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陕北说书《万花山》(上) >> 阅读

陕北说书《万花山》(上)

2012-07-30 09:32:1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488

 

    今似古,古似今,一朝天子一朝臣。

    个个朝中有忠臣,个个朝中有奸臣。

    说的陕北延安崔家村,有一人名叫崔宝童。

    三岁上母亲把命丧,九岁上死了他父亲。

    十二岁给地主家揽长工,一连揽工十年整。

    挨打受气说不尽,没人心疼的苦根根。

    一天宝童上山去揽羊,猛然想起事一宗。

    想我崔宝童,给财主王半城一连揽了十年长工。当时,王半城说,一年给我一条牛。尔格整十年了,我已挣下十条牛了。我也长大了,我算算这十条牛,就能闹个庄户了,也就能成家立业了。我不给他干了。好!主意打定,回去和他算帐。

    日落西山近黄昏,狼奔深山虎归林,

    飞禽鸟雀钻窟窿。宝童回到王家门,

    圈了羊,吃罢饭,忙把掌柜叫一声。

    话说崔宝童吃罢饭来到上房,见了王财主,宝童说:“掌柜的!”王财主说:“有甚事,你说话。”宝童说:“东家,我给你揽了十年工了,现在我也大了,工也不是长揽的,我想今天咱把账算一算,我再把你的地租种上,我该成个家了。”王财主一听,鼻子里哼哼地笑了。半天说:“好!我有田有顾主,你有苦有受处。咱就把账算一下,我那时给你说一年一瓶油,你咋拿上十瓶油,我也不亏你,你也可自立门户了。”宝童一听,吃了一惊!“哎呀,王掌柜,你当初不是说一年挣一头牛么,怎么变成一瓶油了?”王财主牙一咬,眼一瞪,炕上拍了一掌:“我把你这狗儿子喂成狼儿子了,你算盘打得好!再叫你揽上十年工,我的家产不就全成你的了!你给我到门外走!”崔宝童心中盘算:哎呀,王财主啊王财主,你真亏人亏心,你狗日的不得好死!我上无亲,下无故,说吧,我说不过你。哎,你说多少就多少吧。将来我闹起庄户,把驴圈门开大大的,叫你再辈子转生个没尾巴的叫驴!

    崔宝童泪淋淋, 和财主当下把账算清。

    布袋里装了十瓶油,忿忿出了王家门。

    影壁墙上留诗文:

    我虎瘦归山雄心在,龙瘦入水我归大海。

    瘦死的麒麟比马快,檀香木桌子你把我当朽材。

    有朝一日我活成人,我揭你老贼龟壳盖。

    布袋背了十瓶油,月牙桥前往过迈。

    话说崔宝童自从离了王家门,行走来到月牙桥前,见一伙百姓在那儿修桥。崔宝童便走到大师傅跟前说:“哎,大师傅,我上布施啦!”大师傅说:“你上什么布施?”崔宝童说:“我给王半城家揽了十年长工,他原说一年给我一头牛,现在又说成是一年一瓶油,这十瓶油就是我十年的汗水,我把这十瓶油都上了布施,为大家修桥补路。”工匠们都听得眼泪汪汪,齐声大骂:“王半城呀王半城,你亏了这苦命的孩子,天理不容啊!”大家说:“小伙子,你迟早成了家,就把那驴圈门开得大大的,叫王半城死后给你转生个没尾巴的驴,苍蝇跳蚤咬他狗日的,还叫他甩打不成!

    众人同情崔宝童,留他工地上把饭用。

    宝童吃了一顿饭,将身一转又起程。

    张家门上一碗饭,李家门上一个饼。

    白天沿门把饭讨,晚上睡到破庙中。

    天是被子地是床,东西南北四赌墙。

    走一村来过一镇,这一天走到文家村。

    有个老婆卖茶饭,过往客人你们听。

    文老婆说:“哎,客人们,快来吧!葱花花、油卷卷、芝麻面、姜片片,又滚又绵,又香又甜!”崔宝童正饿得头晕眼花,抬头一看,心想:别处卖茶饭都是些男人,这里怎么是个老婆?哎呀,我这八天要的吃不上一顿饱饭,我把这个老婆骗的美美的吃上一顿。我把尾巴一扎,倒唬她一下。好计!人危必反,狗急跳墙。宝童说:“老人家吃喀怎样,说喀这么好?”老婆说:“小伙子,你不信,试活吃给一碗。”“老人家,前边带路,我来也。”

    老婆前边忙引路,把小伙让到炕当中,

    开言问小哥吃什么? 宝童说:延安府的烧酒倒两盅,

    再给我包上些肉饺子,半斤猪肉调生葱。

    老婆心里暗喜欢,今天遇上个这么有钱的人。

    宝童喝了酒吃了饭,文老婆上前一打躬。

    文老婆说:“小伙子,你饭也吃饱了,酒也喝够了,咱把账清一下,你走你的路,我卖我的饭。”宝童说:“干妈,我的钱有个朋友带着哩,他到后庄一个亲戚家去了,快叫我给你寻去。”文老婆说:“我放了你,再到那里找你呀?”宝童说:“你乍看着办!你放我走我就走,你不放我走我就盛下,我还不是要吃哩。你给我吃也行,你不给我吃也好,把我几天饿死,不是你的人命官司也要费口舌。”文老婆说:“小伙子,没钱就说没钱的话,不要胡说八道!”“唉!干妈,是话赶到那啦,不是我要给你胡说八道。”文老婆仔细打量,这娃娃也是穷苦人出身,可能是没带钱:“唉,不带钱就说不带钱的话,为什么拿人命官司吓我哩! 小伙子!

    你家住哪州并哪县,姓甚名谁你说分明。

    没钱就说没钱的话,为什么给我栽人命!

    宝童说:“干妈,用话嘞,你拿斗量,没数,用钱呀,你把面吹进干石板,没向。干妈,听我慢慢讲来。”

    我家住延安崔家村,我的父亲叫崔英。

    我母亲本是康家女,所生我一子崔宝童。

    我三岁上母亲挖苦菜,王财主害了她的命。

    八岁上父亲给人揽长工,我九岁那年他丧了命。

    我上无兄下无弟,左无故右无亲。

    我十岁给王财主揽长工,整整干了十个秋冬。

    王财主原说一年一头牛,算账时一年成了一瓶油。

    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难进来。

    我只好背上十瓶油,离开王家去谋生。

    月牙桥上遇工人,我把十年的血汗钱布施给人。

    用它们修桥去补路, 我修好积德为百姓。

    寻茶讨饭到处走,今天来到你们村。

    碰上你老卖茶饭,我就安了个骗人的心。

    这都是我的真心话,并无谎言把你老哄。

    文老婆听得心难过,忙把小伙子叫一声。

    文老婆说:“小伙子,我有句话,不知你爱听不爱听。”宝童说:“干妈,有啥话你老只管说。”文老婆说:“唉,我老婆是个寡妇,儿无儿,女无女。你也是个无根的沙蓬,无人收留,咱们不如狗嚼羊皮两迁就,心想让你给我做个儿,我也不孤单了,你也就有个落脚处了。”宝童一听,连忙跪倒:“文妈妈,儿给你磕头!从此你就是我的妈妈,我就是你的儿子了。”

    宝童给文老婆当了儿,从此后两姓人并成一家人。

    文老婆喜得哈哈笑,连把宝童儿叫了几声。

    从今后你一子开两门,又姓崔来又姓文。

    妈给你改名崔文树,不知我儿应不应?

