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徐静蕾升职记 >> 阅读

徐静蕾升职记

2014-02-07 08:14:56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46
内容提要:我拍前两部电影的时候,很多人说不是我拍的。我自己知道是我拍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好导演,那两部片子里的很多毛病,只有我才会犯。

作者:受访:徐静蕾 采访:南方周末记者石岩

我拍前两部电影的时候,很多人说不是我拍的。我自己知道是我拍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好导演,那两部片子里的很多毛病,只有我才会犯。

以前我演的那些角色,要不就是谈恋爱谈得昏天黑地,要不就是死等情人。我再也不想拍那样的电影。我就不是这种人的,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友,我会教育她一下:你别这样,自己有自己的事干。徐静蕾的口吻轻松而实诚。

在北京市朝阳区长大,看着大北窑从一片荒地长成国贸、长成中国最繁华的CBD”,徐静蕾要借《杜拉拉升职记》完成一个长久以来的愿望:拍一个城市的、时尚的、像现在的生活的片子

415日,徐静蕾自导自演的第四部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将在全国公映。杜拉拉成本不到2000万,算是徐静蕾自导自演作品中投资最大的一部。

《杜拉拉升职记》是一部描述白领生存法则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杜拉拉用非潜规则的方法在职场打拼,靠个人奋斗获得成功。小说2007年出版后三个月,销量就超过10万。

导演张一白欣喜地发现,杜拉拉话剧、电视版权都卖出去了,反而电影版权还没有。他当即买下版权,而导演,张一白认定了必须得好哥们徐静蕾——她不单是演员、导演,还是《开啦——职场》的主编。

从开机开始,杜拉拉新闻不断,请全球五百强的人力资源总监做荣誉编剧;请时尚女魔头帕翠西亚·菲尔德给主角做造型……不要以为这只是娱乐新闻。每个娱乐头条都是一次营销的开端。荣誉编辑志在吸引企业界的目光,菲尔德则是为时尚圈寻找的赞助由头。短短几个月,杜拉拉的赞助商一圈圈扩大,到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成为投资方。

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战果是:通过广告植入,目前投资已经回收三分之二。

徐静蕾你要多读书

现代人青春期太长了。我妈妈25岁就有了我,再过五年又有我弟弟,从25岁,她的生活就不是她个人的生活。现在我35岁了,我还是没想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

我身边有一帮朋友,都三四十岁了,有了孩子,可还跟孩子一样:孩子成绩不好,他们会说没事,成绩不重要。跟我的父母那一代人完全是两码事。

我爸爸特别高大全,看到电视里有亲热的镜头,他比你还不好意思,赶紧换台。直到现在,他还经常说:徐静蕾你要多读书。他反而不问我什么时候结婚。

总之,那一代父母不是特别人性化,或者从不让子女看到自己人性化的那一面。而这一代父母展示出来的全是人性的、有缺点,有时候甚至很讨厌。也没见得孩子有什么不好。

这就是《我和爸爸》的由来。

我说的我的父亲只是我的朋友。我说我拍的是我爸爸,可能我拍的是我男朋友。

我父亲那一代人随着年龄的衰老,表现出一种巨大的悲剧感。他们不再能适应社会。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很强壮,什么都罩得住,可是慢慢地,他不再那么厉害,在家里说话也不再那么有权威。他是第一代下海出去干公司的人,可他折腾了一辈子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小买卖而已。一个是我爸爸,一个是我身边一个比我大很多的朋友,我就想在电影里呈现这样一个过程:刚开始的时候,还混得挺开的,后来突然脑溢血、中风。

 

 

杜拉拉的公司集体旅行,去了泰国芭提雅,这是电影里最的产品,泰国旅游局支持了影片在 芭提雅的拍摄,这也是受到冯小刚《非诚勿扰》的启发。(CFP/ 图)

 

干吗不让凳子演凳子

当时谁也不认为我能拍电影,尽管我已经是一个著名的电视剧女演员了。

我在学校的时候,拍了几年电视剧《新言情时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那个时候没有像我这样的演员,赶上天时地利人和,所以还比较火。可是我拿到剧本,发现都大同小异。改演电影吧。从2001年起我就不接电视剧了。

