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从对野史和细节的挖掘中重现陕北往事 >> 阅读

从对野史和细节的挖掘中重现陕北往事

2013-03-13 14:21:03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4
内容提要:我是在“新版《陕北杂志》米脂骨干作者恳谈会”上初见高埃飞的,在见面之前,我已将他视为新版《陕北杂志》特约撰稿人了。埃飞给我留下两个印象最为鲜明:一是他像许多陕北人一样惹眼的那头带有种族印记的大波浪型的骄傲的黑发,这在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头上,一头秀发就尤显醒目、突出;二是他面部与身上轮廓分明的干练线条。

我是在新版《陕北杂志》米脂骨干作者恳谈会上初见高埃飞的,在见面之前,我已将他视为新版《陕北杂志》特约撰稿人了。埃飞给我留下两个印象最为鲜明:一是他像许多陕北人一样惹眼的那头带有种族印记的大波浪型的骄傲的黑发,这在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头上,一头秀发就尤显醒目、突出;二是他面部与身上轮廓分明的干练线条。我一向认为,一个成熟男人外部的线条与其成年后经历的内心冲突与动荡、思维力有关,成熟男人的外形是由其内心世界和外在生活两把利斧双向雕凿而成。埃飞比他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如命运对他稍有眷顾,他或许应是一位美术学院的教授,或文科学者,但命运会不明不白修理人。
  埃飞的文字可分三类。一是像包括《城墙外那条清澈的小河》《手机短信》这样散文小说类文艺作品。二是像包括《大话陕北》《无定河,一条生生世世流淌着陕北史话的大河》《大漠孤魂统万城》《永乐城考》《李闯王成败原因新说》《闯王桑梓行》《李健侯和他的<永昌演义>》《横山里下来些游击队》《走笔马湖峪沟》这类关于陕北历史地理并偏重于史的文章,这是高埃飞文字的主体,也是使埃飞成为埃飞的重金属部分。其中《横山里下来些游击队》一文是我见到的有关文字资料最丰富翔实、陈述最大胆放肆的,埃飞的文字里有一种纵横捭阖的史家味道。历史感、时间的线条,也恰恰是陕北地区其他写作者贫乏的,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这茬人亏欠得实在太多了。历史感的缺乏归根到底是时间感的缺乏,也即深度的缺乏,它使一个人的写作境界促狭,并局限于其智慧和胸襟,妨碍了他的穿透力,而流于呆板和平面,也只有在历史视野中展开的写作才能获得真正的现实性,才能真正与今天不期而遇。更可贵的是,高埃飞钩沉梳理的陕北往事,是被涂脂抹粉的正史活埋掉也被它自身遗忘的北方野史,这正是作者令人刮目相看之处。他的写作范围涉猎的是出土的历史,这等于重新发现了被主流思维和遗忘双重抛掷的历史真实。埃飞在一篇文章中写到:那些大秧歌、民歌、唢呐、剪纸、说书等等都是表象的东西,是陕北人抗衡自然和人的过程中的润滑剂和调味品,也可以直接说成是产物。骨子里的东西是抗衡和抗衡的过程,而不是结果。这是在陕北历史文化研究中为数极少的可称为发现的发现和精确之论。再如他有关李自成身世另说假说新说,均非人云亦云的创见。三是杂话,是他从日常生活中感受历史、从历史思维的能见度中感受日常生活的随笔。第一类文学作品如同他的心灵,第二类历史散文是他的思维力,第三类杂话则是他日常性的思维呼吸。
  我对黄土地陕北写作的另一诟病,是因其缺乏最起码的精神气质和最基本的精神取向,这就是太肉,精神气质的贫乏使之涣散无神,使之封闭和自溺。气与质却正是高埃飞文字最为充溢和饱满的地方,这使他的文章思想的肌肉和语言的质感一下就跳了出来。他和绥德汉画像石研究者李贵龙一样,是我们这里,黄土地上为数寥寥的几个刚健作者和抗硬文人——贵龙的行文更沉实、更平稳舒缓,单就它那份无定河水一样的平阔,陕北各类写家无人可及;埃飞则更内敛,内敛使之神思激荡,笔锋如大漠黄昏飞雪,于苍茫中剑拔弩张、剑气飞扬。埃飞是翻出了历史的老底,刨出了历史的老坟,东瞅瞅,西看看,一一辨识,然后再跟历史秋后算账;贵龙则是从历史老坟中挖出的几块石头上翻检出了文化的家谱,在我视野中,还鲜有人对陕北文化的梳理像贵龙的汉画像石研究这么明晰、清楚,无一丝粉饰与乡愿式的妄断。此外,埃飞的文章有一种廓大的气象在里面,也为他人所不及。
  高埃飞还是电视专题片《闯王桑梓行》的主创和撰稿人,这是我见到的陕北本土拍摄的最好的电视专题片。埃飞是陕北文人中最早投身电视制作的,这一触电的经历说明埃飞不是一个书斋型的文人,而是一个富有行动能力的人,他对历史的追索式写作是其实践人生的组成部分,他是黄土地群壑间的一位面对高天厚土的沉思者,但离开书桌返身生活,他就恢复了现实体能。他不是书呆子,而是一个试图穿透历史和日常生活迷雾对世界的洞悉者。埃飞的人生和写作,我以为是一种智慧者的人生,他的基本方式和姿态是追索和寻问,在寻问中揭开历史隐秘的面孔,原来蒙面的历史是个面目全非的疤子,这亦是返回真实的历程。他准备多年、正在筹拍的另一部多集电视专题片,如引发一场地震,也不足为奇,埃飞是我们陕北的写家,也是干家。埃飞胸中刻有一块陕北历史地理的版图,如果有这个资格,我期望埃飞有关陕北历史地理的研究与写作更明彻清晰,更少些文学色彩,更注重历史细节本身,也不光是几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更着眼于从小处入手,更少些乡愿式的断论,进而走进更开阔的历史视野观照被历史血腥浸透的黄土地经历的时间沧桑。作为一个命定的怀疑者,怀疑便是最好的方法论和道路,像20世纪史学大家顾颉刚先生说的古人读书贵疑,大疑则大悟,小疑则小悟,不疑则不悟。我希望埃飞兄能有大成,他具备这个素质和潜能,并已有所作为,仅就他的陕北史地散文写作这部分,黄土地上拿出这么几篇像样大文章的人尚属少见,也就他与李贵龙等少数几人,放空炮和哑炮的多,谝客子的多,鸡飞狗跳的就更多。埃飞和贵龙都是对某个问题下过真功夫、起码也是让你看给两眼的。他对李自成、高岗问题和陕北现代革命史的浸淫,业已是我们可以向其问津、至少是与之进行专业探讨的行家里手,他吃透了那些东西,而不是像许多文史作者那样完全凭想象说话。埃飞使陕北史地研究上了一个台阶——我曾拟与之成立一个陕北史地学社,共同调查、研讨陕北史地那本稀里糊涂的血泪账,还没有跟他说过。众所周知,陕北是个传统民间根性文化富得流油、同时也是书卷文化穷得皮包骨头的双料地区,在隐形的非书卷文化和口头传承向现代书卷文化转型的书写尝试中,在未有天才之前(鲁迅语),写过一篇像样文章的人都应获得我们的敬重,埃飞兄远不止此。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李 岩

相关文章
2011-07-24 13:52:39
2013-11-01 09:52:19
2015-01-05 08:43:10
2012-08-31 09:07:57
2013-10-31 09:15:28
2014-05-19 08:26:34
2014-09-04 08:28:54
2013-01-08 15:27:2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