    宝童连忙把妈妈叫,你老人家想的我赞成。

    从今改名崔文树,再也不叫崔宝童。

    文老婆开言把儿叫,咱母子二人度光阴。

    妈妈在家卖茶饭,儿你进山打柴林。

    万花山有九妖十八洞,那个地方你可去不成。

    崔文树一听喜在心,拿上斧子带上绳。

    出了家门一溜烟,上山打柴走一程。

    他只顾走来没顾看,哗啦啦来到万花山。

    但只见梢搭梢来林搭林,树根连连挽树根。

    树叶能堆三尺厚,干柴棒棒黑墩墩。

    话说崔文树来到万花山上,抬头一看,哎呀,多好的干柴呀!哎,我今天咋这么高兴?人常说做甚的务甚哩,叫花子务棍哩,砍柴的爱柴哩,挖炭的爱炭哩。见了这么一山干柴,我怎么能不高兴!他抬头一看,哎呀,满山遍野,花红叶绿,真个好看。哎呀,这怕就是我娘说的那个万花山吧!我娘说,这里可是来不得呀,嘿,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红黄蓝白 黑。哎呀,数不清的奇花异草,辨不清的五颜六色,看得他眼花缭乱,香得他浑身舒坦,好一个万花山,真是名符其实。这哪里会有妖?哪里会有怪!

    崔文树万花山上把花瞧,喜得他心如糖水浇。

    干柴硬柴真不少,一霎时砍得够半年烧!

    崔文树砍柴且不表,再说七仙女摘蟠桃。

    “哎哟!”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话说王母娘娘的个七个仙女正摘蟠桃,哗楞一声,四姐的一根金钗掉到万花山上了。四姐说:“哎呀,三姐姐,我的一根金钗掉到万花山上了,你快随我下山去找寻。”于是,三姐四姐吹了一口仙气,就到了万花山上了。四姐在山上找到那根金钗,抬头一看,哎呀,万花山好俊啊!

    红花开放胭脂染,白花开放赛粉团。

    这边开放了芍药牡丹,那一边又开放海棠玉兰。

    迎春花开得实实好看,那一边又开放并蒂莲。

    四姐说:“三姐姐,你看这花开得好俊呀。”三姐说:“你喜欢,就摘的戴上一朵。”四姐说:“我两朵也敢摘哩!”四姐摘了一朵牡丹往头上一戴说:“哎呀,俊死人了!”三姐掐指一算,四姐有下凡之意。三姐说:“四妹妹,你把那凡水喝上一口。”四姐说:“我两口也敢喝哩。”四姐走到清泉边,用手捧的喝了口泉水。三姐吹了一口仙气,回了天宫。四姐说:“哟,三姐回了天宫,我咋回不去了。嘿!回不了天宫也罢,老把我们圈在斗牛宫里,什么也看不见。一出门就是腾云驾雾,哟,把人闷坏了。你看这人间,花红柳绿好地方,我就在这好好的观观花,散散心吧!”四姐就山上山下,山左山右,崖崖洼洼,沟沟岔岔,到处是看不够的花草,闻不尽的花香。

    崔文树边打柴边唱道情:

    一块浮云罩西天,穷人进了御花园。

    芍药牡丹花中贵,花香花色好新鲜。

    桂花开得满山红,人生少年有几重。

    为人难保运当先, 花儿有苦也有甜!

    四姐说:“哟,那里有个人唱哩,唱的这么好听。”把手伸展,掐指一算。哟,这是崔文树在那边打柴哩。我和他有百日的夫妻缘份。这正是成亲的好机会,千万莫要错过。四姐飘然来到崔文树跟前说:“哎,小伙子,你唱的歌,好听死人啦!”崔文树抬头一看,是个女人。妈呀,不好了,我娘说万花山上有九妖十八洞,洞洞出妖精。我在山上唱歌,惊动得妖精出洞了。妈呀,我这下不得活了!千计万计,跑为上计。他手提板斧,慌忙逃奔。四姐说:“哎,小伙子,哪里走!”哧楞一声,放出一根仙绳,拴在崔文树腰上,把他吊到悬崖畔上。崔文树用手一摸,妈呀,这是一根草绳,草绳要是断了,我就活不成了。

    崔文树吊在悬崖上,过来个白兔咬草绳,

    他暗把白兔恨,满山青草绿茵茵,

    你为何单咬这草绳绳,咱仇无仇冤无冤,

    兔你为啥要我的命,文树忙把妖精叫几声。

    崔文树说:“妖精呀妖精,你饶命!”四姐说:“你和我成亲,我就放你。你要是不和我成亲,草绳一断,你就粉身碎骨了。”文树说:“妖精啊,只要你把我救上来,我就和你成亲。”“好,四姐让你上来。”话音没落,崔文树呼的一下就上来了。崔文树心里盘算:唉,她保险是个妖精。要不她说上句话,我就上来了。我还是跑吧!他将身返转,慌忙逃奔。四姐说:“小伙子,哪里逃走!”呼的吹了一口仙气,引来了十几条老虎,从四面八方把文树团团围住。个个老虎张牙舞爪,向文树扑来。吓得崔文树高声叫喊:“小姐呀小姐,快快救命!”四姐说:“你要是和我成亲,我就救你;要不,我就让老虎把你吃掉!”文树说:“我答应和你成亲,快让老虎走开!”四姐又吹过一口仙气,十几只老虎一下子就不见了。文树想:“哎呀,她确实是妖精,可不敢让她把我给缠住了,搅住了,过来过去绕住了。他再次逃奔,四姐又吹了一口仙气,忽然天昏地暗,四周都是万丈深渊。崔文树东一跑,西一蹿,没个出路。四姐说:“小伙子,操心崖上跌下去把你摔死!”文树心想:她一定是个妖精,她说明,天 就明,她叫黑,天就黑。唉,没法子,还得求她救命哩:“小姐呀小姐,救命啊救命!”四姐说:“只要你和我成亲我就救你,如若不然,我叫你粉身碎骨。”文树说:“你让天亮了,我就和你成亲。”四姐又吹了一口仙气,天光大亮,青天红日,满山遍野,花红柳绿,如同仙境一般。文树说:“唉呀,咱两个成亲没有媒人怎么办?”四姐说:“咱没见过面,要媒人,咱已经认得了,还要媒人干什么?”文树说:“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亲。”四姐说:“咱们在这深山老林,一个人也没有,谁来做媒?”文树低头一想:“小姐呀,你看那边有个土地庙,咱要把山神土地问言传了,他就是媒人,咱们就成亲,山神土地不言传,你回 你的家,我回我的文家村。”四姐说:“好,就这么办!

