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唱信天游的陕北男人们 >> 阅读

唱信天游的陕北男人们

2013-06-13 08:39:21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55
内容提要:  陕北,一片贫瘠而浑厚的土地,一片封闭与苍劲的土地;更是一片强悍而不屈的土地,一片博爱与浓情的土地。

唱信天游的陕北男人们

 

陕北,一片贫瘠而浑厚的土地,一片封闭与苍劲的土地;更是一片强悍而不屈的土地,一片博爱与浓情的土地。

眺望着那陈旧苍茫、支离破碎、空旷幽静的连绵黄土,眼前悠忽会扑来一股沉重的灾难感、困厄感和悲壮感。站在那高凸的黄土塬上,让人猝然会感到自己身似蝼蚁、心力虚脱、灵魂出窍。

不是勇猛强悍、铁骨钢筋的雄鹰,就不要飞临这片广袤的蓝天;不是气宇轩昂、力拔山兮的男人,就别想站立在这块土地! 这里有一种声音在嘹亮,那是高原汉子们轰似闷雷的吼声在驱赶着高原久积的死寂;这里有一个身影百经磨难而不倒,那是陕北男人强健的体魄和坚毅的心志在征服着空悬于头顶那并不丰满的命运和随时都要拿出汗水和鲜血才能战胜的灾难。

这是,需要顶天立地的男人们!……

夕阳款款西沉,冷风飕飕起兮,高原沉寂若月之荒漠。从不远处那道笔立的黄土坎上,从坎底那两眼深邃的土窑洞里,流出了昏黄的灯光,随即传开了女人痛苦欲绝的嚎哭,似老鹰折翼般凄唳,似火狐断尾般尖刺,引起了阵阵嘶声力竭的犬吠。紧接着响起慌乱的脚步声,有女人沙哑的恶骂声,有男人连连提及神名的祈祷声和震地的磕头声……

终于,一个极其鲜嫩极其轻脆极其响亮的哭声,在跋涉了漫漫长夜的痛苦中,在沉重山罅的夹缝间,在生与死的酣战中,挣扎而起、响彻天地!这是一个儿子的声音,一个高原男人的声音!现在,新的生命正带着母亲的血流和体热顿然洋溢出嘹亮的歌韵,冰雪融化,春回大地,乌云溃散,艳阳高照,高原又获得了新生,大地母亲和人类母亲同时扯开宽大的衣襟,让羊水未干的儿子第一次吮吸到了人间最博大、最温暖的爱!

啊——听吧,那优美的歌声正一个劲地带着母亲虚弱的笑脸,穿透温馨的空气,穿越简陋的窗扉,飘出了风霜满面的黄土窑洞,飘向了宁静广袤的高原夜空,划出了几朵美丽而鲜活的涟漪,越散越远,越听越美。

浓郁的炊烟同时在衰草萋萋的黄土窑洞上升腾,舞蹈的火苗蹿入高原寒夜,绚丽若节日礼花。这时候母亲巨大的痛苦,父亲巨大的恐慌,已全部湮没进了这劈空而来的巨大欣喜之中。他们倾刻感到自己眨眼便成了一个很富有的人!是的,他们有了一个儿子,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多么重要啊!他们想儿子梦儿子求儿子,这决不单单是为了续香火、传根脉,而更多的是会让他们的心中顿然有了一种山崖在背的依靠感、踏实感,一种如虎添翼的威武感、强壮感。

