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毛泽东深入蒋介石官邸林园的一天两夜 >> 阅读

毛泽东深入蒋介石官邸林园的一天两夜

2012-05-24 10:55:11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178
内容提要:毛泽东要去陪都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消息一传开,就像一阵狂风刮过了黄土高原,人们的心头再也无法平静。

 

 

    毛泽东要去陪都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消息一传开,就像一阵狂风刮过了黄土高原,人们的心头再也无法平静。
  如何保证毛泽东的人身安全,当时已成为全党最担心的头等大事。
  唯一可行的办法是选派最忠诚、最勇敢、最机警和富有牺牲精神的人,形影不离地跟随着毛泽东,以保护他平安归来。
  谁最适合承担这样复杂而又艰巨的任务?当时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和副部长李克农一起来到毛泽东的窑洞。康生一连提出几个人选请毛泽东选择。
  毛泽东听完,沉吟片刻后问道:“你们那里不是有个陈龙吗?”
  “有。只是这个同志的脾气不好。”康生答道。
  “听说他带兵打过仗?”毛泽东没有理会“脾气”问题又问道。
  “在东北抗联当过参谋长,我们有时还叫他将军呢。”李克农连忙介绍情况。
  “那么还是去个武的吧。”毛泽东略作思忖作出了决定。
  中央社会部与党中央同在枣园办公和居住,毛泽东很熟悉这些同志们,他独具慧眼,心中早就有了明确的人选目标。
  回到社会部,康生和李克农立即把陈龙找来,向他当面交代了这项在中国保卫工作历史上最重大、最艰巨的使命。
  他将化名陈振东,以主席秘书的身份,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全面负责毛泽东人身安全的保卫工作。
  李克农还特意提到,这是毛泽东亲自点的将,并解下随身佩带多年的左轮手枪送给了他。
  抚摸着带着首长体温的手枪,陈龙的心情十分激动,领袖的信任,首长的嘱托,在心头燃起一团烈火。
  他语气坚定地向首长保证,就是抛头颅、洒热血,豁出命也要保卫主席的人身安全。
  ……
  28日下午,毛泽东率众抵渝,入住曾家岩的张治中公馆。
  晚七时许,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和陈龙、龙飞虎、舒光才等人乘坐蒋介石派来迎接的几辆小汽车,前往蒋介石的官邸——林园。
  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林园,戒备森严,除了门岗和院内游弋的巡逻队,差不多隔十来步就可以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宪兵。如果说这里是官邸,倒不如说是兵营更恰如其分。
  蒋介石今晚以东道主的身份,宴请毛泽东,名曰“洗尘”。
  宴会厅里灯火辉煌,电扇飞转,多少年在战场上打得难分难解的国共两党领袖,今晚奇迹般地坐在了一起。
  通常,在宴会桌的一端,只有一把椅子,那是蒋介石的专座,以表示一个党、一个领袖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今晚,他不得不破例再摆上一把椅子。
  这些年来,为取毛泽东的首级,他曾几次发出数十万大洋的悬赏。而今晚就是这位毛泽东却坦然自若地走进总统官邸与他肩并肩坐在一起,个中滋味大概只有蒋介石一人知道。
  因为蒋介石最近正在鼓吹什么“新生活运动”,宴会的酒食饭菜安排得极为普通。就是这样的饭菜,对延安来的人也算是丰盛的。只是苦了陪坐的赫尔利、魏德迈、张群、陈诚、吴国桢、蒋经国等一群达官贵人。
  斟上了第一杯茅台酒,蒋介石首先站起举杯祝酒,宴会算是正式开始。
  在大宴会厅的一侧还有一个小厅,陈龙、龙飞虎、舒光才、颜太龙等人被安置在那里,由蒋介石的侍卫官们陪着吃喝。
  大概是为了向延安来的“土包子”显示威风和阔气,那个在机场上“照料”一切的陈希曾穿了一套新军装,还特意宣扬他的手表带、纽扣、连皮靴上的刺马针都是金的。
  他低估了这些来自延安的共产党人。
  看到这些人对黄金不屑一顾,陈希曾便伙同几个侍卫官连连劝酒,他们的主攻对象当然是陈龙。看到陈龙连干几杯之后,一个官阶很高的侍卫官操着一口浓重的浙江味普通话问道:“陈先生是哪里人?”
  “东北人。”陈龙答道。
  陈龙的回答大出此人的意料,他又问道:“不对吧,毛泽东先生是湖南人,陈先生怎么会是东北人?”
  “你们几位都是浙江人吧?还可能都是奉化的。”
