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传说 >> 故乡的回忆 >> 阅读

故乡的回忆

2013-05-27 08:40:0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05
内容提要:  近年,曾数次专程和顺道回老家,在空空如也的院子做片刻停留。每一次,内心都感慨万千,物是人非的苍凉,让我胸中涌起无限的怅惘。今年清明,又与父亲和弟弟一起回老家上坟,我一边拿着相机在院子里不停地拍照,一边回想着在此度过的快乐童年,不禁黯然神伤…… 
   

故乡的回忆

 

近年,曾数次专程和顺道回老家,在空空如也的院子做片刻停留。每一次,内心都感慨万千,物是人非的苍凉,让我胸中涌起无限的怅惘。今年清明,又与父亲和弟弟一起回老家上坟,我一边拿着相机在院子里不停地拍照,一边回想着在此度过的快乐童年,不禁黯然神伤……

    老  院

仔细算来,我在老院度过的时光是非常短暂的,大约只有五、六年,加上上学后寒暑假回去的日子,怎么也超不过七年。因为那时年纪小,所以对许多事情的印象都不是很清晰,我对故乡仅存的记忆,多半是我年岁大一点时假期回乡的感受。

  座落在山腰上的老院四方四正,十孔接口石窑呈丁字形摆开,最早修起的是正面的七孔,后来爷爷又在侧面平出一块地,新修了三孔石窑。以当时的标准看,老院可谓生活设施齐全,呈三角状摆布的石碾子、石磨、豆腐磨,是当时乡村生活的必需品。院子里有口几人深的窖,是冬天里用来储藏土豆、萝卜和蔬菜用的,两张大石床可以晾晒东西,两间驴棚后来成了放柴炭的地方。
  老院有一棵桃树、一棵梨树、三株苹果树,院墙外的山坡上还有几株枣树。每到春天,红的桃花、白的梨花,将小院妆点的异常生动。墙根底的菜园子在爷爷的精心务营下,不时有新鲜蔬菜成为餐桌上的美味。错落有致色彩纷呈的小菜园,仿佛一幅印象派油画,极具美学品味;一小畦菜从春天到秋天生动地绿着,并且越割越旺,无论用来制作荤菜还是素菜都十分提味,益肝健脾、行气理血,故被叫做长生草;近几年超市的蔬菜档里,可见到许多集观赏食用于一体的时尚的彩色蔬菜,而早在多年前我爷爷就开始种植了。我家菜园子里的西红柿有红色和黄色两种,个大、肉厚、汁多,放学回家顺手摘一个,洗净了生吃,生津止渴、爽口开胃;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南瓜做为保健食品,愈来愈受到大家喜爱。小时候,南瓜是我们的家常便饭,每年春天,爷爷都会在石头垒成的院墙下点下若干颗南瓜籽,瓜秧顺着矮墙攀爬,开花、结果、一天天长大;还有一种叫做刀豆的藤蔓类植物,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才知道,这种豆荚形似刀,开浅紫色蝶形花,结深紫色扁豆角的蔬菜,具有镇静和抗癌作用。那时,爷爷的小菜园周围,每年都要套种上一圈刀豆和玉米,豆蔓爬在玉米秆上相映成趣,煞是好看。
  现在回想起来,爷爷的小菜园为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真真正正的绿色食品,更重要的是心灵的养分,是一种自力更生自在悠然的生活方式。

