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动态 >> 边塞重镇古麟州 >> 阅读

边塞重镇古麟州

2012-11-02 08:14:28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219
内容提要:古麟州,即今陕西神木,地处河套南端的长城沿线,属西北草原与中原的过渡地带。因其“南卫关中,北屏河套,左扼晋阳之队,右持灵夏之冲”,夙称雄关。

二郎山

(图片来源于新华社)

 

古麟州,即今陕西神木,地处河套南端的长城沿线,属西北草原与中原的过渡地带。因其“南卫关中,北屏河套,左扼晋阳之队,右持灵夏之冲”,夙称雄关。从唐、历五代到宋金,麟州建制延续四百余年,一直是西北少数民族与中原王朝争夺的焦点,唐与吐蕃,宋与辽、西夏曾在这里反复较量,使麟州成为边塞重镇,兵家用武之地。本文根据有关史志资料,就唐、五代、宋时麟州的战略地位、有关战事和杨家将在麟州的业绩一一论述。

唐代麟州战事

神木在先秦一直是北方部分游牧民族居地,到秦才有郡县建制,秦汉时曾有几次大的移民实边,逐渐“番汉杂居”,三国两晋十六国时,中原混战,这里几乎是一片“   胡世界”,到隋民族融合,各族相安。唐代边患主要来自北方,先有突劂,继而吐蕃,东向南侵,麟州成为冲要之地,是河东的屏障,入中原的跳板,争战双方都看重麟州的战略地位。

开元九年(721)兰池州突劂人康待宾诱诸降胡同反,先攻陷“六胡州”(唐高宗调露元年,于灵、盐、夏州南境以降突劂所置鲁、丽、含、寒、依、契六州,以唐人为刺史,谓之“六胡州”),又与分布在厦、绥、胜、银一带的党项通谋,攻胜州银城、连谷(在今神木境),占寨堡、据仓瘦。唐朝廷派遣张说、带领马步军万余人出合河关(今山西兴县岚漪河与黄河汇合处)掩杀,大败康众,北逃到骆驼堰(神木北境内),张用计使   胡互相猜忌攻击,康待宾 逃入铁建山(在今神木境内),余众溃散。乱平后,为安抚党项   人,使其居业,张说奏请朝廷析胜州之连谷、银城二县地置麟(《麟新唐书·张说传》)。遂于开元十二年置麟州,其后改为新奏郡。十四年废。天宝元年(742)边将王忠嗣奏请朝廷置麟州,领新奏(麟州治所)、连谷、银城三县。王忠嗣在西北多年征战,曾在河西一带讨伐吐蕃、突劂,屡立战功,建堡筑寨,苦心经营麟州周边大同、静边、受降、振武等城,吐蕃突厥不敢轻意犯边。王忠嗣被朝廷任命为河西、陇右节度使,掌朔方、河东节度使,佩带四将印,劲兵重地,控制万里,名震北方(《陕西通志》)。麟州作为重要关口,遏制吐蕃、突厥使其不敢东顾。至此这一带三十余年无战事,出现民族融合,经济发展,边贸繁荣的局面。

八世纪末,经安史之乱,唐朝廷国力衰弱,吐蕃趁机向东扩张,先占据西域、河陇,接着袭扰泾、陇、郴、宁,进而攻击盐、夏、银、麟。

代宗大历十三年(778)吐蕃入侵银麟二州,汾阳王、尚书令郭子仪派大将李怀光出击,打败吐蕃。其后,加强防御,十四年五月,以振武军节度使浑  为单于大都护,绥、麟、银、胜等州节度使。十一月,以代州刺史张光晟知单于、振武等城,绥、麟、银、胜州留后(代行节度使职务)。

德宗贞元二年(786),吐蕃再度入侵,先入夏州,接着攻取银州,因银州无城堡依恃,吏民四处溃逃,吐蕃遂放弃银州,转而攻陷麟州,大肆抢掠掳获而去。贞元十七年七月,吐蕃又从西路入侵,先占领盐州,接着西向攻陷麟州,刺史郭锋殉难,吐蕃烧杀抢掠,烧毁城郭,掳当地党项部落和汉居民而去(《资治通鉴》卷3236)。