是的,这里太需要男人来扎根了,因为男人才能更多的在这里成为搏击长空的雄鹰。事实上,这里的女人也被高原磨砺得像这里的男人一样,同样肩负起生命和生活的重担!……

陕北人,是几千年来由匈奴、党项、犬戎、鬼方、鲜卑、羌、羯等游牧部落与中原汉人在长期的侵略厮杀、媾合交融中,散落下的优异一群。这里的男人颧高鼻直,腮长眉浓,能歌善舞,坦率豪放,渗透着一种游牧民族的天然个性。这里的女人面若桃花,唇似红樱,天生丽质,地添娇容,含露着一股吴越秀女美艳姿色。吕布生在绥德,貂婵出在米脂,“米脂婆姨绥德汉”就成为了陕北人种的名牌。英雄配美人,阳刚对阴柔;水与火的煅烧,天与地的交融,怎能不生出优秀的人种呢?“千古男儿一吕布”,陕北男儿都有一股吕布的英雄气,手执方天画戟,飞扬跋扈,勇冠三军,渺视天下英雄,敢为爱情舍生忘死。三国奇女数貂婵,陕北女人都有几缕貂婵的国色天香,芳心藏剑,红颜救国,敢将奇躯化刀戈,直刺奸佞叛国心。

——这就是陕北人!

几度春来冬去,几次花开花谢,一茬男人把他们的青春热血、生命热汗洒在这片黄褐色的土地上,土地还给了他们一副同样的面孔。那阡陌纵横、刀切爷凿般的纹路已深深地交错在了他们被阳光炙烤、被黄风剥蚀成古旧而老黄的脸面上。这一脸无法破译的天文图画,凄苦地记录着他们一生苍凉而蹉跎的岁月。是的,他们老了,一切的成与败、苦与甜、爱与恨都已经远了,这时候唯有跟了他们大半辈子的那些陕北女人们能够懂得其中的内容,他们曾以青藤般的柔情舔舐过它,这已成为男人们最刻骨铭心的幸福记忆。

而紧跟着另一茬男人又像沙打旺一般威风凛凛地疯长起在这片黄土地上,尽管他们吃的是粗涩的五谷杂粮,喝的是中药汤般的黄土水,但他们浑身的肌块依旧像黄土峁一样隆起,他们的体魄依旧像山一样厚实,并使他们有了朴实吃苦、勤劳宽厚、痛快好义、乐观率直的个性,像他们的父亲一样,昂首走向了这片深邃而辽远的黄土地。用他们淋淋的汗水来亲吻它的贫瘠与苦难,用他们热热的体温来温暖它的荒凉与沉寂,用他们浓浓的信天游来歌唱它的爱情与恋情,用他们甜甜的笑声来滋润它的干坼与单调。他们之中有韩世宗、李自成,有刘子丹、谢子长,有柳青、路遥,有梁生宝、高加林……

是的,是陕北人给了这片偌大黄土地以生命和蓬勃的气息,让这里有了歌声笑声,有了驴嘶马呜,有了唢呐信天游;有了男人们用颗颗汗水浇灌出的生活之果,有了女人们用脉脉含情的眼睛忽闪出的爱情故事,有了孩子们用肮脏小手雕塑出的美好童话。

陕北男人,总像雄鹰一样飞翔在高原广阔的蓝天之上!……

四月的太阳残酷地炙烤着干坼的黄土高原,弥漫出一派焦苦色泽。黄土塬上有男人赤条条地裸露着如土地般的脊背,一根红得耀眼的裤带紧紧地拴在了他的胯上,他和一头老而瘦的牛一起弓腰蹬腿拼尽死力地往前拉着已深深插入黄土的犁铧。后面扶犁的是一个上了年岁的老汉,他也一样赤背裸腿,头上扎着一块白羊肚手巾,但已污垢不堪了。老汉一遍又一遍地吆喝着牛歌:“噢、噢--来来来--噢”,粗一声,细一声,长长的尾音飘在了高原之上,沟壑之间;山崖回应,天地有声。

接近中午时分,太阳毒得要命,麦芒一般狠狠地刺穿了他们苦黄的肌肤,男人们的汗水快要被榨干了,他们没法去休息,因为这里没有一棵树可为他们遮荫挡阳。他们也不敢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因为一坐下来他们就会散了架一般瘫卧在这焦灼的土地上。是的,这块地再有半个时辰就要犁完了,据神说这两天就要下一场春雨了,他们眼睛都快要盼干了,他们必须在这场春雨来临之前把这块属于他们的土地深深扯烂,让它喝饱喝够那金贵如油的雨水。靠天吃饭,依土活命,这在陕北人的眼里是一条不变的天理啊!

