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张楚的现实 >> 阅读

张楚的现实

2013-10-15 15:57:15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5
内容提要:张楚是国内乐坛为数不多的可以洞悉自己时代的歌手之一。作为歌手,尤其是摇滚歌手,也许他缺少洒脱而煽情的演技,那单薄的身影和清瘦的脸庞,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摇滚这个行当联系在一起。

张楚是国内乐坛为数不多的可以洞悉自己时代的歌手之一。作为歌手,尤其是摇滚歌手,也许他缺少洒脱而煽情的演技,那单薄的身影和清瘦的脸庞,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摇滚这个行当联系在一起。而所谓的流畅、动听等约定成俗的字眼,到了他那里竟荡然无存。有的是平铺的、念课文式的腔调。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置身空旷的舞台,神情尤为拘谨,两手规矩地摆放膝前,像被老师罚站的学生,又像六十年代黑白照片上的经典坐姿。他本能地与听众拉开距离,尤其对那些低俗的歌迷,他内心里一定保留了深深的厌恶和逃避。但作为摇滚诗人,他的真诚,他的音乐,却深深地触及并抵达了我们这个时代和精神的实质。

像住在隔壁的邻家少年,或是街巷里经常遇到的一张张稚嫩而熟悉的脸孔。茫然、忧郁、木讷、内敛,这是张楚留给我们的最初印象。也像我们常见到的那些校园学子,本是蹦蹦跳跳,身披明媚的阳光,但事实上,只要注视一下他的眼神,便能感觉出他的心,如大漠般荒凉和穿越几个世纪的沉郁和沧桑。

最初听到的《姐姐》,是张楚广为流传的成名之作。人性极为虚浮的七十年代,已失去了上一代人光辉的理想冲动和坚定的精神信仰,在一种迷惘、尴尬的生存处境中,渴望回归家园和亲情的暖意尤为迫切。而日趋平庸和功利的世俗生活中,作为有觉醒意识的个体生命,不愿随波逐流,不愿因此而麻木、沉沦,感到要被欺骗之前/自己总装作伟大面对我前面的人群/我得穿过而且潇洒,但庞杂的社会,如一架巨型的机器,浸淫着钢铁的坚硬和冷漠,并以令人难以控制地向某方向运转,我们每个人被它抛在冰冷或满地泥泞的路旁,甚至找不到方向。一种无孔不入的生存危机侵入现实生活的每一天,我们悲伤、烦乱,内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和不安。哦,姐姐/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一声声满含哀怨、几近于歇斯底里的呼声,让人热泪盈眶,强烈表现了人性归依和心灵寻找家园的艰难路途。

总在喝酒是个混球的爹,已经很苍老了,已不是对手在死之前他不会再伤心不再动拳头,所以,这个家仍是张楚惟一可以回去并感受到温暖的地方。一如我们,尽管对现实生活有这样那样的愤慨和不满,但这仍是赖以存身活命并播种梦想和希望的惟一土壤。

《姐姐》MTV的画面很冷凄,如置身于某种人生境况中,背景是干燥的冬日,留着小平头的张楚,一脸的迷茫。一件短小夹克,套在长至膝盖的白衫上,一幅挺嘎、挺傻样。忧郁的背影站在栏杆前,对街上,一树残叶在深秋纷纷坠落,如少年的心。

最难忘《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中开头那段忧郁到不能再忧郁的小提琴曲,散发着独标而孤高的忧郁气质。张楚孤独、安详地坐在舞台的高凳上,从容不迫地吟唱出灵魂深处朴素而永恒的经典。没有激愤的爱情宣言和乏味的表白,但你仍可触摸到一颗滚烫而坚定的心。

孤独是大思想者追求和坚守的一种至高人生境界,善于孤独的人永葆一颗清纯而本真的心灵。但在信息经济急速发展的当今时代,这样的人有些难以融入社会而显得格格不入。这让人们嘲讽、遗忘、并视为可耻。但就是所谓可耻的人,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他们想象像鲜花一样美丽/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枯萎和跌落的情景,多像我们曾经和正在经历的人生状况,但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随风飘散随风飘散,所以反对无聊为了美丽仍是人性坚守的纯洁和本真,尽管它受到人们普遍、空前的轻视和践踏。从这层意义上讲,这首歌并不只是局限于爱情的范畴。

