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书法家王雪樵 >> 阅读

书法家王雪樵

2013-09-22 14:47:3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746
内容提要:民间留歌谣,事出有因
书林传佳话,曾见实据

陕西省神木县,三十年代曾流传有这样的说法:陕西书法前三名,李棠、雪樵、于右任。民间的评价,是否客观准确,绝不会被那些名副其实的大家们误会,只要专家们对雪樵书法做认真鉴评,便可给他更科学的评价。不过民谣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王雪樵先生书法声名这一事实,不是没有其他佐证的,据神木县县志主编、八十岁的杨和春先生回忆,一九三〇年,他的表祖父王雪樵先生已经从外地回到神木多年,写字很有名气,有一次杨和春到表叔庄叔凭家里去,看到雪樵先生正为庄题联,内容是“宁与渔樵为小隐,不随莺燕逐波尘”,而落款却是“于右任”。杨问雪樵先生,这样署名是什么意思,雪樵先生解释说,于右任先生和他有过约允,同因师承碑派,成就于同期,水平伯仲,各自书写之作,都可署对方的名字,以表示尊重和怀念。一九八二年,笔者闻讯,亲往庄家查寻,庄家在神木的后人说,“文化大革命”中他家确毁过不少字画,也许统统被烧掉了……。如果雪樵先生的解释确属事实,那么他和于先生书法上的交往,非一般情谊和景慕了。好在,说明雪樵先生书法水平的,有他的一大量的墨迹存在,这是评价他、认定他的唯一根据。否则这位曾在我国书法界一闪而过的明星,将要永远被人遗忘了,这不能不认为是书法界的一件憾事。

勾魂魁星阁,拔贡抱恨仕途

     题额凯歌楼,初犊再露头角

       王雪樵,名光荫,字雪樵,号一苇居士,右军之裔,雪山樵夫、寒鸦、慕陶馆主等。一八九四年(光绪二十年)农历二月二十七日生在陕西省神木县城。一九三九年农历四月初一病逝于绥远省伊克昭盟札萨克旗,从他七岁入塾到四十六岁生命终结的短暂岁月里,对书法艺术的追求,占去了他绝大部分年华,他和书法艺术结下了深厚的情缘,取得了不容忽视的成就。

       王雪樵先生出身于一个贫寒的屠户家庭,三岁丧母,父亲王泽林,人穷志高,身不离三尺肉案,眼光却注视着后代。他知道维持这个大家庭的唯一的衣食父母是直挺挺的猪羊和胖乎乎的财主,他必须依靠他们、仰仗他们,他家的对门是清理藩院衙门,部郎同只知老爷的箭袖花翎使他羡慕不已,而自己却是一个端着笑脸把猪羊送给富门,捧着双手接铜钱揣进荷包的屠夫,深感自己社会地位低下。于是决心培养子女中有出息者支撑门户。由于老父亲不断用这种意识强化自己的儿子的成长,儿子们都很上进,雪樵先生的二哥王光耀,任四川直隶州州判,金堂县正堂。为此清政府特授王泽林奉政大夫封号。但是好景不长,王光耀二十五岁回乡省亲暴卒。传说这位六品顶戴的王大任衣锦还乡,塞上小城刮目相看。当他的官轿经过魁星阁时,迎面突然闪出一人喝道:“我找了你好久,你才来了!”二哥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被父亲亲手勒死的那位族兄,原来这位族兄,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辱没了王姓的名誉,老父亲一怒,用铁绳将他拴住,冻馁而死,这是真有过的事。二哥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跌出轿帘,抢救 无效。但是从小憎恶世态炎凉的雪樵先生,并不相信这个恶意的编造,决心秦风上进,抵牾命运,再撑门户,表现出由憎恶世态而强化了的反抗精神。

       雪樵先生自幼聪明好学,私塾读书期间,他在老师的指导下认真描红,广泛临摹,短期便露出了书法锋芒,受到了启蒙老师及前辈宿儒的赞赏和鼓励。十二岁时,家乡凯歌楼上需更换一块匾额,他的老师便将他推荐给训导。雪樵先生看到在座的老先生频频谦让,以初犊之气,当仁不让,题额“凯歌楼”三字,一座皆叹,王氏出了好子弟,被家乡父老誉为“神童”。这块匾额悬挂凯歌楼上近六十年,直至文化大革命被捣毁。一九五九年,笔者求学归里,雪樵先生幼塾时的把兄弟王应中老先生指着该匾说:“你记住,这是我拜兄弟十二岁写的,我记得清清楚楚。跟前还有阎俊丞、张耀庭都是拜识”。

