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红月亮下的白泥房 >> 阅读

红月亮下的白泥房

2014-03-26 09:13:4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1
内容提要:毛乌素沙地的月亮,在中秋节前后显得潮湿般殷红。风沙草滩的月牙形村子里,淌着一股细水,那条河叫野鸡河。

毛乌素沙地的月亮,在中秋节前后显得潮湿般殷红。风沙草滩的月牙形村子里,淌着一股细水,那条河叫野鸡河。漫流无序的河水,弯弯绕绕缠着人家的房前屋后,就形成绝美的风水宝地。那间矮小的白泥土房,先前住过一个养公马和叫驴的老头儿,老头儿去世后,配种的场所没有了热闹,就让一个外县来的女教师住宿了。

女教师叫畅兰兰,二十出头的样子,人长得水萝卜一样纤细,白嫩得如水萝卜一样剥皮后的疼人。她带着一个两岁的男孩,丈夫是公社中学的老师,她是这个村的民办教师。米脂女人的全部美,毫不遗漏地在她身上展现出来。

狗娃念五年级,十三岁了,他的锁锁头是父亲剃头手艺的杰作,剃光净的头皮和留下的头发茬,形成特有的风景,就像那些年生产队修筑的“大寨梯田”,层次分明。畅兰兰上第一节课,让班长举手。十五个孩子一个班,狗娃长得敦实高大,站起来和老师一般高,因为是支书家的儿子,他就选为班长,但他的成绩很平常。

畅老师问:“李狗娃,你多大了?”眼睛眯起来有一层层的花纹,特别耐看的美丽样子。

“报告老师,我十三岁。”

“你的名字太土气,不好听,从今天改名吧。老师给你爹说过了,从今天就在作业本上写官名:李亮程,意思是让太阳照亮你的前程。好吗?”

狗娃脸红到脖颈,浑身不自在,却低声说:“那就听老师的话吧,叫李亮程。”

畅兰兰随后在学生点名册上,又给名叫狗蛋、马栓、王牛牛的几个学生改了名。一堂课下了,孩子们都羞怯地互相喊着新起的名字,疯子一般满院跑。

狗娃每节课都是打铃的人。课间十分钟,狗娃就站在那颗白杨树下,树上吊一个庙里砸烂的破钟,没有铃芯,用一根很长的粗木棒敲打。狗娃没有表,只盯着那个男老师的房门,只要男老师在门口扬一下手,他就无比忠诚地抡起木棒敲钟。

全学校三十八个娃娃,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混合一起上课,由男老师一个人负责全部课程,五年级由畅兰兰单独上课。据说男老师是初中毕业,畅老师是高中毕业,而且会讲普通话,水平要比男老师高得多。

畅老师上课时,因没人带孩子,就让狗娃看孩子。狗娃误下的功课,畅兰兰晚上再给狗娃单独补课。畅兰兰身上有种雪白膏的香味,狗娃坐在办公桌的小方凳上,一闻到那香味,浑身就舒服得控制不住。他和四年级的一个女班长轮流看孩子,每星期负责三天,轮流倒班。狗娃很想向畅老师提出自己全部带孩子的愿望,又怕父亲骂他人贱。他多么想天天和畅老师住在一起,天天听她的单独辅导,那时他可以大胆地盯着打量畅老师的脖颈、脸蛋、大腿。有时,听着畅老师的讲述,他就走神,他的目光不敢看畅兰兰的毛花眼,但他却盯着她饱满的乳房尽情地扫视,仿佛那是一对跃跃欲飞的白鸽子,又是两颗埋在泥土里肿胀破土的秋山药蛋。反正狗娃闻惯了畅老师身上的香气,一听补课内容就有一种尿涨的感觉。

狗娃早上不睡懒觉了,他在冬天的时候,早早将畅老师办公室的火炉子点着,就站在门槛上望那三间白泥房。畅老师的大辫子甩过三回之后,这一里地的路程,那条白色的土道上,弥漫着香气飘飘的味,苗条身材的畅老师就来上课了 。                                            

狗娃有一种说不出的痴迷,还夹杂一些说不清的难受。星期天,他叫上三五个学习标兵,给老师拣柴木,畅老师家的门前,老有烧不完的干树枝和干沙蒿。畅老师的男人每到星期天,回家怀抱一个手风琴,坐在木凳上演奏。狗娃和伙伴们把柴禾放在院内,就央求老师的男人拉一曲《浏阳河》或者是《闪闪的红星》主题歌。有时候畅老师喂着孩子米汤,尽情唱一曲,她男人笑眯眯地伴奏,狗娃几个人就没命地拍手鼓掌。他们听得如醉如痴,他们想起自家的娘老子,永远没有这样高雅的生活。他们的耳朵里储藏着太多的咒骂和争吵,还有母亲们懦弱的哭泣声。而眼前的畅老师夫妇俩,简直是天外来的神仙,那音乐的灵性之魂,浇灌了他们在乡村从来没听过的美妙享受呀。这时候,狗娃也歹毒地想起这会拉手风琴的男人,为什么偏偏配了个畅老师,这么美丽的女人,怎就和他一个人睡觉呢?真是他妈太走运了。

