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父爱贵如金——忆先父张友清烈士 >> 阅读

父爱贵如金——忆先父张友清烈士

2011-08-02 18:34:0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07
内容提要:张友清,陕西神木人,1906年生,曾毕业于神木中学,山西“国民一中”,后毕业于“中国大学”。1930年任天津、北京市委书记,1936年任山西工委书记,后任北方局统战部长、宣传部长。1942年7月1日在日本陆军狱中英勇牺牲,时任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秘书长。1953年正式追认革命烈士,并在太原双塔寺烈士陵园建墓立碑,在《中共党史人物集》中,为其立传。


1938年,第一一五师与中共北方局部分干部在晋西孝义县碾头村留影。前排右起:王秉璋、林月琴、郭明秋、张友清;二排右起罗荣桓、杨尚昆、林枫;陈光。

(图片来源于本网站论坛,因需要进行了裁剪)

1942年初,我正在延安保小学习,父亲远在太行山中坚持抗日斗争,他是北京局和八路军总部秘书长。在日寇发动的“五一大扫荡”中,不幸英勇牺牲。因为路途遥远,信息不通,1945年夏,我才得知父亲光荣牺牲。从来不会哭的我,却大哭一场,我似乎体悟到,我成了孤儿。从此,改变了我的性格、命运和人生道路。

父亲在我的记忆中,非常模糊。好多善良的伯伯、阿姨们都十分同情我:你要实在记不起来你父亲的模样,就看看你的叔叔。他们哥俩太像啦!

印象中,父亲和我一起生活仅仅两次,加起来顶多一个月不到,这少有的点滴回忆,却在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初享天伦之乐

1937年春,母亲艾静茹在渭南县以小学教员身份为掩护,坚持党的地下革命工作,正碰上“双十二事变”。国民党的飞机成天狂轰滥炸,一天,母亲正带引我和同学们进防空洞,不幸母亲在洞口被炸成重伤。地下党立即将我们母子俩转移到较安全的富平县,当时兵慌马乱,缺医少药,终因抢救无效而去世。失去了可爱的妈妈,父亲又不在身边,我成天躲在墙角痛哭流涕。正在万分悲痛之际,一天黄昏,突然来了一位“陌生人”,瘦小的个头,穿一身灰色大褂,带一副圆形深度眼镜。轻轻向我招手并叫道:“燕儿!燕儿!快过来让爸爸抱抱!”我看着这位从来没有见过的“生人”,扭头就跑。一头扎进一位阿姨怀中,阿姨笑了,抚摸着我的头轻轻地说:“别怕!这就是你日想夜盼的爸爸,快去!叫爸爸!!”

原来爸爸来看我啦,我马上高兴的跳起来,扑到爸爸怀中,爸爸吃力地把我抱起来,用力地亲了又亲,后来知道,爸爸刚从监狱中出来,身体非常虚弱,但感情却达到了顶点,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1933年,母亲带我离开监狱时,我才一岁,而今天再见面时,却只剩下一个四岁的孩子。爸爸很忙,成天有人找他谈话。但他总是忙中偷闲,挤时间和我在一起。我最爱听他讲故事,特别是在回太原的火车上,再没有什么人来打扰我们,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听爸爸讲各种各样的故事。爸爸说:“将来你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我却说,我再长也长不了那样高。逗的周围好多人都笑了。到太原后,爸爸全身心投入工作,把我托给杨妈妈(杨献珍的夫人)代管。当时形势万分紧张:抗日、转移、统战、宣传等等工作,都要时任省工委书记的父亲操心。尽管如此,爸爸还是抽空看看我。不久就将我们这一批家属的孩子转移到延安。这段生活尽管不长,但爸爸的慈祥、开朗、风趣的性格深深刻在我的心上。我一直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这段闪电般的父爱。

人民的儿子

1939年夏,爸爸回延安参加中央召开的统战工作会议。住在北门外,尽管工作特别忙,还是派人从“保小”把我和杨国福(杨献珍之子)、王敏清(王英之子)、康国雄(王达成之子)等接到延安。白天爸爸开会,晚上就和我们一起散步、聊天。他看到我们个个健康活泼,还会写字唱歌,心里特别高兴。为了让我们吃好、玩好,整整一个星期安排我们吃小灶。时而还带我们去下小馆。

有一天,爸爸严肃地告诉大家,孩子们,过两天就要回前线打日本鬼子了。你们在延安又安全又幸福。要好好学习,将来建设新中国的任务就靠你们了。他早上叫警卫员带我们去延安的一家照像馆给大家照了像,后来这些发黄的黑白像片我非常珍惜,它简直就是我们家的文物。

分别的那天,我望着爸爸只点了点头,连爸爸也没有叫出声来,后来一位阿姨告诉我,爸爸非常伤心。他说,这孩子交给人民了,人民会把他培养成才的。他永远是人民的儿子。

我并没有想到,这次简单的分手竟成了永诀。

独特的人格魅力

爸爸辞世牺牲已近七十年了,但他在老战友、老部下的心目中仍然充满了生动活泼的人格魅力。刘澜涛伯伯曾说,友清博学多才,能说会道,马列主义水平相当高,六年多的共同监狱生活,虽然生活艰苦,斗争残酷,但只要和友清在一起,气氛立刻轻松、活泼起来。尤其是他搞的“精神会餐”,大大鼓舞了难友们的斗志,常常从铁窗中传出战友们的笑声。杨爸爸(杨献珍)回忆道,友清身体虚弱,本来支部决定不让他参加绝食斗争,但他一定要参加,并坚持到最后胜利,友清是个非常讲信义的好兄弟。彭大将军在延安时对我讲,你爹爹是个好同志,理论水平高,工作能力强,本想调他回延安学习,休养一下,可是工作实在离不开他。……,太可惜了!牺牲时才三十七岁。还可以做很多工作,他是我的好战友。

刘妈妈(继母)回忆说:友清对我从政治到生活都特别关心,对我要求也特别严。每次见面提及父亲,她总是泪流满面。一位国内贸易部的离休干部告诉我,我是你爸爸的老部下,在北方局时,经常听你爸爸做报告。他总是古今中外,广征博引,深入浅出。大家都爱听张秘书长的讲话。19427月,他不幸牺牲了,我们还开了隆重的追悼会。有一位满头银发的阿姨说,认真讲,你叫我大姐更合适!因为我那时是友清同志的干女儿。真的,你爸爸对我们那批女青年八路格外关心,帮助也特别大,使我们更加健康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俗话说:人一走,茶就凉。可是父亲去世近七十年了,他在人们的心目中仍然像生前一样,是他们的战友、兄长、老师、朋友。

父亲是一位革命理想主义者,短暂的革命生涯,他没有为自己的家乡、亲属、子女办半点事,甚至托战友稍微关照一下都没有。他自己是人民的忠实儿子,他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交给了人民,成了人民中的公仆。

张友清,陕西神木人,1906年生,曾毕业于神木中学,山西“国民一中”,后毕业于“中国大学”。1930年任天津、北京市委书记,1936年任山西工委书记,后任北方局统战部长、宣传部长。194271在日本陆军狱中英勇牺牲,时任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秘书长。1953年正式追认革命烈士,并在太原双塔寺烈士陵园建墓立碑,在《中共党史人物集》中,为其立传。

作者: 张燕林

相关文章
2013-10-30 08:43:14
2012-12-26 10:20:55
2013-12-02 08:49:36
2013-08-20 15:24:23
2013-08-16 10:35:27
2013-11-29 09:39:52
2014-12-05 15:55:10
2012-01-17 17:12:5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