       他的父亲看到自己的三儿是块材料,于是把其他的几个儿子安排了学生意养家,誊出经济执意再让王家出个人物。

墨海寻踪,北京城求教名流

官场徘徊,西安省贿选总统

       凯歌楼初试,加深了雪樵先生对书法的喜爱与追求。为了开阔墨海视野,领略书法艺术真谛,雪樵先生克服了家庭和世俗方面的重重偏见,赴北京深造,一九一三年入北京法政大学,先生攻读法律之余,广泛涉及秦汉魏六朝碑碣,“搜求于古坊书肆,每得一帖爱不释手,虽重金而不馁,”并虚心向书法前辈求教,当时北洋政府国会京议员裴宜丞,是神木人,裴虽地位显赫,极愿提携家乡后进,经常驾马车来榆林会馆邀请同乡小聚,给以经济及其他方面的帮助。雪樵先生因之能够经常出没于裴宅,结识林琴南、袁伯玉等名流同好。因林琴南和裴宜丞关系甚密,雪樵先生有机会看到林亲自为裴书赠墨件的情景,有幸得到林琴南等人指点。袁伯玉并赠给雪樵先生砚台一方,直径尺许,(有实物及文字记载),他还与江南王一品笔庄、李鼎和笔庄建立联系(有实物幸存),取助于文苑利器。雪樵先生以一介书生,刻苦求学,大胆结识书法名流,溯本寻源。追求书法艺术的崇高境界和情趣,受益匪浅。

       一九一六年,袁世凯帝制失败,拒绝袁世凯拉拢、愤而隐居家乡的裴宜丞二次回京任议员。一九一起年,裴将雪樵先生推荐给陕西省省长李根源先生,任陕西省省政府秘书。次年因李根源先生赴广东参加护法运动,雪樵先生留在西安。雪樵先生在西安近五年,政治上无甚建树,但有机会结交书法同好,切磋书艺。据说,于右任先生即为此期熟识。也由于经济和地位的改观,使他有可能收集历代书法精粹近于千帖,为他的书法水平进一步提高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为他日后在书法界成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九二二年,李根源先生由广东回到北京,任农商部总长,雪樵先生应聘任农商部主事。在雪樵先生经家乡赴京时,裴宜丞先生也由重庆开完国会回到家乡祭祖。雪樵先生以晚辈身份,在神木东山极乐寺为裴宜丞洗尘。时值清明佳节,细雨纷纷,二人对坐古刹,俯视十里杏花滩,濯雨绯红,诗兴大发,由王雪樵先生提议,以杜牧“清明时节雨纷纷”入句,做辘轳诗八首,据有人考证,一、三、五、七为裴作,二、四、六、八疑为雪樵作。裴宜丞先生感于浪迹宦海,浮沉莫测,回到怡然怡乐的自然怀抱,看到嫩柳沿堤、百啭流莺,不禁“无限韶光无限恨,与君相对细论文”,雪樵先生亦以双关之意作“山花绚烂迷游蝶,柳絮癫狂送使君”并流露了自己“喜听田叟话耕耘”的归隐念头。

       不久,国会中一部分议员,拼凑俱乐部,活动贿选,裴宜丞即为曹锟派周旋,而李根源先生却坚决反对,雪樵先生无法在农商部职位上平衡于裴、李二人之间,同时感到走马灯式的北洋政府和纷纭繁杂的人事圈子里十分厌倦,持了既不想得罪李根源,又不愿割席于裴宜丞的圆滑态度,于一九二三年回到了禁锢、沉闷的塞上小城神木,开始了他官场上步步失意,书法上炉火纯青的十六年生活,十年二十九岁。

