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砖茶与马背上的诗 >> 阅读

砖茶与马背上的诗

2013-08-28 15:18:0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4
内容提要:蒙陕交界,一片沙漠接壤。沙漠里缺水,蒙汉人少茶。长天云影闪击着渴意,日月轮转挥发了水情。自从陆羽写茶经,古老的钦茶文化于旱地绝域诞生。

蒙陕交界,一片沙漠接壤。沙漠里缺水,蒙汉人少茶。长天云影闪击着渴意,日月轮转挥发了水情。自从陆羽写茶经,古老的钦茶文化于旱地绝域诞生。诞生的原因是:渴!

一首动人的诗被牧人吟咏,马鞍上驮来了他们悠远的长调民歌。砖形的红茶块子搅拌起飘香的乳汁,牛羊的嘴里反刍着蓝色的营养。骏马在秋风中伫立,蒙古包上飘起的干牛粪燃起香气,微醉的白铜茶壶,沸腾了草原的夜声。

沙漠的咆哮没有背景。一股龙卷风冲天为柱,一条沙龙纠缠不休地升腾,把拉骆驼的男人掀翻,把驼背上的货物拽扯,挟着粗犷和悲壮,从远方将驼铃掩埋。

旅人们在沙地的篝火旁,用老粗瓷碗舀满砖茶,伸长脖子像驴一样喝饮。这里的人不习惯喝江南的盖碗茶,他们的肠胃是粗糙的,他们的咽喉是粗糙的,他们不会“品茶”,模仿学究夫子的深沉形象。赶驼或吆骡马的脚夫们,只会驴饮,猛灌一大碗温茶,用头巾把汗水从脑门上抹去,立刻位移到下巴,从容顺手地揩抹净劳累,乏困从一杆杆旱烟锅中喷薄而出。舒服。

此刻,茶是消谴的闲话,茶是混帐的把柄。穷日子的风暴吹起富裕的梦想,犹如一地的河水突然把干渴泅漫。马头琴伴着笛音,绕着胡地风俗的许多传说,吹灭住宿地的马灯。明灭、闪亮,大野上有抖落的风,摇晃着人们的睡眠。茶碗倾斜,茶叶的枝杆划拔起许多恼人的思念。

朝阳升起来了。月亮成了浸润的羊油碗托。太阳蒸发了汗液,三万六千个毛孔眼涌出了遥远的路途,汗液吸收了茶叶的沉淀,溶解不了浓度的是那起伏的沙丘。太阳花是宇宙间无法用茶水浇灌的一朵圣莲,它永恒的荒芜,永恒的干旱,永恒的用火作它的花瓣。

如果有云,天空是最好的幕布;如果有马,草原是最好的绿毯。天上跑马云,地下云跑马,马和云都是一种纵驰的奔腾,都是一种无际的追赶。风驾驭不了云的自由,诗驾驭不了马的神勇。奶茶歌可以用来朗颂,马蹄和马鞭可以用诗来形容。但是逃逸的云彩无法用诗来伴奏,冻伤的勇敢和中暑的英雄,只能用茶水来洗涤它们的悲怆和忧愁!马背上骑着饮茶的流浪者,他不写游荡的豪诗。

大鸟的翅膀在滑翔。

野草的脑袋在伸长。

蛇一样的柔软,让人陡生声声倔强的浩叹。

我的北方。野狼狐兔奔走的北方,弓马刀剑磕碰过的北方。如今,躺在古战场深处坟莹中的那些白骨,可否渗透出强悍的茶浆。北方人品不出的茉莉花、铁观音、毛尖、碧螺春,以及龙井、潽耳、银针,究竟在什么时空里可以浇灌出南方人精纯的茶魂?水是养生的根本,那些咖啡、蜂蜜、砖茶,都可以叫作“饮料系列”的。北方人驴饮过的砖红茶,只能让沙漠上行走的旅人和草原上飞鹰般的牧人当作玉液琼浆暴饮。而那些苍凉大气、亘古叫绝的诗行,只能让马背上的民族荡漾:天苍苍,野茫茫……

相关文章
2012-12-04 08:50:06
2013-07-22 08:33:28
2013-12-31 08:16:59
2011-09-30 15:45:35
2012-07-30 09:33:16
2012-04-04 16:17:46
2013-07-18 08:59:43
2011-12-26 15:31:3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