其后,唐王朝与里弄蕃数次会盟议和,协议划定边界,双方沿贺兰山分割南北之境,吐蕃控制陇右之地,朔方军境今宁夏灵武境,为朔方节度使治所)辖地为唐疆域西陲,唐武宗会昌年间(841-845),吐蕃发生内讧,继而爆发张义潮率沙州民起义。唐宣宗大中元年(847)五月,唐朝廷趁机派河东节度使王宰,将代州诸路兵马,以沙陀李克用为前锋,自麟州渡河,破吐蕃于盐(今甘肃盐池县北),张义潮于大中五年奉陇右11州图归唐。至此吐蕃瓦解,边境遂安(《新唐书》卷226)。

杨氏世守麟州

唐僖宗中和四年(885),割麟州隶河东。唐末麟州先由云中大户折氏掌控。“唐有折宗本者,补振武缘河五镇都知兵马使,宗本子嗣伦(一说名嗣祚),麟州刺史”。(《宋会要辑》)“辑折氏自唐末,世有麟府之地”(《宋会要辑稿》)“折氏自唐末,世有麟府之地”(《折继闵神道碑》)。振武军为单于都督府驻地,治所在今内蒙和林格尔县,领绥、银、麟、胜等州,中和后划归河东。折嗣伦“享年五十,终禄于麟郡”(《刺史折嗣伦碑》)卒年约905前后。后其子从依曾任麟州司马,四世孙继   曾任麟府路驻泊兵马铃辖。

五代是中国历史上的大分裂时期,在半年世纪中,北方有梁、唐、晋、汉、周五个小朝廷更替,环绕中原地区还存在过十个小国,契丹人建立的辽又在东北堀起,与中原诸国争锋。麟州处于战乱中心,先后属晋、汉、周。这一时期至宋初,控制麟州的主要是杨宏信父子。《资治通鉴·广顺二年十二月》:“初,麟州土豪杨信,自为刺史,受命于周,信卒,子重训嗣”。道光《神木县志》:杨信:“一名宏信,仁北汉,为麟州刺史”,这类些记载说明,杨信曾自为刺史,先后归周汉,但杨宏信不是仕“北汉”而是“后汉”,从《资治通鉴》记载看,杨宏信约死于951年,因这一年,杨重训已继承父职,北汉建于951年,他任麟州刺史时,麟州归后汉、周所辖,以此推断他是由后汉入周。当然,从其子杨业事刘崇,可见他们在刘崇未建北汉前已有交往,而且关系很好。至于他是否归附唐、晋,史志无记载,当时五朝像走马灯更替,为了求自身生存,地方势力有时不得不委曲求全。晋少帝石重贵(石敬塘子),944年即位后,曾组织了一次大的联合攻辽行动,此时的胜、麟、府等州属晋。夏州节度使李林殷合藩汉兵4万,抵麟州,东渡河入辽境,晋以林殷为契丹西南面找讨使。府州折从远受封为振武节度使,亦击辽,克胜州,朔州。杨宏信恐怕也参与其中。道光《神木县志》写他:“保障边城,屡著功绩”,足见其在乱世中保境安民,坚决反抗外来入侵。

杨重训(或名重勋因讳改),为杨宏信次子,因其兄去河东,继父职为麟州刺使,曾“以州降汉”,后又“叛汉归周”,多次反复于周汉间以自保。降汉后“为群姜所围”求救与夏、府,此时的夏州节度使李林殷,府州团练使折德启归周,故重训只得“复归欺”(由汉归周),以寻求援助。广顺四年,周任重训为麟州防御使。宋太祖时,置建宁军于麟州,以重训为留后(北宋设节度观察留后,掌军政事)。重训归宋后还被授予保安军节度使(《续资治通签长编》卷238)。