任教大学堂,老学究请出去

主持天足会,臭脚布尽管挂

       雪樵先生毕竟是生活在时代风云中的青年,“五四”运动汇成的新思想、新潮流,深刻的影响着他,加之,他受过资产阶级的法律教育,回到封建意识弥漫的家乡无法保持沉默。他和旅外回乡学生史仙洲、张耀廷、郭莪村等人一起竭力宣传新思想、新文化,一时地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气象,要求冲破的青年和家长,都很喜欢这一伙朝气蓬勃的青年,一九二三年便担任了神木县大学堂堂长(小学校长),开设数学、史地、格致(自然)、体操等新课程。宣传打倒孔家店,其时一部分守旧势力竭力反对新学堂,不时有人在校门口叫骂、扰乱。雪樵先生亲自书写虎头碑一面,上写“学校重地,勿得擅入。倘有故违,送县惩辑”十六字,挂在校门口,并悬墨杖一根惩戒。学堂还组织学生出去剪辫子,有学生张某,富家出身,接受新思想后,动手剪了姜三的辫子,姜三母亲大怒,用月经裤打了张某,一时成轩然大波,反对学堂的言论不时在社会上蠢蠢,在校内,守旧派还安排了两处私塾,私塾老师组织学生用读经声和学堂对抗,雪樵先生立即要这位学究滚出去,老学究不服,告县不中,急得和一邦守旧派一起大骂雪樵先生是“神经病”、“王疯子”、“离经叛道”。先生毫不退让,终于将私塾挤出了学堂门。这就是先生被称为“疯子”、“神经病”的由来。但新派学生皆仰慕先生,有一位叫张祉繁的青年自号“伴樵山人”,以示支持。

    雪樵先生除了聘请新学老师讲授新课外,还组织学生郊游,到社会中去,一九二五年雪樵先生和学生一齐到杏花滩旅行,看到社会动乱后农村萧条景象,想到守旧势力外强中干,薄暮西山的情景,做诗一首,名游岫岩寺问水寻山汗漫游,绝无人迹亦勾留。可怜冷落岫岩寺,只有斜阳满树头。回校后在黑板上给学生大讲特讲,并对学生说:你们大多数人现在还不懂,将来会懂。只有温亮典(一南乡学生)懂,你们还要学。

    教学中雪樵先生还增设了写字课,用我国传统书法中的精萃,结合自身学书体会,给学生传授书法知识和技能,组织书法活动,培养书法弟子,他的学生至今对他“雁不双飞,蚕不并列,岭断脉连,干枯神完”的教诲,仍记忆犹新。当时雪樵先生周围,出现了一批得益于先生的同龄后辈,如学生李二黑、贾绍丞、武新斋、乔国干、陈换章等,后都具有相当的书法水平。

    二十舟三代初期,神木妇女仍不放足,雪樵先生深恶这一礼教桎梏~他在担任大学堂堂长的同时,还和进步青年张毅等组成天足会,自任会长,鼓吹妇女放足,雪樵先生猛烈的反封建行动同样遭到地方上守旧势力的反对,一些人雇用流氓,站在先生家门l3,喊着先生的父亲××”的名字大骂,这些人看着先生亳不退意,进而将裹脚布一串一串挂在先生家大门环上,并将小脚女人穿的凉鞋扔回王家大院,进行攻击侮辱,但是雪樵先生毫不妥协,仍然在大街上设台讲演,高唱放足歌谣:“三寸金莲自古无,观音大士赤双肤。不知裹足从何起,起自人间贱丈夫”。并雇用绰号“宋大脚”等解放派妇女为查足委员,坐着轿以示气派,手拿铁丝钩,挨门登门劝说放足,有的执意不听,便用铁丝钩将小鞋后跟钩退,这些如洪水猛兽般的举动,虽然当时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但不久,广大妇女便深受其益了。时过十几年,抗汨战争爆发,日机三十五架滥炸神木,许多当年为放足哭哭啼啼的妇女,这时跑起来十分方便,有人戏趣说:“要不是放开足,我们只有等着挨炸。”

赠书盖神木  拯救柔弱出污泥

谋事沙王府    一领旧袍伴黄泉

王雪樵先生向日礼教挑战之举,实为许多人愕然。二十年代后期,先生任神木看守所所长时,又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神木有个芳号“盖神木”(即神木第一美女)的妇女,姿容甚艳,已有家庭,因不从恶少玩弄,被诬陷杀人罪下狱,审理层出,多际难言之苦,浑身是嘴,难抵欲罪之词,雪樵先生激于对被侮辱者的同情与义愤,不避俗见,利用职务方便,常与盖神木交谈,并在一起抽大烟,盖神水消除了恐惧和敌意之后,将原委诉说于先生。当雪樵先生认为胜诉在握时,慨然为其代书上诉,终于使“盖神木”获释。雪樵先生还为她书赠了条幅,鼓励其不甘沉沦,争取新的生活。后来“盖神木”终于组织了自己的家庭,谋食异地,心情舒畅。这一行动深为守旧势力不容。于是先生一怒之下,辞去所长职,受任八十六师副师长高志清驻南京代表三年,为高在南京活动支持,无甚结果。一九三。年回神木,又到榆林短期谋食,终因与政界不台,不入时俗,不欢而辞,隐居家乡古佛洞、关帝庙等处,静心蓄势,专著书法,借以抒情寄志,留下大量的墨迹。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先生思想复受震动,应伊盟倾向抗日的老沙王政府邀请,任沙王政府秘书科长,雪樵先生骑着小毛驴离开留恋而失望的家乡,象一棵逆风草,顶着塞上狂风,维护其不屈的生命力,一九三九年夏,因患伤寒误医,逝世于扎萨克旗王府。雪樵先生洁身自好,宦途游游荡荡,几经沉浮,死时只用一件旧袍于裹尸,结束了他曾为之呼唤,并力以咀咒,然而他十分热爱的人生。他抱着“立脚怕随流俗转,高怀犹有故人知”的作人态度,最后不得不发出“天若有情犹识我.人如无命不须才”的愤慨之声。

