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病榻上的温情 >> 阅读

病榻上的温情

2014-03-18 08:09:2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3
内容提要:漆黑的噩梦逼迫着我的神经,我只好蘸着润湿的泪花在纸上画下坚强的心灵。

漆黑的噩梦逼迫着我的神经,我只好蘸着润湿的泪花在纸上画下坚强的心灵。生命有时脆弱的像流星,转瞬即逝,还没等我们裹紧衣服享受温情,风已经把一切吹得杳无音信。索性掏出笔刀镌刻生活的模样,却又是这般的疲软无力。我和天空借温煦的风,向星辰领受皓洁的光,为慈祥的父亲虔诚地祈祷、祝福。

雪白的病检单上,一卜溜字黑压压地划过。诊断结果如晴天霹雳,炸响沉闷的天空,我仿佛被迎头击了一棒,找不着北。心滴着血,眼冒金花,两手颤抖,腿肚子像灌满了铅,沉重的挪不出步子。我思维短路,文字枯竭,想放声长嚎,咽喉竟嘶哑无力。这些年一直行走在温柔的庇护里,现实却残酷地挖断我回家的路。

人啊,尽孝道的事情永远不要等,心里想做的事情要趁早做。一切条件具备时,我们撑蓬巴舞,不懂珍惜,心被苍凉的现实牵引回来却发现为时已晚。少不更事的我常顶撞父母,后来才明白父母其实是我们生命路途中的一把伞。长这么大没陪父亲理过几次发,没想到这次同父亲去理发竟是在得知父亲癌症晚期以后。

爸爸,我害怕漆黑的长夜、苍白的墙壁和焦灼的钟声。在你温厚的怀抱里,我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任性、撒娇,无所顾虑,我冲金子般的阳光微笑,朝熟睡的大地歌唱,对闪烁的星辰眨眼。在你的天空里,一切都那样的美好。一抬头看见天空,我就看见了你,真怕你离去后,我的天空阴霾密布,轰隆倒塌。

王永耀

上帝啊,你他娘的瞎了眼睛了!满大街的哈耸多了去了,怎么不让他们消失。为何却要这般折磨我慈爱的父亲?说心里话,我想骂娘,想抢天嚎啕。可和心灵抗衡除了自己伤痕累累外,还会有什么狗屁作用!止住滴血的心,噙住夺眶的泪,在辗转难眠的夜双手合十,把孱弱的、风雨中飘零的梦想之花种在北京的黎明。

爸爸,不要再睡了!我害怕漆黑的夜,噩梦缠绕的你醒不过来。苍白的四壁堵得人喘息急促,病室静的超乎寻常。我躺在窄逼的沙发上,不敢入睡,脑子里刷刷闪出和死亡关联的字眼。借着楼道里微弱的光,我看见父亲瘦如刀削的脸庞,夺眶涌出的泪湿了衣襟。生命若水,亦刚亦柔,真希望病榻上的父亲能闯过难关。

夜深了,树杈上的野鹊子躲进了窝里。昏黄的月透过窗户,把清冷的光洒落在桌角。父亲从睡梦中醒来,用被子盖着双腿坐在病榻中央,病痛折磨的他疲软乏力,面容憔悴,睡眼朦胧的我一下子异常清醒,倏忽从沙发上坐起,一回头和父亲滚烫的目光相撞在一起。我沉默无语,只能摇桨摆橹,从心灵深处打捞温情。

春雪落在瓦灰的屋脊、泛黄的草垛和干裂的土地上。几树银花飒爽挺立,夺眼绽放。风吹过来,携着些许的凉意。我裹紧衣服,踩着稀薄的雪,从一条街无主地游荡到另一条街,壅塞的街道车流拥挤,人头攒动,我像一只迷失方向的麻雀,胡乱地扑棱着翅膀,飞不进林间的暖巢。命运啊!你和我开的玩笑是不大了些?

一场春雨滴落在远山生铁般冷峻的脊梁上,冰凉的春山抖了抖肩膀。微风肆无忌惮地跑过园子,灌进农家小院里。我一回头,墙角根儿几枝桃杏顶出了暗红色的苞蕾,就连那蜷缩了一冬的野草也伸展开臂膀,冲破泥土,拥进蓝天的怀抱。这样的时日,希望总是如形随形。爸爸,我们何不也鼓足勇气和癌魔抗衡!

窗外,风猛烈地刮着,鸟的哀嚎荡入耳际。揪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蜷缩在幽暗的墙角,屏息凝神 。天坍塌了,地沉陷了,洪水翻涌,猛兽出没,我拼力挣扎着拽住藤条,爬上一方木舟,看见爸爸忍着疼痛冲我微笑。我随时都会被咆哮的浪滔吞噬,可心却暖了。真害怕那昏昏的太阳啪地掉下,我的世界黑窟窿咚。

流浪了这么些年,是不愿违心地活着,也是为了走进你梦里。跋山涉水,终于攀上爱的极地,触到你的体温,触到心灵的画笔。没有去想遥远的风景,索性握笔在湛蓝的天空泼洒太阳、星辰,把父亲最灿烂的笑容发表在云朵上。抬头仰望,迟暮的年华挥动着警示的长鞭,把我和爸爸的时光逼迫到悬崖,直到枯萎暗淡。

一粒种子翻身冲破消融的春泥,朝着光灿灿的太阳伸展开手臂,呼吸呐喊,一洼荡不起浪迹的湖水,随着春风摆动心旌。微风燕斜,细雨鱼出,两者之境界何若不鹜?草长莺飞,枯木逢春,乃自然天命也。人们佝偻着身体从田园走向城市,最后又回归于自然。我想对病榻上的父亲说,乐观豁达,心情怡悦,笑对生命。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说实话,我不敢,尤其是在亲情面前。你大可说我矫情,做作,甚至是装逼,可我也么求办法,我就是我,克隆也克隆不来。再者说了,病床上躺的是我大,不是你大。不关乎你的事情,你当然不会操心。人都是有情有爱的,我疼爱自己的老子,关你孙子屌事!

人之生存状态犹如舟行于水,有顺水推舟和逆水而上之别。人们都幻想一劳永逸, 可现实的四壁却将我们碰得头破血流。生活设定了许多坎儿,要我们跨越后方可前行。父亲本来是个豁达、坚强的人,病痛给他积压了不少惆怅和困苦,看见病榻上的父亲偷偷拭泪,我忍住泉涌的泪,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沉默无言。

我想拥有一个村庄,村子里有父母,心爱的人,热衷写诗的孩子,还有医术卓绝的医生。这样我可以淡然地面对吠叫的狗、哞吼的老牛和深情的土地,领着爱人和孩子回家看望健硕的父母,陪他们拉话,给他们念诗。这样的日子多久会走来,我不敢去想。懵懂地走进一幅画里,才看见面目狰狞的病魔想拖走我的父亲。

王永耀

 

相关文章
2013-02-25 15:06:33
2011-10-17 13:23:46
2013-02-22 15:00:55
2013-12-24 08:13:34
2014-07-22 08:48:00
2013-11-20 09:04:44
2012-10-08 09:58:50
2011-12-13 08:49:1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