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北城系列作品之二十五 初游杏花滩 >> 阅读

北城系列作品之二十五 初游杏花滩

2013-05-16 08:35:1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80
内容提要:去的确不是时候,没有看到满滩的毛毛烟雨,感受人在清醒状态下作梦的乐趣;杏花也早已谢过,寻遍枝头,不能见着嫣红似火,雪白惊心的塞北壮景。

初 游 杏 花 滩

 

去的确不是时候,没有看到满滩的毛毛烟雨,感受人在清醒状态下作梦的乐趣;杏花也早已谢过,寻遍枝头,不能见着嫣红似火,雪白惊心的塞北壮景。我原以为就是看一看千曲万虬的粗枝撑出的那一色清绿,也是好的,可是,心里不能解释的是,堪称麟州八景之一的南郊景点杏花村落,杏树却少的这样可怜,也分外夺目。或许是一如塞北在《杏花滩碑廊摩崖序》中言“然至今四百余年,风蚀人擢,斑驳陆离,几近湮灭”之故,树也多被砍伐而去么?真要徒步十里,而落空了心思归去吗?便将早已蓄好的一腔诗意,给了白龙清溪,岫严古钟,还有杏滩碑廊摩崖,隐隐荡着的那股雄雄浑浑的民族正气!

    走尽神木单家滩,向东一折,一闪,一方开阔处,便是杏花滩了。好一个杏花滩!只这站满浓郁若馨的名字就能让人醉然物处了。如果来的是花盛的季节,这闹哄哄花的气味,一定会溢流出沟外,荡在远的清空。这要比情人的鼻翼微张诱人呢。这花香一定是充满招唤的,就让粉碟花虫嗅逐飞寻这天地所赐的声音吧。

    由着脚步儿走,逆白龙溪而近。无声无息的水印出了满溪歪歪而动的石子。滑溜,蛋形的石子波状纹清晰可见。水至清则无鱼。没有游鱼飘拽的溪水不能不给人一种遗憾!拈着脚跨过列石,水沾湿了裤腿,袭人的凉在署热之季给人一种特别的舒适,心情旷旷的,那些世俗杂念竟跑哪里了,无个踪影儿。

    水中的沙粒,澄出了原始的粗糙。溪两边是软软绿绿的青草地。草不能覆足。紧紧地挨了又挨,挤了又挤。是一滩蓬勃的,凝固的绿水!偎个情人留几张影,那回忆也一定是绿色般的流动。

    融入野地,心正要长长久久地浸淫下去。一拾头,几株老树高大的遮掩下,几百年风雨沧桑的岫严寺便近在眼前了。刚要飞奔近去看个究竟,人,又被身旁的风情掠去。

    白龙溪旁卧着一块嵬岩,上面刻有“枕流嗽石,杏滩烟雨,浣云,只在此山中”等字迹。相传“只在此山中”几字是康熙所题,书法苍劲飞舞,宏大悲壮。这胜地绝妙之境惟有在烟雨蒙蒙的时候,才方极致出它外子的情态。一切尽在不言中,最好的诗便是让你随时都感受到它的好处,却又让你说不出它好在何处。杏花滩,便是这样的一首绝伦美丽的诗。

    在古寺的背后,武绍文题留“船若泉”之下,有一眼活活的清泉汩动。由不得你口舌生津,凑个身儿俯饮几口,山泉是太凉了,人真要颤抖了,你觉得这水比别处的都要凉,都要净,都要让人醒神。武绍文先生有诗云“慈云多情杏滩雨,宝瓶无量船若泉”这诗中的景,景中的诗,让人沉沉地迷醉呢。

    古寺前,铭刻着住持僧妙相一幅联:青山涵古寺人间净土,绿水卧白龙在外桃源。抬头几角飞檐漆柱,便一脚迈进这佛仙境地。寺院中立一石鼎香炉,是谁刚虔诚而走,炉中袅娜的紫烟还未荡尽,便又燃起,极凝重,飘着融进壁画彩绘中的紫空祥云里。壁画的每一根线条,也便活了,寺门上挂着歪歪的有点发白的红布,上面写有“有求必应”之类的字迹,风来,它抖动着,隐隐地透视着与别处的不同。

    我走向那古钟了。我要叩响这历史浑厚的沉音,魂魄般感受历史深处的隐痛,让这隐隐的历史雷声,沉重地飘荡在我的每一个节骨里。轻轻地一击,这饱和悲壮凄美之音的钟,使空气都回到了历史的洪荒中。和着这音,我不禁吟出了诗人裴宜丞的《乱后吟》,真要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了!

    走出寺内。走进林立的碑廊中。这是“麟州武绍文先生志趣雅淡,邀集各界同好尽心协力,搜旧求新,经年而落成的。”是以“独好风光,富深厚教义,振雄浑之气,弃颓废之心,纵不能大为左右,示可陶冶情操,延续传统”而为。首期建成于19955月,中刻双面石碑43尊,题联60余帧。上始清初,并有诗人裴宜丞和书法家王雪樵,刘镇南老师的纪念碑。这些“昔人吟咏题留,有应景之作,亦不乏大气隹品,纵古论今,忧国忧民,读来一身正气,自渐心形。留恋许时,在鼓凳上小坐,想教育的振兴便是民族的振兴,轻视教育的民族便是落后的民族!

    随滩而一直走去,便看到那坡杏树了,枝叶倒还稠些。黑黑红红的枝子斜斜拐拐,想那花开的热闹,又想那杏果黄的时节,别是一番满足和乐趣!

    走上杏花坡,又一番天地在你眼前。望下去,是一坝悠悠蓝绿的水,平静的没有了波折,水中有几块大岩石凸出水面,很孤立,也很奇险的样子。你想瞧着那抽水垒起的石阶,一节一节跳着扑向水里,扎几个猛子,感觉一下水的清凉和温柔,然后探出头,扑扑湿漉漉的头发。山坡那边你看到羊子俯头啃着青草,放羊老汉拢起羊杈,吆羊声满山满沟传来,又听到风中飘忽着隐隐约约的信天游。

    你觉得很久以前你便钟情了这地方。你觉得你在作梦,快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如果可能,你成为这里的一棵树,一掬水,或一粒石子,你就不敢再去尘世要太多的贪求了。

    真得是这样,如若再游杏花滩,一定要等到一径红树万点白的烟雨时日里,让那雨痛痛快快浸润我这颗浑浊浊的男儿之心,让污泥浊点从此不再沾染,像这山,像这水。

    像这山这水一样地,清亮和明丽。

作者:   

相关文章
2011-09-24 13:42:07
2013-04-12 14:29:01
2011-09-24 13:41:01
2014-01-13 08:43:35
2012-08-27 10:43:01
2013-12-06 08:19:24
2014-05-20 08:41:04
2011-09-24 13:40:37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