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路边的野花 >> 阅读

路边的野花

2013-12-02 08:20:4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7
内容提要:一座山表现它的状貌,不单是高高耸起它的躯体,它还通过着附在身上的沟壑,乱石,杂草,朽木以及断垣来显示它的胸襟;一条河不只是通过波涛汹涌,浪花飞溅来表现它的浩浩荡荡,它还通过汇聚小溪,暗流,臭水沟来彰显它的谦逊和气度。

一座山表现它的状貌,不单是高高耸起它的躯体,它还通过着附在身上的沟壑,乱石,杂草,朽木以及断垣来显示它的胸襟;一条河不只是通过波涛汹涌,浪花飞溅来表现它的浩浩荡荡,它还通过汇聚小溪,暗流,臭水沟来彰显它的谦逊和气度。当我们脑海里蹦出“树”的字眼,立即就会想到高大,粗壮,枝桠伸展,郁郁葱葱的画面。可这只是它的一小部分,它还会在秋天悲伤地落下满身枯黄的树叶,变得光秃秃,忍受冬日凛冽的寒风,还有我们永远也无法用肉眼窥探那地底下的盘根错节,怎样用坚韧的根系寻找行踪不定的水源和养料。它还会慷慨地向人类献出它的果实,闪电和风暴来袭时,它无助的,孤独的挺起战斗的腰杆,阳光照射时,它就会忘记所有的孤独和酸痛,闪烁着得意的粼光。

    一株路旁的野花同样会呈现它作为花的全部面貌。它不是温室里调好温度和水分的环境下在冬天开出的花,也不是在阳台上隔着玻璃不知春风为何物的盆景,它就在那里,长在路边。

    在这个没有雨水的春季来临之际,它破土而出,一辆庞大的汽车咆哮而过,向路的尽头驶去,留下一股烟尘。它望了望通向远方的那漫漫长路,再看看身边,背靠石山,几颗落满灰尘的小草,以及一块从山崖上滚落的石头。哪儿也去不了,就在这儿吧,逃离即死亡。柔弱的根芽必须向坚硬的深处进发,野草帮不了它,石头帮不了它,它必须独自在种子的核心处寻求唯一的力量,两瓣幼嫩的叶子已然兴致昂扬地挺起了头颅,初次感受了风的抚摸,开花结籽的使命一刻也不敢忘记,你能想象这微小的生命正在酝酿着怎样的抗争和蓝图吗?

    或许它可以生长在河畔,或者绿荫里。周围长满它的伙伴,水源充足,庞大的家族里它是受庇护的一员,这块土地也经年累月的只为它们生长而效劳,它只需一丝力气就可以撑开下一个绿叶,只需坐等时间流逝,便可开出鲜艳的花,扭动婀娜的身姿,与同伴媲美。靠着这身边的河流,待到种子成熟,把它流送到遥远的,肥沃的原野。可这些它不敢奢望,死亡随时会降临到它的面前,干裂的路基坚硬无比,它必须日以夜继地将根向下探寻,时日不多,烈烈夏日即将来到。

    汽车飞驰而过的瞬间发现,它根的伸展会比平时轻松许多。轰隆隆的声音,沉重的车轮碾轧路面时,周身都在剧烈的抖动,如万箭穿刺,像经历一场短暂的世界末日。但它很快发现这疼痛的抖动却使土壤得以短暂的松懈,它可以趁势让根轻松向下延伸。多么惊奇的发现,疼痛和欢乐天生本是一家。一场惊心动魄的生长旅程开始了,让苦痛尽管来袭,那蕴藏在根系的欢乐也如影相随,就在这恐惧但充满期许的等待中,它一次次将根深深地扎了下去,让雨水虚伪的怜悯之心无处安身,让它远远飘散。

    太阳啊,你照亮了它所有的行程,却让它苦苦寻找归宿,漆黑的夜里,纵然那些借着你光的星星拼命闪耀着它的眼睛,但它不会迷路,在它破土而出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向你叩问,申明生命的意义。你看它至始至终地发出誓言,它要让你全部的光华凝结成一声轻微的叹息驯服地俯卧在它心灵的角落,你就是它奴仆,它不会在阳光火烫的箭翎中倒下。

    滚烫的路面燎起的热气逼烤着它,花朵还未绽放,就要绽放了。可它如何能让它最骄傲的花朵曝露在似火的骄阳之下,必须作出决定,如果错过时节,种子就会成为干瘪的秕壳,所有的努力就会成为泡影。多少天来它积攒的力量和水分都只为绽开这一刻。为了节省水分和养料,它不敢让身躯长高,叶子长宽,它要托举一朵花火,它要让所有的种子成熟,饱满。不能退缩,逃离即死亡。让那火热的夏天看到生命的奇迹吧,它纵然可以使奔腾的河流干枯,让森林着火,让傲慢的庄稼萎缩。但,它绝不可以让一株一生充满不屈意志的野花低下屈从的头颅。

    它绽放了。那肆意张开的朵瓣笔直,颜色惊艳,毫不掩饰。这朵野花一生最艰难的时刻开始了,它把茎叶的所有养料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花朵上,根茎绝不能有片刻停息,它那惯于搜寻水源的触须运筹帷幄,信心十足。所有的激情开始燃烧,甚至会把它自己灼伤,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为了秋天,为了成熟,为了饱满,它义无反顾地准备与干涸和炽热来个鱼死网破。

    你看,它胜利了。在盛大的秋季来临时,它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消瘦的身躯举起一簇多么饱满,金黄的籽苞。再也不用吹响冲锋的号角。可它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眼它倾尽一生的成果。没来得及给种子做最后的嘱咐,它只留下一副坚硬,直挺的身躯,好让种子被风带走。

    收获了的老农赶着缓慢的牛车远远的来了。他驮了的腰身宛若背一座大山前行,步履稳健,沉默不语。花白的胡须被秋风捋的顺溜溜。身边缓步的老牛“噔咯,噔咯”的声响度量着收获的分量。走累了,老农坐在野花旁的石头上,不用着忙,时间在哪里都不会停顿。勤恳的老牛温顺的四顾张望,很快它便瞅见了这支花骨朵,果断地用娴熟的舌头一卷,将花整个吞下。

    种子的外面一层密封的皮壳已将种子包住,不会在牛肚里分解,消化。野花的深谋远虑让人叹服。或许在明天,老牛在开阔的原野闭目享受秋风吹拂时爽快地拉出一坨牛粪,这坨热气腾腾的牛粪驻满了野花的种子,注定要在下一个春天蓬勃生长,野花的抗争历程才刚刚上演。

相关文章
2013-05-27 08:25:32
2011-12-07 10:26:40
2013-11-19 14:27:22
2014-01-27 08:18:42
2013-05-22 09:41:49
2013-10-14 08:55:39
2012-03-16 10:02:49
2018-01-25 16:32:1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