宏信孙杨光启,以西镇供奉官,监麟州司马,死于官任上。杨宏信到杨光启,三代人守麟州,所以人称州城为“杨家城”。光启子琪,“初补殷使,后用其从父延昭,任为三班奉职,累迁至供备库副使”,欧阳修曾为他作碑铭。到琪子略,虽为将家出身,及进士第,授秘书监,因平湖南徭人广南贼寇有功,多次升迁,作过户部三司判官、吏部部员外郎、谏议大夫,为官清廉,很受皇帝赏识,卒后御书为白扇置柩前。(《宋史-杨略传》)

杨业原名重贵,为宏信长子,生长于麟州,《宋史-杨业传》说他“幼倜傥任侠,善骑射,好略猎,所获倍于他人,尝谓其徒曰‘我他日为将用兵,亦犹用鹰犬逐雉兔尔’”。可见从小志向不凡,武艺超群。杨业弱冠离麟州去河东事刘崇,以骁勇闻,所向克捷,屡立战功,被称为“杨无敌”。归宋后与辽作战,威震敌胆,“契丹望见业旌旗即引去”,后被潘美等人陷害,与辽作战中被俘不食而死。其子延昭,本名延朗,常随父出征为先锋,英勇善战,守边二十余年,号令严明,屡破契丹军,契丹畏惧,呼为杨六郎。延昭子文广亦名将,多谋善断,很有建树。杨业子孙几代人和他的部将英勇善战,忠军爱国,屡建边功,被称为“杨家将”。

宋夏麟州战事

公元960年,赵匡亿代周建宋,但并未统一中国,除了南方几个朝廷,最主要的敌对势力十处于西部的夏和东北的辽。夏占据夏、绥、银、宥(还包括静州),与麟州地土相连。夏向东扩张,麟州首当其冲。

西夏王朝的缔造者是居于河套一带的党项姜。唐时,党项人受西部吐蕃的攻击,逐渐迁移到甘肃庆阳,后来一部分迁徙到米脂、横山一带。其中的拓跋氏部落曾参与************唐末农民起义,作战有功,首领拓跋思恭被唐王朝任命为夏州节度使,封夏国公,并赐李姓。五代时,中原混战,党项乘势崛起,“虽未称国而王其土”,建立夏州政权,自任官吏,征收税赋,并与五代时的几个王朝保持关系,前面已谈,李林殷(拓跋思恭之孙)曾与周、汉联合抗辽。赵宋建国后,李林殷立即遣使举表向宋称臣,并避太祖父讳(弘殷),改名林兴,宋太祖授其太慰之职,967年去世后,授予“夏王”益号。他的儿子李光睿继父权,太平天国四年(979),宋大举北伐北汉时,光睿的继承人继均,遣将立寨黄河岸,东渡助宋灭汉,当年秋,继均卒,其弟继捧继任,拓跋氏内部因继位问题内讧,宋太祖想借机吞并拓跋氏世袭领地,明继捧的从父任夏州刺使,令继捧献纳四州八县(原领夏、绥、银、宥其唐弟李继迁不肯放弃夏州领地,出奔地斤泽(今神木尔林兔镇)。从此,开始了与宋朝角逐。

李继迁在麟州西北的地斤泽建立营帐,纠集2万多人马,开始进攻银、夏二州。麟州此时已升为建宁军。为了对付宋王朝,李继迁与契丹王朝建立联姻关系。雍熙二年(985)二月,李继迁进攻银麟二州,诱杀巡监检使曹光实于佳芦川(今佳县境)。李继迁派人先给曹光先送信,约定日期在佳芦川投降,曹光实不知其计,因贪功心切轻信李继迁,届时带百余人前往纳降,被伏兵攻击杀害。李继迁占领银州后,围困三族寨(在神木南)。宋太宗大怒,派副将王先出兵烛轮川(今神木境空野河支流),斩首5000多,李继迁逃跑,宋收复夏银麟夏州吐蕃姜人25个部落(《续资治通签》卷12)。端拱二年9996)改建宁军为镇西军。真宗咸平五年(1002),李继迁在灵州为根据地四面包围麟州。麟州守将曹璨请求增援,朝廷下诏河东并、石、郾州发兵援救。麟州知州王居室坚守城堡,多次突围,州城被围困五昼夜。城守招募勇士,夜追城潜往敌营偷袭,敌阵脚大乱,自相践踏,死伤万余,李继迁带残兵拔寨逃遁(《续姿治通签》卷23)。

