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吉建芳:“我为画狂”陕北漫画第一人 >> 阅读

吉建芳:“我为画狂”陕北漫画第一人

2013-03-13 14:22:1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33
内容提要:多年前,一直喜欢读书的我,常在心底有一个想法,就是什么时候能在书架上摆放着自己的书?!于是,某个时间段,就把自己发表的部分漫画作品精选结集成册,自己设计制作后摆在家中的书架上,聊以自慰。

记者:你是怎么想到现在出漫画书的?

吉建芳:多年前,一直喜欢读书的我,常在心底有一个想法,就是什么时候能在书架上摆放着自己的书?!于是,某个时间段,就把自己发表的部分漫画作品精选结集成册,自己设计制作后摆在家中的书架上,聊以自慰。之后头脑一热,把做好的寄给漫画界泰斗君武一本,希望老人家能给题写一些什么。许多事情的初衷和结果往往大相径庭,有时甚至事与愿违,比如:这次寄书给华老。

关于吉建芳和华武老先生之间的一些交往,吉建芳并不愿过多提及,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她才迟疑着郁郁地说——

我只所以这次突然出书,也与这件事有一定关系。因为今年6月份,华老因病逝世,从此,我与这位未曾谋面的恩师阴阳两隔,那些早都应该当面亲口说出来的道歉之词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了。华老逝世的那天中午,我眼含热泪写下了一篇悼文,追忆华老的恩情,深切缅怀老人对一个晚辈的厚爱。

之后,有老师建议我出一本漫画书,顺便整理总结一下自己。我就在工作之余、创作之外,断断续续又犹犹豫豫地开始整理。希望华老在天有灵,能够听得到一个晚辈的深深忏悔!!

记者:那你怎么会想到一次就出版两本漫画书?

吉建芳:刚开始只是考虑出一本作品集,把这些年创作并发表的作品各个门类都挑选一点放进去,也不打算请人题写书名或者写序,只是单纯的作品展示。因为我的漫画涉及的领域比较杂,风格都不太一样。谁知道第一本样书做出来后,一些老师和朋友们读了觉得有些累。虽然设计很有创意,也是全彩印刷,但确实因为漫画的风格跳跃太大、作品太多,每页2-9幅图,200多个页码的厚度,阅读起来让人很累。用一位老师的话说,就是咱家菜园里蔬菜品种繁多,人也实诚,为了招呼好客人,就把每样菜都摘了些来个一锅烩。想法很好,可是结果却很差。

有人建议挑选一些好玩的做个类似于口袋书的那种,一文一图的,现在也很流行。于是,又重新挑选设计了一本小册子。拿给一些老师看后,年长一些的老师说毕竟画了十多年了,第一本漫画书就是这么个小册子,似乎说不过去,而且也并不能代表什么。

之后,这件事放了一个多月。期间差一点不想出了。

这件事拖了一段时间后,又有老师询问。我只好硬着头皮重新调整设计思路,把一些老师写我漫画创作的文字和一些媒体采访的文稿随画附上,这本书中的漫画也以单幅漫画和插画为主,其他题材的不再考虑。计划也还是一本书。

又有老师说书中漫画都太传统,太正,不好玩!后来有人建议,干脆两本都出,风格不一样,刚好互补。我当时想,天哪!这么多年都想出书却一直没有出成,这下倒好,一次就出两本书,是不是有点可怕?!

于是,几番折腾,还真就一次出了两本书。

记者:人们提起某个漫画家,大多会知道他(她)的漫画风格,或其代表性的作品是哪一类,那么你自己的漫画又是属于哪一类的呢?

吉建芳: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如果没有信任的编辑一再地逼迫,也许我不会画出那么多的漫画。我并不十分优秀,如果没有编辑朋友们的信任,我不会主动去做一些尝试,我的漫画作品也不会进步这么快。在画漫画的过程中,渐渐和一些编辑成为朋友,有时他(她)们会因为某种需要,希望画的那种风格的漫画恰好是我以前没有画过的,你觉得应该拒绝,还是尝试一下?

