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浪 迹 飞 云 山 >> 阅读

浪 迹 飞 云 山

2014-02-08 08:18:1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6
内容提要:一片云彩飞起来,就显出它的气势,反衬的天空浩渺高远;一座山取名叫飞云山,它就叫出了灵气,也叫出了开阔壮丽的万千气象,尤其在苍茫的陕北!

一片云彩飞起来,就显出它的气势,反衬的天空浩渺高远;一座山取名叫飞云山,它就叫出了灵气,也叫出了开阔壮丽的万千气象,尤其在苍茫的陕北!当我攀着山路要离开时,忍不住又一回头。飞云山,实在是黄土地上一处奇特而张扬的自然景观。
   
比起我们耳熟能详的其它名山,飞云山显得无不寂寞和尴尬。它藏匿在高原的深处,因为是个很荒僻和无奈的去处,没有多少人知道有这么个山。我也是经过了千回百转的劳累,才最终走到了它的脚底。固守一方荒凉与瘠土的飞云山,让我体验到一种接近生命本体更为真实的东西,我的心灵颤动在天地无言的沉寂里。飞云山只有赶庙会唱戏,四周的山民们才聚拢而来,点火进香,给山上的财神爷伏卧磕头,布施些小钱。唱完戏,人皆在小路上东西南北地走散。山上的财神爷呢,没有了布施奉供,也变得贫困潦倒,庙宇像废弃的牛棚,破败不堪,只留下一座瘦山清冷地孤立荒野。当我远离了汽笛声声的喧嚣,走出人流拥挤的街道,靠近它时,兀突在我视野里的飞云山,孤独地峙立着,它在等待着另一个孤独者的造访,天地只是一片悠悠的空茫。那刻,我似乎明白了是站在了人生的荒原上,必须去干一件事了,我必须用自己的智慧去建造一片属于自己的生命家园,建造一块精神流放的终极之地,我知道,任何世俗的想法,都将使我远离孤独,远离这人生最高贵昂扬的生命底蕴。
   
我来飞云山时尽管是冬日,风也很硬,却依旧累出了满头满脸的热汗,脚片也隐隐地痛。步行而来的我,磕磕绊绊爬坡下洼,没有像当年的杜甫,骑一匹瘦驴,驴蹄哒哒地敲响山路上的青光石板。我一下子以自己的体验理解了所谓潇洒,所谓浪漫,就是历经大苦痛后散发出来的一种人格气质。我梦里诗里闲云野鹤的飞云山呵,你孤独的没有一丝鸟声的氛围,正是我渴望已久的灵魂的栖息地。穿行在空荡的山谷中,我几乎疑心会有一帮粗眉生眼的响马闯出来。在书房里的我,曾经得意地自封为行走在陕北高原的文学苦行僧。可真行走起来,才觉得这动听但也无不苦涩的青春宣言下,我将为之付出多么苦累和持久的精力呀。
   
生命需要寻觅和感动,于是我们选择了一次又一次的出走。
   
冬天的飞云山,刻骨的凄厉。与别的山峦不同之处和让人难忘的就是,它整体是一擎石山,周围山谷荡开,直通通就只有它了。风扯过,山上存留了几掬土,长了些焦黑的毛毛草草。把飞云山比作一柄雄纠纠的硕长的阳具也未必不可,它指向天空,反而形象极了。在陕北,它的阳刚之气实在泄露无遗。纯粹是大自然粗犷的雕塑,一首生命无韵的绝唱,它充满了震慑人心的力度和金属般的特质。
它粗糙苦黑的可以。山上没有亭台楼阁、潺潺流水,只有那座破败的庙宇。石缝上探出几棵黑瘦的老榆树,弯曲地伏了下来,想它已是几百年的物事了。真不知它是怎样在风风雨雨中活过来的?但我内心已充满一种无言的感动。它是为点缀山的苍凉而招展得一团蓬勃墨绿吗?扎根石缝,不屈着一种生命的韧性。它的每一片叶子或脉纹,都让人想起生命本身。除了这样的榆树,还有哪些树能够在这里扎根生长呢?这个冬日的时分,一位贫穷的诗人面对着几棵同样冷瑟的老树,他被那种生存的悲怆状态所昭示出关于生命本质的全部意义而缄默在天地浩渺的沉寂里。
   
