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我的家乡沙圪崂 >> 阅读

我的家乡沙圪崂

2012-07-16 10:55:43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33

我深情的依恋着曾养育了我二十几年的沙圪崂。沙梁梁土坑坑留下了我蹒跚的脚步,田间地头掠过我稚嫩的背影,梧桐树上刻着伴我成长的年轮,红沙柳的枝头摇曳着我熟睡的梦。

 

     我的村庄笼罩在一片绿树荫下,羊肠小道连着沙蒿坡红柳林,我祖祖辈辈的父老乡亲就在这沙圪崂里拼搏着命运,他们揽过工,挑过粪、吞过糠、咽过菜,他们土里生、土里长、土里睡、土里埋,土声土气,土头土恼,在土地上爬起跌倒。

 

     童年最深的记忆是爷爷穿着羊皮裤羊皮袄,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吃着煮山药、糠窝窝,喝着稀米汤揪咸菜。晚上躺在土炕上点着煤油灯,我们五六个孙子围着听爷爷讲他们小时候的事情。那晚上睡到山沟沟里一觉醒来孩子被狼叼走了的事情……如今还另我记忆犹新。

 

     长大后我才明白,这块古老的土地文化源远流长,永久的历史刻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沧桑。一辈辈的村里人曾面朝黄土背朝天,靠天吃饭过光景。天年好时光景好,村里人受着苦还想笑,要是等到五黄六月雨水没一点,那正在拨节长高的禾苗因缺水耷拉着脑袋奄奄一息时,人们的心里不知有多着急。就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商量到龙王庙祈雨。每年古厉的五月十三日村里人称官老爷磨刀往往前几天人们就开始议论了,今年的关老爷磨刀不知是干磨呀还是湿磨呀,人们盼的是湿磨,要是湿磨,那一天就会下雨。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庄家在土地里饱吸水分疯了似的往高长,人们的心里甜的就像吃了蜜。

 

     村子里最热闹的事就是娶媳妇,不管是谁家,乡亲们都会去。大土炕上放着几张四方桌子,上面搁着人们一年来辛辛苦苦节约下来的吃吃喝喝。这时候女人们要是放开嗓子唱上几声,男人们就敞开肚皮喝个大醉。那洋肚肚手巾三道道蓝;三丹丹开花红艳艳;走头头的骡子;赶牲灵的人;走西口的哥哥;三十里铺的村;兰花花的俊俏,不死心的人……婆姨汉子们唱的都是这黄土地上流传下来的陕北民歌。说起陕北民歌人们唱上三天六夜九后晌也没完。

 

     “妹妹在家里头,我心跟着哥哥走,我这辈子的泪蛋蛋,只为哥哥流,拆散了炕头头,拆不散骨肉,走西口的人憔悴了心没廋,走西口流着眼泪放歌吼……"这就是黄土高原上人们内心情感最直接的呐喊。儿时听到走西口的感觉除了快乐就是高兴。当成长的脚步一次次延伸,当我从父辈们身上体会到了那走西口的无奈;当我从感情中有过那兰花花的伤悲,不禁无数次的思量与畅想;到底是谁把黄土高原用灵魂歌唱?是谁把人们心底的忧伤淋漓尽致的释放?是谁在吟唱着谁的孤寂?把一声声苦闷宣泄,一阵阵疼痛释放,他伤为谁?我为谁伤?。凄美的曲调撕心裂肺地流露着黄土地上永久的过去。以粗犷豪放,情意绵绵,高亢悠远的气魄回荡在如今的岁月里,像一汪清泉般明澈。

 

      作者:杜利贞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2-04-02 16:13:34
2014-02-27 08:30:38
2014-08-04 08:14:56
2011-12-23 08:53:37
2011-10-25 17:05:15
2014-07-31 11:07:16
2013-03-01 14:07:26
2011-06-24 09:56:0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