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视野 >> 谈宋朝文人政府的政治路线与军事路线 >> 阅读

谈宋朝文人政府的政治路线与军事路线

2012-07-17 16:10:07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233
内容提要:据文献记载,北宋时期,农业生产发展,商业繁荣,据说其GDP在世界第一。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1085年—1145年),他的风俗画《清明上河图》,就描绘了当年汴京城与近郊社会经济和生活的繁荣景象。

 

据文献记载,北宋时期,农业生产发展,商业繁荣,据说其GDP在世界第一。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1085年—1145年),他的风俗画《清明上河图》,就描绘了当年汴京城与近郊社会经济和生活的繁荣景象。张择端完成这幅反映太平盛世,历史长卷后,首先将它呈献给了宋徽宗,宋徽宗因此成为此画的第一位收藏者。作为中国历史上书画大家的宋徽宗酷爱此画,用他著名的“瘦金体”书法亲笔在图上题写了“清明上河图”五个字,并钤上了双龙小印(今佚)。可是,就是一个经济如此繁荣的北宋,GDP世界第一的北宋,竟然被一个经济落后的游牧民族金国而灭,为什么?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后人认真思考吗?那就是、一个仅是经济文化发达讲礼仪文明的大国,能是一个强国吗? 

    
   
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是靠“**杆子里出政权”“陈桥兵变”而夺得政权的。结合自己的夺权经验,为防止其他军头也用此法篡位,他搞一个“杯酒释兵权”,把与他共同打天下的英雄将军们赶下台去,成立无能的文人政府,把军人排除权力核心之外,只让无能的文人掌握行政领导权与军事领导权,也不想让军队的实力有所发展,以保他和他的子子孙孙永坐江山。由于政府重文轻武,重阿谀奉承的小人,不用有本领的治国人才,所以,精武和从军报国的军事人才越来越少,刚正阿直有治国之才的文官越来越少。竟然社会小混混高俅能当上太尉,而有一身本领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却被逼上梁山当土匪。真是到了“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局面,宋朝军事力量和国防日益消弱。
   
由于宋朝市场经济大发展,因此、政府官员和军队将领的商品交易的思想产生了,讲究表面功夫和排场多了,官僚主义、以权谋私、********、鱼肉百姓的官风越来越重,“逼上梁山”“水浒”实际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面对外国的侵略,宋徽宗宋钦宗2个文人皇帝只懂作诗画画搞园林花石纲,文人大臣不能打仗,又贪图生活的安逸和享受、不想斗争,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与金国的谈判妥协、割地讲和上,寄托在金国的恩赐上。北宋与辽国、金国、西夏国长年对峙,北宋通过每年送给三国巨额的金帛岁币、美女,最后还割地来维持短暂的和平。皇帝和主政的大臣已经不把、关系到中华民族安危和宋朝安危的“钢铁长城”----本国军队的建设 放在心上了。  
   
宋政府“内战内行,外战无能”。这是一切腐朽统治者的共同特点。北宋朝廷奸臣可以消灭宋江和方腊两只强大的起义军,南宋高宗利用岳飞军队************了洞庭湖地区的钟相、杨么农民起义军。但宋朝政府却不敢使用人民的军事力量对外国侵略军作战。其实,令金国军队害怕的“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岳家军在编入政府军正式建制前,就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抗金军事力量。丞相李纲、和宗泽、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浚、虞允文、刘锜等抗战派文武官员被解职,或轻用;高俅、童贯、蔡京、王黼、李邦彦、张邦昌、梁师成、朱勔;秦桧、黄潜善、汪伯彦,等无治国能力的奸臣投降派和特务内奸被重用,把持朝政。最后,抗金主力岳家军也因岳飞的被害,而名存实亡。最后这个肥透了的大国、被金国享用了。  
   
说也怪啦!看看25史,只要是到了历史周期的末代政府,都是贪腐的,软弱的、无能的,妥协的,投降路线的,而且,拒听人民的意见,死不悔改。这越说越像清末的慈禧太后政府,中华民国的北洋政府和蒋介石政府。  
   
一、靖康之耻  
   
1127年,即北宋靖康二年,南宋建炎元年。这一年,北宋帝国覆灭,南宋帝国在风雨飘摇中宣告诞生。中国人陷入长达十余年的兵凶战危血雨腥风之中。
   
宣和七年(1125),金军分东、西两路南下攻宋。宋徽宗见势危,乃禅位于太子赵桓(钦宗)。靖康元年(1126)正月,金东路军进至汴京(今河南开封)城下,逼宋议和后撤军。同年八月,金军又两路攻宋;闰十一月,金两路军会师攻克汴京。次年三月,金军大肆搜掠后,立张邦昌为楚帝,驱掳徽、钦二帝和宗室、后妃、教坊乐工、技艺工匠等数千人,携文籍舆图、宝器法物等北返,北宋亡。史称“靖康之变”,或“靖康之难”、“靖康之祸”、“靖康之耻”。又因靖康元年为丙午年,亦称此事件为“丙午之耻”。这是中国人从未遭遇过的耻辱。
   