    二人说罢就起身,行走来到庙堂门。

    四姐跺一脚来喊一声,山神土地你们听。

    我和文树要成亲,你们二位当媒人。

    你们要不是言传,姑娘我要拆你的庙,

    打你的泥像碎纷纷,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土地山神听此言,磕头作揖跪倒身。

    四姑娘四姑娘喊连声,崔姑爷崔姑爷叫得亲。

    天配就好夫妻快成亲,我们山神土地就是媒人。

    四姐闻听喜盈盈,文树可怕得泪淋淋。

    往日里神神不张口,今日里神神会说亲。

    四姐高高兴兴进庙门,文树暗暗把巧计生。

    四姐刚刚跨进庙门,他把庙门来关定。

    拿上斧头带上绳,转身大步奔家门。

    紧跑一步五尺宽,慢跑一步三尺三。

    一霎时跑回万花山,文树心中暗喜欢。

    四姐一看笑出声,崔家娃娃你太无情。

    她变成个蜜蜂咿咿嗡,展翅飞出窗缝缝。

    一霎时追上崔文树,咿咿嗡嗡绕在空。

    崔文树向东她向东,崔文树扑打她腾空。

    惹得小伙怒气生,对着蜜蜂骂连声。

    蜜蜂为甚不去采蜜,为什么拦路来缠人。

    斧头砍,绳子抡,蜜蜂忽然没了影踪。

    文树急忙回了村,自言自语说几声。

    文树说:“哎呀,这下可把妖精甩脱了!这下可把妖精甩脱了!要不是我用计把她关到山神庙里,这阵早把我咬的吃了。我说妖精啊妖精,除了我崔文树,再没有第二个人敢到万花山来,没人给你开门,要活活把你饿死哩!”他走进院子,把窑门打开,啊呀不好,妖精在炕上坐着哩!文树说:“哎呀,妖精啊,我还没到家,你怎么就进门了?”四姐说:“我早就在这等你着呢。看是你快还是我快!”文树一看,娘不见了。忙问:“我娘呢?”四姐说:“不知道。”文树哇的一声哭了:“娘呀,你咋叫妖精吃了!”他娘正在邻家做衣服着呢,听见儿的哭声,慌忙转回家门:“儿啊,你这是怎么啦?”文树一看他娘还活着,便止住哭声说:“我今早上山打柴,儿人生地生,认不得山形地脉,冒走到万花山上。见满山干柴,喜得我唱了一阵山歌,惊动了一个女妖精,硬逼得要和我成亲。儿我心生一计,把她关在山神庙里,我就往回跑。儿我还没到家,她倒在咱家炕上坐定了。”文老婆听罢对四姑娘说:“妖精呀,世上的人多着呢,你不要吃我孤老婆子的独苗根。我这也是收养人家的。”四姐说:“你好好劝你儿和我成亲,我保你母子的性命,你儿不和我成亲,你母子马上就活不成!”文老婆一听说:“儿呀,你就和她成亲吧,好饶咱母子性命。”文树心想,事情到了这一步,要是不答应这门亲事,眼下我母子就没命了。便说:“我愿意和你成亲,只是日后要好生孝敬我娘,她也是个苦命人。”四姐说:“只要咱结为夫妻,你娘就是我娘,我绝不亏待她老人家。”四姐说罢,拱手施礼,把婆母搀到炕上,又把文树搀的坐在娘旁边,恭恭敬敬地问道: “娘呀,咱吃什么饭呀?”老婆见她恭敬有礼,和和气气,心里也很高兴。心想,我老婆也有了媳妇了,可又一想,如今我家穷得无米下锅,这可叫她咋做饭呀!老婆便说:“唉,你不要罟得和我儿成亲,万花山上打上一背干柴,卖上二三百钱,还能量上两升小米,吃上两顿。现在就要喝西北风啦。”四姐说:“婆母,你旦放宽心,儿媳我给咱办整。”四姐把灶火点着,锅里倒满了水。文树以为这妖精要吃人啦,悄悄对他娘说:“娘呀,这妖精生的还不吃,要把我们煮熟吃哩!”四姐一听,哈哈大笑!说:“你们再别多心。我这是给咱们做饭吃哩。”说罢,从耳朵里掏出一颗大米,一切两半,放到锅里一半,锅盖一盖,往开一揭,满满地一锅热腾腾的大米干饭做成了。文树一看又对娘说:“娘呀,你看这妖精,一瓣大米就做了一锅干饭。有了饭还没菜呢,她还不把咱母子做了肉稍子。”四姐舀子两碗端到他母子面前说:“娘呀,饭做对了,快吃罢。”老婆说:“儿呀,吃也死呀,不吃也死呀,咱从来也没吃过大米干饭,咱今天吃得饱饱的,死了也转生个饱死鬼。”他母子二人放开肚皮吃了半天,揭开锅盖一看,一锅干饭才吃了像碗那么大的坑坑。四姐说:“你们往饱吃么。”老婆说:“哎,吃饱了,肚子都快撑炸了。”四姐说:“你们不吃,我就吃呀!”只见她手搬大锅,脚踏灶火,拨下金钗,锅里一拌,哧溜一口,吃个精光。文树说:“娘呀,你看那妖精,一大锅干饭,她一口倒吃了。那要吃起咱母子,不知页吞①,还是顺咽呀!现在已是夜晚,咱怕等不到天明就没命啦!老天爷呀,这叫我们母子该咋办呀!

    老娘睡觉儿照定,儿子睡觉娘照定。

    心惊肉跳战兢兢,今夜难熬到大天明。

    四姐看他们实可怜,撒了一把磕睡虫。

    他母子二人才睡稳,四姐驾祥云起在空。

    一霎时来到东海岸,跺一脚来喊一声。

    叫一声东海老龙公,四姑娘有事求你们。

    要借金玉楼门抱厦厅,摇钱树和聚宝盆,

    玻璃铲,景阳钟,十二美女紧相跟,

    红珊瑚,白珊瑚,珍珠玛瑙都借用,

    这些个宝贝不给我借,我让你老龙不得安宁。

    巡海夜叉听了四姐的话,连忙到水晶宫报告:“龙王老爷在上,海上来了个王母娘娘的四女子,要借咱宫里的所有宝贝。要不借给她,她要大闹龙宫哩!”龙王还没言传,龙王的三太子便怒气冲冲,手执丈八长枪出了水晶宫,一见四姐便说:“哎,四姑娘,我们只借给你金玉楼门抱厦厅,再的宝贝不给你借。”四姐说:“哎,龙王三太子,你把所有的宝贝借给了便罢,要不给借,小心你的性命!”龙王三太子一听,气得举起丈八长枪,向四姐冲来。四姐一看,不慌不忙,头上拨下金钗格嚓一声,打得龙王三太子哎呀叫一声,逃回了水晶宫。