狗娃于是就幻想:自己连白杨树上的喜鹊也不如。畅老师家柳条编织的厕所旁,长两株并排的大杨树,其中一棵树的枝杈上举得一窝喜鹊巢,他想:自己如果是喜鹊,那么畅老师白天晚上排尿脱裤子,他就可以一览无余地观望了。但他脑子中这么想,可怕的下贱含义他是不敢说出来的,他想到自己太下流太可耻了。

那天早晨,雾气弥漫。狗娃穿着棉袄去畅老师的白泥房叫她,听说畅老师昨天感冒了,今天的课程没人上,问讯怎么复习。他走进畅老师的厕所,地上有一卷带血迹的白纸,一抬眼望着高高的喜鹊窝,狗娃就疯狂地想上去掏下来,谁让你狗日的看女人的白屁股?白泥小房的门开了,走出一个慌慌张张的男人。狗娃从背影上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他父亲-----村支书李过海。狗娃的脊梁上发凉,如抽去脊骨一样,有一种瘫软站不起来的感觉。天哇,畅老师胆敢和父亲偷情,怎么办?一个美好的形象像瓷片般立刻跌在石头上打碎了。怪不得近几日他妈老吵架,骂父亲夜不归宿逮着吃“野老鼠”,原来如此……村支书这只老猫,怎么就叼上这么一条鲜鱼?天哇,美丽的畅老师,你怎不知道狗娃是多么的喜欢你?

狗娃十分仇恨自己的父亲,是父亲损害了他心目中的女神。那一夜,狗娃站在畅老师的木栅栏外,想打开门问个究竟:为什么要嫁个野男人?李过海一身臭汗,长一口旱烟熏黑的狗獠牙,从来不刷牙,那味道怎能和清纯的雪花膏味搅和在一起?这不是鲜活的嫩白菜让母猪啃吃吗?狗娃的眼里汪满泪水,他想抱住畅兰兰大嚎一场,他对她有说不出的一种情感。

月亮升起来,从沙漠的东南边悠然地移来。干硬的寒风吹过小学校挂钟的白杨树,枝杈把红色的月亮筛滤过后,让人感到凄凉孤独。狗娃想着牛郎织女的故事,想着传说里的嫦娥,他把月光下的白泥房当做月宫,在缥缈的红色晕光里,他想象着畅兰兰老师就该是月宫里的仙子。他一个人拿起敲钟木棍,在无端的激情中胡乱地敲打了十几下。男教师门锁着,他放心地发泄着自己的苦闷,这钟是响给畅老师听得。                       

狗娃回家拉了破絮棉被就睡着了。第二天,狗娃不念书了,父亲骂他母亲乖哄他。狗娃说:“不去念书了,有什么用,我快十四岁的人了,学手艺不行?”父亲黑封了皱脸拉起顶门棍打狗娃,狗娃气坏了,跑到炭堆上寻来一把锤子,递给当支书的“官”说:“你打吧,我也想当刘胡兰。你李支书敢当阎锡山,我生的伟大,死得光荣了。你顺脑袋砸吧。”李过海想不到狗娃倔成这样,举起锤子落不下来,最后一锤子砸在碗架上,十几个粗瓷大碗和盛咸菜的盆子碎在地上,他老婆扑着大哭。狗娃心里想笑,一脸刚强地跑出门外。狗娃第一次敢这么对待自己凶巴巴的老子,暗自惊异自己的胆量一夜间有了极大的提升。

狗娃把自己的身体放到生产队的一垛糜草堆里,任凭他妈哭天叫地的呼唤,就是不出来。同村的伙伴三旦、四丑和六奎都满村子叫狗娃的名字,狗娃在迷糊的甜梦中也不想出来。狗娃舒服地睡着了,梦中有畅老师含情脉脉的眼睛,那两片猩红润泽的嘴唇,还有花一样开放的笑容。梦中乳白色的一双小手,拉着自己在村外的野鸡河水库游泳,那双手顶顶真真是畅兰兰拿粉笔的手,水下边有许多小鱼在撞着狗娃的卵蛋、小鸡鸡,狗娃害怕了,畅老师伸手驱赶着游走在他裆间的小鱼,一不小心,一泡火烫的热尿流下来。……醒来后,狗娃的棉裤裆稀湿一片。

天黑的时候,狗娃饿得实在扛不住了。他终于听到畅老师绵软细长的叫声:“李亮程-----李亮程------你在哪儿躲着呢?你出来,我给你拉手风琴,给你唱《红星照我去战斗》的歌子……”那声音离草堆不远,狗娃却听得如天外月亮宫里传来的圣音。狗娃浑身的毛孔都张开着,那种柔声细语如水一样渗进他干裂的皮肤。狗娃终于跃身钻出糜草洞……

