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思潮 >> 《莫失莫忘》尽述世间最完美的告别,刻画大时代下的小情感 >> 阅读

《莫失莫忘》尽述世间最完美的告别,刻画大时代下的小情感

2013-07-09 15:18:24 来源:当当网 浏览:40
内容提要:编辑推荐
  ★你是否也有错过的挚爱?有些人,没有在一起,也好。如何遇见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告别。
  ★《莫失莫忘》并不简单是一本爱情小说,作者将众多社会事件作为故事的时代背景,俨然一部加长版的《倾城之恋》。 
     

《莫失莫忘》尽述世间最完美的告别,刻画大时代下小情感

 

编辑推荐

  ★你是否也有错过的挚爱?有些人,没有在一起,也好。如何遇见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告别。

  ★《莫失莫忘》并不简单是一本爱情小说,作者将众多社会事件作为故事的时代背景,俨然一部加长版的《倾城之恋》。 

    ★“莫失莫忘”是贾宝玉那块通灵宝玉上刻的字,代表着一段看似完美实则无终的金玉良缘。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相爱时不离不弃,分开后莫失莫忘”,这句话是秋微对感情的信仰,也是她对善缘的执念。 

   ★才女作家秋微近几年最费心力写的一本小说,写作过程中由于太过投入,以至揪心痛楚到无法继续,直至完成最后一个字,大哭一场,才得以抽离出这份情感,也算是对自己前一段写作生涯的完美告别。

内容推荐

  十年前,塔罗牌告诉她:如果你们在新年之前连续见三次,你们就会有至少十年的姻缘。
  一场SARS降临,他们相遇相恋在布满灾难的空城。
  十年间,他们历经四次告别,一再错过。
  第一次分开,在夕阳之下,她看着那对拥抱的身影,心想若爱足够的话,又怎会有怀疑?
  第二次分开,在这段异地恋中,她发现冷战比争吵更痛苦,索性主动告别。
  第三次分开,他身陷现实低谷,但生活并没有教会她接纳与容忍。
  第四次分开,十年沉浮让这两份旗鼓相当的情感,不再暴戾尖刻,各自归还彼此。他们终于懂得,好聚容易,好散才是教养。告别总会相见,哪怕是在天上。
  是的,他们并未在那个新年前相遇三次,却历经了十年沉浮。不要以为决定你相爱的是两情相悦,其实我们都是受制于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更何况感情”。
  世界上唯一比疾病疼痛还折磨的东西,就是那些分手后还残余在心头的未了情。所谓因缘,它跟欲望的多寡,情爱的深浅,都没有关系。那就是关于欠与还的宿命,两个人,因缘未尽时,怎么样都分不开,尽了,则就是尽了。  
  十年,因爱而为的回归,接纳,面对和成全,是彼此为对方所做的最好的事情。

作者简介

  秋微(作家/主持人)
  一个被称为活在21世纪的张爱玲式的女子,会写锦绣好文字,会作曲,会填词,会喝二锅头,主持功夫了得,牙尖嘴利,妙笔如花。她对庞杂的世界中微弱跳动的人心有着足够饱满的感知,并且具有将文字可视化的技能,叙述故事的能力像一个文字导演,异常的冷静温柔。在她看来,对一段感情来说,比遇见更重要的是,学会告别和放手。爱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放好人生,如何被爱比怎样去爱更值得学习,毕竟这一生所得都终究是一场命运赐予的“善缘”。
  作品:
杂文集《懒得哭》《错觉的瞬间美丽》
短篇小说集《狗脸岁月》
剧本《景观剧〈红楼梦〉》
长篇小说《女少年》
等十余部出版物。