1004年李继迁在与吐蕃的作战中重伤死去,其子李德明在位期间,致力维护与宋的关系,双方维持了二三十年稳定局面。李元浩1032年继位,于公元1038年称帝,国号大夏,开始与宋朝廷为敌。

庆历元年(1041)秋七月,李元浩率兵入侵麟、府。李元浩转而攻破宁远寨(在神木境),寨主王市廛、守将王显战死。元浩军焚烧仓库楼橹攻打府州,府州城地形险要,工事坚固,东南各有水门,崖壁陡峭,下临黄河。元浩兵延崖半山腰小路鱼贯前行,城上箭石乱下,元浩兵死伤怡尽。转而又攻城北,守城士卒拼力死战,伤亡千余人,才将夏兵击退。夏兵四处抢掠,又攻丰城(府谷北与准旗南交界地),八月下旬攻陷丰州,丰州知州王余庆、权兵马监押孙结、指挥使侯秀战死。元浩引兵屯驻琉璃堡(在丰州境),经常出动骑兵袭击麟府,二州坚壁不出,军民缺水,以致“黄金一两易水一杯”。九月,朝廷以鹿延都妗辖,指挥麟、府军事。张亢授命后单骑独赴府州,扣州城门入,他“纵民采薪诌、汲涧谷”。夏骑常出抢收庄稼。张亢命军民在州东焦山上筑东胜寨,在下城旁筑金城堡,州北有水泉处筑安定寨,派兵把守,让士兵保护居民出城抢收庄稼。张亢智激禁兵斗志,乘夜带兵袭击琉璃堡,大破夏军,斩首二百余级,夏守军弃堡逃跑。张亢又在步蛇沟筑宣威寨,阻挡夏兵入侵路(《续资治通签》卷43)。接着张亢又攻夏兵于麟州柏子寨及兔毛川(在空野河川神木境)。

嘉佑二年(1057),西夏人袭击麟州,管勾麟州军马公事郭恩死于断道焉(在神木南)。嘉佑六年(1062)宋收复丰州。

 神宗元丰四年(1081)五月,宋派宦官李宪率领20余万人马分五路攻夏,但由于各路人马配合不好,供给不济,持续一年多,劳而无功。元丰六年五月,夏人又入侵麟州神堂寨(在神木东北)被知州訾虎率兵击败。元佑二年(1091)夏人又扰麟州。绍圣四年(1097)三月夏人又侵犯麟州神堂堡,宋朝廷出兵打击,为防夏人入侵修筑胡山寨。尽管夏不断攻击,麟州始终没有落入夏人之手。

庆历麟州存废之争

王天顺先生在他的《河套史》中指出:“北宋之世,始终保有河套地区东南一隅,这就是丰、原府代州妗辖领之。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河东输饷给廷州的道路。这条道路西南——东北走贿,正好跨越流经三州地区的空野河、秃尾河、无定河下游宽阔肥沃的河谷地带。这里也是历代驻军屯垦之地。夏、宋在这里反复争夺,其战略目标是夺取府路交通的控制权。西夏占据绥州时期,麟府交通延州之路受到阻梗。宋收复绥州后,又在绥州河延州之间的请涧河旁筑请涧城。这样接通了麟府路与绥州、延州之间的运输道路,世称绥州道,以后此路就成了陕北进入鄂尔多斯东南和进入晋西北的一条要道”。先生在这里指出了麟府重要战略地位的两个原因,一是“输饷”,河东麟府与延绥的运输道路;一是“屯垦”,三河流域土地肥沃,是民屯军垦的理想之地。

关于麟州存废问题,北宋清理年间曾有一场论争,宋朝廷几次派人亲赴麟州视察,最终没有撤消迁移州治。

庆历元年(1041)冬,并州知府杨偕上疏,建议放弃麟州,他针对有人主张增修宁远寨(在麟丰州之间)。认为新建麟州于岚州(今兴县地),并陈述利害,认为迁有五利,不迁有三害。迁省国用,惜民力,阻贼路,利商旅,张军势;不迁则困于转输,孤垒饵敌,援兵难继,而且认为修宁远寨是“求虚名而忽大患”,灵夏二州已弃,麟州何足惜。宋仁宗见疏后,认为麟州古城捃,突然放弃,这等于是以黄河与西人划界,下谕杨偕修宁远寨,以援麟州。

