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葫芦葫芦长成船 >> 阅读

葫芦葫芦长成船

2013-07-17 09:09:46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5
内容提要:白天没有了太阳,夜晚没有了月亮,天空像块锅盖,雷声打得山响。
高山起霉了,河水发狂了,老树得了风湿症,山虎山豹害上了抑郁病,该叫春的时候也不叫了,该发情的时候也不发情了。

葫芦葫芦长成船

白天没有了太阳,夜晚没有了月亮,天空像块锅盖,雷声打得山响。

高山起霉了,河水发狂了,老树得了风湿症,山虎山豹害上了抑郁病,该叫春的时候也不叫了,该发情的时候也不发情了。

庄禾烂在地里收不回来,屋顶被雨冲成了筛子,人们的日子可怎么过?

男人姜阳的牙咬得咯咯响。

女人女罗的牙咬得咯咯响。

他们五岁的双胞胎儿女却不懂事,用树叶做成船,放在水里让它飘。

水儿水儿流一流

船儿船儿游一游

水儿水儿冒泡泡

船儿船儿戴帽帽

……

看看天,天还是一块锅盖;看看地,地还是一汪水潭。

姜阳的牙咬得咯咯响。

女罗的牙咬得咯咯响。

都是那个任性的雷公害的。自从那个恶种掌管了人间,成天就提着两把大板斧,扇动两只翅膀,砍砍杀杀,作威作福。

嘎——

一个炸雷响过,姜阳他们的屋顶被雷公的板斧砍去了一个角。

女罗忍无可忍地冲进雨中,对着天空怒叫:

“短命的雷公,万恶的雷公,你就不怕遭天遣吗?!”

嘎——

一道电光闪过,他们的屋顶又掉了一个角。黑云掀开帘子,雷公提着大板斧出现了。

“我就是万恶,我就是不遭天遣,你能把我怎么样!”

丑恶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丑恶的尖尖嘴一张一合,猛然间又一道电光,雷公长满黄毛的手臂长长地从云际伸下来,嘎地一声,屋顶又被砍去了一角。

“老子和你拼了!”

怒不可遏的姜阳操起一把虎叉掷向雷公,雷公一缩头,云缝又合拢了。

夫妻俩一边用树枝树叶修补屋顶,一边咒骂着该死的雷公。

“这样下去可怎么活,”女罗愤愤地说,“赶明儿上天去,看看究竟有没有天理!”

他们五岁的儿子姜梁和女儿姜芒不懂事,依然拿着树叶做船玩。

水儿水儿流一流

船儿船儿游一游

水儿水儿冒泡泡

船儿船儿戴帽帽

……

二天起来,姜阳不见了女罗,走出屋外四下张望,望见女罗上了天梯——女罗要去天上讨说法了。

“女罗!女罗!”姜阳大声喊。

女罗听不见,女罗走得太快了,一忽儿就成了一人小点儿,看看就要走到天门了。

嘎——

一声炸雷响,黑云掀开帘子,雷公出现了。

雷公的恶脸气歪了,锋利的大斧举起了。

嘎——

一道电光闪过,天梯断了,女罗像一颗流星划向地面。

“女罗——”姜阳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

“妈妈!妈妈”姜梁和姜芒对着天空大喊。

女罗的衣衫被风吹脱了,白色的衣衫像一片云彩,向这里飘来,飘呀飘呀,越飘越小,飘到姜梁的手上,就变成了一颗葫芦籽。

“雷公!雷公!老子要和你拼了!”姜阳发疯地狂喊。

雷公的脸子吓青了,连忙缩头回了云中。

天上雷声隆隆隆,地上锤声丁丁丁。

“爹爹爹爹,你在干啥?”

“好娃子,我在打造一只大铁笼。”

“造大铁笼做啥用?”

“我要抓住可恶的雷公,为你们死去的妈妈报仇。”

“雷公那样凶,爹爹能抓住吗?”

“爹有天大的胆子,爹有天大的力气,雷公再凶恶,爹也不怕他!”