  听到陈龙的话,几位侍卫官都连连点头。
  “可我们这几个人倒是天南海北,龙副官、舒副官、颜副官都是江西人,这里既没有湖南人,更没有湘潭人。”
  “陈先生说的未必是实情。”一位侍卫官用挑衅的口气说。
  “你们听我的口音,还有,我们东北人小时候要睡头,后脑勺是平的,这些毕竟都是实情。”陈龙从容地答对着。
  又有几个人向陈龙敬酒,他们想把陈龙灌醉,希望他能在酒后吐真言,不然让他出点儿洋相,也可以把共产党丑化一番。
  看到陈龙又喝了几杯,陈希曾又问道:“陈先生一定与毛先生沾亲带故,不然何以能担任卫士长重任?”
  陈龙笑了笑:“我与毛主席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所以能担任秘书职务是因为我会炒菜。”
  “什么?炒菜?”陈希曾的惊讶不仅表现在脸上。
  “是啊,炒菜。”陈龙笑着用两手比划挥动菜勺的姿势。
  “那毛先生喜欢吃什么菜?”陈希曾立即追问,大概他想打陈龙一个措手不及。
  “他喜欢吃的……”陈龙扫视了一下桌面,“这里没有,他喜欢吃辣椒炒苦瓜。”   几位轮番敬酒的人陪干了几杯之后,感到天旋地转,有些支持不住了。有人估算陈龙至少喝了七八两酒,可他依然是神清气爽,谈锋稳健。由于两颊染上了红晕,越发显得他雄姿英发,气度不凡,陈希曾不由得暗暗佩服陈龙的“海量”。当陈龙端起杯要给他们敬酒的时候,几个侍卫官不禁连声告饶。他们心里明白,论口才,论酒量,都不是这位陈卫士长的对手,如果再喝下去,出洋相的倒可能是自己。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场在中国近代史上称得上是最高层的宴席,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宣告结束。
  天色已晚,主人“盛情”地留毛主席等人住在林园。
  林园有几幢在当时称得上豪华的楼房,毛泽东被安排在二号楼,周恩来、王若飞住在三号楼。
  未等毛泽东等人走进房间,陈龙等人已经把住房的一切陈设都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接着周恩来又进房间检查一次,他看了床上、床下,连枕芯也取出来看了看,嗅了嗅,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
  “从现在起,你们要保证这里不要离人,”周恩来严肃地作交代,“也不要让别人进来。”
  陈龙对警卫工作做了认真的分工,在警卫毛泽东住处的同时,还要派人去警卫周恩来和王若飞的住所。
  毛泽东来到屋中风趣地对大家说:“我们真是深入虎穴了,看这次能不能弄点儿‘虎子’回去。”
  大家都笑了。
  周恩来朗声说道:“我看只要努力,总有可能。”
  “在老虎身边睡觉,你们怕不怕?”毛泽东环顾大家问道。
  回答这句话并不难,喊一声“不怕”比什么都容易。可是要说真心话——大家都有点儿七上八下的。
  “我原来是有点儿怕的。”毛泽东语气轻松地说,“既然人家如此‘热情’招待,我觉得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这叫‘旅途劳顿,休息一日’,就住一两夜吧,以后还是要回红岩村去。”
  “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这是一句充满辩证和哲理的话,陈龙觉得心里受到鼓舞。
  “住就住!看看他敢怎样。”陈龙看毛泽东已经上床,便把龙飞虎叫到房外,愤愤地说道。
  舒光才被安排在毛泽东房间打地铺。
  颜太龙、齐吉树重点照顾周恩来、王若飞住的那幢楼。陈龙和龙飞虎就在毛泽东房间外面的沙发上假寐。
  假寐就是闭着眼睛,让耳朵来捕捉四周可疑的声音。
  半夜时分,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几名巡逻宪兵走到楼前。
  陈龙和龙飞虎微眯双眼,装着打鼾,双手都慢慢地伸到衣中,摸到了顶着子弹的枪柄。
  脚步声停止了,宪兵们隔窗驻足向里面观望。偏偏这时,一群蚊子飞到陈龙和龙飞虎的脸上,尽管咬得令人难以忍受,为了表明睡得香甜,却不能用手去轰。
  脚步声渐渐走远了,陈龙和龙飞虎长吁了一口气,睁开眼睛,驱赶着成群的蚊子。
  天快亮的时候,又走来一队宪兵,两个人又装了一阵熟睡,直到宪兵离去。
  天终于亮了,不眠之夜总算熬了过去。毛泽东走出房间,信步向院心走去。
  陈龙陪着毛泽东踏着小路,向埋葬着国民党政府前主席林森的那片树林深处走去,龙飞虎、舒光才在距离十多步的后边跟随着。
  刚走过林森墓,前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是蒋介石,他也是早晨出来散步,呼吸新鲜空气的。
  谁也未料到这两个人会在这条狭路上相逢。
   