潜心瀚墨,铁砚磨穿,功不枉使

游艺大会,北平笔会,名副其实

雪樵先生自幼喜爱书法,对各家碑贴广泛临摹,练就扎实的基本助,壮年遍游北京、太原、五台、西安、杭卅l、南京等书法名城古刹,更进一步提高了书法艺术境界,在此基础上,集中对秦汉魏六朝碑碣之研究,悉心揣摩,揉苦练所得,集各家之长,创“魏隶参台”,自成一体。

    晚清以来,书法巨子康有为等大力鼓吹尚碑意识,尊魏卑唐碑派理论和实践,造就了一批书法家。在篆隶和北碑冲创出新路的近代书法家中,王雪樵先生是极有成就的一位。他以魏碑为体,广泛吸收各家之长,以强烈的我意识为用,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

    王雪樵先生治学态度极为严谨扎实。他的自运之作隶书联尧典统虞书,武祠搜汉画得志当为天下士,问心终愧世上人要除烦恼须无我,历尽艰难好作人文有别才兰在野、诗随兴就月流天以及中堂与临川、“与紫恒书陶诗”等都是汉隶笔势、字势、章法、气韵的佳作。特别是“重修古佛洞碑记”,诉诸金石之后,倘置“华山…史晨”之间,亦毫无逊色。他的榜书“树德务滋”体势外满方正,巧中见拙,有郑文公遗意。他的对联“寒苇犹相拂、潜鱼莫浪惊”、“林间煮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但见罗友送人做郡、常随祖生先我执鞭”等都是魏碑方笔书法的佳作。而其体势取纵势,拙中见巧处都是自家面貌。他的隶书对联“背窗栖鸟影、灭烛听松风”既有魏碑笔意,又有虞世南风味,即自谓“远师虞秘监”。他的对联“学苏韩纵横文章、与燕赵豪杰交游”以及“凌云四条屏…t朱子治家格言都是继承二王传统,掺以魏碑笔意的佳构。直可与董其昌、王梦楼、刘石庵、张船山诸大家作品相伯伸。上述作品中可以明显地看出王雪樵先生对传统魏隶笔法的理解和把握,功底不凡。

    王雪樵先生和古今所有的有成就的书法家一样,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了强烈的自我意识,不断寻求自己的书法语言,寻找自己的心画心线。他孜孜不倦,晨夕揣摩、临池染翰,在对汉魏碑石的书法艺术的研讨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线。他以隶法、方笔入行草,以草书入隶楷,形成了源于古人、异于古人的独特艺术风格。拙朴、雄健、丰厚、生犷、含蓄、直率、力感特盛,是明清以来法古以开新的碑派书法家中很有成就的书法家之一。他的草书与殿卿四条屏”“与紫垣条幅等作品,笔势得疾涩之要义,纵收得体,丰腴沉迟,“肥不露肉,瘦不露骨”,得意八趣处不让王鲁生。所存大量行楷书,最能体现他的个性特点。在他的笔下,时而篆意,时而隶意,时而方笔,时而园笔,时而笔连字连,时而笔断意连,趣妙横生。结字上舒展似康南海,不稳似沈曾植,韵昧似张船山、杨守敬,似隶、似楷i似行、似草,f‘f蚍以不似是王雪樵先生书法独具有特殊的心画轨迹。在笔法、结字、章法这三要素中,抓住笔法这一关键,综合运用各种笔法,以自已的审美理想,加以取舍、融化、贯通,创作出面目多样、风格统一的大量瑰宝。康南海先生论书有异态新姿杂笔端之旬(见雪樵书康南海论书绝句一首),王雪樵先生正是这样:汉魏风骨笔底参”(钟明菩先生语)