显示全部信息

目录

非典型开场
故事
后记

媒体评论

  秋微是一个张爱玲式的、拥有小女人缜密心思的女子,原来《莫失莫忘》竟不是言情小说,而是对十年大时代的纪念;而她要致敬的是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另一部远比儿女情长更广阔的小说。
  ——杨澜
  人生是别离,都是要告别的。我从不允许自己难过太久,洒脱不代表不疼,洒脱是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
  ——柯蓝
  没有告别,就没有下一段开始,无需沉浸在失去当中。 
  ——李静
  其实我觉得人一辈子在攻克的一个难题,就是所谓的生离死别。
  ——赵子琪
  任何猝不及防的告别都不是好的告别。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非典型开场
  >>>
  早春时,我应杂志之约写一个关于“北漂”的系列采访,其中一个受访者,在我们见面聊了两次之后,有一天,他忽然来找我。
  到了约好的咖啡店,他在我两米之外的对面坐下,点了一支烟,然后对着那支烟袅袅燃起的方向说:“有些话,想说出来。想了一阵子,好像只能跟陌生人说出来。”
  看我未置可否,他又说:“体检查出了肿瘤,就要去动手术了。怕家人担心,跟谁都没提。别的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这阵子,常想到一个人,就怕这些话,如果……来不及说出来。呵呵。”
  这是一个让“陌生人”难以拒绝的理由,因此我安静地坐在他对面,听他讲了他和那个女孩儿的故事。
  他们从认识到分开,十年。他讲完这十年,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
  结尾时,他说:“不管以后会不会跟谁在一起,我心里始终都有一个地方,是属于她的,也不管我们以后还会不会再见。我心里都会想,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这独白听起来多么耳熟,大概在我们周遭许多有聚有散的“两个人”之间出现过。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心底里交替出现了很多画面,有北野武的《玩偶》,王家卫的《花样年华》,甚至是胡兰成写的《今生今世》。似乎“此事古难全”是一条必由之路,路上落英缤纷,一路到头,满地是不至于落寞的遗憾。
  是的,遗憾。
  他脸上某一个瞬间的神情很像《暗恋桃花源》里老年的江滨柳。
  能拥有这种神情的人,大多都是遗憾满满,大多都是已经低眉顺耳自愿承认了冥冥之中有一些人力难逆的力量,我们通常会把那称作是“命运”。
  然而,多数人并没有江滨柳经历过的乱世可供自己把情感生涯升华成“倾城之恋”。
  也不必。
  “我可以把它写出来吗?”我问。
  “当然可以,只是,也没什么可写的吧,呵呵,无非都是些平常事。”
  那男子说,嘴角抿出一个对自己释然的笑。
  他走了之后,我顺手拿起桌边一本翻开的书,那一页上,是慧敏法师说的话:“分手之后,过了很长时间,如果走路时突然闪过‘要是他过得幸福就好了’的念头,说明我也做好了要幸福起来的准备。”
  嗯。这世上之事,过去了,不就都成了“平常事”吗?
  况且,时光又能允许什么事过不去呢?
  始终觉得,情感生涯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
  放好人生。
  心之外的事,都可以不是大事。
  “心”可放得下任何时代的变故,反而,并非是所有的时代都容得下“心”的增损,哪怕,有时候只是那么回头时的一念,那一路颠沛,也可以自成千古。
  男子告诉我的故事,让我在那天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把它写下来,用“我”的心情。不管有多少“真事隐去”或“假语村言”,每一个在路上的人,都难免一两场狭路相逢:此生,总有一个人让你心怀惦念,让你因他才内心重获柔软,让你在念及他的时候最终清楚地明白,原来,“爱人如己”才是最终的,也是唯一的出路。
  如何遇见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告别。
  有些人,没有在一起,也好。
  当回忆时,心里仍旧生出温暖,那终究是一场“善缘”。
  因着那些心生善念,让人懂得,唯有爱让我们即成“你我”,“我们”从此是宇宙中的一体,即使不再相遇,也永远不会分开。

 

来源:当当网

相关文章
2014-01-27 08:16:52
2014-02-22 08:50:00
2015-04-17 08:33:07
2014-11-18 08:37:28
2013-05-22 09:05:44
2011-06-01 19:09:54
2011-12-06 09:39:10
2015-03-26 09:00:2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