    老龙王一看事不妙,走上前来跪倒身。

    四姑娘你别生气,我儿是个糊涂虫。

    他不该不听你的令,更不该和你动刀兵。

    四姐你饶了他的命,所有的宝贝给你送。

    四姐一听喜在心,双手搀起老龙公。

    龙王爷谢过四姐的恩,所有的宝贝给她带上身。

    四姐驾云起在空,一霎时回到文家村。

    她把庭院修的俊,金玉楼门抱厦厅。

    两厢房,待客厅,前院修的看花厅。

    后院修的赛衙门,楼上楼,房上房。

    斗底大砖铺几层,一对旗杆大门上插。

    彩画门楼修得精,大门上狮子大张口。

    二门上狮子滚绣球,油漆炕围搭仰尘②。

    桌子上摆的插花瓶,报时表,自鸣钟。

    一旁又摆穿衣镜,墙头上垒的水磨砖。

    雕花门窗亮晶晶,房顶上安的张口兽。

    一夜五更二天明。母子二人才睡醒。

   文树睁眼一看,地方全变了,忙说:“娘呀,不好了,妖精把咱们弄进妖精洞了。她还舍不得独自吃,弄到洞里和家人一齐吃哩!”四姐说:“你母子但放宽心,这还是你文家村的山形地脉,这还是你的旧家门。要是不信,你们出去一看便知。”他母子二人到门外一看,对着哩,就是咱文家村。前边是延安城,后边是万花山。老婆说:“也不知道是那个神神,还是这妖精媳妇,一夜修了这么块好地方。”文树说:“娘呀,那还不知道吃咱们不吃了。”四姐闻听忙说:“我和你们已是一家人了,还能加害你们。这地方就是我给咱家修下的。你们再看我给咱亮宝一回。”

    四姐说罢把宝亮,摇钱树来聚宝盆。

    摇钱树,摇三摇,黄钱堆了三尺高。

    聚宝盆,晃三晃,金银财宝垛了个高。

    金马棚,银驴槽,金马驹圈里乱蹦跳。

    早屙金,晚尿银,揽工汉成了大财东。

    玻璃铲“崩”的响一声,要吃甚来就有甚。

    红油桌子安当中,四碟小菜梅花盅。

    象牙筷子拿手中,左手提瓶竹叶青。

    右手拿着状元红,状元红,竹叶青。

    海参鱿鱼虾米仁,各样菜名数不清。

    猪肉羊肉烩人参,四姐左手拿起烧酒瓶。

    右手端起梅花盅,头杯酒,请娘用。

    二杯酒,敬男人,三杯满上四姐饮,

    十二美女忙侍应,四人弹,四个唱。

    四个端菜递酒人,三弦弹得声连声。

    简板渔鼓打扬琴,十二美女唱道情。

    喜坏文树和母亲,以后是死是活说不清。

    眼前看来热闹得很,过了半月还有零。

    文树想起穷苦人,多少穷朋友还受苦穷。

    告示牌挂在大门外。穷朋友快上我的门,

    买卖客商上了我的门。万二八千本钱领。

    受苦人快上我的门,满斗金来满斗银。

    种庄稼的上了我的门, 黄钱给拿布袋盛。

    告示挂了三个月。上门的人儿源源不断数不清。

    惊动惊动多惊动,惊动了财主王半城。

    话说王半城打坐在客厅,把家人叫到跟前问道:“最近这三个多月,为什么没有一个穷鬼上门借债?放出去多少账了?”“一个钱也没放出去。”“为什么?”“哎,员外有所不知,文家村上有个崔文树,就是给咱揽过十年长工的崔宝童,他去万花山打柴,拾来了个女人。这女人银钱无数,财宝忒多。穷人只要上了他的门,要多少给多少,有了就还,没了,连本钱都不要了。人家到咱门上来借钱,一分一厘短不下,因此谁也不来了。”王半城听罢说:“哎呀,这个穷小子发了那么大财!给我备马,待我到他门上看他一回。”

    员外上边说一声,家人忙得没消停。

    槽头拉过马一匹,浑身行头甚齐整。

    镶银鞍子梅花蹬,镶银皮鞭坠红缨。

    三寸捆肚狼牙扣,二寸盘胸虎头缨。

    马口上钗子④二指深,马脖子上又戴串花铃。

    马后捎个坐祷墩,马腹又捎十样景。

    王半城绫锣绸缎穿戴好,打马一鞭就起身。

    路上走来路上行,打马加鞭快如风。

    唿啦啦来到文家村崔文树门前下马龙。

    王半城走到门上说:“哎,门上的,给你家主人传话,就说王家村上的王半城员外来看他来了。”家人赶忙走到上房:“禀崔姑爷知道。”文树说:“什么事?”“王家村上王半城员外看你来了,现在门外等侯。”文树心想:老子现在有了钱了,你也找上门来看我了。好,你看就来。对家人说:“去,叫他进来。”

    家人头前把路引,王半城后边紧相跟。

    进了大门进二门,文树上前来接迎。

    行走来到待客厅,宾主二人把饭用。

    酒喝头杯团团转,酒喝二杯晕昏昏。

    酒喝三杯盅落定,王半城一旁开了声。

    王半城说:“哎呀,宝童呀,你还没把我忘记了。”文树说:“我刚出了草窑门,怎能忘了讨饭棍。怎能认不得你呢!别的我都不记得,一年一头牛变成一年一瓶油,这事我死也忘不了。”王半城笑着说:“宝童呀,就是一年一瓶油,你现在才有上加有。你怎么修下这么一院地方?”文树说:“人有一亏,天有一补。我在万花山上拾了个女人,她一夜就给我修成了这么好个地方。”王半城说:“宝童,你的婆姨真能干,你能不能让我把她看看?”文树说:“这事我做不了主,要和我夫人商量。”文树走到楼上说:“夫人,过去我给揽工的那个财主王半城来咱家啦,来看我哩,他还想见见你哩,你是见也不见?”四姐掐指一算,王半城长了个狗心,不是好人。我有心说不去,伤了男人面子。便说:“丈夫,你先去,我随后就来。”四姐取了一张白纸,剪了个纸人,朝纸人吹了口仙气说:“纸人纸人,你替我顶上。”纸人立马变成了真人,和四姐一模一样,一个声音,一个长相,真象一颗黑豆一切两瓣。四姐说:“纸人,你给王半城斟上一杯酒。”

    打发纸人下楼亭,行走来到待客厅。

    王半城抬头仔细看,哎呀,门里进来个活仙人。

    头上的青丝如墨染,圆盘大脸抹细粉。

    千层层③小眼水灵灵,箭杆鼻子香喷喷。

    满口的银牙对对分,通红的胭脂点口唇。

    樱桃小口真好看,柳叶细眉弯又弯。

    鸭蛋面皮粉罐罐,两条胳膊光闪闪。

    好象白萝卜刚剥皮,一指甲就能掐出水。

    葱指小手白生生,满把的辫子黑又明。

    红色绸袄甚齐整,绿色裤子两腿蹬。

    竹杆杆身子多端正,腰里打闪活泼的很。

    白是白来红是红,好象是仙女下凡尘。

    看得他迷瞪瞪傻愣愣,脖子直成个硬棍棍。

    两只眼瞪得圆洞洞,涎水淌下一独仑④。

    纸人斟起一杯酒,王半城咕咚栽倒身。

    四姐把纸人收上楼,文树把员外叫一声。

  文树说:“员外,你倒喝醉了?”王半城心想:这把他妈的,要说醉,刚喝上一盅,要说没醉,宝童会说我看上他的婆姨了,迷的栽倒了。还是说喝醉了吧。王半城说:“是的,喝醉了。”文树说:“员外,你看我这些宝贝东西好也不好?”“好宝,好宝,我告辞了!