   
宋徽宗赵佶实在不是个当皇帝的料,非让他继承皇位实在是历史的误会。宋徽宗或许是中国帝王中艺术天分最高的皇帝.如果没有坐上皇帝宝座的话,他可能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相当完美的甚至伟大的艺术家.至少在中国书法史和中国美术史上,他都会享有无可争辩的崇高地位。他自创一种书法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书",另外,他在书画上署名签字是一个类似拉长了的"",据说象征[天下一人]。他酷爱艺术,在位时将画家的地位提到在中国历史上最高的地位。在南方采办"花石纲",搜集奇花异石运到汴京修建园林宫殿搞园林艺术花石纲。和南唐李后主一样,宋徽宗同样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相同的还有,两个人都是才子皇帝,喜欢诗词书画,痴迷艺术但不擅长治国安邦;国家都亡在了自己的手上;最终都成了寄人篱下的亡国奴,都惨死在异国他乡。不同的是,南唐李后主信佛教,而宋徽宗信道教。赵佶崇信道教,他把道教放在其他宗教之上,光皇家出钱养活的职业道士就有2万多人,这些人很体面地出入宫廷,还有个很牛的名字,叫“金门羽客”,还在全国设立“道官”26级。他亲自把道教推到“国教”的地位,甚至,自己也接受道士给他的尊号——“教主道君皇帝”。他派人从全国各地精心选择了一万多天真少女,作为他采阴补阳的“补品”,蔡京说这些“补品”可以帮他求得长生。赵佶用什么样的金屋来藏这些娇娇女呢?就藏在从后宫到万岁山的特殊别苑里面。文人皇帝赵佶,一边欣赏着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著名碑帖字画,一边看着从全国各地收集到的奇花异石、珍禽怪兽,一边享用着从各地挑选来的采阴补阳“补品”。他有65个孩子,其中儿子32个,女儿33个。这,恐怕也是他长期采阴补阳的成果吧?宋朝到了赵佶时代,国防与军队日渐衰弱,赵佶诗、词、书、画都不错,可当皇帝不行,不干正经事。而且任用的尽是一帮不学无术、但精通拉关系拍马屁的家伙,比如《水浒传》里所写的太师蔡京,太尉高俅(曾当过苏东坡的书僮),都实有其人。高俅在《水浒传》里是出了名的坏蛋,从小就是个二流子,一点正事不干,因为“帮了一个生铁王员外儿子使钱,每日三瓦两舍,风花雪月,被他父亲在开封府里告了一纸文状,府尹把高俅断了二十脊杖,送配出界发放,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这么一个小混混,居然当上了重要部门的官员,大宋朝殿帅府的宝座让他坐了。凭借什么?就凭他会踢球,偏偏宋徽宗赵佶也好踢球。宋徽宗和那个著名**女李师师的风流事,全东京城都知道了。有一次,宋徽宗春心荡漾地来到李师师的卧室,手里拿着金黄色的新鲜橙子,说是江南进献的,让李师师尝尝鲜。李师师少不得陪着开心,二人的悄悄话让躲在床下的周邦彦听了个不亦乐乎。听了就听了吧,文人的毛病就是手痒,有暴露癖,后来竟然把这个尴尬情景写进《少年游》词里。这《少年游》的词是这样写的: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吹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这还了得?自己的隐私被臣子偷听了。龙威何在?皇帝的面子往哪放?宋徽宗恼羞成怒,回到宫里就把蔡京叫过来训斥说,开封府有个监税官叫周邦彦,听说他很不称职,怎么不见京尹处理呢!蔡京马上找来京尹,把情况说了。京尹说,周邦彦人不错的,完成的任务也最好。蔡京说,皇上对他不满,要处置他,你就照办吧。最后,给周邦彦安了个“职事废弛”的罪名,赶出了京城。上行下效,那个和蔡京争夺相位的王黼,长得很帅,可就是不干正事,除了****受贿,就是变态地玩女人。他在卧室内放一张花团锦簇的大床,周围放着几十张“卫星”般的小床,他让家里养的几十个姬妾一丝不挂地睡在小床上,然后他挑选受宠的姬妾陪他**乱。连高官、皇帝都没有羞耻感了,低级下流,完全不顾及朝廷的体统,在宫廷里竟然大搞**乱活动,有的时候,赵佶还参与这样的群体X乱,君臣尽欢。有一次宫廷宴会,著名的浪子宰相李邦彦竟然脱光了衣服进行色情表演,赵佶这个皇帝还兴高采烈,不巧被皇后撞见,皇后叹息说:用这样的人当一国之相,国家还有希望吗?这事在官办《宣和遗事》上记载得清清楚楚。  
   