老汉依旧唱着他的牛歌,声音依旧那么平实、深沉,后生有气无力地应和着,太阳火热的炙烤已不再让他们感到灼痛,他们只感到昏昏糊糊地像熔化在了这金灿灿的阳光之中。但这匹老牛已喘开了粗气,它再也支持不住了,它沉沉地倒在了黄土地上,几次奋力地想站起来,然而都失败了,雪白的涎沫从它嘴上泛出。两个一老一少的陕北男人怔怔地站在灿烂的烈日之下,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哗哗地冲出了他们的眼眶,这泪水已是他们身上唯有的一汪清泉了。

陕北男人的吃苦精神足能令天地动容,山岳震撼。他们为了能够得到一点点儿收获,往往要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汗水,他们的汗水不值钱,他们的汗水常常会白流,白流了就白流了,咬咬牙后,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去挥洒他们的汗水,他们总认准“天不负人”这样一个死理。

由此,陕北男人过多地、过死板地钟情在了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播种着五谷,收获着五谷。他几乎不去想,或者很少去想那山外的山、水外的水。老天把他们安排在了这块土地上,他们就认准了这块土地是他们永远寻食的家园。是的,陕北太辽阔了,黄土地太辽阔了,那纵横交错的千沟万壑像绳索一样紧紧地把陕北男人们捆在了这里,那汹涌澎湃的千峁万塬像洪峰一样团团地把陕北男人们围在了这里,让他们很难跳出这片黄土地!

想当年,米脂男人李自成决心跳出这块黄土地,他率陕北男儿揭竿起义,一路浩浩荡荡,所向无敌,直逼京都,推翻了明王朝,建立了大顺江山。可当他从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泥腿子变成了一个至尊至威的开国皇帝后;从一个常常饿着肚皮的陕北穷小子变成了一个拥有天下的中华之主时,他们头脑开始发昏发热发胀发麻了;他们过早、过深地沉溺在了邀功逞能、花天酒地、高车驷马、华屋丽服、笙歌曼舞的享受之中,仅仅四十三天就断送了大顺江山的卿卿性命,李自成本人也战死于湖北九宫山,成一段令后人深思的、悲而不壮的惨败史。路遥笔下的高加林也决心要跳出这块黄土地,他幻想斑斓,心比天高。他从农村跳到了县城,是怎样的春风得意,风流倜傥,大出风头啊,处处显现出了陕北男儿的优秀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高加林完全可以跳出陕北、跳出陕西,甚至会跳到联合国去,但他最终还是被狠狠地跌回到黄土地上,“两只手紧紧抓着两把黄土,沉痛地呻吟着,喊叫了一声:我的亲人哪……”,如果说李自成的失败是缘于眼光和心胸还停留在陕北的沟沟坎坎之中,而没有形成一个巨大的质的飞跃的话,那么高加林的失败则完全可以归咎为对土地、对乡情的极大脱离。

是的,陕北男人要跳出黄土地,要在黄土地以外去成就自己,是多么、多么的艰难啊!

窟野河是一条陕北普通的河,它起源于内蒙古毛乌素沙漠,纵切神府、东胜世界级特大露天煤田,主要流经于神木县境内。

每至夏秋雨季,这条河时常野性肆虐,山洪暴发,浊流汹涌;掠上游北乡万吨黑炭,扫沿岸千棵草木,汹涌南去,流入黄河。而在窟野河下游的南乡则地瘠土厚,无煤少林,村民们燃炊做饭主要靠每年从河里捞来的黑炭和山野里不多的荒草山柴完成。“水如油,炭如金,要娶婆姨攒三冬”,说的就是神木南乡人凄苦的生存现实,因此这条河就成为了他们祖祖辈辈的一个希望。每至发水期,这里的男人们就会放下手头的事情,跑到河里去捞炭,女人们也要到滩上去捡炭,一河两岸热闹得像过节一般。

