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一朵什么样的玫瑰 >> 阅读

一朵什么样的玫瑰

2014-02-08 08:16:10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37
内容提要:对杨采妮最深刻的印象,是多年前徐克的《梁祝》,彼时的杨采妮青春逼人,演绎着泣血化蝶的千古爱情。美人归来,带着掩不住的倦,在文张武徐的护航下,有了这部《圣诞玫瑰》。

 

作者:第六感

 

 

(《圣诞玫瑰》电影截图)

 

对杨采妮最深刻的印象,是多年前徐克的《梁祝》,彼时的杨采妮青春逼人,演绎着泣血化蝶的千古爱情。美人归来,带着掩不住的倦,在文张武徐的护航下,有了这部《圣诞玫瑰》。

话说看到这个片名,就已不报期望,文艺过头的标题甚至让人觉得这是一部爱情片。毕竟不是像《致青春》这样的怀旧题材,只要有笑点有泪点,就可以引发一群人的共鸣。杨采妮野心有点大,用成熟女人的视角想要拍一个悬疑法庭片,可是终究还是存在功力不足的硬伤,云图太大,反而使得整部片子找不到一个最能打动人的落点。

这个故事的案情很简单,张震饰演的医生给自己女儿的钢琴教师桂纶镁做身体检查,被控性侵犯,围绕这一案件,人物们陆续登场,在各自的角度里去追问真相、洗脱罪名、谋求利益。前面一个小时的事件闪回,让戴着黑框眼镜的张震以罪人的形象定格,张震是很适合演这种角色的,他天生有一种让人难辨真伪的颓唐邪气。导演想让他来带领悬疑的部分,可是案件本身的单薄和事件相关细节镜头的欠缺,都让悬疑停留在了张震本身气质的部分而得不到舒展;郭富城这几年在表演上有了很多突破,在彭顺彭发的B+C+侦探系列里面,本身以最接近罪犯的心灵带着迷茫和痛苦寻找真相似乎更有看头,反观圣诞玫瑰里这种完全正向的角度,难免有脸谱化的嫌疑,尤其对寻找公义的主控官灵魂的塑造显得太过造作。他越用力表达,越容易让人觉得极度不真实;夏雨饰演的富二代律师,简直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部港片里,天生的演员也可以被活生生的毁掉,《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浑然天成的少年镜像太过精确完美了,这里的夏雨不是那个让人惊艳的影帝;小镁的外表很适合,但在表达内心戏的时候有点找不到支点,赵又廷式的咆哮在表达内心痛苦的时候竟然不能让人觉得感同身受;秦海璐在《桃姐》里面多好,不显山不露水的渲染本应该是她的擅长,硬是在这里把自己逼成了大妈;夏文汐的出场竟让人觉得老态龙钟,这位曾经早年香港风月片里大胆出位的女星,在法庭上的面部表情让我极度怀疑她完全没有入戏;还有李绮红,不说了,古灵精怪转变成护工的淳淳善诱,这一类似于女主角李静拐杖一样的角色完全可以不存在。

法庭对峙戏的部分,也偶尔有唇枪舌战、激烈辩论的速度快感,可是苦心经营的前半段谎言与真相的叠加性表述,从郭富城雨夜进入小镁的家开始,就已经活生生断裂了,导演开始苦心孤诣的讲童年伤害、阴影投射,于是那一个人代表一个谎言的罗生门式剧情迅速结束,转变为从女性的角度讲人性、讲关怀,并释放出无限的同情。

那就来讲讲伤害吧。

小镁饰演的李静,是双腿残废的钢琴教师,童年被性侵的经历,让她想爱却没有信心不敢去爱。她折着一种纸质的玫瑰花,玫瑰的花心写下对周医生想说的话,你今天对我笑了5你就是我的天使,这些话是一个憧憬爱情的少女对异性羞涩的表达,同时也是一个理想中美好爱情世界的自我投射。直到被检查身体之后,幻想开始切割现实,一出弱者被禽兽医生性侵犯的悲情案件上演了。她在法庭上坚持着要告下去,哭的梨花带雨见者动容,很难让人不同仇敌忾、爱怜同情。直到绿叶廖启智提出为什么李静可以坚持下去?要知道作为性侵的原告,不断重复被伤害的过程,本身就是煎熬,为什么她可以坚持?

案件开始翻盘。相关的人物陆续走到台前,李静的母亲,作为关键证人,点燃了一颗隐匿已久的童年zha dan。原因自然是让人不忍猝读的,童年被母亲男朋友性侵犯的经历,让她对母亲的无动于衷深感痛恨,这种痛恨让李静将伤害投射到她喜欢的人身上,以弱者的姿态和获取同情的方式向无辜者施暴,她用性侵犯来表达自己也可以有感觉,证明自己与正常人一样是有生理反应的。而性侵犯在这里可以解读为一种被人喜欢的表现形式。看到这里,自然不难理解小镁黑而浮肿眼圈下的咆哮体,这是一个长期生活在心理隐患状态下自卑者的自我实现,这种自我实现变成一种邪恶的伤害他人的行为。

多么的可悲。她是受害者,却最终演变成害人者。

有句嬉皮笑脸的话曾经这样说:每个混蛋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受伤的灵魂。越是缺乏性吸引力,越想要自己可以风骚入骨,风情万种;越是双腿残废,无法正常生活,越想要经历正常人的种种。这些隐秘的受伤的灵魂,为求愿望的达成,常常要用自我毁灭的方式,与痛苦做撕扯。童年或青少年时期的巨大伤害,是可以相伴终生的,午夜梦回时或许也常常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连接到很多年前的某个场景,然后在梦中奔跑、逃脱、挣扎,并在哭泣中醒来。

如果你这样梦过,或许可以理解李静的恐惧与悲伤。

这样一个在心理学范畴可以表达的更加深化的主题,在詹姆斯曼高德的《移魂女郎》里面,有更多元化的陈述,各种边缘化和分裂的人格在一个小小的疯人院里面进行自我欺骗,每一个女孩都代表着一种受伤的型格,那个不断逃离却又永远会回来的lisa,不就是想要控制住命运的却控制不了的另外一种反叛表达嘛?

是伤害他人还是自我欺骗?是清醒的去触感疼痛还是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调整?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是心理隐患者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也许人的自我实现需求,都是想让自己成为可以控制命运的人,而不是无力反击的失败者。片中小镁曾追问,这件案子如果我胜诉了会怎样呢?过回原来的生活吗?可是原来的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曲终人散时,法律的裁定并不是全部,能修复那些无形的伤害,治愈内心的伤痛,才能脱胎换骨,平静的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相关文章
2013-10-15 15:18:36
2015-11-06 08:52:15
2012-10-10 17:19:17
2013-05-27 08:52:29
2015-04-14 08:59:07
2012-10-09 10:52:47
2014-11-17 08:51:00
2013-10-14 16:06:4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