“我们也不怕,我们也和爹爹一起抓雷公。”

“乖娃儿,懂事了,快去把你妈妈的葫芦籽种上吧。”

哥哥拿了小镢,妹妹拿了小铲,刨一刨,铲一铲,葫芦籽种在地下了。

天上雷声隆隆隆,地上锤声丁丁丁。

雷声还在响,锤声却停了,大铁笼子造成了。霍霍霍,姜阳开始磨刀了。

葫芦籽种下地,哥哥妹妹就在那里拍着手儿唱歌玩。

爹爹爹爹磨刀刀

葫芦葫芦长苗苗

爹爹爹爹磨刀刀

葫芦葫芦长苗苗……

土地哄哄地动了,小牙长出来了,小苗长出来了,一眨眼,长长的瓜藤就上了屋顶。

天上雷声还在响,地上的霍霍声却停了,刀子磨好了。嚓嚓嚓,姜阳开始磨叉了。

爹爹爹爹磨叉叉

葫芦葫芦开花花

爹爹爹爹磨叉叉

葫芦葫芦结瓜瓜……

葫芦藤象跳舞样扭动起来了,三扭两扭,喇叭样的黄花就开了,三开两开,一个小葫芦便青青地长成了。

铁笼打成了,飞刀磨快了,钢叉磨尖了,姜阳上了屋顶。

“雷公,你这杂种,有胆量就下来,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嘎地一声,雷公提着大斧在云中闪出身来。

“不要命的姜阳,我杀你就像捻死一只蚂蚁,还敢说大话!”

“你有天大恶,我有天大胆,我不怕你。”

“哼哼,那就受死吧!”

大斧一挥,雷公下来了,钢叉一举,姜阳迎上了。

地动了,山摇了,满天的云彩乱窜了。

从早打到晚,从晚打到早,雷公招架不住了,气喘吁吁地扇动起肉翅,想要逃走。

嗖!飞刀飞来了,雷公急忙收翅膀,扑噜噜从天上掉下来,嚓!钢叉叉在了腰间。

雷公被抓住了,雷公被锁进了铁笼。雨住了,天晴了,太阳红红地耀人了。雷公缩头缩尾,样子真是可憎。

姜阳要进城里去,买酒买调和,杀了雷公做下酒菜。

“姜梁姜芒,你们好好看着雷公,千万不要给他水喝,不要上他的当。”

“知道了,爹爹,你去吧!”

雷公在铁笼里,又缩头又缩尾,样子可憎又可可怜。

“好娃哩,我错了,今后再了不做坏事了。”

“我才不信哩!”

“我也不相信。”

雷公缩头又缩尾,身子乱扭,尾巴乱扭。

“好娃哩,给我一口水喝吧,我就要渴死了。”

看看雷公的痛苦样,妹妹心软了。

“要不,给他喝口水吧,看他多可怜。”

“不行不行,”哥哥说,“爹爹嘱咐过,千万不能给水喝。”

“好娃哩,我要渴死了。”雷公闭了眼,眼泪流下了,雷公乱忙扭着身子,样子真可怜。

“哥哥,还是给他喝一口吧,你看他真的要死了。”

“好吧。”哥哥也心软了。

雷公喝了水,便有了魔法,轰地一声,铁笼破了,雷公出来了。

“哈哈哈哈!”雷公狂笑着,一脸的狰狞样,“告诉你们的爹,人间要遭大祸了!”

雷公狂笑着飞上了天,哥哥妹妹呆住了。

“你们的好心用错了,”姜阳对他的孩子说,“好心要给好人用,对付凶恶的野兽,要有一副硬心肠。”

姜梁姜芒低下了头,姜梁姜芒明白了。

“抬起头,挺起胸,天塌下来用叉顶,雷公有天大恶,咱有天大胆,咱们不怕他。”

姜阳对孩子们说。

钉钉咚咚,铁锤声又响起来,姜阳要打造一只大铁船。

铁锤敲一敲,葫芦长一长。铁锤敲两敲,葫芦长两长,锤声响了三天,葫芦长了三天,铁船打成了,葫芦长成了。

姜阳走到葫芦跟前,扑地一声,葫芦掉了下来。姜阳用手拍拍葫芦,啪地一声,葫芦裂开了。

挖掉反瓤,葫芦便成了一只不船。

姜阳让两个孩子坐进去试试,刚刚好。

姜阳对着葫芦说:“女罗女罗,我明白你的苦心了。”

轰隆隆的雷声终于炸响了。

太阳逃得无影无踪,黑云象马群般奔腾不息,电光一道接一道划过大地,山抖了,地抖了,狼虫虎豹发抖了。

姜阳不发抖,姜阳只有满腔的仇恨。他将姜梁和姜芒安置进了葫芦船,啪地一声,葫芦合上了。

而后,他站在自己的铁船上,手持钢叉,怒视天空。

啪!啪啪!鸡蛋大的雨点砸下来了。

哗哗哗哗!竹杆粗的雨柱泻来了。

河水暴怒了。大地不见了,房屋不见了,森林不见了,洪水上天了。

大鱼想吃星星,黄鳝在天上乱窜,水鸭惊慌失措地在天际漫游,水獭无目的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姜阳的铁船也上天了,他划着船来到天门前,咚咚咚咚咚咚,天门被他粗壮的拳头擂得要烂了。

“雷公雷公,你出来,我要把你剁成肉酱!”