七月,当天降大火,南风高吹,云头北攻那么几日后,南乡人便猜北面要下一场恶雨了。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北面正乌云翻滚,霹雳横天,一场噼哩啪啦的大雷雨瓢泼而下。半个时辰后,千沟万壑的山洪卷刷起沉重的黄土泥沙,撕剥烂裸出的煤层炭崖,像一匹匹脱缰烈马,一路疯狂扫荡,从四面八方涌进窟野河。河水陡然暴涨,水头泛着乌黑泡沫,狂卷起丈高排浪,滚滚如千骑踏来,滔滔像万军杀出;惊天动地,泣鬼吓神,吞云吐日,大难来临;它咆哮着威逼着,蛮横着撒野着,翻腾起山石炭块,狂卷着家禽走兽,向南一泻而下、向黄河一泻而下。

 “头水猛,二水稳,赶上三水不落空”。一般来说,水头是不会有多少东西可捞的,且水急浪凶,也许稍不小心一个恶浪就会把人打得无影无踪,喂了黄河大鱼。这时候男人们总是光着膀子蹴在岸边高处,观察着水势,选择着地段。等水头一过,水流相对平稳,大块大块黑炭就会一起一伏地飘浮出来,跟着男人们就一个接一个脱得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钻入洪流。在这样汹涌的水中是穿不住任何衣服的,它只会增加负担,消耗体力。钻入洪流的男人们,像一片枯叶无助而渺小地在狂滥的河水中颠簸漂浮着,观察判断着,机敏地躲闪着向他们迎面砸来的巨浪,小心翼翼地搜寻着炭块和财物。如果运气好一点,或许很快就会捞到几件北乡人家的物品,几只仍然活命的猪羊,甚至捞一辆小汽车也是有过的事。而最多的还是黑炭,在这样大而浑的流水中,不论是怎样重的东西也轻若鸿毛,只需轻轻推引便可以送上河岸。

滩上的女人们则穿着男人们破旧的衣服,高高绾起裤腿,一边照看着自己男人捞上来的东西,一边抖着两个肥硕的奶子在滩上捡拾着碎小的炭块和湃到岸边的财物。她们一点也不心慌害怕,因为长在河畔上的男人们从小就在这滔天洪流中练就了一身好水性;她们也不脸热害羞,出水的男人全都罩一身浑浊的泥浆,不显山不露水,一模一样,很难辨认,但女人们知道哪个是自己的男人。对于这些陕北女人来说,她们才不会把这种场合当真,看一看、说一说是虚的,只能作逗哄戏耍的料;而只有睡在一个炕头上、钻进一个被窝里,那才是最真实、最令她们激动的。

看吧,男人们又一次闯入了那滔天洪流,他们搏击着抗争着,苦斗着危难着,站在了生与死的界面上大灾不惧、九死不悔,张扬出了磅礴悲壮的生命之美,惊心动魄的生存之美,顶天立地的雄性之美!这种美完全是拿他们最宝贵的生命演绎出来的,在这条河上,几乎每年都要吞噬几条捞炭男人的生命,就像一片枯叶在狂奔的洪流中悄然泯没,在乡邻们的心灵中悄然泯没,感觉苍凉而记忆并不痛苦,因为接着还有很多很多的男人要继续闯进这洪水之中,去捞取简单的生活啊……

此刻,就在这澎湃壮美、震撼天地的洪流之畔,在这人与魔、生与死的战斗较量之时,忽地有嘹亮而轻脆的歌声穿云破雾、披霞带虹般地从岸边的崖畔上飘起,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一个土生土长极年轻英俊的陕北少年的声音:

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唉,

几十几道弯上几十几只船?

几十几只船上几十几根杆?

几十几个艄公把船来搬?

……

如果你能亲眼目睹陕北男人在洪水中捞炭的一幕,你就会深信陕北男人是钢打铁铸、铮铮有声的。他们勇敢无畏,坚毅不屈,生机蓬勃。但我们又不能不回过头生出些凄凉、悲泣来。因为这毕竟是一首生命艰难、苦难而无奈的绝唱啊!今天,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听到这种绝唱已扬起了她的尾音,陕北男人们正用这种不惧狂流、战胜死亡的精神创造着崭新的生活!

