-24 08:39:00
2014-07-09 07:54:35
2013-12-18 15:03:08
2013-02-04 08:40:00
2013-10-11 15:59:21
2013-11-14 15:18:09
2014-09-29 09:01:00
2012-09-18 10:36:3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