此后,有人请于麟州、府州间立十二寨以拓境,也有人建议废为寨,或移黄河岸边,或裁抽驻军减省馈运;还有的提议募集少数民族和汉人屯耕。言河东诌粮不继,请废麟州的议论不绝。为此朝廷先派明镐、施吉方巡查,他俩考察后上疏言,筑寨拓境于国五利,请废除麟州。庆历四年(1044)四月,仁宗又派时任右正言(谏官)的欧阳修往河东视察,与河东转运使进一步商量废立之事。欧阳修视察麟州以后,连续上了《论麟州事宜疏》《论不弃麟州疏。,认为“麟州天险不可废”,他力排众议,认为废寨不能减兵,不如不废;如果能减兵省事费,州存无害;麟州“城堡坚完,地形高峻,乃事天设之险,可守而不可攻”,迁徙河次,是“弃易守难攻之天险”,他建议“减寨卒以予民力,委士豪以资捍御”,朝廷采纳了他的建议。(〈续资治通签〉卷47〈欧阳修集〉)

范仲淹也是坚持主张加强林州防御,他认为守御长策,一是筑寨堡,一是复民业(农屯)。他在庆历四年秋十月视察河东经麟州、丰州,认为麟丰二州四面边疆,并无堡寨防护,人户不敢复业,与明镐商量,申奏朝廷,修复城寨,随即上疏朝廷:“麟府二州,回环五六百里皆潘汉人旧耕耘之地,自为西贼所掠,今尚有三千余人散处黄河东涯。自来以修堡寨,只是通及麟府道路,其四面别无城寨防守,边户自今不敢复业,粮草蛹贵,官中大费钱帛买,河东百姓又苦馈运。今二州之人皆愿修起城寨,若只以河西兵马粮草搬移应用,日可办事”。他指出,在折氏强盛时,府州只屯汉兵2千余,而现在常驻兵马万余,“如召番汉人户,从而安居,强人壮马又可得数千,却减屯汉兵,兹城守御之长计也”,并奏请让张亢增广堡寨,尽快实施。朝廷接受范仲淹建议,却遭明镐反对,多次下令制止,张亢不听明镐,“督促越急”,终于完工,上奏朝廷。塞堡修成后,潘汉居民数千户返家务农,麟府裁减戎兵万人(〈续姿治通签〉卷17)。

范仲淹还亲自督促经略司兴修麟州南五十里的神堂堡、银城寨和西南的神树寨堡,并鼓励老百姓在那里居住耕种土地。这样做的结果是,不多时“河外遂安”(〈范仲淹全集〉)。

司马光也是主存麟州者,在并州任职时,曾于皇佑二年(1057)到麟州视察,了解到空野河以西的田地,并越界**扰州城,他上皇帝〈论屈野河(即空野河)西修保状〉建议在州西二十里处修筑二堡,得到代州经略使庞籍的支持,正兴筑间,内侍黄道元,州将郭恩被夏人打败,朝廷内议论纷纷,认为是筑堡错误所致,庞籍和知州武受处分。司马光上疏启罪。他还上疏建议复置丰州。由于这些有见识的官员据里力争,麟州城最终没有废弃,直至南宋没于金。

综上所述,古麟州在四百年风云变幻中,见证了王朝兴替和民族纷争,每至重要的历史关头,都显示出极其重要的作用,造就了像杨氏家族这样的英雄群体。

 

 

作者:焦拖义

编辑:张娟

 

相关文章
2012-11-21 08:57:33
2014-11-28 11:08:15
2012-11-19 09:21:12
2012-10-16 17:07:46
2013-12-26 08:45:33
2014-07-31 08:24:32
2013-12-25 08:10:09
2012-11-07 08:17:26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