雪樵先生的书法成就,来自天赋启迪下的苦练,追求是他潜入书法海洋的唯一动力,勤奋是他取得成就的唯一途径,据家人谈及,先生每日晨昏起床,不迭更厕,不事洗盥,蹲于案前凳上,然后立于案前,禁绝一切干扰,专心致志,“涩笔”数百字而后他事,数十年如一日。某年雪樵先生为山西忻县某富户完成寿幛,谢绝润笔,某过意不去,专程由山西l至神木,赠纸四骡驮,先生都做为练字草稿,仅此一项,不下数万页,他的家人因长期磨墨而苦烦不迭。之后,学生、亲友为之濡砚,又无不嗟叹劳累。今存稿可见,先生每确定一练习项目,必坚持数月,持之以恒,一丝不苟,苦练不辍。一九三一年,先生的砚台不能支持了,先生给它包了一个铁壳,并题铭:“砚系袁君伯玉所赠。余浸淫秦汉魏六朝碑碣,垂廿年矣,此石有劳焉。”加上先生题砚后的八年,他潜心书法三十年,据他的学生武怀义回忆,雪樵先生经常讲:“天分聪明者,也需垛两三房纸练字。”又说:“篆隶具有筋骨血肉,颜柳欧赵仅具某一点。”要在筋骨的基础上长自己的肉。要脱俗,独创一家,方有归宿。“他强调苍松古柏,如龟如鳖。长如螳螂,短如枣核。”从中明显看出“尊碑抑唐”的碑派理论主张。因而所学各家,皆能得其神髓,雪樵师古而不泥古,终于自成一体,尤其雪樵先生晚期的字,挥泼自如,趣妙天成,苍老古拙中显示出独特的风格。《陕西省志·名人小辞典》中称其“……近代书法家,其作隶书松姿柏态,道劲古苍;行书则如流水行云,秀丽飘逸。”可以断言,王雪樵的书法是心血所至、铁砚磨穿的结晶,是无庸置疑的艺术珍品,绝非肤浅或滥竽。   

雪樵先生的书法艺术,曾受到全国性的鉴评。一九二六年,为庆祝西安解围,应于右任先生之邀请,雪樵先生从神木骑着毛驴,冒雨浊泥,跋涉一月,在游艺大会开幕的前一天赶到,先生受命书写游艺大会四宇为会额,据传、若陕北王雪樵在开会前一天不能赴会,于先生则决定自己献丑。先生即兴泼墨,一挥而就,受到了冯玉祥将军、于右任主席及与会二百余名流的极高评价。先生为此举而引为终生自豪,多次谈及亲友及学生。一九三六年秋,先生负笈北平笔会,经过轮番竞绝,反复鉴评,先生书法被评为北方第六。先生北平归来,道经包头,受到了河套同乡的盛情欢迎,包头广亨西经理董五三为先生赞助JIi资大洋二百元以示仰慕。青冢河畔留下了先生不少墨迹。席间先生对北平之行颇为得意,挥笔《张问陶·哀怨诗》:写遍兰枝与草枝,楚骚哀怨有微词。欲将愁去多风雨,不喜春归易别离。狂到杜陵甘作客,穷如东野例工诗,人间少壮无多17,奠待秋发竞染丝。表现了先生刻意求工,更上一层的追求信念。

    经过两次书法盛会,王雪樵先生当代著名书法家的资格得到社会可认,名驰塞北。

穷石匠不用请  一帖中堂送上门

井大人请不动  二百银洋坡下滚

王雪樵先生得益于前辈书法大师的技艺,也继承了他们的优良的书德,他性格矜清,藐视权势,喜与下层人民交结。本乡父老但有所求,无不应允,多数还贴垫了宣纸、香墨。有一次,石匠师傅侯二拉请先生给他写一幅,正好有个驻军姓崔的营长也慕名索字。雪樵先生当面答应了侯师傅的要求,给他崔某一个“不好看”。隔两天先生派侄儿王绍瀛,将写好的条幅送给侯师傅。只要是依势作大,即便是权贵显赫,先生也不买账。一九二五年,陕北镇守使井岳秀过寿,派人带着丰厚的润笔来神木,请先生写寿幛。当时先生正在关帝庙避暑,来人端着银元提起井镇守使……雪樵断然回绝:“字不卖钱,恕不从命”。来人还想以rr井大人”罗唆胁迫,先生反而愈听愈火,“请复命井大人,是手为父母所生,先师所工,非井镇守使使然,送客!”来人是一个副官,正想倨官傲慢,不防雪樵先生一巴掌过去,二百元银洋在山坡上乱滚。那副官恐不好交待,只好托人改请另一位王先生.代书,隔了几天驻神木副师长高志清托人传言,准各送井岳秀寿幛,请雪樵先生写。先生闻风,一大清早跑到兄弟王应中家说:老兄,我这几天要躲鬼,在你家住一段,我有尚好纸墨,正好给你写几条。于是为王应中写了条幅、中堂。他不以笔奉权贵,愿暂借老妪复瓦盆不如高卧且加餐。当井岳秀在堂会广众之间,打开寿幛,看到署名不是“王雪樵”时,赧然失色,拂袖而去。