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丙辰日(112719日),金军攻陷汴梁。十二月癸亥日(1127116日),钦宗降金被俘。靖康二年二月丙寅日(1127320日),金太宗下诏废宋徽宗、钦宗为庶人,俘二帝北上,北宋灭亡。被驱掳同行百姓男女不下十万人,宋王朝府库蓄积为之一空。金兵所到之处,生灵涂炭。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变”。如此惨烈的灾难,给宋人留下了难以治愈的伤痛。名将岳飞《满江红》中“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的千古名句,正是宋人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宋钦宗和宋徽宗做了俘虏,被俘的还有徽宗的哥哥、弟弟及他的32个儿子、33个女儿,连同宫廷后妃、宗室贵戚、大臣约3000人,都被金人掳到北方。当时正是农历四月天气,北方还很寒冷,徽宗、钦宗二帝和郑氏、朱氏二皇后衣服都很单薄,晚上经常冻得睡不着觉,只得找些柴禾、茅草燃烧取暖。钦宗的朱皇后当时只有26岁,艳丽多姿,经常受到金兵的调戏。被掳人员到达金朝京师会宁府时,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命令二帝及其后妃、诸王、宗室、驸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体,到金朝阿骨打庙去行“牵羊礼”。朱皇后忍受不了如此奇耻大辱,当夜自尽了。金人还为两位皇帝起了侮辱性的封号,称徽宗为“昏德公”,称钦宗为“重昏侯”。二帝被劫持NJI,方后,先被关押在五国城。因为受不了金人的折磨,一日徽宗将衣服剪成条,结成绳准备悬梁自尽,被钦宗抱了下来,父子俩抱头痛哭。后金人又将二帝移往均州。此时徽宗已病得很厉害,不久就死在土炕上了,钦宗发现时,尸体都已僵硬了。徽宗的尸体被架到一个石坑上焚烧,烧到半焦时,用水浇灭宋徽乐所做听蓉图火,将尸体扔到坑中。据说,这样做可以使坑里的水做灯油。钦宗悲伤至极,也要跳人坑中,但被人拉住,说活人跳入坑中后坑中的水就不能做灯油用了,所以,不准钦宗跳人坑中。徽宗死时54岁。徽宗死后,钦宗继续遭受折磨,最后也惨死在北方。  
   
二、宋朝主战派的胜利与失败  
   
   1
  在北宋后期,抗金派主要是以丞相李纲与武将宗泽为主的力量。  
1125
年十月金太宗毁弃盟约,大举进攻宋朝,分兵两路,西路以完颜宗翰(粘罕)为帅,包围了太原,东路以完颜宗望(斡离不)为帅,在宋降将郭药师引导下长驱直入,前锋直指北宋首都东京开封府。李纲、吴敏、宗泽等抗战派文武大臣迅速重整军务,政务,组织军事力量坚决抵抗,百姓和军队士气大振,四方勤王军也迅速赶到京城周围,对金兵前锋军队呈合围夹攻之势。几次交锋,宋军取胜,力逼金军退兵,首都解围。但是,事后、李纲与宗泽等抗战派不但没有得到重用,皇帝反而把李纲改任枢密院领河北、河东路宣抚使,以解太原之围而远离开朝廷。只给兵一万二千人,但其手下宣抚副使、制置副使、察访使等要直接听命于朝廷,李纲无直接指挥权。军需物资也加以限制,甚至连李纲在地方上招来的士卒也被解散。不久,又再次罢免李纲,贬官长江以南任扬州知州。把京城镇守使宗泽改任远离京城的河北磁州镇守使。在国家命运危亡时刻,皇帝这种有悖常理的白痴做法,令人难解!就连那时一个卖豆腐的老头也说,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金国看到北宋皇帝和政府如此弱智无能,十一月,金兵再次大举南下。钦宗一边重新起用李纲和宗泽,一边派康王赵构奉命出使金营求和。康王在河北磁州(今属河北)被守臣宗泽劝阻留下,得以免遭金兵俘虏。金兵先头部队围困首都时,钦宗任命康王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知磁州宗泽为副帅,起兵勤王。宗泽自大名至开德,与金兵大战十三次,连续取胜,又冒险以孤军迅速插到到卫南,连败金兵。当他帅军赶到首都时,金国军队已经弃汴京北撤,徽、钦二皇帝被北掳,宗泽即马不停蹄领兵赶至滑州,计划截回二帝,但由于各地勤王军队不能及时赶到,敌我力量悬殊,十万金军一边分军纠缠阻止宗泽军队,一边飞速北撤,而宗泽再无可追之兵,计划没有实现。而李纲得到回京勤王命令也立即率“勤王”之师回援,但由于山高路远行至半路汴京就已沦陷,北宋灭亡。  
康王赵构于次年(1127)五月初一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元建炎,成为南宋第一代皇帝。    
   