起初,双方都因突然和意外而显得有些尴尬。但是,两位政治家很快掩饰了这种情绪,向对方伸出了手。
  不远处有一个圆形石桌,几个石礅,两个人互相谦让几句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陈龙和跟随蒋介石的三个卫士都退到两侧,相互留神地注视着对方。他们成了国共两党领袖首次谈判的目击者。
  毛泽东和蒋介石先谈天气,都说天气很好。接着又问对方起居情况,都说昨夜睡得很熟(这两个观点双方倒是完全一致)
  接着蒋介石说起今天的日程安排,上午由张治中来商谈会谈程序。下午他将率政府谈判代表与中共代表首开谈判……
  因为29日下午的谈判结束得很晚,毛泽东仍然住在林园。
  陈龙和警卫人员在白天没有机会合眼,夜里只能假寐,还要巡逻,只要毛泽东在这里住一天,就要坚持这样做一天,至于这样下去,身体是否能够支持得了,谁也未去考虑,因为这是保卫主席安全的需要。
  吃过晚饭,毛泽东在灯下看报,陈龙坐在主席对面,从这里还可以望见楼前的院子。突然,电灯灭了,整个楼里一片漆黑。陈龙立即站到毛泽东身边,在外面警戒的龙飞虎、舒光才也疾步跑进屋中,环站在主席的周围。
   来到重庆,陈龙就听说过,重庆是“天不晴、路不平、灯不明”,但是,在总统府里停电,这倒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刚刚点上蜡烛,窗外便闪过几道手电光,影影绰绰看见几个彪形大汉朝这边走来。
  陈龙低声命令:“注意!”几个人同时伸手握住了腰间的枪柄。
  有人在门外粗声粗气地喊了声:“报告!
  毛泽东轻轻挥了下手,陈龙应了一声:“请进。”
  一个全副武装的侍卫官阔步走了进来,敬了个举手礼:“蒋主席来看望毛先生。”
  毛泽东微微一笑:“欢迎!”说着站了起来。
  可是这位侍卫官还不退回,他站在那里打量着陈龙等人:“毛先生在这,请其他各位回避一下。”
  陈龙不满地盯了他一眼,身子却向主席靠近了一步。
  毛泽东泰然地向龙飞虎和舒光才挥了一下手:“你们出去吧。”
  龙飞虎和舒光才对毛泽东的话有些不解,迟迟不动。
  毛泽东又挥了一下手,笑着说:“你们不出去,人家可能不敢进来。”
  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这些警卫人员都是身带双枪的神枪手。
  龙飞虎又望了望陈龙,陈龙暗暗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只得怏怏退出。
  陈龙一直站在毛泽东身边,作为秘书,他是有理由留下的。
  窗外、门外已经站满了警卫宪兵,几个侍卫官簇拥着蒋介石走了进来。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就像方才突然熄灭一样,电灯又突然亮了。
  陈龙明白了,这是蒋介石(要不就是他手下的人)有意搞的一套鬼把戏,无非是给毛主席一个“下马威”!
  “卑鄙!”陈龙在心中暗骂一句。
  30日早晨,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等人乘车离开林园前往市区。
  两天一夜,警卫人员没打一个盹,他们是靠着耐力、意志和对领袖的忠诚才熬过来的。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1-10-29 15:42:51
2014-04-28 08:19:04
2014-02-28 08:19:13
2013-10-16 09:56:16
2013-10-16 08:31:49
2012-10-17 13:59:37
2014-11-21 08:35:24
2012-07-24 15:32:4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