    王半城说罢就起身,崔文树把他送出门。

    王半城回到自家门,从此得了个相思病。

    盘盘算算俊女人,思思量量俊女人。

    端起饭碗俊女人,放下饭碗俊女人。

    睡时梦想俊女人, 盖上被子俊女人。

    睡觉梦见俊女人,慌忙起身点着灯。

    前炕瞅来后炕寻,哪里也寻不上俊女人。

    他的病一日轻两日重,三日五日难扎挣。

    难活了半月还有零,双眼流泪哭伤心。

    昏昏沉沉不见轻,家人开言把员外尊。

    家人说:“员外呀,你自打文家村上回来,茶也不喝,饭也不用,你得了什么病,我们给你请个医生看看吧!”王半城说:“快去把名医请来,老爷我这病,输多赢少。头痛得格挣格挣,头昏得格晕格晕。看来凶多吉少,万万不得好了。”老家人说:“员外呀,可能哪天出门没碰上好日子,说不定犯了什么神,撞了什么鬼,还是跳跳神吧!南门外有个神官,我去把他请来跳跳神,招招魂。”

    二家人赶忙就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行。

    行走来到南街巷,连把张神官叫几声。

    我家员外得了病,请你给他跳跳神。

    张神官喜在心,羊皮鼓鼓背上身。

    到了员外的卧房里,吩咐一声家人们听:

    当院地下点明灯,一斗小米供神神。

    一根长线左右分,羊皮鼓敲得咚咚咚。

    哎,打羊皮骂羊皮,指上羊皮吃东西。

    羊皮鼓子一哇声,高叫施主快还魂。

    (插白)员外回来罗!

    天送魂,地送魂,四方土地送真魂!

    左罗三罗⑤上真魂,右罗三罗上游魂。

    老家人说:“员外回来罗!”二家人说:“回来了。人也认得魂了,魂也认得人了。”

    真魂立马上了身,神官说二百铜钱一斗米。

    五路关魂⑥一只鸡,死去活来不管你。

    自从神官跳罢神,员外他哭的泪淋淋。

    明明害得相思病,羊皮鼓鼓不中用。

    哭一声俊俊的小佳人,我想你来你不想人。

    老家人一看着了危,走上前来问一声。

    老家人说:“员外呀,自从神官跳罢神,你老的病好象更加历害了。茶不思,饭不用,浑身精神掉三分。你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好象连话也说不出来?”王半城说:“唉,我这病,棒锤挑牙哩,夯口⑦的说不出来!”老家人说:“你跟我说了吧,只有你知我知,不叫下边知道。”王半城说:“自从那天到崔宝童家游转,他家的银钱、宝贝再多我不眼馋。唉,就是他的那个俊女人……”老家人一听,心里明白了:“员外呀,莫非你得了相思病?”王半城说:“唉,你算是看准老爷我的病了,算准老爷我的命了。你看这事该怎么办?”老家人寻思半天说:“我倒有一计。”王半城说:“你有什么妙计,快快讲来。”“咱明天给崔家去上一份请贴,把崔宝童请到咱府,用酒把他灌醉。然后把咱家的金银财宝放在崔家门上。第二天天一明咱就把那小子抓住,就说他偷了咱府上的东西。把他押送到县衙门。张知县准了这案官司便罢;如若不准,咱暗暗给他送上几块金砖,把崔宝童屈打成招,打入死牢。霜降那天,再把崔宝童一宰,连人带东西不就都成咱的了。”王半城一听十分高兴,连夸:“妙计!妙计!”他那相思病当下就好了几分。忙叫家人给他拿酒来。

    王半城把毒计定,一心要害崔宝童。

    一封请贴他写成,一霎时送到崔家门。

    宝童拆开看得清,原来是请他赴宴席。

    开言他把夫人叫,你看这事咋应承。

    你说能去不能去,全靠夫人你拿主意。

    四姐掐指算一算,王半城的鬼计她心里明。

    有心不叫男人去,又怕丈夫起疑心。

    倒不如将计就计让他去,叫老鬼竹篮打水一场空。

    开言她把文树叫,为妻有话对你明。

    咱们现在也是有钱的人,为什么不敢见他王半城。

    酒席宴前算清账,咱也和他是一样的人。

    宝童一听没消停,绫锣绸缎穿一身。

    搬鞍坠蹬上马龙,打马一鞭就起身。

    行走来到王家门,王半城,忙接应。

    二人来到待客厅,美酒好饭二人用,

    潞安府的烧酒拿几瓶。你一杯,他一盅,

    王半城喝得脸发红,崔宝童喝酒下口深。

    清早喝到午时过,午时喝到夜黄昏。

    崔宝童酒醉头发昏,扑嗵躺倒炕沿根。

    王半城,叫家人,金银财宝快搬运。

    偷偷放在崔家门,金银财宝数不清。

    一夜五更二天明,崔宝童酒醒把眼睁。

    王半城扶起崔宝童,听家人喊连声。

    老家人:“禀报员外。”王半城:“什么事?”老家人:“贼人偷走了咱家的金银财宝。”王半城:“快叫人追!”家人们说:“都跋上脚踪了。”“跋到哪里?”“跋到崔家门上了。咱家的金银财宝都藏放在崔家门上。”王半城一听,拉住崔宝童说:“崔宝童,一来咱们是掌柜伙计。二来,你也是个有钱人了,咱们是富贵交情。我把你请来,酒宴款待,你不该安个贼心偷我吧!”崔宝童说:“员外,我的银钱还用不完,偷你的做什么?你还不知道我有摇钱树、聚宝盆?”王半城说:“好你个王八羔子!你家辈辈揽工受穷,老天爷生就你家是个穷命。你一连给我揽了十年长工,把我所有的宝贝东西偷完偷净了!家人们,给我把这个贼人捆起来送到县衙门去!