一九三一年盛夏某日,一位有钱的亲戚请先生到墓地写碑文,到了墓地,骄阳当头,十几名石匠在烈日下挥汗摹碑,先生说:“饭毕再写吧”,主人殷勤地买来月饼,是夹馅的,先生说:“还是混糖的好”。主人赶忙投其所好再买。不料先生又问:“这是谁家店里的!”如主人说是张家的,先生便说李家的好,如说李家的,先生又说赵家的地道。先生碓待的名早为所闻,主人只好反复被折腾,接着便是吃西瓜,先若买来红瓤,偏要黄瓤,若买的是黄瓤,先生反要说一番红瓤好的道理,先生正襟危坐,调兵遣将,不~会,月饼西瓜买下一大堆,先生稍加品尝,推却了事。主人碍不过面子,这样一摊西瓜,只好让苦石匠们放开肚子,饱餐一顿。主人虽不欢,但恐得罪先生,只好吞声任期摆布。石工们不解,事后问他:“先生怎么这样难伺侯?”雪樵先生笑着说:傻兄弟,我不难伺侯,你们能放开吃么?你心疼他出钱吗?哈哈!”石工们方大悟。所以多少年来,雪樵先生和工匠们非常随和,荒野里不时飘散着笑语,而在那些富豪面前则是冷若冰霜,正如李文芳老先生说的,王先生是季遐年式的人物,怪得可爱。

小鱼趁大浪某乡绅挂镣游街

穷途抒管笔浩然亭留韵述志

神木有位乡绅某,任官碱局长、省参议员,他在省参议员任上,月薪三百银元,共当了三年,据说卸任时路过太原,买成金子,发了大财。也有人说,他把瑶镇碱厂的银子驮回家中,谎报土匪抢去,给南乡红军栽赃。然后再把银子用高利放给南乡农民,民间印象极坏。某发迹后,上任来神木的官员,先要拜见他,外地回乡的官员或旅外学生回乡也形成“未曾参正堂,先来拜乡坤”的惯例。

  一九兰五年,神府区土地革命轰轰烈烈,国民政府一方面用武力平剿红军,同时想在内部打击少数土豪,以平民愤,缓和阶级矛盾。当榆林专员公署召集各县党部指导员会议后,神木县党部开始对劣绅摸底,雪樵先生闻讯,联合旅外回乡学生,收集某劣迹,投状要求惩办。榆林专署专员杭义来神木后,雪樵先生组织学生到党部请愿将状子亲自递给杭义,杭义批示,迅速将某逮捕。当某骑着骡子被解送榆林时,一部吩市民拦街抗义,有一名叫王子孚的青年抱住骡子头,要求某挂镣游街,国民党县党部恐怕引起更大骚动,只好让某带着铁镣游街,押解出城,市民称快。某押解榆林后,行贿杭义使案子变得复杂。王雪樵先生受地方人士委托,多次到榆林催案,为此卖掉妻子的金戒指。但杭义并不打算惩办绅某,他一方面向上呈报,完成任务,对下交待民众,抬高声望。另一方面借此敲诈某一大笔钱。当这些目的都达到后,绅某便被释放了。

    雪樵先生在状告绅某后,借大形势为地方除恶,自身却遭到了报复。某的弟弟,县财政局长恶狠狠地对雪樵先生说:我叫你好好跑(指不能在本地谋事),象蚂蚁一样愈跑腰愈细。先生只好谋食榆林。

