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晾晒忧愁的人 >> 阅读

晾晒忧愁的人

2012-05-24 17:06:43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6

(小说)党长青

 

KTV包厢里,灯光迷朦,玻璃吊灯闪着醉光,音响里是腾格尔原声唱的《天堂》在空中传播:“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家,对于这个手捏话筒,喝着长城干红的男人来说,已经没什么概念了。他所有的记忆,都浸泡在红葡萄酒的汁液中,让血色的流水冲刷他难忘的婚姻吧……忧愁如酒,不能晾晒不能风干。

他叫卞喜喜,1984年的老牌高中生,小县城金融系统里首批招工的幸运者。那时,凭着双手打算盘不出差错的绝门手艺,他被中国工商银行招为财务会计。在陕北区域的各分行里,年年举办算盘比赛,“珠算大王”的称号从来没人与他敢争锋。卞喜喜算不上漂亮的脸盘,因为蓄了修剪整齐的八字胡,也有几分棱角分明的英武气。两年后,他和坐柜台的营业员曹芬芳谈上恋爱,两个人在上班期间眉来眼去,洗手间公用的那面大玻璃镜,早就读懂了他俩勾勾搭搭的详细情景。两个人的手像冬天的暖气片被手抚摸一样,互相传递来的热度,靠一张报纸是隔不住的。曹芬芳的鼻梁上有几颗淡瘦的雀斑,那副细腻的金丝边眼镜框,不会遮挡脸红心跳的亲吻,直到婚前怀孕的那天,她才发现红润的嘴唇和黑芝麻粒一样的雀斑,颜色分明地显示出少女时代的结束。

卞喜喜和曹芬芳很快结婚了,由于是双职工,很快分到了单位出资修建的家属房。

卞喜喜是小城祖居市民,曹芬芳是乡下农民的女儿。不久卞喜喜升任为支行下设的营行部主任,曹芬芳仍是数钱点钞的柜台员。那年月,小城的夜生活十分单调,最红火的红宝石歌舞厅,常常挤满了跳迪斯科的年轻人。卞喜喜好饮,同学朋友中由他作东的酒摊场每月有七八回,收入较高,且一个小女孩还由乡下的丈母娘养育,夫妻二人轻松得如水上漂的鸭子,往往各自顾东不顾西地任水冲流。渐渐地鸳鸯般的爱情味道有些单调,曹芬芳苗条的身姿出现在舞会上。

八十年代最流行的爆炸头型和喇叭裤,成为最时髦的装扮。卞喜喜只知道妻子会跳舞,却不知道探戈伦巴是什么样的美姿俏式,他对曹芬芳说:“什么迪斯科,那是二鬼抽筋的瞎折腾。什么太空霹雳舞?那叫木偶人人丢了魂的胡跳弹。你可不敢上了瘾……”曹芬芳笑了:“喜子,你醉了尿裤子的歪倒舞,你连裤子都提不上去的稀松劲,还笑话人家跳舞?你的肢体语言是手,用来划拳端酒,我的肢体语言是脚,用来踏地跳舞。咱们的喜好各有千秋吧。”

曹芬芳成了工商行里有名的舞星:她靓丽的额头绷一条红绸脑箍,就像贾宝玉的抹额般吸人的眼,上身穿件绿绸半袖衫,蝙蝠形的,松散滑落地罩在胸部,不用风吹就有波翻浪涌的效果;下身穿米黄色的女士牛仔裤,从香港进口来的高档衣装,臀部被包装在里面,翘到最佳弧度和圆形的南瓜瓣没分别。浅紫色的高跟鞋,被美妙的脚尖挑着,白真丝袜子的光泽从浅口鞋帮外露着,两条修长端直的美腿,把任何轻柔狂欢的音乐都会搅拌成变幻莫测的节奏,舞动出诱人的高雅气息。她腹平胸丰,三围鼓突有致,目光明媚如露水珠在草尖上滚淌;红唇带笑,肩如刀削,一挂金项链将圆润的脖颈连缀成天鹅湖里的水花波纹。少妇的美丽往往夺人心魄,她们要比未婚女子多几分成熟的性感。曹芬芳一到周六的红宝石舞厅里,邀她跳舞的男人,老少不等地排成排。一次,市里总行的领导到县城检查督导工作,支行行长专选了曹芬芳作陪舞的人。闪烁的迷彩灯,滚动着暧昧的余光,曹芬芳的腰部被那位中年行长的大手揉捏得寸肌灼烧,两双同样水亮的眼,盯得各自的内心风起云生。曹芬芳不是风情万种的交际花,她也绝没有想到勾引谁,生活往往在不经意的举手投足中,让好色的男人们眉目传情了。舞场,本来是男女间释放剩余情感的地方,一个本来行为和表情死板的女人,时间长了蹦跶到舞厅,也会失去原来的皮薄形象,况且是灵动出跳的曹芬芳呢?