    家人一齐动了手,绑的绑来捆的捆。

    拉的拉来送的送,一霎时来到县衙门。

    王半城喊冤击鼓好一阵,惊动了县官张之清。

    张之清,坐大堂,三班人役两边分。

    惊堂木案上拍几拍,什么人喊冤跪上来。

    张之清说:“什么人喊冤?有状递状,无状口详。”王半城双膝跪倒:“大老爷在上,小老儿王半城家,昨夜晚叫贼人偷了。”张之清说:“贼人是谁,可曾拿到?”王半城指着崔宝童说:“贼人就是他崔宝童!”张之清说:“崔宝童跪上前来!你可曾偷了他家的东西?”崔宝童上前跪倒:“大老爷我实实冤枉!”张之清:“你有什么冤枉?”崔宝童说:“大老爷,我过去给王半城揽过十年长工,原来说好一年我挣一条牛,最后一年说挣一瓶油。我干了十年,才挣了十瓶油。我一气不给他干了,回家靠打柴为生。在万花山上我拾了个媳妇,她给我带来银钱无数,宝贝甚多。王半城见我比他富有,心怀忌恨,给我栽脏嫁祸哩。他硬把我请到他府上,用酒把我灌醉,诬赖我偷了他家的东西。”知县老爷一听,很是气愤:“王半城,人家酒醉昏昏,怎能偷你的东西?再说,人家的金银财宝比你家的多,你说人家偷你的东 西,老爷我不信,你这是诬赖好人!这桩官司老爷不准。”王半城一听,怀里掏出六块金砖,暗暗塞给知县。张知县也是个爱钱不要脸的人。看见金砖,满心欢喜。心想:黄澄澄的金砖爱死人,我把良心卖了吧!于是他把身返转说:“崔宝童,王半城老员外请你吃饭是敬重你,你不该吃了人家,又偷人家的东西。偷得够数了就对了,你还把金银财宝从王家门上抬到你崔家门上,你怕人家不知道你偷人哩!”崔宝童说:“大老爷,我实在冤枉!”知县说:“哼!你还背的牛头不认赃。衙役们,给老爷打崔宝童四十大板!

    县老爷上边传一声,三班衙役没消停。

    笔头竹板手中拿,四十大板不容情。

    打一板,喊一声,打过五板换一人。

    五八四十打在身,血肉模糊痛钻心。

    崔宝童,怒气冲,骂声狗官你浆一盆。

    要吃老爷你囫囵吞,要杀老爷你动刀兵。

    崔宝童我是好百姓,你往贼行盘我万不能。

    知县一听上了气,快给狗贼动大刑。

    杠子压,夹板夹,一头再上一个人。

    但只见,崔宝童,口也张,眼也瞪。

    浑身冰冷硬棍棍,扑嗵倒在地溜平。

    凉水浇,冷水喷,慢慢又把他唤醒。

    他睁开两只兰铃眼,手指狗官骂连声。

    你要吃老爷囫囵吞,要杀老爷你快动刑。

    要想叫老爷来招供,瞎子点灯你白费心。

    县官一听怒气冲,再给他来个歹毒刑。

    穿火鞋,戴火帽,跪火绳,钉火钉。

    这个王法可不轻,看你还敢再嘴硬。

    吩咐一声上火刑,崔宝童更是骂得凶。

    狗官你做事理不公,你和王半城是一样的人。

    日谋夜算亏穷人,天理难容你狗杂种。

    县官说:哎呀,这个小子这么硬!

    再给来个歹毒刑,地上麻毡铺一层。

    蘑菇钉子倒几升,把崔宝童衣衫全脱净。

    衙役们手执木军棍,打着宝童在钉毡上滚。

    一霎时浑身上下血淋淋,连皮带肉去几层。

    崔宝童,骨头硬,骂一声狗官你毒蛇心。

    屈打良民害好人,你给王半城当子孙。

    骂得知县骨头痛,连忙叫来王半城。

    知县说:“王半城呀,你看打得那死去活来,大刑用遍,人家就是不招口供,你看怎办?”王半城说:“大老爷,你说怎办?”知县说:“我看有贼汉就有贼婆,把他婆娘捉来,向她要口供。只要她招了,也能给他定罪。”王半城一听说:“好计,好计,到底还是老爷高明。”知县忙叫来几个衙役,对他们吩咐:“你们几个,领钱割票,去到那文家村上把崔宝童的婆姨捉来问罪。”衙役们说:“遵命!

    县老爷上边传命令,忙的衙役们没消停。

    铁链镣铐带上身,抓子挖子拿手中。

    一霎时来到文家村,崔家的婆姨听分明。

    我家老爷有口令,抓你女贼上衙门。

    四姐一听哼了哼,尊声母亲请放心。

    这点小事我应承,看他们能成什么精。

    四姐大步走出上房门,叫一声衙役娃娃们听。

    赶快滚回你县衙门,给你家狗官说分明。

    放回我男人算罢了,不放我男人他活不成。

    衙役们听罢高声喊,逮起逮起一哇声。

    四姐一听笑盈盈,身子一纵起在空。

    左一脚踢死人两个,右一脚跺倒俩一双。

    把一个脑门来抓定,一下子摔到半空中。

    他吱吱哇哇叫几声,落地摔成个肉煎饼。

    剩下一个老衙役,双膝跪倒求饶命。

    四姐我今天放你走,快给那狗官去报信。

    老衙役磕头作揖谢恩情,连滚带爬进了衙门。

    老衙役:“哎呀,老爷呀,不好了,不好了!”张知县说:“出了什么事?”“那个女贼拒捕反抗,打死我们的七个弟兄,还让你放他男人哩!”张知县一听,牙咬眼瞪,大吃一惊,“好个大胆的女贼!陈师爷到来!”陈师爷拜过老爷,说:“老爷有何吩咐?”“老爷命你带领五百雄兵,去到文家村上,把那个女贼死活给我抓来!”“遵命!

    县老爷上边一声令,忙得陈师爷没消停。

    催马来到教场上,教场以上点雄兵。

    点东营,点西营,点南营,点北营,点中营。

    挑选了五百上将兵,号炮三响就起程。

    一霎时来到文家村,里外围了个不透风。

    陈师爷骂声胆大女贼人,今天要活捉你进衙门。

    四姐一听笑盈盈,尊声婆母你放心。

    这点小事我应承,她大步出了上房门。

    开口叫了声陈师爷,你们的狗官是浆一盆。

    我的男人是清白身,狗官受贿爱钱害好人。

    你吃粮当兵要有良心,不要替狗官来卖命。

    陈师爷一听气填胸,哎呀,女贼血口把人喷。

    弓上弦,刀出鞘,快给我活捉这女贼人。

    四姐一听怒气生,身子一纵起在空。

    一根金钗手中拿,大喊一声杀贼人。

    杀杀杀,战战战,杀了三回并九战,

    钗子又快手又准,杀人就象削菜根。

    捉住一个杀一个,捉住两个杀一双。

    过来过去几道巷,左三右四人头淌⑧。

    杀了一群又一群,五百兵将全杀尽。

    四姐腾空到了县衙门,打开南牢九道门。

    救出男人崔宝童,放了所有的男女犯人。

    仙丹妙药齐服用,男人的伤疤全好尽。

    抓来老狗王半城,一劈两半出衙门。

    叫大狗吃小狗啃,骨头渣子也不剩。

    四姐口中喷神火,王半城的宅院烧成个卧牛坑。

    抓住狗官张之清,姑娘给你定罪刑。

    可恨狗官你势利眼,贪财害命你坏良心。

    砍了狗官的正腿骨,左胳膊砍到地溜平。

    剜了狗官的右眼睛,挖了狗官的左耳根。

    有心要了你的命,怕无人给朝庭写呈文。

    引上男人崔宝童,一霎时回到文家村。

    母子夫妻重相聚,十二美女唱道情。

    我不说四姐崔宝童,再说狗官张之清。

    不会走来不会爬,哼哼咳咳直叫妈。

    骨辘辘滚回县衙门,把掌案先生叫几声:

    张知县说:“掌案先生,赶快给朝庭写呈文,请皇上发兵捉拿那个女贼。”掌案先生打开奏摺,提笔就写。

    掌案先生没怠慢,红笔师爷写呈文。

    文书到了东京城, 转本御史忙不停。

    头戴乌纱帽一顶,身穿官袍玉带紧。

    一对朝靴两脚蹬,手捧笏板拜主公。

    急急忙忙上金殿,二十四拜跪倒身。

    转本御史叩头道:“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爱卿上殿有何本奏?”转本御史说:“启禀万岁,陕北延安文家村上有个崔文树,在万花山上招了一个女人,偷了王半城员外的金银财宝,为所欲为。王员外把他们告到知县衙门,知县张之清命衙役打了崔文树四十大板,动了刑法,若恼了他的女人,这个女贼打死了七个衙役,杀死了陈师爷的五百兵丁,害了王员外的性命,把张知县做成个半瓶子醋了。砍了两腿,剁了左膀,挖了右眼,割了左耳。张知县派人连夜送来奏摺,求告万岁赶快发兵,捉拿女贼。这个女贼不遵王法,反叛官府,将来说不定还会反朝庭。女贼不除,后患无穷。”皇上一听,龙心大怒。心想:好一个胆大的女贼,胆敢造反!“传胡、杨二将上殿。”胡、杨二位将军连忙走上金殿,双膝跪倒:“参见吾皇万岁!”皇上说:“胡杨二卿听令:今有延安知县发来急报,言说陕北延安有个女贼,反叛官府,打坏知县,还要夺寡人的江山。命你二人带领三万精兵,前往延安县文家村,擒拿女贼,杀她个鸡犬不留,剜树除根,把她的宅院烧成石林。那个女贼死活都要给寡人抓到。”胡、杨二将叩头一拜:“为臣遵旨!

    叩头一拜谢龙恩,倒退八步出龙庭。

    胡杨二将弯转身,脱下官袍换盔银。

    头戴金冠插红缨,锁子金甲两膀撑。

    腰紧玉兰带一根,铜锤抡,铁锤咚。

    八宝疙瘩结腰中,一条战袍腰里紧。

    牛皮铁靴两脚蹬,铜帮帮,铁后跟。

    还嫌鞋靴不威风,蘑菇钉子钉三层。

    脚一跺,呼隆隆,地下能踩三尺深。

    槽头拉过马能行,镔铁鞍子镔铁蹬。

    镔铁提条缀红缨,前后又打铁罩笼。

    鹞子翻身上马龙,精神抖擞好威风。

    双腿一夹抖缰绳,四只马蹄腾了空。

    蹬里藏身不算能,马上站得端铮铮。

    大喊一声要点兵,校场兵马点齐整。

    一色的三岁骡子二岁马,不要五花八杂的混种种。

    军营里边挑兵将,十七十八不中用。

    二十四岁小英雄,三十往来退槽兵。

    四十往来全不用,引上正好喂马龙。

    点兵点兵快点兵,点起雄兵三万名。

    这营叫个搬倒山,那营叫个摧墙倒。

    这营叫个推倒桩,那营叫个下山虎。

    这营叫个钻天豹,那营叫个毁营炮。

    这营叫个化生铁,旌旗齐整真威风。

    跨下一色的枣红铁青马,四方口齿一对牙。

    四路纵横小英雄,人一层,马一层。

    人喊马叫震耳聋,刀一层,枪一层。

    通明闪亮映天红,杆子赛过稻黍林。

    对对红旗左右分,牛腿大炮响三声。

    大队人马就起程,大山过去揭了顶。

    小山过去入川平,过河倒把水隔断。

    石头堆里溅火星,越过山川走平地。

    胡杨二将传将令,大小三军听分明。

    耕牛槽上不歇马,秀女床上不休兵。

    耕牛槽里拴上马,架起木驴万刀剐。

    秀女床上睡了兵,刮骨炼油还抽筋。

    百姓的东西不准拿,公买公卖莫亏人。

    要是哪个敢胡行,就地正法问斩刑。

    走路走了好多日,这一天来到文家村。

    里三层,外三层,上三层,下三层,

    左三层,右三层,三层外面又三层,

    里外围了个黑洞洞,钻天的鹞子难行动。

    蝇蚊跳蚤无处藏身,胡杨二将喊连声。

    骂一声胆大的女贼人,你胆敢反上反朝庭。

    今天要把你捉定,割你的狗头当尿盆。

    抽你的懒筋缠雕弓,挖你的贼心下酒用。

    抽你的肠子拧绳绳,挖你的腰子盖盆盆,

    提你的肝花摇铃铃,剁你的腿把做拐棍。

    剥你的贼皮把鼓蒙,剜你的眼睛耍流星。

    四姐一听开口笑,笑的四姐口唇痛。

    娘呀文树你们放心,这点小事我应承。

    把胡杨二将叫几声,你们是万岁的保国臣。

    为什么和姑娘动刀兵,就你们这本事不中用。

    料你们把姑娘打不赢,胡杨二将忙传令。

    活捉活拿女贼人,四姐一口侧气喷出唇。

    变成三万碎银钉,钉住三万官家兵。

    三万兵想动动不成,四姐不慌不忙回家中。

    婆媳们三人把饭用,掌案先生一旁看得清。

    急忙跑回县衙门,说话之间出了门。

    掌案先生说:“禀知县大人,大事不好!胡杨二将带领三万精兵讨女贼,那个女贼口吐银钉,把三万兵马都钉住了,一动也不会动了。个个眼睁得扑楞扑楞,口张得巴哈巴哈的,非死不可了。”张知县一听,吓得嗖嗖打战,忙叫掌案先生给皇上起文,呈请宋王爷再派能人前来捉拿女贼。

    文书到了东京城,吓坏转本御史官。

    走金砖,过御瓦,金銮殿上拜主公。

    “启禀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爱卿上殿,有何本奏?”转本御史就把胡杨二将的情况说了一遍,宋王吓得胆战心惊,忙传下御旨,命包文拯上殿。不一时,包文拯到来,跪倒殿前:“万岁在上,臣包文拯叩见!”宋王便把崔文树与王半城打官司的事说了一遍。包文拯一听,冲冲大怒:“好一个无道的君王!这分明是王半城拿银钱买得官府害好人。张之清是浆一盆,贪赃枉法害良民。万岁不调查就冒冒失失发兵征剿,让将士受苦,百姓遭殃,这全是昏王你的不是!”宋王一听,龙心打战:“包爱卿,你说的对,这却是为王的过错。事到如今,你说该咋办呀?”包文拯说:“以为臣之见,女贼要用女将擒。万岁速命穆桂英带上她手下女将梅秀英、陈秀英、王秀英,前去文家村捉拿女贼。”宋王一听,言之有理,传令女将上殿。不一会儿,四名女将上殿叩见。宋王:“穆桂英听令,寡人命你率领三名女将速去延安府文家村捉拿女贼!”穆桂英及众女将说:“包大人挂帅印,臣等遵命!”宋王:“包文拯听令:寡人封你为元帅,四名女将为先行。务要捉住女贼!”包文拯:“谢主龙恩!