2001年起,《开往春天的地铁》、《我爱你》……电影一堆一堆的来,但还是一样的东西。

那么多角色,我从来没有被哪个戏打动。比如我拍《将爱情进行到底》,打动我的不是那个电视剧,打动我的是那段时光。李亚鹏、张一白、王学兵一帮人,哪是拍戏,是去上海玩,拍完戏就是卡拉OK,男的喝大酒,第二天醉醺醺地来上班。

很多人说我的公众形象是《爱情麻辣烫》定下来的,可是对我来说,就演了七天,就号称演了一个电影。

我从来不觉得表演是创作。说白了光打在脸上,它是逆光、侧光,还是曝光不足,还是曝光过分,你的表演都会呈现完全不同的样子。表演上附带着太多的东西,跟你没太大的关系。演员是很被动的。姜文有一次不是说吗,你是一个桌子,人家干嘛非让你演一个凳子,人家干嘛不找像凳子的人演凳子。

演员的工作太靠运气,这不是我想要的。

不就是摄影吗

就在我对表演这个工作越来越厌倦的时候,一个朋友开始在我耳边,像念咒一样,不停地说:你当导演吧,我认识很多导演,不觉得他们怎么样……

他怎么就觉得我能当?

属于突然想起来就拍了。我跟几个投资人谈过,包括韩三平,当时他还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是我的直接领导。可是我发现我没办法说服人家。我去拍电影?能不能拍完我都不确定。正好当时赚了一些广告的钱,也不是很多钱,有点觉得钱多了没地方花,就自己投资。开始投了一百多万,没想到后期那么复杂,超了预算,最后是两百多万。

开拍之前,我心里特美:什么时候电影院里放一个电影是我拍的,那是什么感觉!可到了现场,我突然发现我不能跟摄影师沟通。我跑到走廊里待了半天。我确实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跟人家讲。尽管我觉得自己挺会拍照片的。不就是摄影吗?我懂啊,画画都学过!

我人生的挫折在20岁之前基本上就经历完了,那次算是一个坎儿,当时我撂挑子的心都有了,反正也只拍了一点。

粗剪之后,我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第一放映室看片,越看越不好意思坐在那儿,怎么那么难看呀!可是隔了几年,我又看了一次。我觉得挺好的,虽然手法上非常干巴,但是一个指到人心里的东西。

怎么那么啰嗦

到现在我最喜欢的还是《我和爸爸》——虽然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得了很多奖。

来信我只看过一遍,是在日本做胶片时看的,当时我就觉得:怎么那么啰嗦,那么多旁白?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那点情怀。。

来信是《我和爸爸》的一个延续:我还能拍电影。

那是一个冬天,阳光特别好。我想找一本书看。随手就抽出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边看一边哭得不行。但跟我上大学、在宿舍看的时候哭,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那时候我觉得那个女的好可怜,碰到了一个负心汉。这次看,觉得那个男的太可悲了,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结果证明完全不是,不明真相地过了一生。

十年过去了,为同一本小说难过,完全是基于不同的原因。我当时就决定拍这个。

开始我想把故事放到现在,因为女主角是个交际花,题材有些敏感。算了,改到民国。

但民国戏就不是我那点钱能拍的了。我又去找了董平,他说你要多少钱,我说1500万。

来信之后,有人找我拍《武则天》。投资也不小。一度甚至到了8000万。后来他们资金出问题了,一直拖着。我是没有耐心的人,就像装修,好不容易装修完了,我又不想住了。惟一的收获是当时我看了很多关于唐朝的书。

以前我拍电影从来没有在投资上费过劲。《武则天》让我觉得怎么这么麻烦。那我还是拍一个小片玩吧,就是《梦想照进现实》。

拍完梦想,我对导演这个工作非常自信。我拍前两个电影的时候,很多人说不是我拍的。我自己知道是我拍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好导演,那两部片子里的很多毛病,只有我才会犯。梦想的空间那么局促,两个人一直窝在里头,讨论生存还是毁灭,你反而要想尽办法寻找不同的表现形式,否则那片子没法看。梦想是我的毕业作品。