三个月过后,卞喜喜觉得妻子回家的时间没规律,新衣裙的档次猛然提高了。不久,她被银行里提升成信贷部主任。在银行里,信贷是抢手的肥缺,主任相当于副行长的实在权力。曹芬芳去市里开会机会多了,和卞喜喜晚上热乎的床第之事却少了。卞喜喜的生活习惯成了她挑剔的重要吵闹原因,诸如不洗脚,不是天天刷牙,吃饭喉咙里有响声,放屁不分场合等小细节问题,夫妻俩平静的日子,被她的处处刁难弄得水火不容。渐渐地,酒醉后的卞喜喜有了夜不归宿的毛病,单位办公室里立了一张简易行军床。最聪明的会计师,手指笨拙得在算盘上没法滑动,如同一个钢琴家有了手脚哆嗦症。

行里领导发现了卞喜喜家庭变故有矛盾的问题,找他谈过话。曹芬芳说孩子上学要进城就读,让丈夫在离小学不远的那个支行里上班,好接送女儿。卞喜喜也听到了许多风言风语,同学中有十分要好的朋友告诉他:你女人有了婚外情,市总行的领导有个姓孙的男人,给你戴了绿帽子。面对家丑不外扬的古训,善良的卞喜喜隐忍不言,等待妻子回心转意。

随着电子工业的普及,计算器代替了木算盘。卞喜喜的手艺成了历史。他心情颓废得如同车站上买了票又不让享有座位的游客,工作时间不守时,因为和酒友们拼酒喝,常常忘了接女儿回家,老师把电话打在曹芬芳办公室里,风风火火的曹主任一路骂着丈夫,把哭声筛泪的女儿引回家。晚上不免是一场吵闹。夫妻间的仇恨其实要靠性事来消解,但无休止的饮酒,对妻子职位高升的威慑,卞喜喜阳痿加上心里害怕自卑,他和曹芬芳的情感和肉体得不到交流,两人之间貌合神离,连女儿都感觉到了。

一次,卞喜喜下乡去调查一个养殖厂的贷款实力,三天没回家。半夜起来小便的女儿,发现妈妈的卧室里有很大的喘息声和咂嘴声,她从虚掩的门缝里看到:一个秃顶的胖男人,爬在妈妈的身体上来回蠕动,两具赤裸的肉体拧成麻花状。小女孩想:这个不是爸爸的男人太胆大,晚上到家里连灯都不拉呀……小女孩从此在脑子里消失了妈妈留给她甜美娇气的形象,她才明白爸爸回到家一言不发的原因了。

待女儿上了初中之后,曹芬芳已经升任为正式行长了。送礼的人常常来敲门,卞喜喜却在外边租赁了房另住。两个人的矛盾公开化,犹如发情的公猫对母猫的不配合一样。那年秋天,中秋节的月饼摆在客厅,孩子去乡下的奶奶家送礼品行孝去了,曹芬芳和卞喜喜约定摊牌解决婚姻的事。

风韵不减当年的曹芬芳,望着头发稀疏、眼珠发红,一脸病秧子翘着酒糟鼻子的丈夫问:“你把酒喝够了没有?怎么还喝上了红葡萄高价酒了?伤肺伤肝的你也喝?”