在此,我们在承认陕北男人伟大与优秀的同时,又不能不在另一面来揭示他们的弱点。陕北男人在憨厚直朴、粗豪大方的生存性格背后,总牵带着一种逍遥随散、安贫乐道的地域堕性。“穷欢乐,富忧愁,讨吃的不唱怕个求”,任尔崖塌水淹,天崩地陷,我自不管,我自乐观,一派轻松放浪、少忧无虑的自得自足劲儿,这或许就是陕北人一直困于黄土,安于贫穷;少于机钻,疏远市场,不善经商的根由所在。

改革开放之初,精明眼亮的江淅人便开始了较大规模地背井离乡,他们携妻带子,到全国各地耍手艺做买卖挣票子。就连偏僻落后的陕北小县城他们都不放过,他们有人来到这里包工程修楼房,有人当裁缝做时装,甚至有人修皮鞋补臭袜。他们不仅给陕北带来了一股又一股时髦的海风,带来了新观念新工具新技术,同时也狠赚了一把陕北人口袋里本来就不多的钱。

而陕北人则很少有人敢带上家口三年五载外出打工求事、卖艺经商。打工大军中很少有陕北人,辞职下海者更极少有陕北人,“金窝银窝不如咱家穷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成了他们的信条。无钱,安份守已,苦劳苦俭;有钱,存粮藏金,修房装屋。“老婆娃娃热炕头”,不求吃好,只求吃饱;不求穿好,不求穿暖,一直是陕北人生活的基本准则。

星月依旧,岁月不古,时代在变化着,陕北也在变化着,今天无论从哪一方面说,陕北人已较大地超越了他们祖辈、父辈的影子,一茬又一茬已经装备了新思想、新观念的陕北男人正向我们活脱脱地走来。我们有理由相信,陕北男人脚下的路会越走越宽阔,他们的形象会越走越鲜亮!……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陕北大地那深邃的褶皱之中,去探视一次陕北男人那丰厚的情爱世界——

有这样一个故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呼天抢地跑在荒塬上,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泪水滂沱在他的脸上,此时他的心真如刀绞火灼般地难活。他的情人和他相好了几年的那个女子,被她的父亲卖给了山西的一个男人,有人刚刚给他捎来了这个口信。他现在要跑到三十里外的那个小山村,救出他的女人,因为她是属于他的,他们有着海盟,也有过山誓,更有两颗心共同编织成的、幸福的“信天游”。可如果今天见不到她,那么明天早晨,当可爱的朝阳给高原抹上一片瑰丽的光茫时,那个本该是他的女人就要在父亲的逼迫下,随着那个有钱的山西男人过黄河、进吕梁,远走高飞了,这是多么不能让他接受的事情啊。他不顾一切地跑着,怀里揣着给他老父亲送终的500元钱,这是他所有家蓄了,他要用这些钱来讨回他心爱的女人。但是他再也没有能见到她,他两脚一踩空,昏昏糊糊中感到自己好似在升天,极为痛快地便升入了那碧蓝的天空之中。

他栽进了万丈深渊,老天睁眼,他没有死。他醒过来的时候,放羊老汉正在给他嘴里喂着刚从羊身上挤下来、还带着母体温暖的奶水,“娃,你命真大,后半辈子会好的。”他又一次看到了普照在高高土崖上那颗璀灿的高原太阳,泪水哗哗地淌出了他的眼眶。从此他的一腿被跌跛了,后来他跟上别人去学了吹唢呐,再后来他成了这方圆百十里地上最有名气的唢呐手。起初他吹丧不吹婚,前些年他也慢慢开始了为邻村近庄娶媳嫁女的喜事吹,但这个女子如果是被城里有钱有势人娶走,那他是断然不会去吹的。他一辈子末娶,他时常会走上十几里地到黄河畔上,一个人静静地呆上半天,有时他也会望着河对面那片吕梁大地不停地吹他的唢呐,大家都知道他的心里还有着那个女人,他是吹给那个女人听的。