    2
)南宋抗战派由丞相李纲、和岳飞、韩世忠、宗泽、刘光世、张浚等众多将领指挥的抗金军队组成,以岳飞为例。  
岳飞(11031142年),字鹏举,河南汤阴人,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年少时家境贫寒,日事农活,夜读兵法,立志报国。传说8岁时,他的母亲刺“精忠报国”四字于其背以砺其志。那时的北宋,北方边事不断,辽、金、西夏常常进犯,正直朝廷羸弱,战不利而卑躬屈膝,令无数仁人志士扼腕。岳飞20岁从军,在抗金名将宗泽的麾下,多次建功。 1126年金军进攻北宋都成汴梁(今开封),形势危机。1127年初,岳飞随皇弟赵构于宗泽的大军赴澶州援救汴京,错失救援良机。4月城破,北宋二帝宋徽宗、宋钦宗及大臣、宫室数千余人被虏往金国。这就是历史上的“靖康之变”。赵构建立南宋政权,迁临安(今杭州)延喘。此后,岳飞一直在江淮之间抗金,官至太尉。他依靠民众,打人民战争。治军严谨,作战机敏,战事发展顺利。一度收复江北六郡,逼近黄河。他抒写《满江红》以表达壮志未酬的情怀。1140年,金国再次大举进攻南宋,岳家军北上迎敌,次年在颍昌、郾城打败金军主力,抗金形势一片大好。岳飞曾高兴的对部下说:“今次杀金人收失地,直捣黄龙府,迎二帝还京!”。士气高昂,捷报不断传往杭州的朝廷,就在宋徽钦二宗盼望赵构和宋军来救他们脱离苦海时,得来的却是高宗命令岳飞收兵还朝的“十二道金牌”。 1141年岳飞到临安后,立即被解除兵权。不久丞相秦桧诬陷岳飞与部将谋反,将岳飞逮捕入狱,由高宗(赵构)亲自审理此案。同年底,宋金议和,南宋称臣,战事暂休。11421月,岳飞被以“莫须有”罪名杀掉,年仅39岁。由此,南宋收复北方领土的一片大好形势转眼化为烟云。  
   
   
秦桧为什么要害死岳飞?因为秦桧是金国派到南宋的卧底特务,他要执行主子的指示。早年的秦桧力主抗金,曾为宋使与金人谈判,极力维护大宋利益,表现临死不惧的气概。但秦桧在“靖康之变”时被虏往金国,已经对大宋失望的秦桧被“招安”了。回国后的秦桧在南宋主张求和,反对抗金,要用自己的权利和地位、以及其投降论来影响南宋的政策。而这些,正好迎合了宋高宗赵构的妥协和投降主义的路线。于是,两人一见钟情、一拍即合。高宗一手提拔秦桧官至宰相,秦桧一直积极贯彻宋高宗的投降主义路线,例如,秦桧发展提拔持不抵抗主义思想的官员,削去抗金将领韩世忠的兵权,为金国灭宋扫除障碍。  
   
后来岳飞班师还朝后,被高宗解除了兵权,但没有高宗的授权,秦桧是不敢明目张胆地置岳飞死地的。高宗为什么要害死岳飞?岳飞抗金若只局限在保护了江南,不让金人继续南犯,这是高宗所允许的底线。但是岳飞抗金劲头太足,旦旦不忘“直捣黄龙府,请‘二圣’(指宋徽宗、宋钦宗)还朝 ”。这就超出高宗允许的底线了。这“二圣”还朝以后,高宗怎么办呢?他的皇位就要还给他的父兄,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再者,随同“二圣”还朝的还有北宋旧臣,他们回来之后,南宋赵构身边的大臣们怎么办?因此,在南宋朝廷中,像秦桧那样支持高宗对金国妥协和投降的官员不在少数,已经形成一股难以抗拒的势力。这就是为什么在岳飞郾城大捷后,准备继续挥师北进,直捣黄龙之时,高宗12道急令回师金牌到达宋军的原因。是年底,宋金议和,划定边界,南宋纳贡称臣。在高宗看来,这议和的做法比岳飞灭金更能保障南宋的安定和自己的皇位。  
   
