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韩寿萱:一位被遗忘的神木籍博物馆学家 >> 阅读

韩寿萱:一位被遗忘的神木籍博物馆学家

2013-09-22 15:25:1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227
内容提要:韩寿萱简介
      韩寿萱(1899——1974)字蔚生,陕西省神木县高家堡人。193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文系。1931年留学美国,先后在华盛顿大学、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物馆学,获硕士学位。1937——1946年,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远东美术部中国美术研究员。1947年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1948年筹办北京大学博物馆专科,任主任,兼北平历史博物馆馆长。1974年11月在北京病逝。

在中国博物馆学术史上,韩寿萱是一个人物。从目前的文献来看,他是中国第一个留学读博物馆学硕士学位的人,毕业后还在著名的大都会艺术馆干了好几年,解放前回国从事博物馆学专业教育,那时候高校和社会的关系还不像现在这样彼此壁垒森严,他还兼任了北平历史博物馆馆长。他一生主要从事博物馆学与文物藏品保管的研究,曾先后在北京大学、南开大学讲授博物馆学。

在近代留学的学人中,韩寿萱是唯一受到欧美博物馆学专业训练的人(曾昭燏虽然留学德国,后来归国写了《博物馆》但是她留学学的专业是考古),韩寿萱归国后本来是在北大博物馆专业任教,可是后来调离了北大到了北京博物馆(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之一)做副馆长。博物馆在1949年后归属到文化部,这样他就脱离了教育界,对博物馆学专业建设来说,这实在是一个重要损失。

韩寿萱的博物馆学建树并不算特别突出,在他之前的曾昭燏和陈端志贡献都比他要大一些。这方面的原因是:一、韩做了领导忙于事务性的工作,无暇进行博物馆理论研究;二、韩其实对博物馆中的物方面更感兴趣,他写的东西基本也属于“物”的研究范畴;三、建国初期一切学苏联,韩学的欧美那套东西不被看好;四、欧美当时的博物馆学研究基本属于管理学性质,侧重技能方面的培训。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韩寿萱历任北京历史博物馆馆长、中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委员和秘书长、第四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政治协商会议副秘书长等职。著有《中国博物馆的展望》《望社会认识现代的博物馆》《北京大学五十周年纪念博物馆展览概略》《北京大学五十周年纪念中国漆器展览概略》《花纹与实物史料》《略论实物史料与历史教学》等。

链接:中国何以需要博物馆

韩寿萱

自十九世纪以来,博物馆之发达,几一日千里。今以美国论,其规模较大者,已达到二千余之多。专门博物馆分化之移,有非吾人所能想象者。然概括的就其内容论,可分之为三种。曰科学博物馆。曰历史博物馆。曰美术馆是也。兹分述之。

科学博物馆之领土,不仅限于一切生物,对于大地宇宙,亦视为范围内之对象。凡天文、矿物、地质、物理、化学等,皆在其注意之列。而人类为生物之一,自不能忽视。故人类学,民俗学,及考古学之资料,皆网罗不遗。科学为吾国文化中之一大缺陷,中国落后,科学之不发达,实为主因之一。欲辅此缺陷,须增近人民科学之价值与贡献。是增进科学常识,提倡科学方法之不二法门。国人每主张以科学建国,则科学博物馆需要之迫切,自无待言。

历史博物馆收集史前、上古、中古、近古,以至现代的、文字的、实物的资料。凡一切是以代表历史的文化,而表现一时期之重要性者,皆在其范围。且以科学的发达,如电影、如照像、如音片等,皆史资之重要者也。吾国历史悠久,而史学又急须改造,凡新史所需之社会的文化的史料非于博物馆中求之不可。而人民了解本国之过去,民族文化之演进,尤非有历史博物馆之教育不为功。

美术博物馆之收藏,以近世美术领域扩大,不惟法书、绘画、铜器、陶瓷,应行采集,而织造、石刻、手饰、版画、家具、建筑等之具有美术性者,均应在其范围。吾国对美术之界说至狭,凡不见于书传明文,皆不予重视,弃而不收。民间工艺,遂为淹没者,不知凡几。今之美术馆。应痛除往见,扩大范围,以建设现代的美术馆。且此种珍重作品,乃属于全人类者,倘一经损失,便无法填补矣。私人收藏,散失最易,吾人为保存古物计,非多设博物馆,断无他法。至于情戚的良善化,社会的美术化,自非美术博物馆,别无他途可循。

此就博物馆之本身而论,中国有广设博物馆之必要。若以吾国教育的立场而论,博物馆尤为最迫切的需要。

今日之教育界,不论其为小学、中学、大学,统犯一共同的恶习,即教学生只读文字的资料,而对于实物方面,则每忽略。此种恶习,积之已久,吾人固不能以此归罪于今日之从事教育界者,然此恶习之改革,则不容再缓也。

盖文字本身的缺点,在不能尽量形容。唐代张彦远已有言曰:“记传以述其事,不能载其形,赋颂有以咏其美,不能备其象;图画之制所以兼之也。”

宣和画谱序亦有言曰:“自三代而下,其所以夸大动劳,记叙名实,谓竹帛不足以形容盛德之举,则云台麟阁之所由作。”

而近人张謇于南通博物苑自序中,曾痛论此点,其言曰:“ 窃恫夫学之不可以无征也,商羊萍实,圣人知之,后世经师大儒,义析豪毛,而或不能辨社稷。诗书所载,鸟兽草木,播于当时里巷之口,乃其说亦千载而逾芬。古之作者正名,小学之教先名,名实既不符,学者乃习矣,而不察其物。”

凡此绪论,皆指出文字的缺点,对形与象的问题,不能形容曲尽,则对一般实物,即具有健笔,无法形容。其下焉也者,更无论矣。中国之教育家只教书本,不利用实物,其结果不辨社稷,不察其物遂离生活益远,而逾失教育之本旨矣。

反之,以往的教育家,有知实物感人之深,过于书籍,利用实物,为其教化之资者。后汉蜀郡太守高朕,于修葺文翁学堂之后,乃图古人圣贤之像,及礼器瑞物,用以教化。唐伟机为檀州刺史,以旁人僻陋,不知文儒之贵,修学馆,画孔子七十二弟子,汉晋名儒像,自为赞敦勤,生徒由兹大化。至于宗教家更知实物图版之重要,自汉魏六朝以来,佛教的传道士,利用造像壁画,以宣扬其教。即其经典中,亦多有图像。今其史迹尚在,如敦煌、云冈、龙门、天龙山、响堂山,以及各地之寺庙,皆可见其造像之盛,用力之勤。其结果则佛教盛行中土,吾国文化与生活,莫不受其影响。此等成功之往事,吾人深思其故,知实物之重要矣。降及今日,先进诸国,于教学利用实物,几无所不至,良以视觉的教育,直接的观感,其效力远过于文字。其博物馆几成为学校之教室,各学校常率其生徒,前往博物馆,就其实物以教学。凡文字与语言不能尽量形容者,皆得使学生于亲见目睹中得之。学生所得,不但明确,而又切于生活,其教育之发达,岂无故乎?

总之,为我国科学之发达计,为了解人类文化之过去与现在计,为提倡美术计,为改造教育计,中国之需要广设博物馆,自不待言矣。

相关文章
2014-09-28 09:13:09
2014-06-12 08:23:48
2013-09-22 15:25:10
2013-11-01 10:15:58
2013-11-01 09:55:13
2014-09-22 09:18:09
2014-09-19 09:14:03
2013-10-31 09:33:3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