  去年冬天的一天,去超市买东西,面对着丰富的商品,突然意识到快要过春节了!现在人们的生活好转了,年却过得越来越简单了,年味也愈来愈淡了。
  记得小时候在故乡,一进腊月人们便忙开了,老院的碾磨很少有空着的时候,不时有人来磨面、碾米、压糕,碾磨跟前经常能看见乡亲们忙碌的身影。有时好几家人在排队,相帮着滚碾子、推磨,很是热闹。平日大多闲置的豆腐磨,腊月里也欢快地转动起来,乳白色的豆糊不断地从石槽口流进下面的桶中,最后做成鲜美嫩滑的豆腐。那时过年的食品好丰富啊:米酒、油糕、黄米馍,酥肉、烧肉、清蒸羊肉……数量不多种类不少,奶奶不厌其烦地做完这样做那样,连醋酱都是亲手做的。
  不能否认,现代女性在过日子的技能方面,远远落后于我们的先辈。她们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凭着一双巧手和骨子里的执著,在这片苦焦的土地上,变戏法似的创造出如此丰富多彩的生活。那些朴素、平实的日子虽一天天远去,却在我的成长经历中留下重要的一页。              

       老  人

老院有两家住户三位老人,即爷爷、奶奶和大奶奶。大奶奶是大爷爷续弦的妻子,和奶奶是亲姐妹,姐妹做妯娌,少了许多纷争。只是大爷爷去得早,老院便只剩下三位老人。

  奶奶和大奶奶都是小脚,爷爷年轻时忙于生意,于是,两个小脚女人撑起了老院的一片天空。
   我印象中的大奶奶慈眉善目、乐观开朗,总是笑吟吟地,一点也没有长辈的架势,我们总爱围着大奶奶打转转,她呢一点也不觉得闹,一双小脚颤悠悠地出来进去,一阵儿也闲不下来,没事时常端个锅盖大的柳编笸箩,盘腿坐在石床上撕棉絮。用了多年的旧棉絮,经大奶奶那双皱巴巴粗糙的手摆弄多遍之后,即刻变得蓬松柔软。撕好的棉絮一层层好,冬天就可以用来棉衣了。

大奶奶极宠爱孩子,她最疼的是我的叔伯弟弟,对他的宠爱可以说是到了无原则的地步。于是,我的这位叔伯弟弟成了村子里有名的跳皮孩子,隔三差五做点不大不小颇有创意的“坏事”,惹得大叔心烦,想要教训他,大奶奶自然全力阻拦,为这事母子俩没少闹矛盾。

  大奶奶身材比我奶奶大,嗓门也比我奶奶高,虽然长着一双小脚,却是一副干脆利落的样子,她先前有过一个丈夫,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嫁给了我大爷爷,来到老院,姐妹俩一起说话、做事,营造出老院一片祥和温馨的天地。

  爷爷是个寡言的老人,我们都有点怕他,他一皱眉头晚辈们心里便直发毛,躲得远远的,生怕挨训。爷爷早年是个货郎,挑着货担走村串户,养家糊口,凭着勤劳的双手积攒下一点家底,然后开始做大生意,好像是皮毛生意,走包头上内蒙,据说在爷爷那个年代做为旱码头的镇川就和天津口岸挂上了钩,爷爷他们生意红火的时候,是通过发电报传递消息的。后因战乱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家道中落了。解放后公私合营,爷爷被组合进了合作社,土地改革划定阶级成份时,给我家定的成份是小贩,每每看到地主被游斗,老人们便感慨,幸亏后来日子不怎地了,否则孩子们不定会受啥牵连。

留在我记忆中的爷爷,面带几分威严,脖子上吊个旱烟袋,每天早晨挂着个空篮子出门,下班时篮子里装了好东西用手帕遮着,慢悠悠从沟底走上来。那时,左邻右舍多为“农业社”的社员,吃商品粮的市民不多,像我爷爷这样每月能领到一份为数不多的固定薪水的“公家人”更是不多。加之爷爷在街上的杂货铺上班,来来往往卖东西的人不少,总能买到又好又便宜的东西,尤其是遇集的时候。所以,爷爷臂弯的那个竹篮子里,经常会变出好吃的东西来,什么瓜果李枣桃杏。所以,我们总爱站在硷畔上等爷爷回来,看着他微微弯曲的身影出现在沟底,然后一点点变大,我们简直要雀跃了。空闲时间,爷爷总在菜园子里伺弄那些蔬菜。于是,老院里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