   
可是,一心报国一心灭金的岳飞不懂这些政治阴谋。正如秦桧所言,岳飞和其部队一旦醒悟后果不可想象。于是次年初,岳飞被皇帝高宗和卧底内奸秦桧联手干掉。成了投降主义路线和****特务的牺牲品!在关键时刻,要勇敢地抛弃只代表一小撮人私利的旧政府,建立人民自己的新政府,人民不能为旧政府的弱智和无能去陪葬!这就是毛泽东领导人民革命的重要经验之一。  
   
   
把岳飞以“莫须有”之罪杀害引发天下军民无比愤怒,孝宗即位后,为平息民愤巩固统治,才给岳飞平反昭雪。孝宗当然不会把矛头指向他的养父高宗,但是,害死岳飞的首犯当属宋高宗赵构和卧底内奸秦桧。而且,首犯赵构更是借刀杀害其父兄(徽钦二帝)的凶手。  
   
   
历史不只是当朝人写的,更应该是由后世的人公平定论的。       
   
   
现在越说越有点像上个世纪的的中华民国政府。无能弱智的北洋政府,听信了美国总统威尔逊的私人担保,在巴黎和会上吃了大亏!自己的国家利益,反而被人家出卖。指望别人发善心和所谓的国联同情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被国际笑话为“政治白痴”!北洋政府是这样!主政的蒋介石官僚资本主义政府也是这样!“内战内行,外战无能”。害怕人民抗日力量,围剿红军。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指望调停!华北指望调停!上海指望调停!直到首都南京被日军攻占了,蒋介石和资产阶级民主派还在指望国联调停,希望国际列强和强盗主持正义,博取所谓国际同情!本国国民都血流成河了!半壁河山沦入敌手!中国的千百万妇女:母亲、姐妹、妻子、女儿、……在被兽性的日军侮辱****屠杀,可笑的是,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蒋介石,对日宣战居然是日本侵华战争十年以后!直到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对日宣战的第二天。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当时的中国执政政府才敢对日宣战。对外国挑衅屡屡忍让,软弱无能低三下四一心讲和,敌国得寸进尺,欲壑难填!  
   
要不是这时 中国出了伟大领袖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打胜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建立起自己的强大的工农业体系,强大的国防体系,研制出自己的战略核武器,核潜艇,人造卫星,航天工业,中国早就成了美国和苏联的附佣国了。  
   
有人说,楼主你是毛左!错!“文革”我家破人亡,那时是有个人怨气的。但是,一看到现在中国如此多的严重问题,一想到国家、一想到中华民族大局,我是坚决支持正确的毛泽东思想的。不然,宋朝的道路就是我们的道路。要以史为戒!  
   
   
三、宋朝文人政府妥协求和与投降主义路线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危害:  
只要看看靖康之难中汉族女性的悲惨遭遇就一叶知全冬啦! 即使搞投降主义路线的皇帝与高官的妻子儿女也不能幸免。例如宋代《瓮中人语》记载:金酋在“靖康二十八日,虏索蔡京、王黻、童贯、高俅、李邦彦、张邦昌、梁师成、父母妻子子女亲属七百四十七人出城。”皇帝的妻子、妃子、公主,儿媳,宗姬(诸王子之女郡主),族姬(皇族女子县主),被霸占****。何况百姓的妻女!
在一般人的眼中,战争仿佛只是男人们的事,女人们则可以远离战场,在后方承受相思之苦以及可能有的功名和不幸。但是,在男权占绝对主导地位的社会中,女人们决没有如此轻松,她们经常成为战争的牺牲品或战利品,往往承受着比男人更多更沉痛的苦难。靖康之难就是一例。 
   
对于靖康之难,很早就在历史文献上有所了解,知道它是宋王朝的奇耻大辱,最突出的是徽、钦二帝同时被金人掳去,被封为屈辱的昏德公、昏德侯。而对其他情况,特别是不能进入正史的女性的命运,却寡于见闻,并不知晓。近日阅读《靖康稗史笺证》一书,于暑热难当之际,却觉得心里阵阵发紧发冷,不禁为之感慨唏嘘。  
   
这本书由宋人确庵、耐庵编纂,内含七种稗史,即:宋人钟邦直《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宋人无名氏《瓮中人语》、《开封府状》、金人李天民《南征录汇》、金人王成棣《青宫译语》、宋人无名氏《呻吟语》、金人无名氏《宋俘记》。除第一种之外,其余六种都是记载汴京沦陷、金兵北归的过程。尤其难得的是,这些都是作者的亲身见闻,记实性特别强。记录的方式主要采用日记体,而且多是逐日记录,让你时刻感到中华危在旦夕的形势和恐怖气氛,这简直和60多年前抗日战争日本入侵中国的情况如出一辙!  
   