我曾听到有人叫这山飞银山,字面的解释是,有人梦想从天空飞来一堆银子,好发笔横财。俗气的山名,暴露一部分人迷财的浮躁心态。外面是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许多人在大风中迷失了自己。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清贫地坚守着自己的精神阵地呢?谷子收割了,地里空荡荡的,谷茬成了土地最后的守望者。俗穗谷秆已被拉运到老远的场院上了。但我知道谷茬在等待鸟群,等待下一个秋天,它作了许多事情,可丰收却不属于它,而它生命必须经过的还有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被谷茬割伤目光的我,只能在清冷的风中一声叹息。我是奔飞云山而来的,我并非叩拜神灵给我物质的恩赐,我逃离喧器的人群,用自己的生命贴近自然获得深层的体验与交流。喋喋不休、持财狂放,那都是对生命的曲解浪费。我抵达飞云山孤独的内心里,只是想完成一次生命自我释放和重新的调整。
   
假如把飞云山位移都市中,它的粗犷和气势就会被一点点剥落而去,它作为富有情调的背景将被带进一个个很世俗的梦里。那样,山的命运就会被人改变了。人的命运呢,又是谁来改变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留在都市里大大小小的假山,它们外表的精美和好看只能取悦于那些同样精美和好看的红男绿女们。它们走不进我的目光里,它与荒凉和孤独无缘,它们一旦面对了飞云山,有理由无话可说,只能是在一大片杂乱和喧器的岁月中日渐麻木与僵直。
   
不管怎样想,确实没有一座山可与飞云山相比,我到过黄山,登过华山,也上过五台山,峨眉山和白云山更曾照过好几次的面。它们土石相依,给人另一种神往和苍茫。飞云山呢,只是一大擎的石柱,山上几乎没有黄土,好像光秃秃从地上出来的一棵巨大石树。稍站远了看,坚硬无比的飞云山,一团浑然大气,冲然端出。面对它,我躁动的灵魂深深地震慑了!我读出了一种源自生命本体的张扬,我将从此走出狭小的自我,完成一次生命真正意义上的跨越与成长。
   
一次灵魂深刻和涅磐的启迪。我们直立的生命必须消化一种坚硬而崇高的东西。
   
本是整块巨石的飞云山,不久前却发生了场裂变,就像被什么神力竖着劈了一刀,突然间迸裂了一半,山石纷纷扬扬溅落在山下的河道和村庄旁。山裂了一半,但并没塌掉它的高度。仍然站在那里,它的壮美,令我仰之惭愧,我以万分之一的领悟来解读它,并希图获得它关于生命的语言,它是一个完整而严肃的人生版本,我用心灵的力量来翻动它,尽管岁月在我身边匆匆而过,然而,有一种支撑生命的东西却在心间永远地留了下来。
   
飞云山没有名人题留。在石山搜寻半日,令人欣慰的是连凡夫俗子的到此一游也不曾见着半个。历史的脚步,没有在此留下多少痕迹。只有庙门贴一副红纸已发白斑驳的对联,字迹却不能完整地念全。山基本是自然的裸露,比起神灵拥挤、大兴土木所谓的名山,飞云山才真正显现了山的本真,尽管已不完整了,但它一派自然,没有造作之态,甚至粗糙的让人放不进眼里去。
   
其实我和这座山,也是无意地碰撞在一起。它也许无意我来,也不在乎我走,来来走走,它还是一座石山,一座真正的山!估计山上奉供的财神爷迟早也会溜掉,我以为没有了神的山,倒更能显露它的骨气。为了这座山的真实,短暂的停留后我也走开了。
   
但是,我知道自己还会来的,我的心情来越与荒凉漠远的境界合拍,喜欢起一个人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我越来越不耐烦现实给我的喧嚣和浮躁,但是,我还必须回到现实生活中去。有些事情,是不容你去作出选择的,这或许就是穿杂在我们整个生命乐章里最苍凉而无奈、最愁苦和悲哀的一串不谐的音符。

作者:北城

相关文章
2012-02-22 08:51:38
2011-11-18 10:29:47
2011-11-18 10:23:33
2014-09-19 09:28:10
2011-06-23 16:04:04
2017-03-30 14:54:30
2013-01-10 14:24:02
2013-10-31 08:57: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