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你听,野孩子在歌唱 >> 阅读

你听,野孩子在歌唱

2013-09-24 09:08:5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92
内容提要:知道一个人就是知道一群人。很早我就有了这个感悟,只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亚里士多德所言的政治性的动物,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是一座孤独。

知道一个人就是知道一群人。很早我就有了这个感悟,只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亚里士多德所言的政治性的动物,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是一座孤独。我忘记了最初接触到民谣的机缘,只记得我最先听到是周云蓬,然后跟着他顺藤摸瓜知道了好多民谣歌手:美好药店、废墟、舌头、木马、布衣、苏阳、木推瓜、赵已然、王凡、万晓利、小娟、张浅潜、谢天笑、野孩子乐队……所以周云蓬就是引我知道这一群人的这样一个人,无可否认这样一个人的重要性,但相较于周云蓬的炙手可热,我现在只想说一说默默无闻的野孩子乐队。

有些人死了才会出生,他们的死亡比死之前的生命还重要。我注意到野孩子乐队虽然有赖于周云蓬,但真正引起我对野孩子保持长久关注的是这支乐队的主唱小索。20041030日,野孩子乐队的灵魂人物——小索——这个出生在兰州黄河边上的男人因患癌症而英年早逝。可以说,我对野孩子乐队的真正了解就是从小索的离世而开始的。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当时圈内的民谣歌手搞了一些纪念小索的演唱活动。我最喜欢的还是野孩子乐队献给小索的之前他们一块唱过的一首歌《伏热》。他的心就像石头一样坚强∕哪怕破碎了那也是,那也是石头∕他的爱就像花儿一样善良∕就算天黑了那也是,那也是花儿∕∕太阳在那阿尔的天空燃烧得太快∕送行的人还没有到来∕大风把那苦涩的汗水吹遍了田野∕只有天真的孩子快乐地唱着∕伏热 伏热 伏热 伏热  伏热是梵高绰号的法语音译,意为红头发的疯子。正是从野孩子这里我第一次了解到梵高的这个绰号,紧跟着我从图书馆找来了曾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盛极一时,文艺青年们人手一本的《渴望生活——梵高传》。读完这本书后我热烈地喜欢上了梵高更喜欢上了野孩子。我先后了解到了梵高不少的故事:梵高为了纪念他去世的表兄莫夫,画了一幅阳光下《盛开的桃花》,并题写诗句说:“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这句话深深触及到了我,我想它用在小索身上也无比适合。

小索没有死,因为其他活着的野孩子,因为听着他的歌的我们,因为他的歌。虽然李志也有唱过梵高的歌《梵高先生》,但在我心中《梵高先生》根本就不能和《伏热》相提并论。野孩子的《伏热》在我心中的位置始终无可替代。比起《梵高先生》的哗众取众和弥漫其中的小资情调,《伏热》显得那样的朴实无华而不事雕琢。《梵高先生》有的只是媚俗、借题发挥以及反反复复几句诸如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单这样的空洞无聊而苍白的倾诉式抒情,《伏热》则不同,它深入地为我们刻画出了一副让人难以忘怀的梵高的形象。

野孩子的大部分歌词写得通俗晓畅,比如《咒语》《都是我的》《生活在地下》《眼望北方》,出人意外的是和《小马过河》《远行A Long Journey》《春天》《地铁》并列为演奏曲的《无花果》却有两句箴言一样的歌词:当一棵无花果树注视着另一棵无花果树时它就能结出果实了。

他们的同名主打歌《野孩子》的歌词我特别喜欢,并且我曾将它借用进我少年时候写的一个叫《野孩子》的同名童话中。这不只是野孩子乐队的自画像,也是我的自画像,同时它也是千千万万野孩子的自画像。他们说你的脸上沾满灰∕ 他们说你的泪在天上飞∕他们说你的家在山野里∕ 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不要问山高路远我是谁∕ 不要管太阳下面我信谁∕不要说冷了饿了我恨谁∕不要等花开花落我爱谁  2004年小索去世后,有悼词这样写道:“野孩子不是一个有名的乐队,小索也不是一个追逐名利的人,他们打动人,是因为他们热爱音乐。他们是用最慢的方式制作音乐的人,但这种牢固的方式也是最好的,就像他们的人一样。”诚如斯言,野孩子永远是一帮用心歌唱的孩子,所以才显得那样的真诚和干净。逝者如斯,差不多十年过去了,时间成就了多少人也埋葬了多少人。听着窗外一遍又一遍循环播放的聒噪人心的口水歌,我常常会想造化弄人,我所激赏的那些时代的精英行将被埋入历史的尘埃,反倒是一些徒有虚名之辈飞上了今日的天空。面对如此之怪现状,我唯有把那些精英叙述出来之外别无他法。一代奶油小生俨然粉墨登场野孩子还是那样的籍籍无名,在觉得命运不公的同时我也为他们庆幸我觉得这正是他们的成功,相对于一些同行的声名鹊起,野孩子依然坚持着自己内心的最初梦想。相比于其他人成功地失败了,我更喜欢野孩子的这种失败了的成功。野孩子乐队虽然自从小索死去后就已分崩离析,可野孩子毕竟还是最好的孩子。张玮玮、张佺现在依然远离尘嚣用最慢的方式作着最自然的音乐。

周云蓬有一篇文章《怀念小索》末尾的祝愿写得很真诚:“愿小索点亮他的歌一路照耀,通过死亡,愿他多年后重生于黄河岸边,弹吉它,组建乐队,来北京,去西安、兰州演出,去巴黎地铁卖唱,把几文法郎戏笑着带给北京的朋友,重建河酒吧,与兄弟们把酒高歌,感叹音乐的魅力,感叹人生无偿,感叹我们曾经那样年轻。”组建乐队、在巴黎地铁卖唱……这些都是小索在世的时候做过的事情,其中河酒吧是野孩子乐队在三里屯创建的酒吧。之所以叫“河”我想这是野孩子对黄河的热爱之情的一种表达吧,再者可能还有“音乐就是一条河”这样的意思。《普贤菩萨警众偈》有云:如河驶流,往而不返,人命如是,逝者不还。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我敬佩这偈子流露出的高明智慧,但我想说的是如果在短暂的一生中,你有幸听到民谣听到野孩子你会“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你会觉得自己就像一条鱼游进了河流游进了大海。

如果你不听民谣,你将失去生命的一半,如果你不听野孩子,你将失去民谣的一半,如果你不听《黄河谣》你将失去野孩子的一半。听着野孩子的《黄河谣》喝下一杯黄河水一样的凉咖啡,这个秋天也跟着凉了。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远方的亲人那,听我唱支黄河谣∕∕日头总是不歇地走,走过了家走过了兰州∕ 月亮照在铁桥上,我就对着黄河唱∕∕每一次醒来的时候,想起了家想起了兰州∕想起路边槐花儿香,想起我的好姑娘∕∕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流浪的人不停地唱,唱着我的黄河谣

 

相关文章
2015-01-26 09:52:31
2011-06-19 17:55:10
2014-06-18 08:13:43
2015-01-16 08:35:41
2012-09-10 09:31:01
2011-06-05 15:33:30
2013-11-04 09:13:34
2014-03-18 08:18: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