    抗日战争爆发后,神木民众修复了张公庙,修建了浩然亭,褒扬明代神木张家将一门五代为国守边的业迹,表达抗御外敌、伸张民族正气的豪情。“双十二”事变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雪樵先生应扎萨克旗沙王和他的儿子鄂贝子的邀请,任沙王政府秘书科睦兼警备司令鄂贝子的参谋。沙王政府在百灵庙战役后,协助博作义、何柱国保护成吉思汗灵枢迁往西北,决意抗日,日本人蒙汉分治阴谋遂被粉碎,所以雪樵先生应聘沙王府,虽为地方恶势力迫害之结果,实为不甘田园之振奋,改变了他“整冠南岳濯缨清流”的态度,而去“展辔高衢骧首天路”。行前雪樵先生登上浩然亭挥“浩充天地外影外,然爱风云变化中”一联。抒情述志,程途自勉,遗憾的是雪樵先生未能壮志垂成,卒于贫病之中。

    雪樵先生在黑暗昏浊的现实面前,表现了强烈的不满,但他未能站在时代的前列与时俱进,而是采取了傲世孤芳乃至徘徊犹豫的态度,这是必须指出的。但是一个历史时期,总要产生其相应的历史人物,造就一定的性格和文化现象,雪樵先生的性格和书法即是如此。

侯石年识货垧半园子换走两箱子

王老十怕祸一根火柴烧成灰沫子

雪樵先生的墨迹,留于北京、南京、太原、杭州、西安、包头、榆林等地,神木最多,据他的亲族、学生粗计,中堂、条l幅、赠联、墓铭、墨册近万件,手搞亦不下十万页。此外书籍、碑贴甚多。一九三八年,先生书屋遭日机炸毁,焚毁、失散不少。先生家只好避弹城郊贺家坡,墨迹随之迁居,一九四二年,神木教育科长杨和春、民政科长张伯英偕县长侯石年两次前往贺家坡观赏先生遗墨。侯石年对先生的遗孀说:“……你们留下没用,这些字、帖不能当饭,你母子要生活啊……”结果,用垧半园子(即四亩半水地)先后拣去两箱子。之后天雨霉沤,亲朋牵羊,散失竟尽。一九四八年,笔者从河套回到贺家坡,看到村里大多数农民用先生的手搞糊窗户,经查问,据说已经糊了几年,仍有存备。文化大革命中,先生墨迹被当作四旧破除,红卫兵所至之处,雪樵先生墨迹尽在涤荡之列。悬挂在凯歌楼上的匾额也不能幸免。先生的侄子王老十,听到红卫后威名,惊恐不迭,赶忙回到家,将已有的和代族兄保存的上百件,一根火柴烧成灰沫了。接着家族、亲友及存有先生墨迹者,纷纷“自我革命”“自己教育自己”,一付祝融氏也。尽管,由于先生喜交下层,赠遗频繁,至今仍有数百件留于民间。仅笔者近年微力,尚觅集百件,散存仍然不少。此外,榆阳名医张紫垣老先生处,雪樵先生弄腕多件,并有自撰诗赠“国手张紫垣……半载深交缔,数年宿疾痊。临歧无所赠,一纸愧寒毡。”张老先生后人至今珍藏如初,尤其候石年先生珍藏上品,不知沧海桑田,是否见世。

追求高远欲步右军后尘

情寄傲岸愿与二陶知音

王雪樵先生对书法艺术的追求,具有登堂入室之宏愿,艰苦的三十多年,始终以此为动力,为之攀登不已,先生自号右军之裔,其自负而外,欲步后尘之意显然,他临摹的圣教序,维妙维肖,得意传神。此外先辈书法大师,如虞世南(“远师虞秘监·长揖韩荆州”)、欧阳询、颜真卿(“辞华综王孟、字意得颜欧”)、曾巩、苏轼、陆游(“于固精神坡老气,茶山衣钵放翁诗”)(书法坡仙不碍肥)、米芾(“倪迂清秘云林阁、米老英光宝晋斋”)、邢侗(“焚香静写来禽贴,煮茗闲看相鹤经”)都是他的师宗,以达海到天边天是岸,山登绝项我为峰”(林则徐语)的境界。先生善写楷、草、行、篆,多体隶,金石峪、石鼓、札器碑、张妊碑、张猛龙碑、晋文公碑、曹全碑、张黑女志及其他秦汉魏六朝碑碣,都是他的范本,因而他能达到不似所师,确有所师,参揉创造,自成一家,以无庸置疑的碑派书法家的成就,接受后人的批评,可见志当高远,才会不虚此生,崇高的目标,乃是事业的先导。

