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冷 刀 >> 阅读

冷 刀

2011-07-29 17:31:1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3

  天上过客刺耳的声音划破夜的宁静,惊得古庙中巢的寒雀抖了几个寒颤。

        时间何时被凝固成一瞬,所有的语言也被简装成我手中冰冷的刀。

       我的手只作了一个姿势,像一阵风的舞蹈,我的敌人则像风中飘落的黄叶,缓缓地倒了下去。

       他在倒下去时死死盯着我腰间回鞘的刀,不可思议地颤栗着叫了声:冷刀。

       是的,我所施的刀法叫冷刀。我的名字也叫冷刀。

       我曾是个孤儿,早年被师父收养为徒。三年前,师父临终拉着我的手,说你身负血海深仇,为了让你在九泉之下的父母瞑目,你知道该怎么做。当然,每除去一个对手,你的功力将增加一成,最终成为真正的冷刀,这是咱们冷刀门不传的秘密。

       冷刀既,天下独尊。冷刀门的每一个弟子都想成为真正的冷刀,江湖人这样想,我同样做着这样的梦。这是师父对我的期望。

       三年来,我几乎除去了所有的敌人,惟独剩下一个人,这人就是万家山庄的主人:朱挺。

       我很快找到了万家山庄。朱挺是一个双鬓染白的老人,但精神矍烁,气度非凡。朱挺目不斜视地盯着我手中的刀说,你就是近年来江湖上盛传的冷刀。

       我没有说话。我觉得这些毫无意义。

       朱挺惊异地问,你练成了冷刀。

       显然,我的回答已经化作了一阵疾风,暴风骤雨般逼向他的身体。师父曾教过我,对付这样冠绝天下的高手无须有太多的规则,所以,我的刀毫不留情。

       很快,我们就决出了胜负。我本来想击他的心脏,但一阵疾风过后,他的刀分明已抵达我的咽喉。

       他给了我一掌,我的腹腔几乎在翻山倒海。他说,他年之后,你可以来报仇。我等你。

       我知道,我的冷刀只练到了三成,离真正的冷刀尚有千里之遥。我抹掉嘴角的血迹,去寻找一个叫司马道长的人。这是师父的遗托。师父说你一旦身临绝境,可以去无量山找他,他会给你最需要的帮助。

       当我跄踉的脚步踏入无量殿的时候,司马道长关切地给我服下一粒金丹,他说,保命要紧。

       接下去的日子,他传授了我无量山密外传的无量刀法。在我大功告成之际,他送给我一个盒子,这盒子里装的不是金丹,而是十二根银针。司马道长说,一旦身陷于囹圄,可开启机关,救你性命。

       我虽然不喜欢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但望着道长关切的目光,我还是收入囊中。

       几个月后,我又回到了万家山庄。

       对于我的很快到来,朱挺显然有些诧异。他只淡淡地说了句:出招吧。

       这次,我毫不留情地攻向他全身的每一个要害。我把刀舞得密不透风,一如一只展翅的大鹏罩向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最后,我施出了一招司马道长教给我的最犀利的绝杀,这也是我数月以来练得最得意的一招:天罗地网。就在我认为即将大功告成,可以轻而易举地斩下他头颅的时候,他竟然在空中一个翻身,手形像舞蹈一般刺向我的心脏。

       冷刀!

       怎么可能?我大吃一惊,他施得竟然是冷刀门的刀法,而且那绝对是冷刀门最上乘的刀法。我敢说。

       他的刀并没有刺穿我的心脏,仅从我的臂膊前轻轻带过,就在这一刹那间,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慈爱。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杀我,但就在这一瞬间,我长袖中闪出的数道亮光几乎有半数打在了他的身上。

       朱挺半躺在地上,脸上痛苦地抽搐着,吃力地说,司马寒,你的阴谋得逞了。

       他说话的同时,空中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一个身形落在了竹林中央。夕阳下,司马道长渗凉的刀正指向朱挺的胸脯。

       司马道长揭去人皮面具,面前焉然是一张我熟悉的脸:师父。

       我震惊地无言以对。

       师父平时里慈眉善目的脸已经变得阴森恐怖。师父狰狞着说,朱挺,你始终败在了我的手中。

       朱挺怒目说,无耻之徒!二十年前,为了争夺本门门主之位,你屡屡陷害我于不义,逼我离开冷刀门;二十年后,为了个人的武林野心,竟将门下弟子作为你除去对手的工具,却置本门弟子性命于不顾。司马寒,你用心歹毒之极。你是冷刀门的罪人。

       师父?司马道长?司马寒?

       师父怪笑着说,身为冷刀门大弟子,理应执掌本门,师父老人家却将刀谱传给了你,我好是寒心。难为你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本是想领教本门真正的冷刀绝学的,可惜这次没有机会了。师父的声音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和霸气。

       对,师父回头斜睨了我一眼说,司马道长就是司马寒。在昆仑山混了这么多年,你连师父姓阿名谁都没有搞清楚,真傻得不可救药。

       我不寒而栗。

       师父手指朱挺说,杀了他。

       见我无动于衷,师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回过头去:本来你身中剧毒,早晚归西,但我还是想看一看冷刀门第一高手流血的样子。

       就在师父得意地举刀的一刹那,我忽然挺身跃起。同时,我启动了金盒的机关,袖中的十二指毒针同时射出,着实奔向师父。

       师父倒下去的时候,眼睛瞪地像一对铜铃。

       我噙着泪上前为师父合上双眼,说对不起,我虽然没有学好师父的武功,但我学会了做人。然后一回头,抱歉,你中了我的迷药。

       朱挺吃力地挺起身,点点头说,孩子,你是一名真正的冷刀门弟子。你没有辱没冷刀门这三个字。喘了口气道,孩子,知道吗,所谓冷刀并非无情无义,只要有一颗公义之心,冷刀门的每一个弟子都可以成为冷刀。今后,朱挺师叔忽然笑着说,你就作一名冷刀吧

       不,你才是真正的冷刀,虽然我的名字叫冷刀。但,我说,今后江湖之中不会再有我这个人了。

       我又一次看到师叔朱挺慈祥的目光。

数年之后,江湖甚传,冷刀门两位绝世高手在铲除武林败类司马寒之后,双双绝迹江湖,终不再复出。

      作者/凯歌(该小小说荣获由中国微型小说学会评选的2009年度第七届全国微型小说评选三等奖)

 

相关文章
2018-01-24 10:12:04
2013-01-29 08:15:03
2013-05-14 08:22:43
2014-10-14 08:28:27
2018-01-11 14:59:44
2014-06-26 08:13:53
2013-01-28 10:07:26
2018-01-08 09:35:1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