卞说:“你把话说的够仁慈的,你这十多年体贴过我吗?我喝酒为什么,原因你清楚。我现在居无定所、食无保障,我问你和那个姓徐的秃顶老汉睡够了没有?你二人跳的贴面舞,咱俩个跳的是搓背舞吧。我们不是缺钱,是缺情。你准备把男人当靠山,升迁到省行吗?骚货。”

曹芬芳笑了:“我是骚货,你是贱货懒货蠢货,一根扶不起来的棉花搓成的井绳,软得没一点男人本性。”

卞喜喜气极了:“好!婊子的样数和荞面做饭的品种一样多。老子今天没喝酒,就给你个硬钢硬铁的样式看。说我软,那个你爹硬度超过了合金钢吗?来,老子给你作实验”。

他揪住她的长发,拉倒在沙发上剥衣服。两个人先是互相撕拉,情绪互相失控,变成报复性的殴打。她的项链被扯断,耳环被揪掉,耳轮垂滴着血,百褶裙是白色的,被卞喜喜拖在厨房用锅底涂成花状的黑白色。高跟鞋溅到衣柜上,高级奶罩甩在电视顶,耳光子风雨不透地扇在女人脸上,她鼻子出血,腮帮肿高,两眼窝变成大熊猫,一对大花眼乌青欲裂,卞喜喜脸上如疯猫乱抓,脑后的一缕头发掉在衣领上。客厅、卧室、厨房,半小时之间变成了世界级拳王比赛的拳击场。曹芬芳第一次挨男人的揍,她的乳房被捏得火辣辣地疼,阴部也让他的尖头皮鞋踢得发肿。当她看见卞喜喜从案子上拿起菜刀抡过来时,才想起夺门逃命,但她眼里没一滴眼泪。压抑多年的忍让和屈从性的良心不安,在一阵痛快淋漓的殴打中,她才感到一种彻底的轻松。解脱了,一切不可挽回地解脱了。她也跟许多年的流言蜚语告别了。好,不破不立,婚姻如此。

阳台上的玻璃大鱼缸,从窗户台上掀下来,八、九条金黄色的鱼儿,跌在瓷砖地板上翻滚着身躯寻死觅活。菜刀从发疯的卞喜喜手中落掉,发出脆生生的颤音……他的胸腔、嘴巴、鼻孔,以至于耳朵眼都响成喘息的风箱。卞喜喜坐在阳台地上,一任鱼缸的水浸湿自己的下体,他突然感到自己的男根悄然翘得铁硬,多年阳痿不举的毛病,一下子回到少年那阵儿的感应。

家庭风暴如期过去。曹芬芳到法院起诉离婚。双方父母几十次劝说过了,白忙活。只有小女儿的眼睛肿得如充血的棉桃。

经过交涉,双方私下达成协议:曹芬芳给卞喜喜倒贴20万元情感损失费,城里商业街繁华地段的二层小楼归卞喜喜所属。女儿归曹芬芳抚养,这在九十年代初的小县城里,是一桩离奇的离婚案,即女人把男人休掉了,还给予优厚的赔偿金。

一晃十年过去了。卞喜喜因肾脏炎提前离休,专门去北京的一家疗养院治疗。女儿考上大学,学医,她和妈妈的来往仍然比较亲密。曹芬芳找了一个比自己年轻十岁的银行营业员,小伙子当年长得眉清目秀,探戈和伦巴跳得美极了。他当初恋上曹芬芳,是念及女行长优厚的家资,曹芬芳在县城里与煤老板合资开矿,有了上亿的家产资本。二00八年的冬天,曹芬芳和她的年轻丈夫去海南岛的三亚过春节,出了车祸,小丈夫当场亡故,曹行长左大腿跌断成了高位截肢的残疾人。什么样的花容月貌都比不上健康好,什么样的半老徐娘都不如无病好。偏偏是祸不单行,查证出曹芬芳得了晚期子宫癌。

哭鼻流涕的女儿把妈妈送回家,卞喜喜把留在墙上相框里的黑白结婚照,摘下来拿给曹芬芳看。48岁的曹行长咽泪装欢:“唉,咱不如趁我没死前,去婚纱照相馆补照一张结婚照吧!他爹呀,没腿的舞蹈你看吗?是哪个年代的跳舞狂潮,把我迷失了……”

卞喜喜把轮椅推到阳台前,用高脚杯端起两杯红葡萄酒说:“今天的太阳真好,其实三亚那边的太阳也是这一颗,让它把咱俩的心情晾晒一回吧。”

两行泪,从她的脸上爬延,如水虫一样透明。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2-07-16 10:52:00
2013-02-20 10:35:37
2011-09-11 11:29:38
2014-04-08 08:09:58
2012-03-21 09:12:19
2014-07-17 08:09:53
2013-12-20 08:58:44
2014-11-17 09:22:20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