如《瓮中人语》记载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开宝寺火。二十五日,虏索国子监书出城。”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虏索玉册、车辂、冠冕一应宫廷仪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乐工数百人。二十七日,虏取内侍五十人,晚间退回三十人。新宋门到曹门火。二十八日,虏索蔡京、王黻、童贯家姬七百四十七人出城。”就这样,一场场,一幕幕,连续不断,扣人心弦。在《开封府状》这本官方文书中,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作者那颤抖的笔和悲愤的心神,有的段落甚至有点断断续续、语无伦次之感。  
   
而最令人震惊的是汉族女性的命运。出使金国而被扣留的官员(词人)宇文虚中、吴激、就曾在金国遇见沦为歌**的北宋宗姬,并分别为之作词。宇文虚中称这位歌**是“宋室宗姬,秦王****,曾嫁钦慈族”(《念奴娇》),吴激的《人月圆》最让后人动容,词曰:“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金兵围攻陷汴京前后,大肆烧杀掳惊,奸**妇女,无恶不作。除金银财物之外,他们大量俘虏宋朝官员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像上文所引,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却没有索要男童,可见女性天生就比男性不幸。《瓮中人语》载,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刘皇后家、蓝从家、孟家,沿烧数千间。斡离不掠妇女七十余人出城。”这位斡离不就是金兵统帅完颜宗望,他以妇女为战利品。又据《南征录汇》,同年十二月初十,宋臣“吴幵、莫俦传宋主意,允以亲王、宰执、宗女各二人,衮冕、车辂及宝器二千具,民女、女乐各五百人入贡。”这些女性被宋廷当作牺牲品,进贡给金人。金兵将帅有时为了争抢美女,甚至会兄弟相残。据《南征录汇》记载,守城千户陆笃诜杀死其兄尚富皂,原因是尚富皂在把守汴京南薰门时,“踞大宅,**及陆所掠女”,可见这些被俘妇女俨然成了他们的私人财产。 
   
金兵大规模索要宋国妇女是在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他们利用重兵压境,先是要求宋朝支付简直是天文数字的犒军费,大概他们也清楚,此时的宋王朝已经山穷水尽,根本无力筹措这笔钱财,他们的真正用意或许本来就不在金钱,而在于宋王朝的妇女。《南征录汇》明确记载了他们这一罪恶的欲望:“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很明显,他们不仅要占有宋王朝的国土和财物,还要占有宋王朝的女人,来满足他们的占有欲。要知道,所谓帝姬就是公主,王妃是皇帝的儿媳,宗姬是诸王子之女(郡主),族姬是皇族女子(县主)。宋钦宗居然很快在上面画押同意了,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开封府不仅照办,而且《开封府状》还保存了这耻辱的见证:一份详细的帐单。帐单上各类妇女的价码与金人所开列的完全相同,只是将“贵戚女”改成了“良家女”,这表明受害面更广了。部分女子经“帅府选择”,被“汰除不入寨”。下面就是开封府官员“用情统计”后的明细帐: 
   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 
  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 
  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 
  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 
  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 
  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 
  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 
   
  上述清单中,被一次抵押折价的各类女子竟然多达11635人!这是场多么大的劫难! 
   紧接这份帐单的是写有上述皇族成员姓名和年龄的一长串名单。上面写满了柳腰、青莲、春罗、蕙卿、朱红这些令人读后口齿留香、遐想芳容的姓名和十八岁、十九岁的青春年华,这些都是一个个真实的生命,一个个美的化身,居然遭此摧残!更加不幸的还有许多儿童。在“皇孙女三十人”中,最大的只有八岁,最小的仅一岁;在“王女二十三人”中,十岁以下的就有十四人。 
几天后,这些女子陆续落入金人之手。《南征录汇》记载,“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余汰入城,国相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所谓国相就是金兵的另一统帅完颜宗翰。从此,这些女子只能是任人宰割,身心都受尽凌辱。次月五日夜,完颜宗翰宴请手下将领,令宫嫔换装侍酒,不从者即予处死,手段极其残忍。当时,有郑氏、徐氏、吕氏三位妇女抗命不从,被斩杀,又有“烈女张氏、曹氏抗二太子(完颜宗望)意,刺以铁竿,肆帐前,流血三日。初七日,王妃、帝姬入寨,太子指以为鉴,人人乞命。”在这种威逼下,仍有妇女抗命不从。初九、初十两天,又新押来九名王妃、帝姬,其中一人不从。下面是她与完颜宗望的对话:国二太子曰:“汝是千锭金买来,敢不从!”妇曰:“谁所卖?谁得金?”曰:“汝家太上(指宋徽宗)有手敕,皇帝有手约,准犒军金。”妇曰:“谁须犒军?谁令抵准?我身岂能受辱?”二太子曰:“汝家太上宫女数千,取诸民间,尚非抵准,今既失国,汝即民妇,循例入贡,亦是本分。况属抵准,不愈汝家徒取?”妇语塞气恧,随侍小奄屡唤娘娘自重,妇不自主,小奄遂自刎。 
   