畅老师给狗娃吃的是鸡蛋和白面拌合起来的油炸泡。狗娃长这么大,这是第二回吃油炸鸡蛋泡,太香太诱人了。贫穷和饥饿,折腾着没油水的肚子,多少人为一口吃食而失去人的尊严。她给狗娃做思想工作,讲了一大摊不上学的害处,狗娃又被满身满房的雪花膏味迷醉的神魂颠倒。他下意识盯着那副大木床,他不相信自己丑陋的父亲会和女仙子一样的畅老师在那儿合二为一。畅兰兰的安慰话将近说了一小时,狗娃终于流下眼泪。当他准备回家时,畅老师说:“李亮程同学,剩半年就要毕业了,你上课不敢胡思乱想了,要认真听课。我的孩子让村里的一个寡妇老太太看管,再不能耽误你的学业了。走,我送你回家。”

狗娃想到见了父亲的难堪,就说自己一人回去。他走到门外又转回头,悄声对畅老师说:“畅老师,你今后少和我大打交道,李支书不是人。”一句话说得畅兰兰愣怔在门槛上,半天缓不过神来,唉,难道她和他的事……

狗娃心中从此埋下了朦胧的爱的影子。狗娃十四岁的夏天,五年级毕业了。他们全班十五个学生和两位老师照了毕业纪念照,相片是黑白的,狗娃的一只手悄悄地扯着畅老师的衣角,他站在后排,靠坐椅子的畅老师最近,一脸憨笑。

到公社中学上学后,狗娃就真的不叫狗娃了。他叫成李亮程。秋收放忙假时,他到白泥小房见到畅老师。畅老师的男人有急病到西安住大医院了,她的脸上愁容满布,娇养的笑容一下子消失殆尽,好似开谢花的荞麦地。李亮程把自己的自私和暗恋情结存放心灵深处,帮着畅老师腌制了两大瓮白菜。李亮程说没柴烧,可以拆下来喜鹊窝用,畅兰兰古怪地看着他,说这是她记忆中不老的风景,轻易地不能拆掉。喜鹊是益鸟,乡下人谁和报喜的鸟怄气,就等于和自己过的日子过不去。

那一晚,月亮醉成粉红色,迷蒙之中,李亮程和畅老师提议,一起坐在对面的沙梁上听手风琴。半圆形的月亮爬上来,红的像害羞的新娘。劳累忙碌的村庄静静地睡在潺潺的河水缠绕声中,没有收割完的庄稼地里,散发着成熟的豆类和高粱的气息。村东头的一头叫驴长鸣声声,村西头的几头草驴被引发得彼此呼应。一只狗懒懒地叫过几声,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手风琴响起来,音调低沉悠长,是《三十里铺》民歌,李亮程听完一曲,畅老师又拉响《兰花花》,其凄切之声,让两个人陷入恍惚的忘我之景:红月亮下的白泥房孤形吊影,如一幅水墨画悬在那里,那窝喜鹊巢,犹如一个倒竖栽立的惊叹号。白杨树上的鸟类大约不知人间的酸甜,消瘦的畅兰兰坐在沙梁上长吁短叹。

她给李亮程讲故事:她爷爷是大地主,土改时被乡亲们用刀铡了。她父亲是老右派,现在还在林场劳改。按成分出身而论,当民办教师轮不上她。是李亮程的父亲在公社革委会上作了保证,又请教育局专干喝了酒,才让她一个细皮嫩肉的外乡人吃清闲饭。李亮程就问:就凭这份恩德,你就和我大好上了?畅兰兰说:没办法,我答应的条件就是一年和他上四回床,你爹给我们四袋五保户的白面。她放下手风琴,泪流满面……

李亮程用一双小男人的手臂拥抱住畅老师,认真地说:“真恨我一夜长不了八岁,不然我就娶了畅老师成家。我恨不得此刻杀了我的那个父亲。”畅老师浑身哆嗦,一头扑进他的怀里:“你是学生娃呀。”

六年以后,畅老师守寡。李亮程在深圳找了份工作,又三年他经商成功发了财,有了自己的公司。回到家乡的李亮程看望畅兰兰,31岁的畅兰兰跟上他南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村里的白泥房倒塌了。白杨树上的喜鹊窝不见了,每年夏天的红月亮仍然映照着那条不出名的野鸡河,但李亮程的心里永远记得那轮让人心发慌的红月亮。

                                                    《党长青小小说》节选

相关文章
2012-02-29 09:36:23
2013-01-24 11:08:29
2013-10-11 09:33:10
2014-02-17 08:46:37
2012-02-29 08:45:12
2013-01-23 15:15:22
2017-12-18 09:12:30
2013-01-22 14:40:0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