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影 像 >> 西北线的毕业行 >> 阅读

西北线的毕业行

2013-11-27 08:15:22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93
内容提要:“记忆既不是短暂易散的云雾,也不是干爽的透明,而是烧焦的生灵在城市表面结成的痂,是浸透了不再流动的生命液体的海绵,是过去、现在与未来混合而成的果酱,把运动中的存在给钙化封存起来:这才是你在旅行终点的发现。”—— 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位于夏河镇的桑科草原。 (刘茏芸/图)

“记忆既不是短暂易散的云雾,也不是干爽的透明,而是烧焦的生灵在城市表面结成的痂,是浸透了不再流动的生命液体的海绵,是过去、现在与未来混合而成的果酱,把运动中的存在给钙化封存起来:这才是你在旅行终点的发现。”—— 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去年7月,买了一张南京至郑州的火车票,穿着我的破匡威鞋,背上背包,开始了我的西北线毕业旅行:洛阳—兰州—夏河拉卜楞寺—桑科草原—西宁—青海湖—敦煌—西安。我的梦里仍然时常出现那些风景那些人,是所谓牵挂。无论是桑科草原的牧民,还是拉卜楞寺的小喇嘛,又或夏河镇上三五成群放学的学生,还是大巴车上气场十足的藏族大叔......只要你投之微笑,无一例外地都会报之以腼腆真纯的回笑。青海湖旦切大叔一家如亲人般给予的热情,至今想起都会感动。

景之于人,在乎于一见钟情,在乎于想象之外。去之前常想自己为何如此执迷于背包旅行,途中忍冻挨饿而不知悔,后来在夏河镇的夜里,躺在拉卜楞青旅的炕上,裹着棉被的我,看着窗外飘忽的经幡,受伤的腿还晾在一边。我清楚地记得那刻心中划过的一瞬间委屈和害怕,然而紧接着即被庞大的满足和兴奋所覆盖,也许答案已经被我寻到了。

青海湖日出:由于青海湖天气变化无端,时常日出的时候又云层密布。所以,旦切大叔说我很幸运,遇到了无遮拦的日出,颜色这样分明。(刘茏芸/图)

夏河镇:住的青旅房间窗外的景象——天将黑,山被云雾轻抚安眠。 (刘茏芸/图)

洛阳龙门石窟:有许多人对着释迦摩尼佛祖磕长头,我却更喜欢小弟子阿南的神情,仿佛历经一切世间苦难后的淡然,不悲不喜。(刘茏芸/图)

拉卜楞寺:那日下午,在拉卜楞寺的长廊上悠闲地坐了一下午,什么都不干,只享受这高原的蓝天与红墙。(刘茏芸/图)

旦切大叔一家:那日正好大叔的儿子从外地回来,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换上了“华服“,坐在草地上聊天。(刘茏芸/图)

禹王池鲤鱼:虽已有李商隐的诗在先,但更中意胡兰成的“水仙已乘鲤鱼去,一夜芙蕖红泪多 ”。 (刘茏芸/图)

作者:刘茏芸

网络编辑: 李夏同

来源:南方周末

相关文章
2017-02-24 09:47:13
2013-04-19 14:46:23
2014-05-20 08:32:12
2013-11-01 08:34:44
2013-12-09 08:22:02
2013-01-09 10:42:23
2011-11-19 10:41:39
2014-01-13 08:26:1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