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春 起 陕 北 >> 阅读

春 起 陕 北

2014-01-27 08:18:4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4
内容提要:残冰消融,一带窄水已日见活气。山坳里几株黑瘦的杏树,悄悄顶出了暗红的苞蕾,似乎就要有了灿开的迹象。

残冰消融,一带窄水已日见活气。山坳里几株黑瘦的杏树,悄悄顶出了暗红的苞蕾,似乎就要有了灿开的迹象。粗糙的老榆,像顶了漏洞百出的伞,稠重的枝子,缀满了黑绒绒的颗粒。两只麻雀似乎在试腿力,起落了几下,又腾地飞走,仅剩枝子摇呀摇呀。陕北的春来得真是迟迟的,已是三月阳春,山峁还是荒落,一切像群情窦初开的少女,躲躲闪闪,藏匿的深。

清明时节没有纷纷的雨,却起了恼人的老黄风,天空黄败败的,刮得人灰眉土眼,却偏还得上坟绕纸。风三天两头停顿了,土窑洞里就落着一层厚厚的土尘。这样的夜里,总令人烦躁不安!半夜总被虎啸狼嗥般的风声吵醒,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人越苦闷,越伤心,顿觉生活着只是孤苦零丁!总思谋着捱过这段时日,这样就想起了盛夏的繁茂,清秋的高爽。

阳婆上来,一点也不鲜艳,甚至还有些冷气侵人,它实在比不过秋阳的绮丽,秋阳的气质。我对秋日一往情深,就是四、五月份,在陕北,山水清秀的虽不彻底,也还好看舒心些。可是我又怎能躲过这烦人的春起呢。如果在冬天,风又冷又硬地吹着,群山朗朗风骨,倒也气势。可是这干枯的春起有什么呢?羊儿在山坡吃草,啃得却是枯萎的荒叶,放羊的人儿没有睡着,眼睁睁仰看着空中滑过一只鹰,在地上闪个黑影,一会儿什么也没有了,天空是很远,却并不高爽,逼得人心慌。

这样的时日,哪有心情到处走动呢?躲在窑洞里,涂抹一些和心情一样阴郁的文字,翻几页书,只是不肯走出半步!这年春起,加之曾经海枯石烂的女孩弃我而去,我那缠缠绕绕的思绪,又如何说得起,只是软作一团泥。还好,黄昏里,终要来一场雨了,可是,天却老阴阴的,不晴,也不落雨。直到云朵稠稠地滞拥在山头,淅淅沥沥的丝雨才下了起来,心境也梳理得顺了些,有了一份轻微的惊喜。是春天的声音,牵引我奔走在田野上。

春雨真好!倒不完全是它金贵如油,蒙蒙的烟雨,雾罩了陕北,石板路青青而湿润,洗去了群山浮躁的土气,四周变得清丽起来,心情一好,看着什么也顺眼些。有了想言说心绪的冲动,可是局促中如何能找到一个知音!于是,在雨中溜垯,一直漫无目的地走下去。直到后来,听得见雨声大了,刷刷地响,赶紧裹了衣衫跑回家门,看来一场湿湿透透的雨,真要给陕北父老一个喜人的答复了!

放晴后的陕北天,阳婆也烫起了人。山路上不时迎面碰着驮粪的驴儿,蹄子在春天里响着,很响地打着鼻息。只几天里,眼睛就放亮了,秃峁的山柳已经有了嫩绿的颜色,枝条柔柔地漾着。松软的坡洼着了一层疏落的荒绿,是尖细的野蒜苗,掏几把回家洗净,一口一口就着吃窝窝,挤了眼瞭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山里野趣,又有谁懂得细细地品味呢。

终于有了好心情,我又如何让它轻易溜走呢?即使在夜里,也迟迟地不睡,独自一个人走出屋子,寻瞭一遍村落周围的野景。

最好去赶一回戏会吧。婆姨女子,赶山上会,倒是有看头的很。戏没看出个头绪,好女子倒是见了不少,可是,爱又能怎样呢,照样半日里又要回到家里,吃饭没了味,老想起那几张最俊俏的眉脸,心里只有空虚,苦害一段长长短短的相思。可也好,过不了多少时日,农事就紧张起来,也就淡漠了许多赖蛤蟆的作想。耕田下种,担水浇菜,在忙乱中,春起总归要过去了。

而我,悉心地把欢乐和忧伤一并打点,当作走向另一个季节的简单行囊。

北城

相关文章
2012-05-18 15:03:50
2011-11-09 10:15:36
2011-11-09 10:15:04
2011-08-15 17:16:01
2012-05-17 09:15:36
2011-11-09 10:09:29
2012-01-18 08:47:58
2011-06-24 10:02:3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