    雪樵先生的情志,成全了他对艺术的追求。他喜爱陶渊明和张问陶的诗和品格,每每以此为书写内容,借以寄托情志。他蛰居僻壤有闲适恬谈的一面,如:林问煮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挡绿苔”“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台阁山林本无异,典谟雅颂用所长焚香静写来禽帖,煮茗闲看相鹤经”“背窗栖乌影,灭烛听松风黄鸡白蟹堪携酒,红树青山好放船”“东窗养竹西窗养蕙,左壁观画右壁观诗…晨荷蓑笠夕谈各稼,近瞻烟雾远看风云…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也有悲观出世的一面,如“学于古训乃有获,乐夫天命复奚疑”“谁传死后诗千首,莫放生前酒一怀”,“参透尘缘梦亦清、师恩原不在科名”,“一种飘零摇落感,短长亭外短长桥”。但是更突出的乃是哀怨中表现出不平之气,压抑中呐喊抗争之声。他愿与乾隆年间大诗人张问陶为知音,抒发其怀才不遇颠沛不屈的忧愤。如:“草兔初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天若有情犹识我,A如无命不须才”“世外清名原第一,不修华史亦流传”“得志当为天下士,问心终愧世间人欲上青天览明月,更倾东海洗乾坤忍寒新典鹪鹩袭,梦绕江南水上楼,窗里疏灯窗外月,夜深分影照乡愁”“为惜雄心愁浩荡,倦容沉醉语纵横”“狂到杜陵甘作客,穷如东野例工诗…‘他日长风腾健羽,莫将功业让词章”。都是他与陶渊明,张问陶同命,寄志于高山流水的写真。马克思说:“愤怒造成诗人。”不平亦能铸就风骨,古人讲究字如其人,文如其人,王雪樵先生,书法是他的性格,性格是他的书法。是追求和性格的高度统一。

书坛重视四面八方续史迹

陈墨生辉留于后人评短长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国史实续,典籍增补,经济飞腾,文苑盎然。雪樵先生的书法艺术也受到重视。一九八二年,《榆林报》首次介绍了这位半世纪无闻的书法家,一九八四年神木县文化局、文化馆首次举办了“雪樵书法展览”,并影印了全部雪樵墨迹。八月,陕西省志编辑李贵治先生专程采访先生生平,于八五年十月载陕报,并编八“省志名人小辞典”。一九八六年,  《塞上柳》、  《榆林教育》两刊,选不同角度介绍雪樵书法,于此同时,神木县志、榆林地志、陕西省志均以雪樵入传。这一系列的工作,为雪樵先生书法作品的整理、介绍、学习、评论、研究,提供了抢救性的基础。

九十年代,笔者子女自立,将雪樵书法存件全部揭裱如新,整理存档,共百余幅。地方政府亦注视雪樵书法宣传、整理工作。雪樵书法及其人一一这一社会文化财富一一将深层次接受后人评鉴。

    之后,著名书法家、著名书法理论家钟明善先生以《汉魏风骨笔焦参》专文,评论了雪樵书法,桑勤志先生以《边塞奇才,墨林大家》专文,将雪樵书法介诸多种报刊。延增成先生《苍老古拙今尚存》大作,最先从理论上评介雪樵书法。乔木先生《王光荫》、倪文东先生《王雪樵及其书法》,颇有见地。笔者拙见多篇,为诸大家做了抛砖性的工作。在各位评论的大家中,桑勤志先生因编辑《王雪樵墨迹选》而得意颇深,感触为最。他以雪樵大量作品(桑先生看到了雪樵书法影印件全部)中表现出统一的风格和成就为依据,以碑派理论的角度,评价了雪樵书法的创造性,并将大作推荐发表于国内多种报刊,甚有独具。延增成先生是位书法家、书法教育家,在长期书法教学和培养书法人才中,以雪樵书法为教材,定期举办雪樵书法讲座,培养学生临池墨染,揣摩蔓挥,使学习、宣传雪樵书法艺术,进人一个系统而理论的骱段。尤其钟明善先生,从中国书法史的高度,评价雪樵书法。将雪樵并诸先辈诸大家,谥美于字里行间,为后人指津识途、深厚独到。

    一九八九年,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了《王雪樵墨迹选》,为研究雪樵书法艺术更深入一步提供了方便。

    (本文中参照了钟、桑二位先生的某些论点,注明并以致谢a文冲引用雪樵书法内容,除注明作者外,或为先生自拟,或有出处,恕难一一注明。)

相关文章
2012-07-31 15:25:39
2014-04-17 08:13:11
2011-10-30 18:44:13
2013-07-17 09:16:18
2011-10-30 18:09:32
2014-04-15 08:05:04
2012-10-22 14:33:58
2014-02-24 08:43:5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