  奶奶走后,晚年的爷爷变得更沉默了,常常一整天都不说话,让晚辈们有点不知所措,不敢随意和他搭讪。我的父亲也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言语的人,不善于和人交往,但内心却很丰富,常用一把二胡抒发内心的情感。近年来,感觉自己的话也越来越少了,只想把许多的思绪付诸文字。于是,我知道了,有些东西是缘于骨子里的,岁月也无法改变。

  最后该说说我奶奶了。奶奶最大的特点是“爱好”。从院子到家,一切都井然有序,我家的炕拦石和锅台,是用炭蘸清油(我们现在所吃的植物油)磨成的,黑明黑明的,炕围子刷的是那种暖色的黄油漆,青砖铺地,窑掌里放了一溜高低大小相同的瓷缸,中间那口是盛水的,其余的放粮食和杂物,冬天用来腌菜。就是在用水奇缺的情况下,奶奶从不允许我们用用过的水洒地,嫌砖上会留下水渍,前窑架子上的一对红门箱和上述物什,被奶奶擦得纤尘不染,都能照得见人影。

    那时,乡下人常用纸囤放东西,即用废旧的纸箱浸泡成纸浆,找一大小合适的瓷缸做模具,将纸桨掺上胶泥捶精道后拍上去晾干,里外用纸糊了,用来放粮食不会生虫子。就像我家的炕围子有别于那些用旧年画或报纸裱糊的一样,我家的纸囤自有别具一格之处,奶奶从不用我们写过的作业本或废香烟盒糊纸囤,而是用洁白的大纸仔细地粘好了,然后再贴上一幅大红色精致的剪纸,极具装饰作用。去年春节前,我在一家卖家居用品的店铺,淘到一只玉米皮编的收纳筐,喜滋滋地往楼上抱,走在楼梯上冷不丁就想起了我家仓窑里的那几个贴着剪纸的纸囤,突然想到我爱收拾和布置家的爱好是由我奶奶那里继承来的。装修新房时,我特意弄了口熏木制作的水井和一个微型石磨,摆放在石头贴出的硷畔下,又找来一些诸如灯树、马勺、老碗等旧物什,为的是营造一种梦里田园的感觉。

奶奶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既合身又干净的;奶奶的头发总是一丝不乱地盘在脑后,罩上一个发网用簪子别住,漆黑漆黑的,不知她那时是用什么办法护理头发的,最奇怪的是到老都一根也没变白。并且我的父亲也遗传了这一特点,七十岁的人了,一根白发也没有。奶奶也特别会做饭,杂面(豆面)擀得薄如纸,米酒做得香喷喷,别的家常便饭就更不用说了。村子里的人都说奶奶有福,现在想来奶奶的确是有福的,三儿三女都工作了,其中还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一个中专生,又走在了爷爷前边,不用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但愿奶奶在另一个世界,也能享有她该享的福分。

老人走了多年,老院已经荒芜,惟有老井还在,汩汩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                                                                                                                                                   日月如梭,回首生命的源头,许多真切的往事变得模糊。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坠入了时光的深谷。茫茫宇宙,漠漠时空,每一个生命的到来都有许多缘源,那些渗透在我们血液中的东西,那些在我们心灵中日夜回响不绝的东西,终有一天会慢慢显现出来。于生俱来的潜质,后天的不停探索和追寻,使我们不断地从蒙昧走向光明。在一场场生命的接力中,人类正变得日益睿智和深刻。
  岁月不居,人生无常。然而,只要心中有梦,生命便不再荒凉,就像爷爷的小菜园,有播种就会有收获;就像故乡的老井,永不干涸!

 

作者:朱小林

相关文章
2013-04-11 09:23:20
2013-04-09 09:37:14
2011-11-14 09:17:17
2011-06-22 11:18:54
2013-01-04 08:26:28
2011-06-22 11:17:12
2014-02-28 14:33:43
2013-08-06 15:26:5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