吟诗一般的《爱情》,无疑是张楚最让人难以忘怀的一首歌。平稳的言说,如面对了心爱的女孩。但背后,却鼓荡着内心激愤和绝望的波澜。爱情似已失去赞美的力度,尽管你看起来那么端庄我应该也很善良街上的阳光很明亮,正是恋爱的大好时光。但躺在我们床上的我,仍感觉床单白的刺眼,这是对现代生活方式和爱情变异到只是上床所产生的深深厌倦和逃离。结尾一连串的离开/离开/离开你撕心裂肺,心碎到令人绝望的地步。嘶哑的腔调,几乎不是在唱,像疾速的利箭,像呼啸的子弹,向现代城市腐朽的生活方式发起狠狠射击,反复这句控诉般的唱词,烦乱的心境一览无遗。让我们麻木到几近窘息的灵魂猛然灵醒。不是靠技巧而是用心灵歌唱的张楚,提供给我们对曾经或正在继续的无聊的奔波和追逐进行一次重新审视的机会。

但离开到哪里去?或者如何能摆脱深为憎恨的现代生活?张楚那里没答案,我们也不可能真正逃离这灵魂的樊篱。这只是我们共同的爱情理想。

张楚的迷惘与苦楚是这般痛彻、真实。在作品中,他从不以救世主、上帝或先知的面目出现,但柔弱的音乐之水,像一脉不息的精神潜流,静静地渗进我们灵魂的殿堂,让我们备受煎熬和拷打的心接受爱的抚摸和阳光,让我们夜晚尚未做完的残梦接着黎明的曦晖继续进行。他的音乐,让你更多地回到自己难以梳理的现实生活中,静静地,你的泪,不知何时淌满尚还年轻的脸庞。一如《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中那份大爱与怜悯之情: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只求保佑活着的人保佑工人还有农民/小资产阶级/姑娘和民警/升官的升官/离婚的离婚/无所事事的人,当太多的不公正在生活中上演,我们也失去更多的激愤,只求活着的人,活得更好,这正是我们最基本、平民的冀求,没有任何的虚伪与矫饰。这也是生命趋向终极的最高目标。在舞台上,张楚唱完最后一句,一束光柱打在恍若隔世的周身,他的孤涩,显得分外地冷寂和突出。

这样的思想,在《和大伙去乘凉》和《蚂蚁蚂蚁》中表现得更加彻底。《和大伙去乘凉》中,富丽堂皇的街上非常明亮,碰到一个富人朋友阴沉着脸,碰到一个穷人朋友也阴沉着脸。不论富人穷人,一样地变得人情淡薄了。这不正是我们所普遍遭遇的生存现状么。我被天上的太阳晒成漆黑最后我决定穿上我最干净的衣服回到街上。《爱情》中选择离开,这里选择回到街上和大伙去乘凉,这是对生活的一种融入和妥协。理想的寻求不应该只是以牺牲个体生命为代价,它应该是以群体参与的方式进行。想起一句广告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蚂蚁蚂蚁》概括了最广大农民的生存状态,头上有十颗汗水就是没脾气生下来胳膊大腿就是一样细,”“咱们兄弟皮肤永远是黑的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刻画了农民难以摆脱的命运和靠天吃饭的极限处境。我们感受到张楚是怀着一颗博大、仁慈的心灵创作了这首歌,贯彻其中的是苦涩、愤慨、良知和脆弱。