这就是发生在黄土地上一个普普通通男人的生命史、爱情史……

过去的陕北,尽管是“塞上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的寒风萧瑟,满目荒凉;尽管是“南军退去北军来,十处柴门九不开”的兵荒马乱,日月无光;尽管是“圣人布道偏遗漏”的荒蛮封闭,贫愚交加;但是就在这块贫瘠苦难、苍凉饥饿的大地上,却生长出了一群又一群感情丰厚、敢爱敢恨、舍生取义、以命换爱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发生出了一幕又一幕经典式的爱情故事!

陕北男人对爱情有着自己最独特的理解,他们对爱情的追求是高规格、高层次的,是至圣至洁、至真至诚的,他们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可以横颈向刀,劈胸掏心;可以海枯石烂,天老地荒。他们心中有歌,歌荡心声;他们心中有爱,爱随歌飘。在月明星稀的傍晚,阳光明媚的早晨;在烟雨迷蒙的沙蒿林,清流叮咚的山溪旁,信天游让他们把自己的情与意、爱与恨,表达的淋漓尽致,生动感人;张扬得色彩斑斓,魂摇魄荡;“高山山上唱曲曲圈不住音,想起妹妹收不住心;只要哥哥把心拿好,甚会儿想妹妹就来瞧”;“妹妹抿嘴轻轻笑,爱火在我心上烧,妹妹的脸蛋红似桃,你把哥哥迷住了”;“清水水玻璃隔着窗子照,满口口白牙对着哥哥笑;煮上豆豆下上米,捎带着搂柴了一了你;”“一把把拉着你的手,我因耍带笑开了口,好骡子好马自生走,咱俩的婚姻天配就”;“青石板栽葱扎不下根,哥哥离了妹妹活不成人;你变成个夜蝙蝠前头飞,我变成个花蝴蝶后头追”……

太多太多的信天游无不表达着陕北人对爱情的瑰丽梦幻和执著追求。但贫穷落后、闭塞愚昧,又曾使多少有情人难成眷属,曾使多少美丽而纯洁的爱情花朵乍开即枯。秋风凋绿,寒霜落花;冷泪点点,苦雨潇潇。在这块土地上曾上演了一幕又一幕诸如《兰花花》这样感人至深的爱情悲剧;也留下了诸如《三十里铺》这样优美动听歌唱恋情的信天游,这无凝是这块神奇土地的又一个神奇部分!

今天,随着一个新陕北的出现,信天游又以它新的内容、新的思想、新的方式,开始飘荡在陕北大地,展示出陕北人新的爱情观和新的爱情故事……

冰河融化,柳絮翻飞,春风年年撩起高原人的眼睫,春天岁岁感动黄土地的心扉。新纪元的钟声已经敲响,陕北已经在陕北男人和女人们手里心中,描绘着、建设着她更加壮阔的蓝图和动人的画面。是的,陕北人有着勤劳、坚毅、刚硬的生存个性;有着智慧、胆魄和优秀的革命传统;更可喜的是,进入八十年代后,陕北大地上又发现了世界级的煤田、气田、油田和土地更多的肥沃;陕北有了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和通天铁路,有了世界级的特大露天煤矿;陕北的孩子们也一批比一批多地走进了全国各地的大学校门,走向了世界……我们相信:随着西部大开发的东风,这一切必定会和陕北人更高远的志向相交融,在新的世纪里,建设出一个更加富裕的、全新的新陕北来,令天下人再一次瞩目!

听,又一个高原汉子诞生了,他那清脆而嘹亮的声音穿破夜空,托着绚丽的朝阳正冉冉地升起在高原的晴空,他是更新的一代陕北男人!

作者:单振国

 

相关文章
2012-08-10 10:11:26
2011-06-23 16:09:50
2013-10-18 15:11:41
2014-03-05 08:25:01
·
2014-05-06 08:12:28
·
2013-11-29 07:59:32
2012-05-14 15:46:35
2014-05-05 08:04:1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