完颜宗望居然说得头头是道,将强迫妇女说成是女子应尽的本分,还认为这种抵押作价比宋廷征召民女入宫要宽厚优越,弄得这位妇女有口难辩,气塞语咽。这非常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双方的心理。类似冲突还发生在宋徽宗与金帅完颜宗望、完颜宗翰之间。完颜宗翰的长子设也马看中宋徽宗的女儿富金帝姬,在一次宴会上,完颜宗望要宋徽宗将富金帝姬给设也马,宋徽宗不同意,理由是富金帝姬已经出嫁为蔡京的儿媳,不能不顾廉耻,再嫁二夫。完颜宗翰听后大怒,严厉斥责道:“昨奉朝旨分虏,汝何能抗令?堂上客各挈二人。”很难得,尽管这次宋徽宗没有示弱,抗颜申辩:“上有天,下有帝,人各有女媳。”结果被完颜宗翰呵斥出去。尽管宋徽宗比上面那位妇女强硬得多,但他与那位妇女一样,终究是个失败者,无法改变他女儿的命运。金兵撤退途中,设也马迫不及待地公然以富金帝姬为妻,回到上京之后,更是得到金太宗的进一步诏许,“赐帝姬赵富金、王妃徐圣英、宫嫔杨调儿、陈文婉侍设也马郎君为妾。”(《青宫译语》)如此形势,宋徽宗恐怕只能是忍气吞声了。 
   
金兵帅府还下令让那些已经从属于金兵将士的妇女“改大金梳装,元有孕者,听医官下胎。”有些妇女不堪凌辱,先后自尽。如信王妃自尽于青城寨,郓王姬王氏自尽于刘家寺。许多女子不堪折磨而死,连金人自己都承认,“各寨妇女死亡相继”,其中包括十六岁的仁福帝姬、贤福帝姬、保福帝姬。 
在金兵北归途中,被掳妇女继续受到金人的奸**侮辱,《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又据《青宫译语》,连宋钦宗的朱慎妃在中途解手时,都遭到千户国禄的威逼调戏,其他普通一点的妇女则可想而知了。与此相伴的是,死亡更加严重。一支原先三千多人的宗室队伍,到达燕山后,只剩下一千几百人,而且十人九病。金人的《宋俘记》记载临行前俘虏的总数为14000名,分七批押至北方。其中女性数量明显多于男性。第一批“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妇女三千四百余人”,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自青城国相寨起程,四月二十七日抵燕山,存妇女一千九百余人。”一个月内,死亡1500名妇女,死亡率将近一半。 那些幸存者结局也都很悲惨。一部分被送往遥远的金国上都(今黑龙江阿城),听从金太宗的处置。宋徽宗的郑皇后、宋钦宗的朱皇后被换上女真服装,上千名妇女被赐给金人,另有三百人留住洗衣院。这些妇女都被迫入乡随俗,“露上体,披羊裘”。朱皇后不堪其辱,回屋后随即自缢,被救后又投水自尽。一部分在燕山附近被金帅赏赐给部下,许多妇女随即被卖进娼寮,甚至还被完颜宗翰拿去与西夏换马,以十人换马一匹,有的还被卖到高丽、蒙古作奴仆。《呻吟语》引《燕人麈》之语,说那些被分赏给金兵将帅的妇女,“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甫出乐户,即登鬼录”。作者还说他的一位邻居是位铁匠,“以八金买倡妇,实为亲王女孙、相国侄妇、进士夫人”。从这令人咋舌的记载中,可以见出她们沦落到了何等境地!金国军队残无人性到如此地步!  
   