    万岁金殿传旨意,众将倒退八步出龙庭。

    摆队回衙备征鞍,手搬皮箱换衣巾。

    头戴金盔插红缨,锁子金甲两膀撑。

    腰紧玉兰带一根,金盔金甲耀眼明。

    钢鞭抡,铁锤墩,青龙宝剑插腰中。

    一对战裙腰间紧,牛皮铁靴脚上蹬。

    铜帮帮,铁后跟,还嫌鞋靴不威风。

    蘑菇钉子钉三层,地下能踩三尺深。

    槽头拉过众骏马,镔铁鞍子镔铁蹬。

    镔铁提条缀红缨,前后又打铁罩笼。

    左摇三摇摇不动,正好杀人动刀兵。

    四员女将一色桃花马,大营元帅是包文拯。

    牛腿大炮响三声,城门大开就出征。

    走路走了多少日,这一天来到文家村。

    包文拯,勒战马,叫一声女贼你是听。

    你包家爷爷发来大兵,快快投降受法刑。

    四姐闻听笑了一声,说你包公也成浆子盆。

    包文拯,把令传,要女将们活捉女贼人。

    头一阵是梅秀英,放出三斗三升芝麻兵。

    四姐笑得口唇痛,放出一群麻雀兵。

    扑扑楞楞落地平,一霎时把芝麻兵都吃净。

    陈秀英一见怒气冲,放出三斗三升菜籽兵。

    四姐一看笑盈盈,放出一窝蚂蚁兵。

    蚂蚁兵,真能行,夹上菜籽钻窟窿。

    王秀英,抖威风,放出三斗三升小豆兵。

    四姐笑得眼泪流, 放出一群野鸡兵。

    野鸡爱吃红小豆,三斗三升都吃净。

    穆桂英气汹汹,放出五百纸人兵。

    崖崖洼洼穆桂英,沟沟岔岔穆桂英。

    圪里圪*(左土右劳)穆桂英, 遍山二洼⑨穆桂英。

    四姐一看把气生,这点本事还逞能。

    一股仙水喷出唇,怀里掏出个摄魂瓶。

    把四员女将都收进,丢下个倒栽葱的包文拯。

    只见他头朝下悬半空,好像天上吊大水瓮。

    四姐头上拨下金钗子,手执金钗打包公。

    打一钗,恨一声,打二钗,问一声。

    往日你做官如水清,今日你成浆一盆。

    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发兵,把我姑娘当贼人。

    直打得包文拯泪淋淋,直打得包文拯头发矇。

    我做了赃官名难听,做了清官受罪刑。

    今天我落在你的手,不知我死活罪轻重。

    四姐说:“包文拯,你是个赃官还是清官?”“我是清官。”四姐说:“我看你比赃官还要坏!王半城要谋取我家的财宝,他把我男人请到家,用酒灌醉,栽下赃,说我男人偷了他家东西,送到县衙。张知县收了王半城的六块金砖,要把我男人屈打成招,还要抢我和他成亲。你说,他们做得对吗?”包文拯:“他们做得不对,不对!”“既然不对,你们还听信张之清的话,无道昏君,发来大兵,要抓我问罪,你说这应该吗?”“不该,不该!”“不该,你为什么还来?”包文拯说:“万岁有旨,下官不敢不来。”“好,你既知道错了,叫上我三声娘姑,我饶了你的性命!”包文拯说“好,你把胡、杨二将和三万兵马放脱,再放脱四员女将,我叫你三声娘姑。”四姐说:“好!”她用手一指,收了三万碎银钉,放了胡、杨二将和三万兵马。你看他们这个楞眉楞眼,那个横眉竖眼,这个斜眉吊眼,那个愁眉苦脸,一个个象那霜打的黄瓜,没了骨气了。四姐又从怀里掏出摄魂瓶,放出了四员女将。然后四姐说:“包文拯,你咋该叫我了!”包文拯:“唉!真咯要我喊哩么!”四姐说:“咋对了。叫我两声半还不算。”包文拯没法,只得连声喊叫:“娘姑、娘姑、娘姑!”四姐一听哈哈大笑说:“今天姑娘我饶了你们。快回去跟你们主子说,你们能胜了姑娘还则罢了,胜不了姑娘,我就要反上东京城,先杀那个无道的昏君,再把你们这些大官小官全部杀尽,把害人的赃官连根剜净,给庄户百姓除害。回去吧!

    包文拯,带上兵,灰溜溜的回东京。

    胡杨二将一声叫,四员女将你们听。

    回朝不要去交旨,我还不服她女妖精。

    不说兵马回东京,再说明公包大人。

    手里拿个照妖镜,四方八面照妖精。

    东观东洋东大海,猿猴戏耍水连天。

    南观南海普陀山,银果照明映白莲。

    西观西天灵隐寺,如来合十把佛念。

    北观鞑地饮马泉,昭君娘娘和北番。

    上观玉皇灵霄殿,星官韦陀站两边。

    观到王母娘娘斗牛宫,七个女子少一名。

    包文拯看罢把气生,王朝马汉叫几声。

    行走来到灵官庙,叫一声千里眼顺风耳。

    话说包文拯来到黑虎灵官庙:“千里眼,顺风耳,快去给你家王母娘娘传话,他的女子私自下凡,搅乱宋王的江山,要是她再不管,我要给玉皇大帝上一道本,让天兵天将扫平她的斗牛宫。限你三天把信传到,要不我就拆了你这灵官庙,打碎你俩的塑像”。

    包文拯回到开封府城,忙坏了千里眼顺风耳。

    驾了朵祥云起在空,唿啦啦来到斗牛宫。

    一见王母娘娘跪倒身,王母娘娘开言问何情。

    王母娘娘说:“千里眼,顺风耳,你二人匆匆到此为何?”他二人把包文拯的话详详细细讲说了一遍。王母娘娘一听,忙叫大姑娘去查数,看是那个女儿私自下凡了。

    作者:李建德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3-11-27 08:06:19
2011-12-26 17:11:26
2012-12-04 08:50:06
2012-07-30 09:33:16
2013-07-22 08:33:28
2013-12-31 08:16:59
2012-04-04 16:17:46
2016-03-01 09:03:23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