两个晚上看完小说

梦想之后,我三年就没做跟电影相关的事,除了演点广告,演几个大配角,《投名状》、《新宿事件》……陈可辛、尔冬升导演,李连杰、金城武、刘德华、成龙、金城武跟你演对手戏,有拒绝的理由吗?我连剧本都不看,因为他们都是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他们也不会白白设计一个女的角色,多少有点戏,所以就去了。

但我真不觉得,我那三年跟电影有什么关系。我在开公司、办电子杂志。

杂志有玩玩的想法,也有事业的成分。演员和导演好像不是可以长期做的事情。有一个朋友说,你办电子杂志吧,在网络上推广很容易,不用花很多钱。我说好吧,这也算一个事。

头两年特别费劲,什么都不懂,什么成本核算,根本掰不开镊子(北京土语,意为不开窍),也不知道该找谁。认识一些作家,第一期就做了王朔和韩寒,但是一本杂志不是光靠这个撑起来的。

现在从容多了。我们发行量最高一期,各个平台下载数据是1200万,平均也有三四百万。《开啦》已经成了一个品牌,有人跟我们合作开发银饰;艺术研究院想在年轻人中推广中国艺术,也来跟我们谈合作。

做了三年公司,我的观念发生了一点变化。以前我爱看复杂的、慢的故事,现在我晚上回家看的都是都市的、挺水的那种女性肥皂剧;看杂志也是,就愿意找轻松好看的封面。《南京!南京!》可能拍得很好,但我真不喜欢看。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日本人太可恶了,中国人那段历史太可怜了,我不想看一帮人演的片子,纪录片比那个震撼多了。有一次我看《yes,man》,我明明知道这是典型的美国白痴励志片——“明天你可以再来过那种东西,但我需要这种东西。

如果我拍电影,我也想拍这样的,轻松、时尚、浪漫、美好。《杜拉拉升职记》就显得特别合适。它让我觉得新鲜、有意思,我两个晚上就把小说全看完了。

写坏人太容易

一开始,我并不想演杜拉拉。第四部了,我能不能轻松地当一次导演?

请帕翠西亚·菲尔德是我的主意。当时他们都觉得我疯了。

去年和前年,我都在美国住过两个月。认识一些跟电影有点关系的朋友,我去找他们帮忙联系。结果人家就答应了。后来一度说来不了,因为《欲望都市》要开拍,时间上来不及。特别幸运的是,《欲望都市》在迪拜遭到了抵制,当地政府不让拍,毕竟是阿拉伯国家。这么一来,刚好把我的时间弄出来了。

我们的故事,跟小说不太一样。杜拉拉没有从广东转战北京、上海的经历,上来就是一个北京女孩找工作。为了突出跨国公司的氛围,我们把男主角写成了ABC(只会说英文的华人)。小说里的两个配角黛西和萝丝被合并成一个人,并且跟王伟和杜拉拉组成三角关系。但这个三角关系不是直接的,一个是前女友,一个是现女友。

本来我们有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一边采访一些公司高管,一边也把我们写的故事讲给他们听,那次在上海,讲到后来我自己都觉得太繁琐了。我也看过《穿Prada的女魔头》,故事其实非常很简单,没有那么跌宕起伏。

我的兴趣不在职场规则、勾心斗角。我不想在电影里写坏人。挺好的一个故事,干嘛非要出现一个坏人。写坏人太容易,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报个假单子,背后插人家一刀。这回我就想拍一个很漂亮的、让人觉得美好的电影。

相关文章
2014-12-11 08:49:53
2014-08-28 08:22:39
2014-01-06 08:13:14
2014-03-05 08:30:28
2014-08-25 08:01:46
2016-11-29 10:36:17
2014-08-21 08:17:37
2014-12-08 14:29:5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