难怪岳飞在满江红中写出:“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可以说,是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啦!岳飞和全国军民发出悲愤的复仇怒火,对敌人是刀刀见血,**枪毙命,军队所战披靡。  
   
真是越写越感到像是在抗日战争,凡是有良知有血性的中国人,无论是国民党军人,还是******军队,无不主动奋勇拼杀日寇!只有蒋介石那一帮所谓的“政府精英”为小集团私利、还在上面工于心机和算计。蒋介石至死可能也没有想通,为什么、那么多的富有家境的青年离开富有的生活来到艰苦的延安参加革命?为什么、国民党内的那么多的高官、将军、宁肯不要高官厚禄也要秘密参加中共,为中共冒险送去绝密情报。就是因为,毛泽东和他组建的中国共产党代表了中华民族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和中华民族最后的希望!  
   
靖康之难给战胜国的男人们带来的是功名利禄,女子的****和金钱玉帛,而给这些战败国的无辜妇女带来的却是比男子更深重的屈辱和不幸。战争让女人走开,可能吗?男子汉们,你们可以英勇战死。但是,谁又能够保护好你自己的母亲、姐妹、妻子、女儿不受敌人非人性的的侮辱呢?国破家何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难怪,有个日本教授一谈到日军全部战死国土失守时,日本妇女宁可集体跳海****也不受美国大兵侮辱,就流泪不止。因为那里就有他的奶奶,他为奶奶难过,也为奶奶骄傲。他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只有毛泽东的军队是圣人之师,文明之师,纪律严明。世界上只有他们的军人做到了,对战败国日本的妇女儿童,不但不侮辱,反而像对待亲人那样保护,直至安全返回日本。例如,仅仅聂荣臻元帅在作战中就救活日本2个孤儿。这与日军攻破中国南京时的残酷行为,是一个鲜明的对照。真是日本、美国、苏联各国军队需要好好学习的。  
   
   
现在,我们这些男人要做什么样的男人呢?那些高谈“普世价值”的男人,你们要做什么样的男人呢?  
由此,我又想到天天“九一一”灾难中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人民,是谁为一己私利、而给这些母亲、姐妹、妻子、女儿、女友……造成如此苦难?怎么才能结束这些苦难呢?  
   
   
伟大导师毛泽东说,我们热爱和平,我们希望在和平中得到发展。但是,也决不害怕战争。我们要建设一个强大的国防和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犯人”,对于侵略者和战争的发动者我们要坚决消灭它!要让全世界人民得到永远的和平。这难道不是我们这些真正的男子汉应当做的吗?  
   
四、附件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效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北宋 吴激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泊秦淮》杜牧 唐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刘禹锡《乌衣苍》唐  
“同是天涯论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白居易《琵琶行》 唐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南唐 李后主 李煜  
国破家何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三国 孔融之子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还是文化娱乐市场是第一生产力?革命老先辈邓小平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要科技兴国。精英们也跟着喊了很久啦!可是现在,“精英们”又把“科技兴国”抛掉了,不知“精英们”出于什么目的,现在又开始集中力量忽悠 “文化娱乐产业兴国”,大造文化娱乐市场经济万能的舆论。难道,只靠跳舞唱歌,只靠赵本山、陈艺谋……等明星大腕,神六就能上天吗?******就能自动出来吗?高铁就能自动出来吗?巨型大飞机就能造出来吗?粮食就能自动丰收吗?日本就能自动退出钓鱼岛吗?****、****、等恐怖分子与罪犯就立地成佛啦?社会治安就能自动好啦?搞一个没有毛泽东思想、正确的理想信仰价值观为核心的文化产业,只能误导社会,惑乱人心,价值取向被扭曲,社会道德沦丧!很象宋朝,与唐玄宗。现在精英的水平已经打到了“白痴”的分数!你接受这样的领导吗?  
   1957410日 毛泽东 同《人民日报》社负责人谈话时,毛泽东批评“书生办报”说:“南陈陈后主、南唐李后主虽多才多艺,但不抓政治军事,只搞文化娱乐,终于亡国。”  
   1964324日 ,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说,可不要看不起老粗。中国的书生(文人)自古以来就自高自大,脱离实际,脱离人民,善空谈。比较软弱、又贪图安逸享乐。历史上当过皇帝的许多知识分子,文化越高越没有出息的。隋炀帝就是一个会做文章、诗词的人;南陈陈后主、南唐李后主都是能诗能赋善音乐的人;唐玄宗是中国大戏剧家,整天声色犬马、歌舞升平,不思国事;宋徽宗既能写诗、又能绘画,一手好书法;明朝的皇帝朱由校是个出色的木匠;最后都亡国了。一些老粗能抓大事,敢办大事,刘邦、李世民、成吉思汗、朱元璋,都是创国元勋。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4-04-16 09:12:12
2014-04-11 08:20:18
2014-07-22 08:19:47
2014-11-21 08:29:43
2013-10-16 09:11:48
2015-05-13 08:29:59
2013-11-22 08:04:50
2014-02-22 08:30:3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