咚咚的打门声门睡梦中的天帝吵醒了,千里眼召来了,顺风耳召来了。

天帝发怒了,“好你个雷公,让你党管人间,你竟然放水将人间灭了,这还了得!”急令天兵天将去捉雷公。

雷公吓破了胆,赶忙停止了做恶,水唰啦啦地退了,勇士姜阳和他的铁船从九天直掼而下。

天光光,地光光,大地一片白茫茫。

天蓝了,云白了,太阳红红地照着了。

大葫芦架在一颗大槐树上,一阵风儿吹来,葫芦掉下地,啪地一声裂了开来。

姜梁和姜芒从葫芦里出来了,一伸腰,兄妹俩便长大成人了。

看一看大地,兄妹俩呆了。

“大槐树,大槐树,大地上静悄悄,发生了什么事?”

“唉,雷公发了七天七夜大洪水,把大地上的生物全都灭了。”

姜梁牙咬得咯咯响。

姜芒牙咬得咯咯响。

“可恶的雷公,我们找他算帐去!”

“雷公!雷公!你出来!”

兄妹俩对着天空怒吼。

天空静寂得象死了一样。

“雷公被天帝锁起来了,”白云对兄妹俩说,“再也不能做恶了。”

“白云白云,你见过我爹爹吗?”

“他在和雷公搏斗时牺牲了,他是好样的。”

白云说。

“如今什么都没有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兄妹俩面面相觑。

他们呆呆地坐在地上,手里玩着泥巴,回想着过去那些美好的岁月。

嘿,泥巴捏成个狗,汪汪汪,狗叫了;泥巴捏成个鸡,咯咯咯,鸡儿下蛋了;泥巴捏成个凤凰,扑扑扑,凤凰飞上天了。

兄妹俩高兴极了,不停地捏呀捏呀,所有的飞禽走兽全都捏出来了。

再用泥巴捏个人,泥巴却依然是泥巴。

怎么会是这样呢?兄妹俩呆呆地想。

想了一天又一天,哥哥终于想明白了。

“人是有智慧的,”哥哥对妹妹说,“当然不能用泥巴捏出来。”

“那可怎么办?”妹妹问。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俩做夫妻。”

“你脑热了吗?”妹妹脸红了,“亲兄妹怎能做夫妻!”

“天高了,地厚了,事情箍住了。”哥哥说。

“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了,为了再造人类,我们必须这样做。”

“还是先问问天吧。”妹妹说。

哥哥在北山燃起一堆火,妹妹在南山燃起一堆火,火烟袅袅升起,在空中拧成一股了。

哥哥在北山燃起一堆火,妹妹在南山燃起一堆火,火烟袅袅升起,在空中拧成一股了。

“天意如此呵!”哥哥说。

“再问问地吧。”妹妹说。

哥哥从北山滚下一只磨扇,妹妹从南山滚下一只磨扇,两只磨扇滚下坡,在沟底里合成盘石磨了。

天也同意,地也赞成,还要再问谁呢?

可妹妹还是抹不开脸。

“你来追我吧,”她对哥哥说,“如果能追得到,我们就做夫妻。”

妹妹绕着那棵大槐树跑,哥哥就绕着那棵大槐树追,追着追着天黑了。

哥哥跑累了,哥哥喘气了,妹妹心疼哥哥了。

妹妹一掉头,扑进了哥哥的怀抱。

云彩拉下了帘子,月亮和星星躲起来了,自然界的一切都安静了。

三百五十头野公牛扬首天穹,发出一片雄壮的吼声。

三百五十只彩凤在天宇间上下翻飞,编织着各种各样美丽的图案。

不少鱼类纷纷跃出江海河湖,化为奔兽,不少奔兽于狂奔之际化为飞禽。

——妹妹终于要分娩了。

大地在躁动中期待,山岳在期待中倾听。

生下的却是一个红红的肉球,见风而长,长得像车轮般大。

“这是什么?”哥哥说。

“这是什么呀!”妹妹林哭了。

一阵风吹过来,肉球裂开了,小小的人儿像蒲公英的种子样飞出来,一落在地,刷刷刷便长大了。

人类再一次诞生了。

“我们是一家人!”哥哥对着不断出现的人们激动地呐喊。

“我们是亲亲的一家人!”妹妹对着不断出现的人们深情地呐喊。

“呜哇!呜哇!”

人们发出一片含混不清的回应。

作者:塞 北

相关文章
2013-08-01 10:13:13
2012-04-24 09:29:08
2012-08-01 08:57:41
2014-05-04 08:08:08
2014-04-24 09:14:45
2013-03-06 09:08:33
2013-07-11 08:33:24
2014-02-27 08:22:2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