尽管从人性的本真和回归角度来讲,我们对现代城市文明的进程表现出了极大厌恶、不解和担忧,甚至表现出唾弃、自闭、叛逆和逃离,但为了一身赘肉,还在争抢着一羹饭。张楚在这方面有着更为刻骨的体验,在《厕所和床》中,身体只在舒畅/心却无法反抗/反抗这谎言/就是背叛那梦想,反抗什么?反抗这虚伪的诺言,反抗不是梦想的梦想。那么要追求怎样的真实和梦想?结合最后一句我闲紧嘴唇/开始歌唱/这歌声无聊/可是辉煌可以悟到,张楚寻求的是一种没有自欺欺人、更为本真的生活,让自己的梦想,更接近人类几千年来崇高、伟大的传统。《将将将》是张楚最为激愤的一首歌。是对现代文明所建立起的道德体系进行的一次彻底而决绝的反叛,我吃我的心啊/吃啊/将啊/将将将将/将啊几近于自残意识的唱词中,表现出一位涉世少年对社会深深的厌恶和自我意识的坚决捍卫。《动物园》描绘了一幅人类在现代文明中的悲哀图景,被文明无形的笼子所困却麻木而无从知晓的人们和动物园铁笼里的动物享受彼此观望,展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荒凉:空中没有飞鸟的痕迹/那是谁的声音,歌中动物对人的呼告,表现了人连动物都不如的可悲处境。这呼声微弱,却足够理智,这呼声沉痛,一语触及了我们久已麻木的神经和心灵。

听着这灵魂的吟唱,我们白日里五光十色、虚浮而膨胀的梦的泡泡,一个个相继幻灭,不甘沉沦于灯红酒绿的张楚,试图逃离城市,去远方寻找自己的幸福理想。《冷暖自知》中,他双腿夹着灵魂/赶路匆忙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出走,远方更远,仍是迷茫和忧伤侵上年轻的脸庞。但无疑出走让他感受到不同的阳光,呼吸着清纯的气息,他因此跳舞,听远方的歌唱,飞扬的灵魂摆脱了曾经的缠蔓,一种新生的力量在体内肆意纵生。在《西出阳关》中,他面对地老天荒的大自然和神秘的历史残骸,感到作为人的渺小和无知,读不出方向/读不出时光/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这不就是我们一代人在文明进程中整体迷失的精神画像?

梦想在现实中的遭遇是多么脆弱和可悲。在生活中,它的价值普遍地被现代人所抛弃和怀疑。于是大多数人适应了硬邦邦的、麻木的现实生存。日复一日,渐失对伟大和恒久的崇尚与梦想,这无疑是人类非常可怜而可叹的处境。梦想着和失去梦想的人,便同时承受着一种唏嘘的现实,这是现代文明对人性的一种肆意践踏。在《造飞机的工厂》中,工厂在加班工作/赶制一架飞机/准备在夜里飞往月亮,这代表一种梦想,一种社会前进的方向。但结尾是梦想的幻灭:在飞机出事的那天/我输掉了我的扑克还被凳子绊倒/突然哭得/像个哑巴/一瘸一拐一颠儿一颠儿往外跑,付出心血及至生命的梦想惨遭失败,难道这里没有我们自己的影子?而更重要的问题是,这样的梦想我们是否还继续?我们是否还需要梦想?
    张楚的现实,也就是我们设身处地的现实。同一片阳光下,无数次上演着我们每个人的悲喜剧。笑声飘荡的晴空,也有无声的泪流打湿的印痕。因为热爱张楚,便也陷入深深的孤独。一次在课堂上,我和可爱的孩子们谈到了音乐,谈到了摇滚,问及对张楚的印象,他们都茫然摇头,然后争先恐后说着自己崇拜的偶像,那是些似乎很流行当下的歌星。我非常地失望,看着他们一脸的灿烂一脸的阳光,在内心里,我还是给了他们最好的祝福。

市场经济的运作,指引我们走上迷路,破坏我们对真正音乐的视听。但所幸的是,商业毕竟不是音乐的全部。

2005年的中国贺兰山摇滚音乐节上,复出的张楚一身风尘一脸沧桑,似乎苍老了许多,额头上也刻下几道深深的皱痕。肩挎一个大大的旅行包,手握一瓶矿泉水,外衣脱下来顶在头上,遮挡着强烈的阳光。想想从前少年形象的张楚,心中一惊,疼痛感竟肆意弥漫。是啊,岁月无情,可以任意改变一张曾经美丽、青春的容颜,却无法改变一颗为艺术和理想燃烧的大爱之心。那份曾经的搏动和张扬,仍延续着它永远热血的不老传奇。

作者:北城

 

相关文章
2014-01-01 08:30:55
2014-04-24 09:14:45
2012-12-10 08:55:43
2011-12-26 15:31:39
2011-09-30 15:45:35
2013-08-01 10:13:13
2012-07-30 09:32:10
2012-10-22 08:35:4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