(记者:当然是尝试。)

有时也有不认识的编辑约稿,提出一些具体要求,我往往觉得既然人家找来了,就尽量去满足编辑的要求。而给一些作品集配插画,那些杂文、散文、诗歌和长篇小说等,其实每一次都是一次严峻的挑战,因为必须完成,而且必须完成得很好。报纸编辑有时会在版面已经空好漫画的位置,让你必须半小时之内完成,你就必须毫无理由地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否则让报纸开天窗?那当然不行,这就锻炼得我的手比较快。有相熟的编辑朋友QQ头像一闪就说:快手,又有活了!呵呵。

我其实从小到大一直都属于反应比较慢的那种,但是,就是这一次次的尝试和挑战,使我不得不起来,也使我虽然画了几千幅漫画,但却并没有统一的风格、统一的形式,也许,这也正是我的漫画风格和特点吧。我也不知道。

记者:画漫画这些年来,你觉得自己最应该感谢谁?为什么?

吉建芳:还是应该分个先后顺序来说。

首先应该感谢我亲爱的母校——西安电力学校。电校四年,我不仅学到了专业知识,拿到了文凭,电校四年奠定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电校当时的半军事化管理和十分宽松的校园气氛,那些丰富多彩的文化体育活动和各种免费的课外辅导班,给我后来的创作做了很好的铺垫。电校给了我许多许多的东西,我在不少文字中都提到过,而我对母校却无以为报。

其次,应该感谢我的工作。这些年来,我一直从事企业报编辑工作,从小报到大报,从手抄报到正规媒体的规范流程报纸,这些写写画画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工作,更是创作。我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正是基于工作的原由,我才能有机会采访许多优秀和先进人物,也采访过不少某个领域的精英人物。这许多次的采访,其实对自己的人生是一次次洗礼和锤炼,对自己的人格也是一个渐次提升的过程。

再次,应该感谢画漫画以来遇到的所有老师和朋友们,他们都或多或少从不同层面给过我帮助。是老师和朋友们的一路相助,伴随我走过了十多年的漫画路。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老师和朋友们的指导,我的漫画创作就不会走到今天。

记者:除了老师和朋友们的帮助,你觉得是什么东西支撑你一路走来?

吉建芳:我画的一个东西(漫画),被媒体刊用了,然后编辑给我寄回来一份样报。我能在这个东西、这幅画的下面看到署名吉建芳,那种自我满足的浅浅的成就感,一直支撑着我。当然,即便现在编辑们已很少再寄样报,我也再很少刻意去搜集样报,但是只要我知道自己的作品发表了,就会很满足,仅此而已,这也许也是我这十几年来的追求和梦想吧。

吉建芳  陕西延安人。研究生学历,曾全日制、函授和在职学习了热能、书法、新闻、法律和经济学(经济管理)专业。长期从事企业新闻宣传报道工作,业余时间致力于漫画等艺术创作。她的漫画作品涉及新闻漫画、报刊和书籍插画、儿童漫画、绘本、人物漫像和风情漫画等领域,从社会热点到工业题材,从单幅到多格,题材宽泛,形式多样,风格迥异。《漫画·女人》首次公开了作者和我国漫画界泰斗君武交往的一些情况,集中展示了作者各个时期相对具有代表性的作品72幅,附录了作者的漫画心语和漫画家李乃良、赵世霖、韩小士和作家樊丽虎的评介,以及当代女报、西安电视台、极秀部落网站等媒体的采访文稿。《相逢不语》精选了作者三个系列漫画快乐的毛毛短信空间语丝画痕中的百余幅作品,内容一文一图,诙谐幽默,在博人一乐的同时引人遐思、回味。

1996年开始创作并发表漫画,1997年从全国首届漫画函授培训班结业,1998年作品在陕西省美术馆展出,同年,加入陕西省漫画学会(原陕西省漫画研究会),2003年应邀参加全国中青年漫画创作交流会。十多年来,吉建芳创作并发表漫画作品三千多幅,在十多家报刊杂志开设专栏,获奖三十多次。给作品集《火烧云》《寒暖塞上》《今夜难眠》《张扬说事》《留住瞬间》《在梦与醒的边缘》《游走,在新闻和文学之间》等配大量插画,给多家企业绘制企业文化宣传画。

现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理事、陕西省美协漫画艺委会委员、陕西省漫画研究会副会长,五洲图片库(原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签约漫画师,给多家报刊网站长期提供漫画作品。

来源:陕北网

相关文章
2013-09-22 09:17:41
2014-02-10 09:51:32
2011-11-18 11:06:00
2013-04-11 09:22:09
2014-02-06 10:19:10
2014-01-28 17:24:08
2012-05-30 09:37:06
2014-12-09 08:44:4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